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八十五话、十亿元大劫案(上)

正文 第八十五话、十亿元大劫案(上)

 热门推荐:
晚八点。市区高架桥。

    无数的车辆来来回回,灯火倒映在车窗上,反射出多样的色彩,交错闪现,绚烂如梦。

    然而,这番美丽的景象却并没有人欣赏,每个人都被名为“目的”的魔法驱使着,匆匆而行。

    只是,有多少人是真正为了自己的想法而奔波,又有多少人,只是因为生活所迫呢?

    宾利的后座上,岛袋君惠靠在柔软的皮椅上,看着窗外闪烁的灯火,稍微有些出神。

    “谢谢你,岛袋小姐,我很高兴你最终拨通了这个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的一句话语,让她不由得回过神来。

    她不由得回过头来,看向了坐在驾驶位上,那位穿着执事服,看起来优雅而又和蔼的老人。

    “不必客气,就像你的少爷说的那般,这只是一场交易,各取所需,仅此而已。”

    岛袋君惠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脑海里又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那个少年所说过的话。

    “消失的双腿……被囚锁的美人鱼……三年前的那场火灾,你难道不想知道真相么?”

    “真相……正义……和解脱……这才是我要支付给你的报酬!”

    三年前的那场大火,不仅烧掉了她家的一部分,吞噬了她最爱的母亲,并且,也围城了一个囚笼,将她的灵魂囚锁于此,日日夜夜不得解脱。而她,也只能把这一切都当做命运,独自承担,默默忍受,并且一肩扛下了伪装长寿婆,延续这个人鱼传说的使命。

    然而,现在却忽然有个人告诉她,三年前的火灾,并不是意外,而可能是人为的!

    这个消息带给她的震撼不亚于一颗炸弹,以至于她在之后的表演之中都多次走神,站位和台词都各种出错。所幸跟她搭戏的其余的主演们也都是经验丰富的话剧演员,他们都注意到了她的不正常,也及时的救了场,才不至于让这场时隔多年的经典话剧出现演出事故……

    而在校庆结束之后,她也是草草的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匆匆的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然后掏出了鹰矢写给他的那张字条,强忍着自己激动地心情,用颤抖的手指,按下了这一串号码。

    她想要得知真相。她想要了解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她想要找出,是谁做了这些事情!

    所以,就如鹰矢所预料的那般,她接下了这份工作,同意了这项交易。

    “我知道,但是交易之外,我还是想私人再对你表示感谢。因为,你对少爷来说,很重要!”

    对于她的回答,德叔并不感到意外,只是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才这么说着。

    “是我的能力对他很重要吧?”

    将视线重现转向窗外,岛袋君惠撇了撇嘴,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

    “不,能力只是一部分,这世界上会易容伪装的人很多,可为什么少爷独独选中了你呢?”

    德叔摇了摇头,然后抬起头来,透过后视镜深深的看了岛袋君惠一眼,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她。

    “是啊……为什么呢?他说我曾是他的偶像,该不会,只是因为我足够漂亮吧?”

    听到德叔的话,岛袋君惠食指抵着下巴想了一下,不由得摇头苦笑。

    她实在找不出有什么理由值得一个陌生的富家公子对她进行如此细致的调查,除了漂亮之外。

    “撒,这或许是他最开始着手调查你的原因吧……”想到自家少爷的德行,德叔也没有出声否认,“不过后来,我想少爷他可能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一些与他相似的地方……”

    “相似?”听到德叔的话,岛袋君惠不由得疑惑的转过头来。

    “是啊,相似。”德叔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同样失去了父母,同样不得已伪装起了自己的身份,同样的故作坚强,扛下了所有的事情……

    你们这些孩子啊……真的很让我们这些大人们感到心疼啊……

    那样的笑容触动了岛袋君惠心底最深处的一根弦,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依稀记得,以前每次感觉到委屈的时候,妈妈总是会带着这样的笑容,轻轻的抚摸自己的头。

    “真幸福啊,你家的少爷”岛袋君惠情不自禁的说,“还有你这么个,关心他的老管家在……”

    “这是一名管家的职责所在,”德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露出了一丝自豪的笑容,“而且,就算抛开管家这个身份不提,少爷他如今也是我最爱,且唯一的家人了……”

    “家人……吗……”

    听到这句话,岛袋君惠喃喃自语了一声,然后便不再说话,继续将视线投向了窗外。

    只不过,她的双手,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紧紧的握了起来……

    ====================================================================

    鹰巢里。

    鹰矢在看完《人鱼的眼泪》之后就抛下园子她们早早的闪人了。

    因为他看了一下节目单,接下来的不是唱歌便是跳舞,实在是让他提不起多大的兴趣。

    毕竟,冲野洋子都见过了,再看看这些校园歌手,实在是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

    况且,他还有一系列没有搞定的事情呢……

    比如,从佐藤那边拿到的那个记录着警察局档案室这几天监控录像的硬盘。

    就冈本义男证据失踪那一天的录像,这几天鹰矢已经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遍。甚至还动用一系列的软件硬件,对那段录像进行了分析。但遗憾的是,他真的是没看出什么名堂。

