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八十八话、伪装者

正文 第八十八话、伪装者

 热门推荐:
当鹰矢再度回到这个房间的时候,里面早已经恢复了平静。

    不,与其说是恢复了平静,倒不如说是没有了一丝的生气。

    岛袋君惠就这么静静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盯着茶几上的那个录音笔。

    她就像是被空间凝固住了一般,对外界失去了所有的感应,对鹰矢的推门而进没有任何的反应。那双本来温润如水的双眸,此刻也已经完全失去了灵气,化作了一片干涸的湖泊。如若不是她的胸口还有浅浅的起伏,只怕会让人以为是谁在这里放置了一个精致到极致的人偶。

    对此,鹰矢也唯有理解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实在太能理解她此刻的感受了……

    岛袋君惠还是很有修养的,所以预料之中的满地碎屑并没有出现,除了唯一一个花瓶之外。

    这已经算是蛮能克制的结果了,要知道,鹰矢当年可是足足砸了三个多小时的东西,直到把全身的力气都抽光,连流出一滴眼泪,运转一下大脑的力气都没有了,才终于累晕过去。

    毕竟,不是谁都能够坦然的接受血亲死亡的消息的,尤其当这个凶手还是自己最亲的朋友!

    所以,即使连岛袋君惠这样有着良好修养,温婉可人的大和抚子,也终不免动了无名之火。

    “所以,现在冷静下来了么,岛袋小姐?”

    “冷静?”

    听到鹰矢的话语,跌坐在椅子上像是死去一般的岛袋君惠终于有了一丝的反应。

    她抬起头来,看着站在她身边的鹰矢,古井无波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淡漠的笑容。

    “我也很想做到,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能够教我么,羽柴少爷?”

    那笑容中带着一丝嘲讽,更多的却是绝望,就像是看不见所有的希望之后,自暴自弃的疯狂。

    “当然我的双亲死在路边的排水沟的时候,我也想要有个人能够教会我这些,”鹰矢轻笑了一声,略带无奈和苦涩的摇了摇头,“可是,到后来才发现,原来我能够自学成才……”

    “你、你也?”听到这句话,岛袋君惠脸上的嘲讽化作了一丝的惊愕。

    “怎么,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么?谁规定富贵人家,就不能够死于非命了?”鹰矢搬了张椅子,坐在了岛袋君惠的面前,“好了,说说吧,听了这些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还用说么?当然是复仇了!”

    岛袋君惠轻笑了一声,忽然尖叫了起来,声音之中带着一些沙哑,听起来有些疯狂和歇斯底里。

    “呵呵,我把他们当做我最好的朋友,但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为了只是验证一下人鱼是不是真的长生不死,就杀了我的母亲!对于她们来说,事后可能只是验证了一个烧不死的长寿婆的传说!但是对于我来说,他们却是夺走了我唯一的母亲!”

    “所以,我让要她们也尝尝,我母亲被他们锁在火焰之中的那种绝望!”

    咬牙切齿,恨入骨髓,从岛袋君惠的口中说出的,是很标准,也很符合鹰矢预料的答案。

    因为,他已经见过太多的例子了,无论他自己,或者是成实,亦或者联盟之中的很多人。

    “为了这几个人渣,搭上你自己的一生,值得么?你故去的母亲,希望你做的,是什么?”

    看着眼中闪烁着疯狂和憎恨的岛袋君惠,鹰矢不由得问出了他曾经问过成实的那个问题。

    听到鹰矢的话,岛袋君惠不由得愣了一下,沉默了一下之后,定定的吐出了两个字。

    “值得!”

    “可我觉得,不值得。”鹰矢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丝笑容。

    仇恨,确实是一种巨大的动力,或许比起爱来,更能够带给人无与伦比的力量,但是也跟爱一样,能够让人失去理智,从而在毁灭掉目标的同时,也毁灭掉了自己。现在的岛袋君惠,在鹰矢看来,就跟热血一上涌,拿着炸药包冲到敌人堆里跟敌人同归于尽的烈士没有什么区别。

    或许很英勇,或许很勇敢,或许能够被称作英雄,但是鹰矢还是觉得,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所以,就跟成实那个时候一样,不用过多的纠结,鹰矢便做出了决定。

    堕入黑暗的,有我一个就够了,这也正是,他选择成为黑色骑士的理由,不是么?

