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八十七话、人鱼传说的背后

正文 第八十七话、人鱼传说的背后

 热门推荐:
“所以,你每次都非要把自己弄成这样么?”

    成实一边帮鹰矢包扎着后背的伤口,一边无奈的叹了口气。

    “呵,这不是给你找点工作么,否则你这个家庭医生不是沦为吃干饭的了么嘶——”

    还在说笑着的鹰矢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是成实气不过他的贱样,重重的拍了一下伤口。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那痛苦的表情浮夸的有些过分,成实却还是经不住心头一软,只能无奈的继续帮他包扎起来。

    “我也很正经的在回答你啊,我自然也不想受伤,但是你知道,有些事情总是无法避免的……”

    听得出成实语气之中的责怪和关心,鹰矢不由得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听到他的话,成实不由得顿了一下,却也没办法反驳什么,最后只能化成了一声幽幽的叹息,“我只是希望你,小心一点……”

    “我保证不乱来总行了吧?毕竟受伤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鹰矢如是的说。

    虽然受伤对于鹰矢来说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但是习惯并不代表可以无视伤痛。毕竟他还只是血肉之躯,又不是什么的真的钢筋铁骨,该痛的还是会痛的。

    “您要是什么时候真的不乱来了,那可真是天下太平了,少爷。”就在这个时候,电梯的大门忽然打开,德叔推着那辆黑鹰摩托慢慢的走了进来,“不过,老朽却对此并不抱什么指望,因为同样的保证老朽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回从您的口中听到了。”

    “嘛,”鹰矢耸了耸肩,不置可否,“摩托的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寿终正寝了,霰弹枪的子弹击穿了发动机和油箱,没有当场烧起来就算是上帝保佑了,”德叔没好气的将车子推到停车库那边,“而且您应该庆幸老朽还有那么一点的关系网,能够抢在警方之前及时安排人将它偷偷的拖运回来,否则这会儿可能已经停在警视厅的证物房了。”

    “就算真的给他们拖走,他们也还是什么都查不到的。”鹰矢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过这次的事情倒是又提醒了我,防弹功能真的很重要,看样子得关注一下那个东西的进程了……”

    “在那个东西之前,老朽倒是更想关注一下少爷您的情况。”这么说着,德叔走到了鹰矢的面前,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他身上的绷带,“少爷,您不觉得您最近的受伤次数过于频繁了么?”

    “有么?”鹰矢很是没自觉的反问了一句。

    “少爷您非要装傻,那老朽也无话可说,毕竟疼在您的身上,不管老朽的事情。”

    “好啦,我知道我最近确实受伤的次数有点多,但是没办法,万事总要一个过程的,德叔。毕竟我才刚刚披上这身衣服没有多久,有很多东西还没有适应。”说到这里,鹰矢轻轻地叹了口气,“就像刚刚拜入联盟的第一年,那时候我比现在还要凄惨上百倍,都记不得自己究竟受过多少次的伤。印象之中,那一年似乎一直是泡在药池里面度过的。”

    “诶?”成实手上的动作不由得一顿,这还是她首次听到他说他以前的故事。

    “那个时候可比现在受的伤要严重多了,动不动就是分筋错骨,没在药池里泡个十天半个月根本起不来的那种。啊,这还只是外伤的情况,还有,因为当年对于一些毒物还不够认识,总会有不小心中毒的时候,而个中滋味……就说说我最难忘的那一种毒药吧,你们能够想象浑身上下有无数的蚁虫在啃食你的血肉的那种感觉么?我大概足足被‘啃食’了十个小时之久,如果不是因为中毒连带着让我全身的肌肉都处于一个麻痹状态,说不定当时我就咬舌自尽了!”

    “说真的,我都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撑过来的……但是最终,我还是撑过来了!”

    似乎是想起了当时的自己,鹰矢的脸上的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人还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啊,当年让他感觉无比痛苦的事情,现在已经能够很平静的说出来了。不仅如此,还有那么一点点淡淡的怀念感。该说这是成长呢,还是单纯的犯贱呢?

    德叔和成实都没有说话,虽然鹰矢没有明说,但是他们都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正在度过一个适应期,来适应身份的转变,从一个身手矫健的刺客,到一个成熟的义务警员。

    并不是身手好的人就能够成为一个成熟而且合格的义务警员的,否则的话,那对鹰矢来说简直是太容易了。因为光论身手而言,毫不夸张的说,除了极个别的人之外,鹰矢可以吊打全世界!