    因为这些录像都是被以一分钟为时间单位分割成的一个一个的小视屏,所以鹰矢也考虑过,这其中的视频是不是被人替换过了。但是按照道理来说,如果视频被替换过,那么它在系统里记录的修改时间就会不一样。而且,一般为了防止出现之类的事情,警局的总监控室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去的。不仅有着繁琐的门禁,电脑还是通过加密的,内部的文件一般无法修改……

    那么,问题来了,那那个盗贼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让自己的身影消失在这一段监控录像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证据盗走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鹰矢不由得端起眼前的红茶喝了一口,手指略微有些烦躁的在滚轮上滑动着。

    “恩?”就在这个时候,鹰矢似乎看到了画面出现了很不自然的断片点。

    虽然只是很细微的一点,但是画面上前一秒跟后一秒,档案室里有个柜门的反光却不一样了。

    “这是……两天前的录像?”鹰矢不由得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翻找起两天前那个时段的监控视频文件,“两天前的录像的视频文件,居然少了三分钟?”

    鹰矢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一个被目光局限在证据被盗的那一天上的他,所忽略的可能性!

    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立刻点开了电脑上的一个软件,拨给了佐藤的手机。

    “喂?是……你吗?”

    电话响了不到三声,就被接了起来。那头传来的,是依旧是那个英气凛然的声音。

    “佐藤警官,是我。”

    由于这个软件自带变声效果,所以鹰矢也没有再刻意伪装自己的声音。

    “你忽然联系我……是之前给你的监控录像有眉目了么?”

    佐藤也是一个聪慧的女子,瞬间就猜到了鹰矢打给她的目的。

    “没错,因此我想问一下你,在证据被盗之前的两天,下午三点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什么?”

    这么说着,鹰矢将视频放大了开来,手依然放在滚轮上,不停地滑动着,观察着。

    “诶?两天前?”听到鹰矢的话,佐藤稍微愣了一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两天前怎么了?”

    “两天前,警局里有发生过类似停电的情况么?”鹰矢想了想,如是的说。

    “停电?啊……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两天前局里好像进行过一次电路维修吧?间断性各个科室都断了一会儿电,但是因为马上备用电源就启用了,所以我们也没有怎么在意。”

    被鹰矢这么一引导之下,佐藤倒是有些想起来了,前一天好像是有停了一下子。

    “那,证据消失的那一天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么?”鹰矢不由得连声问。

    “诶?停电?应该没有吧?那天晚上也是我值夜班,我记得应该没有停电的!”

    佐藤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吗?”鹰矢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好像抓到了一些东西,但是佐藤的回答又将他的理论推翻了。

    “恩,停电是没有,只是好像那天晚上电压有些不稳,闪了一下就又好了。”

    “闪了一下?”听到佐藤的话,仿佛同时也有一道电光从鹰矢的脑海之中闪过。

    “恩,大概就几秒钟的时间吧,就立刻恢复了。”佐藤点了点头,如是的说着,“因为警局的电路有些老旧了,所以近段时间时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看来,没错了……”

    鹰矢又重新将证据被盗那一天的视频文件逐个翻看了一下,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听到他的话,佐藤不由得惊呼出声。

    “恩,如果我想的没错,那个人应该是用了重名的监控录像会自动覆盖的原理,抹消掉了他进去盗窃的那几分钟的时间。”鹰矢将手指从滚轮上放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佐藤听得云里雾里的,她对电脑这一块不是很了解。

    “简单的说,那个人大概是在线路维修通电之后,将那台监控电脑上的时间手工调快了一分钟左右。因为本身监控录像便因为线路维修而缺了几分钟,外加上他只是调快了那么一点点,所以当监控路线恢复以后,可能你们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鹰矢看着那空缺的几分钟空档,不由得做出了如是的推断。

    “可是,两天前将监控时间调快一分钟又能如何呢?”佐藤还是一头雾水。

    “佐藤警官,通常你们警局这些地方的电脑,时间都是通过网络自动校正的。如果手工调整的时间跟网络时间对不上,那么在下一次电脑重启的时候,电脑的时间就会通过网络自动修正!”

    鹰矢靠在座椅上,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扶手,淡淡地说着。

    “也就是说?”佐藤好像隐隐的察觉到了什么,仿佛迷雾正在一点一点的散开。

    “也就是说,如果我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一天的电流一闪,恐怕不再是线路老旧了,而是人为的,因为你之前也说过,就是因为线路的维修才会导致停电的。”说到这里,鹰矢忽然顿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问你个问题吧佐藤警官……”

    “诶?”