    “你没忘记我们的交易吧,岛袋小姐,”鹰矢换了一个轻松地姿势,靠在椅背上,对着岛袋君惠露出了一丝微笑,“我支付给你的报酬,是真相,正义,和解脱。现在,只是订金而已……”

    “什么……意思?”听到鹰矢的话,岛袋君惠不由得愣了一下。

    “就让那些人渣们再潇洒一段时间吧,时间一到,等待他们的审判自然就会降临,”鹰矢淡然一笑,“岛袋小姐,你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因果报应这回事么?”

    “我……不明白……”看着鹰矢那无比认真的眼神,岛袋君惠有些错愕的摇了摇头。

    “到时候,你会明白的,”鹰矢站了起来,脸上依旧是不变的微笑,朝着岛袋君惠伸出了手,“那么,订金你确实接收到了,我们可以开始工作了么,岛袋小姐?”

    岛袋君惠深深的看了这个比自己小得多的少年一眼,不知为何,总有种自己才是小女孩的感觉。

    “叫我君惠就好……”岛袋君惠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握住了那只手。

    “那么,如你所愿,君惠。”鹰矢露出了一个十分绅士的笑容。

    =======================================================================

    日升月落,时间的齿轮又转过了一圈。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周一早晨,帝丹高中二年B班的睡觉王又度过了一场愉快的梦境。

    “恩,睡得真爽,真是一节别开生面的课堂啊!”

    某人咂巴了两下嘴巴,然后伸了一个懒腰,露出了一副满足的表情。

    【别开生面你大爷啊!打鼾打出花来你还有理了!】

    这句话一出,整个教室的同学们顿时对这个家伙怒目而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某个家伙依然是如此的我行我素。

    “鹰矢君,老师听到你的话会哭的……”

    坐在他旁边的武居直子只能报之以哭笑不得的表情,没看到老师刚刚差点连粉笔都捏碎了么?

    她真的是服了自己的这个同桌了,生物钟能精准到上课前一秒入睡下课前一秒醒来真没谁了。

    “他哭什么,他每次还得指望着我给他争光呢……”

    鹰矢看了看仿佛老了十几岁,带着萧索的表情慢慢走出教室的老师,得意的笑了笑。

    这可不是装逼,在新一不见了之后,他就真的只能指望鹰矢的成绩在全校师生面前露脸了。

    “这么说,倒也没错啦……”

    似乎是想起每次考试时老师对着鹰矢亲切的说“好好考”的语气,武居直子也不由得笑了出来。

    另一边。

    “直子最近真的是开朗了不少啊……”

    看着正和鹰矢有说有笑的直子,小兰不由得也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对于这个忧郁的少女,小兰也曾试过帮助她融入集体,但是却不知为何,总是打不开她的心扉,最后也只得无奈的放弃。现在看到她的脸上终于展露出了一丝的笑容,也不免为她感到高兴。

    “呵,要论讨女人欢心的本事,整个班级里有谁及得上他啊?”园子回过头来看了那边的两人一眼,轻蔑般的嗤笑了一声,然后便开始疯狂的抓头发了,“啊,不说这个了,小兰,快把作业借我抄一下!下节课上课之前要交啊!”

    “……你跟他还真是一个德行,”小兰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无奈的从书包里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真的最后一次了,下次一定要自己做,知道么?”

    “谢啦,小兰,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园子双掌合十,十分郑重的接过了她的笔记本,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抄书大业。

    “咦,鹰矢今天居然做作业了?”

    就在小兰无奈的摇了摇头的时候,忽然瞥见那边的鹰矢居然痛快的拿出了自己的作业本,交给了那边来收作业的学习委员,不由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当然,不只是她,就连他同桌的武居直子也是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是?”园子也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然而,鹰矢却没有理会众人那难以置信的眼神,潇洒的走出了教室。

    他穿过了长长的走廊,走上了几阶楼梯,拐到了一个僻静之处,站在了女厕所的门口。

    他在左右瞻望确认了没有人之后,才轻轻地推开门,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女厕所。

    “刚刚的表现如何,没有什么纰漏吧?”

