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八十九话、逼近的黑影

正文 第八十九话、逼近的黑影

 热门推荐:
鹰矢突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他很可能会被人当成一个会跑到女厕所里偷窥的偷窥犯给抓起来。

    即使“他”只是进去上厕所的,反正一个变态的名头是跑不掉了……

    这尼玛,不是说好的二次元女神都是不会上厕所的吗?

    鹰矢不由得感觉到有些头炸,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找一个女替身来伪装自己的严重性。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自己约的替身,含着泪也要把这个锅背完……

    “只能希望千万不要被人发现‘自己’进了女厕所这回事了……”

    这是切断通信之后,残留在鹰矢心中的唯一的想法。

    不过所幸的是,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留给他去蛋疼,因为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换上一身便装,背上一个背包,骑上一辆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破旧摩托,鹰矢就这么出了门。

    “老朽怎么觉得,您让君惠小姐替您去上学,单纯的只是为了方便您自己翘课呢?”

    在送他出门的时候,他的老管家情不自禁的吐槽了一句。当然,这也仅仅只是吐槽而已。

    鹰矢这般“微服出巡”当然不是为了去玩,而是为了完成昨天晚上遗漏的一些工作。

    “就是这里么?”

    当摩托车的引擎声停下来的时候,鹰矢已经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个废车场。

    根据PDA的显示,他昨晚留在那辆车上的发信器的发出讯号的地方就是在这里。

    鹰矢将摩托车停好,然后走到了围栏的边上,透过铁丝网的缝隙往里看了一眼。兴许是因为这里是废车区而不是工作区,除了满眼堆叠的废旧汽车之外,鹰矢竟是没有看到一个工作人员。

    “这倒是方便了我……”鹰矢喃喃自语了一声,将背包背好之后,双手抓住铁丝网猛地向下一拉,同时双脚轻蹬一下,很轻松的便踩着铁丝网翻了过去,落在了一辆废车的车顶。

    “呵,看样子米花市有钱人还真不少嘛,这里的废车远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

    站在叠了三层的废车车顶上,鹰矢这才对这个废车场里的废车的数量有了一个直观的感受。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光看着就让人觉得眼花缭乱。想要在这样的车海里面去找一辆车,无异于大海捞针。这三个劫匪倒也是有些想法,知道隐藏起一片树叶最好的地方就是一片森林,要不是鹰矢提前在车上装上了那个发信器,恐怕还真的得头痛上一段时间……

    “找到了,就是它了……”

    根据PDA上显示的追踪信号,鹰矢总算在一个角落里面找到了昨晚见到的那辆深灰色的丰田。虽然牌照已经被换成了另一个,但是发信器的讯号和那碎裂的玻璃却告诉他,他并没有找错车。原本他还以为这辆车子是一辆偷过来的赃车,然后套上了一个别人的牌照来作为伪装,现在看来,这辆车估计很有可能本身就是一辆废车,在经过一系列秘密的修理之后,再开出来使用的。

    这么说来……犯人很可能就是这个废车场的人员咯?

    不,这么推断太为果断,但是至少应该跟这个废车场的工作人员有所关联才对。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将背包卸下,从中拿出一双塑胶手套,戴在了自己的身上。凡走过必然留下痕迹,虽然那些劫匪早已不知所踪,十亿元的赃款也不知去向,但是残留在这辆车子上的一些蛛丝马迹,会为鹰矢指出他们离去的方向。

    “Well,那就开始久违的现场调查吧……”

    然而刚打开车门,鹰矢便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像是已经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在闻到这种甜腻而又有些刺鼻的味道的一瞬间,他已经屏住了呼吸,瞬间将头诺远了开来。

    这种味道,当初他在联盟的那五年里,可没少闻过,甚至还不少次亲身体验过。说的通俗易懂一点,这味道就是电视剧里面经常出现的那种拿着个手帕将人迷昏的东西——乙醚。

    只不过,为什么这辆车里会残留下这么浓烈的乙醚的味道呢?

    是一开始就持有乙醚,原本准备用来控制人质的,结果不小心打翻了?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这车里的乙醚味道似乎太重了一点,说是一整瓶泼出来也绝对不为过。

    那么,会是为什么呢?

    鹰矢的心中已经隐隐的有了一个猜想,他需要一些证据来支持他的推论。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在PDA上按了几下之后,将它摆在了后车窗的玻璃下面,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副特制的墨镜戴上,按下了耳畔的开关。霎时间,五彩斑斓的颜色充满了他的视野。

    “果然啊……”鹰矢不由得将头转向了色彩最浓郁的地方——车内空调的出风口。

    乙醚跟空气的成分不一样,即使是同样的无色无形,但是比重和折光率都有不同,所以在可见光的作用下,也会折射出不同的颜色。鹰矢刚刚将PDA设置成了一个可见光谱的发射器,就是为了看看弥散在这辆车里的乙醚的分布情况。而现在结果已经很清楚了,这些乙醚并不是因为无意打翻而散步出来的,而是一开始,就是通过车内空调的送风口,进入车里的。

    那么,这说明了什么呢?