    他的老师曾经也曾经毫不吝啬的赞叹过他的天赋,说他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如果是真正一对一性命相搏的话,这世界上能够杀掉他,并且使自己存活下来的,不超过一手之数。

    即使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做到。

    而事实上,除了联盟之中另一个千年不遇的旷世奇才之外,一对一演武鹰矢还真没有输过……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他,在回到自己的家乡,开始了他的义警之路的时候,却还是频频受伤。

    原因很简单,身手好,跟是不是一个成熟的义警,并没有太过必然的联系。

    义务警员需要的,可不仅仅只是身手而已,否则随便一个练习武术的人不都可以戴着个面具上街伸张正义了么,这么多年来米花市的犯罪率也不会这么居高不下。

    再厉害的身手,也不可能真的刀枪不入,一骑当千。

    再者,在面对众多敌人的时候,是杀掉他们容易,还是不杀一人,制服他们容易呢?

    鹰矢之前在联盟的五年,都是学习着怎么当一个刺客,怎么样用各种方法杀掉一个人。尽管因为他在父母墓前发下的誓言,让他从来没有真正动手杀过一个人,但是他学习和使用的,可都是实打实的杀招!而这些招式,是不能够直接用在那些人的身上的。

    所以,鹰矢其实禁锢住了自己大部分的力道,而在对敌的时候,也是尽量使用那些非致命性的招式。这就好比是明明是个巨人,却非要拿正常人大小的筷子来吃饭一般,让他感到十分的不适应。所以,鹰矢正试着把这些招式重新整合起来,加上他自学的例如少林拳,截拳道和柔道等其他流派的武术,加上自己的改进,组合成一套适用于黑色骑士专属的战斗风格!

    为此,他要不停地适应新的环境,新的敌人,和新的攻击方式,才能够将招式风格彻底转变。

    或许当他适应了这一切的时候,就是他真正的成为一名成熟的义务警员的时候了。

    而到那个时候,他自然也就不会再像如今一般,三天两头的受伤流血了。

    “那少爷您就继续撑着吧,老朽可不想看到您还没有达成这个目标就英年早逝了……”

    德叔摇了摇头,对于自家少爷的固执他早就习以为常了,所以也没指望自己能够说动他。

    “放心吧德叔,以你的高龄,肯定看不到那一天的!”鹰矢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你们……真是……”看着这对正习惯性的用恶毒的话语斗气的两主仆,成实真是哭笑不得。

    “嘛,这就是我和德叔的相处方式,习惯就好,”看着成实那无奈的模样,鹰矢不由得笑了笑,然后抬起头来,“对了,德叔,我们的麦当娜小姐还在门口呆着么?”

    “不,已经走了,”德叔不由得摇了摇头,“估计是从警方那边听到黑色骑士出现的消息了,所以离开了。想必,这个时候她也已经明白,少爷您不是黑色骑士了。”

    “不,疑虑可不是这么容易打消的,”鹰矢摇了摇头,“虽然她没有切实看到我从羽柴庄园的大门离开,但是她如果真的认为我是黑色骑士,那么想悄无声息的出去的办法有的是。”

    “所以,还是需要岛袋小姐的力量是么?”

    “恩,这就是我叫她来的意义所在。”鹰矢点了点头。

    “抱歉,打断一下,”完成了最后一个包扎的成实不由得好奇的说,“我想问问,那位岛袋君惠小姐,她也知道,你是黑色骑士的真实身份么?”

    “不,她不知道,”鹰矢摇了摇头站起身子,“这不是她的工作范围。她只需要扮演好一个肆意妄为,花心风流的富二代就好,其他的事情,没有必要让她知道。”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淡然的贬低自己呢……”成实不由得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哦,成实小姐,看来您还不太了解少爷,”听到成实的话,德叔不由得摇了摇头,“对他来说‘肆意妄为,花心风流’绝对不是什么自贬,而是近乎自满的吹嘘和夸赞!”

    “哼……”鹰矢微微一笑,不予辩驳,只是抓起自己的衣服向外面走去。

    “你要去哪?”成实愣了一下,连忙说,“该不会还想去追那伙劫匪吧?你得伤还没好呢!”

    “放心吧,既然已经让他们跑了,我也没有必要急于一时,反正车上已经被我装了发信器,车辆本身也在鹰眼系统的监控下,不怕找不到他们,”鹰矢将衣服披上,然后转过头来对一脸担心的成实微微一笑,“再者,我回来的时候进入过警方的系统,得知他们从银行金库抢走的那笔钱全部都是连号的新钞,只要他们一使用,我就能够直接定位到他们在哪里!”

    “是这样吗……”成实稍微松了一口气,“那你现在这是?”