    鹰矢走进了隔间之后,轻轻地按了一下自己的喉结之后,竟然从他的嘴里发出了一阵女声!

    “简直是完美的表现,岛袋小姐,除了你太过愉快的交了作业之外……不过无妨,你已经演出了羽柴鹰矢的神髓,我都几乎不用怎么提醒你,看样子,昨天晚上你很用功的做了功课啊!”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耳朵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正是刚刚从他嘴里发出的鹰矢的声音。

    “是吗,那就好……”鹰矢,或者说是岛袋君惠不由得长长的松了口气。幸好他的交际圈并不是很大,上课也只要睡觉就好,否则她也不可能一晚上就能够模仿到这种程度。

    这其实还是她第一次尝试着扮演长寿婆以外的角色。

    一个少年的富二代,怎么也比一个腿脚阑珊,身体不便的长寿婆要难扮演的多。

    首先便是身形问题……两个人之间的身形相差……

    但是这个问题,如今看来已经得到了完美的解决,至少,迄今为止没有人看出她是个假的。

    岛袋君惠依然忘不了昨天她在羽柴庄园里所看到的情景。

    那一个专属的更衣室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化妆用品,甚至还有一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东西。

    比如,如今贴在她脖子上,用来伪装成喉结的一个变声器。还有自己胸前这个伪装成校徽的摄像头,已经模拟皮肤底下,贴着自己耳骨的通讯器。这些高科技的东西,绝对不是随意就能够搞到的,感觉更像是为了自己订做出来的,这位少爷为了让自己伪装成他,也是煞费了苦心。

    他究竟是什么人?究竟想要干什么?岛袋君惠不止一次在心底如是的想着。

    然而,就像是看穿了她的疑惑一般,少年总会用那种淡淡的笑容回答她:以后你自会知道。

    不过,现在她也没有兴致再去搞清楚这些了,只要他能够帮自己报仇,让自己做什么都可以。

    “那么,接下来估计你自己便可以完成了,我也要去做我自己的事情了。”

    就在她这么想着的同时,耳朵里突然传来的鹰矢的话语。

    “明白了……”岛袋君惠沉默了一下,然后按掉了胸前摄像机的按钮,轻轻地舒了口气。

    “哦对了!”

    就在这个时候,耳朵里却再次传来了他的声音,不由得让岛袋君惠吓了一跳。

    “什、什么?”

    “那啥,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跑到女厕所里来联系?万一要是被人看到,那我变态的名头可就洗不清了……”

    “这、这我有什么办法?我自己想方便,总不能去男厕所吧?”岛袋君惠又羞又恼的说。

    “啧……”耳机的那一头似乎纠结了很久,才终于来了一句,“那你小心一点吧……”

    那语气之中饱含着深深的无奈和幽怨,实在是让习惯了他深沉和神秘的君惠有些忍俊不禁。

    在确认了那一头没有声音,大概是他真的出去了之后,岛袋君惠不由得松了口气。在确认了摄像头已经关闭之后,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坐在了坐便器上,开始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

    “哦,还有一件事……”

    然而,就在她刚刚开始方便的时候,耳朵里突然传来的声音却让她差点尖叫出声。

    “你、你、你是故意的吧!”岛袋君惠又羞又气,不由得咬牙切齿的说。

    “啊?什么情况?”另一边,完全搞不清楚什么状况的鹰矢不由得一头的雾水。

    “我……你……唉……”岛袋君惠纠结了半天,终究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我只是想最后提醒你一下,小心铃木园子。”也不过岛袋君惠此刻是多么矛盾和纠结的心情,鹰矢反正是自顾自己的继续说了下去,“如果说,这个校园里谁最有可能看破你的伪装,那么,估计只有她了……”

    “铃木园子……”岛袋君惠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她是你的女朋友么?”

    “怎么可能……”耳机的那头不由得传来了一声轻笑,“我们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不懂……”岛袋君惠实诚的摇了摇头。

    “反正,今天尽量少和她接触就是了,毕竟现在的你还在实习期。”

    “我明白了,”岛袋君惠叹了口气,“你说完了吧?”

    “恩,说完了,怎么了?”

    “说完了就给我关掉通讯!我要上厕所!”

    “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