    鹰矢的脑海里,一幕一幕的事实真相开始宛如亲眼所见般的构筑起来。

    这个乙醚是负责开车的那个劫匪放置的,动机也只可能有一个,就是为了侵吞那笔巨款。

    这不可能是临时起意,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与剩下的那个巨汉以及那个女人来平分这笔钱。所以,他准备好了乙醚,大概是用小瓶子之类的东西装好,带在了身边。并且,他在自己那个黑色麻袋般的劫匪的伪装下面,另外戴了一层类似于防毒面具之类的东西。

    然后,在和那名巨汉和女人一起去米花银行抢完钱之后,在他单独出去确认车辆和逃跑路线的时候,他将那瓶乙醚取出,倒入了空调蒸发器的冷凝液之中,然后丢掉了瓶子,开车与他们汇合。

    本来,按照原计划,在确认拿到钱之后,他应该是趁着他们心情放松的那一刻,悄悄地打开空调系统,让麻醉气体一点一点的从空调的送风口进入,慢慢的让他们沉睡过去,然后在确认摆脱掉警察的安全前提下,将这辆车停在废车场,然后自己潇洒的拿着所有的钱跑路。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这个十分周密和完美的计划之中,会冒出一个巨大到差点让他们阴沟里翻船的意外因素,那就是鹰矢,这个黑色骑士的突然出现。

    他的出现可以说是彻底搅乱了他的计划,不仅仅是因为他差点就真的将他们抓捕归案,更是因为他的缘故,让这辆车受到了不小的撞击,就连他面前的挡风玻璃也碎成了碎片!一旦气密性被破坏,那么,他本来指望控制进风量让他们不知不觉昏迷过去的如意算盘自然也落了空。

    所以,他选择了铤而走险,孤注一掷……

    在逃脱了黑色骑士的追捕,快要来到废车场前的一段路上,他将空调的送风量开到了最大!

    发动机的热量让和冷凝液混合在一起的乙醚迅速的挥发,汹涌的从送风口中喷发出来,加上和因为没有挡风玻璃,从前面灌进来的强风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猛烈的麻醉气流,席卷了整个车厢!虽然没有了气密性,但是那瞬间巨大的吸入量和浓度却足以让毫无准备的人直接失去意识!就算那时他们觉察到了气味的古怪,也已经为时已晚!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过了一个晚上,这辆车里还残留着乙醚的味道不曾散去的原因。

    推理完毕,鹰矢不由得慢慢睁开了眼睛。

    就这点来说,鹰矢还是感到蛮高兴的。因为他们越是内讧,就越容易犯错误,而一犯错误,就容易露出一些蛛丝马迹来。而且,鹰矢相信,比起他,被背叛的那两人更期望找到那个背弃者!只要他们有下手去寻找,鹰矢也能够根据他们的行踪去顺藤摸瓜的揪出他们!

    这么想着,他不由得望向了汽车的后座。

    第一眼没有注意,主驾驶的靠背上有许多细小的弹孔,车顶上和车门上也有撞击的痕迹。想必应该是那名巨汉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被同伴背叛了,所以愤怒朝着座椅开了一枪吧?那些撞击痕大概也是同样的理由,用手或者是枪托砸出来的……

    但是,鹰矢却却没有在车上发现任何的弹壳,也找不到除了这些痕迹之外任何东西了。看样子,应该是那名看起来心思缜密一点的女劫匪,在他们离开之前,将所有的痕迹清理了一遍,除了一些实在无法抹去的弹孔之类的东西。不过,还有些东西即使是抹去了,也依然会有所残留。

    比如,血迹。

    鹰矢不由得从他的包里拿出了一瓶宛如啫喱水一般的喷雾剂,然后在后座的座椅上喷了一些。

    鲁米诺试剂,这是许多警察们搜查取证是常常会用到的东西,它能跟血液中的血红蛋白成份里的铁元素发生反应,产生一种会发出荧光的物质,所以被广泛的用于案发现场对血液的搜查。它的反应极其灵敏,能够最大检测百万分之一含量的血。即使一小滴的血滴入到一大缸的水之中,也能够被很轻易的检测出来,更别说仅仅只是擦拭了。