    “当然是去找美人鱼小姐好好谈谈了,”鹰矢整了整衣服,然后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把人家叫来,总不能真的晾人家一个晚上吧?要知道,一个正值妙龄的漂亮女人,敢在一个臭名远扬的花花公子的家里度过一个晚上,需要多大的勇气啊?但是为了得知家人的真相,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所以多少,回敬一下她的这份纯净的勇气吧?”

    “你还真是体贴人家啊……”成实不由得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当然,毕竟,让女孩子伤心和失望可不符合我的美学。”

    鹰矢淡淡的一笑,带着些许温柔,带着些许自傲,还有那么一份难得一见的高贵典雅。

    “因为,我是米花市最有道德底线的花花公子。”

    ========================================================================

    岛袋君惠从来没有感觉时间是如此的难熬。

    从她踏进这栋庄园开始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了2个小时,她还是无法冷静下来。或者说,反而随着时间的推进,焦躁也越发的强烈了。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吧,或许没有一个人在面对家人可能是被人谋杀的这个情况的时候,还能够保持冷静的吧?

    但是,那个告诉她这个消息的人,却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出现,只是说了让自己在此等待……

    岛袋君惠抿了一口早已变凉的红茶,感觉味道越发的苦涩了。

    这红茶大概是她迄今为止喝过的最为名贵的红茶了,可惜难的的好茶,却也因为没有了心情,变得有些难以下咽。这个豪华舒适的房间,也仿佛变成了一炙热的火炉一般,让她坐立难安。

    难道……他是想要做些什么么?因为他说过,他仰慕自己……

    看着这个看起来足以称得上是奢华的房间和那张柔软的大床,她不由得产生了另一种焦虑。

    “叩叩叩!”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岛袋君惠本能的一惊,不由自主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岛袋小姐,我可以进来么?”

    门外传来的,是那个她等待了许久的声音。

    “啊,请、请进。”

    岛袋君惠不由得深吸了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从他的表现看来,他应该不是这种人。他要是真的对自己有什么想法的话,完全不需要这么礼貌,只用直接推门进来就好了,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他想对自己怎么样,自己也没能力反抗。

    想通了这一节,岛袋君惠也不由得慢慢的平静下来。

    “看起来你休息的不是很好呢,岛袋小姐,我也能明白你的心情,只是很抱歉,突然有些急事。”

    推门进来的鹰矢带着她所熟悉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的淡然而有礼貌,让人捉摸不透。

    “没关系,”岛袋君惠摇了摇头,然后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只是稍微等了一会儿而已……”

    “是嘛,那就好。”看着她那口不对心的模样,鹰矢也只是轻笑了一下,并不点破。

    “那么,之前所说的事情……”

    两个人刚一坐下,岛袋君惠便迫不及待的提起了之前的事情。

    看起来,她确实受够了等待。

    “说实话吧岛袋小姐,我其实一开始并不准备这么早的把那份调查资料给你的……”

    然而,紧接着鹰矢所说的这句话,却仿佛一记闷棍一般,狠狠地砸在了她的脑袋上。

    一时间,一种类似于被背叛而产生羞辱,愤怒之类的情绪立刻涌上了她的心头,让她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比她小了很多岁的男孩,想要他给出一个解释。

    然而,男孩却依然淡定的坐在那里,只是脸上的笑容带上了一丝无奈和苦涩。

    “淡定点,所以我担心的就是这种情况……”鹰矢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抬头看向她,“因为有的时候,真相比谎言更加的残酷,所以我一直在犹豫,如果直接给你的话,会让你失去冷静,从而会不顾一切的想要回到人鱼岛去,背弃了我们的交易……”

    “但是后来我又想到,如果让你的心里有所牵挂,恐怕你也没有办法完成这个伪装者的任务。”鹰矢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一只录音笔,递给了她,“会用的吧?里面录下了几个证人的证言,希望你听完之后能够保持冷静……恩,当然,要是保持不了也没有关系,房间里的东西随你砸,但是希望砸完之后,你能冷静下来。那么,我先离开一会儿……”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将录音笔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待会儿可能又得辛苦德叔好好地收拾一番了……

    因为那个录音笔里面,确实存着一些令人难以接受的东西。

    贪婪的欲望,人性的黑暗,冲动的恶念,组合在了一起,构成了一出残忍而悲伤的交响曲。

    宛如一个凄美的传说……

    每个地方都有一个传说,传说很美丽,而它的背后会有什么……

    兴许,还是不为人知的好……

    “卡啦!”

    房间里,传来了花瓶碎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