    “你也应该用过电脑,在电脑上,如果存在两个同名的文件的时候,会怎么样?”

    “会……会被重命名为两个不同的文件吧?”佐藤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他忽然要将问题抛给自己,但也只能绞尽脑汁,从脑海里搜索了一下为数不多的电脑知识。

    “那是在一般的视窗操作系统下……而通常拿来存放监控资料的系统却不是这样子,他们在出现两个同名的情况下,会直接把后一个文件,复写在前一个文件上。”

    “复写?难、难道说!”这一刻,佐藤终于明白鹰矢绕了一大圈终于想要说些什么了。

    “对,先将电脑调快了一分钟,然后用一分钟的时间进去盗窃,最终只要用一个计时器之类的东西让电流发生一时的短路,电脑便会重启,时间就会重新校正,而那一分钟的录像,也会被新的录像所覆盖。这样,他就根本不需要进入监控室,将自己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录像上抹除!而且,将目光局限在当天的监控录像上的你们,根本发现不了这个手法的!”

    “竟然是用……这种方法?”

    听完鹰矢的叙述,佐藤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个犯人用的方法,是他们办案到目前,都闻所未闻的一个方法。

    “可是……一分钟的时间?真的可以做得到么?”佐藤还是有个抹不去的疑惑。

    “当然可以,”鹰矢轻轻地点了点头,“犯人既然敢这么做,自然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一分钟的时间,很是足够了。不过,遗憾的是,这一切都只是我的推断,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

    “是啊……不过,你已经很厉害了!至少你为我们指出了一条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的方向!”

    这句赞叹是发自内心的,原本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才把这个录像给他的,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能够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而且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佐藤真的是既对他感觉到敬佩,又对自己的目光局限而感到无奈啊。

    “谢谢你,接下来的调查就交给我们警方继续进行吧,虽然可能成效不大,但是我们会尽力一试的……额?目暮警官,怎么了?抢劫?一丁目米花银行?好的,我马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佐藤似乎接到了紧急出动的通知。虽然只是说了几个关键词,但是鹰矢还是准确的捕捉到了行动的内容,直接在电脑上打开了鹰眼系统,调出了那几个路口的监控摄像头。

    由于鹰眼系统目前连接到的只是所有的交通摄像头,无法连接进银行内部的摄像头,所以鹰矢只能通过正门前的那个摄像头那局限的视角,来观察银行内部的情况。

    “喂,你听到了吧?”就在这个时候,佐藤的声音再度传来。

    “啊,听到了。”鹰矢一边动手将监控录像放大了开来,一边回答着佐藤。

    “你会来么?”佐藤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

    “你觉得呢?”鹰矢反问了一句,手上的工作却没有停下来。

    他打开了面部识别程序,想要尽量从这模糊的画面中补正还原出几个罪犯的模样。

    然而遗憾的是,那三个人都带着麻袋般厚重的面罩,根本看不出一点脸的轮廓。

    “他们手上有武器……还有,我们警察也……总之,你一定要小心!”

    电话的那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这么说了一句。

    “放心吧,我就是专门干这个的……”

    这么说了一句之后,鹰矢主动挂断了电话,然后按下了旁边的一个按钮。

    房间的中央,一个长方形的柜子缓缓地从原本平坦的地面上升起,展现在了鹰矢的眼前。

    里面放置着的,正是他的那套黑色骑士制服。

    “少爷,岛袋小姐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鹰巢的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老管家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

    “是嘛,看来只能抱歉让他在庄园里休息一晚了。”

    鹰矢脱掉自己的便装,将DK-2制服取出,一个部分一个部分的套在自己的身上。

    “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老管家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惊讶。

    “有三个暴徒抢劫了米花银行,我正准备赶过去。”

    鹰矢最后检查了一下那两根电击短棍的状态,然后将它们插回了背后的插槽中。

    “少爷,老朽可得提醒你一声,九条小姐的车子现在还停在咱们家的大门口呢!”

    “她还真是有闲情雅致啊,都跟了我一整天了……不过正好,那条隐道也才刚刚修好!”

    鹰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走到电脑前面,在几个按钮上按了一下。伴随着机括的轰响声,鹰巢的左侧,停放交通工作的那片区域的天花板忽然分了开来,露出了漫天的星光。与此同时,通往羽柴庄园的那条马路边上,那片种满树木的地方忽然移了开来,露出了一条路!

    “唔,老朽是觉得应该让水泥再稍微干那么一两天的……”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德叔。”

    鹰矢笑了笑,戴上了那个黑色的面罩,连带着声音也变成了沙哑而阴冷的黑色骑士音。

    “那么,关门和看家就拜托你了!”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跨上了那辆黑鹰摩托,猛地拧了拧手柄。

    黑色的身影化作一道闪电,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