    果不其然,在墨镜的视野下,后座的座椅上和地摊上出现了丝丝点点的血迹。

    这是那个巨汉被自己的鹰镖划破了脸颊,又被自己一拳打昏,软倒在车里的时候沾上去的。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掏出一把小刀,将座椅上沾有血迹的那一大块皮都切了下来,放进了他带来的证物袋之中装好。虽然估计这些血液没有办法提供太多的信息,但是至少犯人的血型和年龄之类的基本欣喜还是能够化验的出来的。可惜的是那枚划破了他皮肤的鹰镖已经遗落,无从寻找。否则的话,还能够从那枚鹰镖上提取到犯人的一些皮肤组织,能够进一步的帮自己缩小范围。

    除了这个血迹,和能确定的来自于雷明顿M870霰弹枪的子弹头之外,这辆车上,确实没有再残留下什么痕迹。但是,这并不是说线索就到这里为止了,恰恰相反的是,刚刚的调查已经为他指明了一条最为明确的道路。

    “德叔,帮我打开鹰眼系统,调出这个废车场周边的道路摄像头晚上九点到十点的监控录像。”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摘掉了手套,将收集到的证物整理好,然后拨通了老管家的电话。

    “哦,少爷,如果老朽记得没错的话,您昨天应该已经调查过了,您的附近没有监控摄像头。”

    鹰巢里,德叔正在修理着那辆多处中弹的黑鹰摩托,听到鹰矢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

    “啊,确实如此,这附近是个小工业园区,除了主路口之外其他的地方确实是没有监控摄像头,但是,当时的我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为什么要逃到这个地方来,又要怎么离开?”

    “少爷您的意思是?”德叔停下了手里的活,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废车场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工业园区,这里可以算的上是比较偏僻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购买生活物资,也没有出路,无论是想跑想藏,都绝对不是什么最佳地点。”鹰矢看着眼前的这辆破车,如是的说着,“所以,这里只可能是一个中继点。他们换了一辆车,离开了这里!”

    背叛了那两个人之后,那个司机一个人,拿着十亿元的现金要如何离开这个地方?

    答案就是,换一辆车。

    可以是这废车场里的车,也可以是停在外面的他自己的车。

    但是总归,他肯定是需要一辆车,才能够将那十亿元的巨款运离这里!

    而只要想离开这里,就必须经过那几个有摄像头存在的主路口!

    “老朽明白了,”这么说着,德叔不由得放下了手上的工作,然后走到了电脑的前面,打开鹰眼系统,调出了那几个摄像头的监控录像,“恩,虽然时近深夜,但是这个点在这个地方来往的人还真不少啊,如果一辆一辆排查的话恐怕得废上不少时间啊少爷……”

    “一辆一辆的排查……么?”听到德叔的话,鹰矢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诚然,如德叔所说,就算从看到这辆车进入摄像头的视野后开始算起,这一个小时的车流量也绝对不在少数,要一辆一辆的排查确实不太现实。有没有什么,能够缩小范围的办法?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抬起头来,却偶然间瞥见了高挂在建筑物上的废车场的工作时间表。

    “工作……对了!”那一瞬间,鹰矢像是抓住了些什么东西,“德叔,这里是个小工业园,平日里绝对不会有太多的流动人流量。那些在那个时间点来回的,肯定都是因为下班回家之类的理由,每天固定在这里来回的。只要用软件对比一下前几天的录像,就能够将大部分车辆剔除掉!”

    “真是不错的想法啊,少爷,”这么说着,德叔不由得笑着在键盘上敲入了一行代码,屏幕上便出现了一行进度条,等到它走完之后,剩下的目标已经很清晰了,“老朽现在就发给您。”

    听到这句话,鹰矢不由得拿出了自己的PDA,上面有着德叔发来的一张张经过筛选排除之后剩下来的目标车辆在监控摄像头里的拍下的图片。德叔已经帮他排除了大部分的错误目标,剩下的这些,只能通过他根据自己脑海里昨晚那个劫匪司机的身形来再度排除一些人物了……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咦?”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鹰矢翻动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在三秒钟之后,他那紧皱的眉头才终于舒张了开来,最后化作了一丝笑容。

    “德叔,你认为一辆什么样的车开在路上,才最不会让人引起怀疑呢?”

    笑完了之后,鹰矢忽然向着电话的那头的德叔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诶?”德叔稍微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太明白鹰矢的意思。

    “答案是,计程车!”

    看着PDA上的那张图片,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在缓缓地驶入米花市。

    “大哥,真的要答应那个女人的条件么?”

    “呵,怎么可能,”冷酷的嘴角轻轻吐出了一口烟,“组织不会为了区区十亿而放弃她的……”

    “那……也就是说……”

    “啊,等到钱到手之后,她,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一阵冷风吹过,缭绕了烟雾,弥散了杀意,让停在街头的乌鸦不由得惊叫着四散。

    黑影,正在慢慢的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