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九十话、开端

正文 第九十话、开端

 热门推荐:
    “你好,米花出租车有限公司,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滴滴滴的声音在电脑上响起,工作了一天有些疲累的接线员打了个哈欠,这才点下了接听键。

    “你好,我之前在乘坐出租车的时候,不小心把钱包遗落在车上了!”

    耳机里传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声音,言语之中似乎还透着一些焦急。

    遗落钱包么……这个月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起了,现在的年轻人啊,就不能长点心么?

    心里这么吐槽着,但是接线员还是用一副十分耐心和热心的语气回答着他,毕竟是工作嘛。

    “遗落了钱包是吗?先生请您稍等一下,我查查失物招领处……”这么说着,她不由得在键盘上敲了几下,然后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你好先生,我们的失物招领处暂时没有失物上缴。”

    “什么?没有?怎么可能!该不会是那位司机侵吞了吧?那我还能够找回来吗?”

    听到这句话,耳机里的音量顿时提高了好几份,震得她的耳朵有些生疼。

    “先生您不要急,我相信我们公司的员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如果有拾到您的钱包,一定会想办法换给您的。”接线员情不自禁的推了推自己的耳机,然后耐着性子,慢条斯理的跟电话的那头解释着,“我可以帮您咨询一下具体情况,请您提供您乘坐出租车的时间,地点,和目的地,还有,请问您是否记得当时乘坐的出租车的车牌号码或者驾驶员姓名?”

    “这个,我想想,”电话那头的声音稍微迟疑了一下,似乎在回想着当时的情景,“大概是昨天晚上九点四十分左右,在三丁目的小工业园区那里上的车……唔,因为坐在后排,没有看清楚司机的名牌……但是车牌号码我还记得,好像是‘米花500り46-49’吧?”

    “‘米花500り46-49’是吗?”名字没记住,车牌号倒是记得真清楚……

    接线员一边在心里吐槽着,一边在搜索栏里敲进了这一串车牌号,然后拉出了它的值班表。

    “好的,先生,我找到了,当天晚上驾驶这辆出租车值班的是我们公司的广田先生,他的联系方式是021X86XX7,有什么疑问你可以跟他联系……先生?先生?先——”

    话音未落,电话就已经戛然而止,接线员不由得一脸懵逼,这也太性急了吧?

    “茂美,下班了,一起回家么?”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同事摘下耳机,朝着她说。

    “恩,当然。”

    ===================================================================

    挂断电话,坐在主电脑前的鹰矢点开了一个程序,输入了刚刚从接线员那边得知的那串号码。

    由于保密制度,出租车公司的客服并没有报给鹰矢完整地姓名,但是有了手机号码,也就跟告诉了他全名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日本的手机号码都是烧录进去的,一机一号,除非换手机,否则无法随意的更改号码。而在购买手机及号码的时候,需要用到他们的国民健康保险卡来登记。所以,只要得知了手机号码,反推找出那个人的身份信息,对于鹰矢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广田健三……”将从手机运营商网站后台黑到的那一串保险卡号输入了他之前从警局里黑来的那个户籍档案系统之中之后,鹰矢得到了这个名字,和一张照片。

    平心而论,如果光凭着这张照片,鹰矢还是无法判断,这是不是就是当天晚上那个劫匪。因为那个黑色的麻布头套实在是在最大的程度上掩盖了他们的脸型,让鹰矢没有办法从脸部轮廓来个大概的判断。不过好在,这并不是能够锁定他劫匪身份的唯一条件。

    真正让鹰矢确信他就是那个劫匪司机的,还是那一段监控录像。

    在鹰矢对那辆出租车产生了怀疑之后,回到鹰巢里便对那段监控录像展开了调查。然后果不其然的,他便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辆出租车是在晚上九点四十分左右离开那个小工业区的,但是鹰矢卷回了录像之后却发现,这辆出租车到达这里的时间,是在三个小时之前!

    那么,这三个小时的时间,这辆车都在这个小工业园区里面干了什么呢?答案显而易见了。

    因为就在这辆出租车停在这里的两个小时之后,那辆深灰色的丰田开了出去。

    所以,或许没有办法百分之百确认他就是那个劫匪,但至少可能性也在百分之八十以上了。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将广田健三的那张照片调了出来,然后用面部识别软件扫描了一下,开始跟鹰眼系统连接起来,在全米花市范围之内搜索起广田健三的踪迹。因为只要他不傻的话,就绝对不会急着在短时间内离开米花,因为警察们在知道银行遭窃之后肯定会第一时间封锁交通要道,防止犯人携带者巨款逃离这里。所以,他现在一定还在米花市里。

    然而,在覆盖着整个米花市的监控摄像头里面搜索一个人的踪迹可并不是什么小工程,就算以鹰巢里的这台主电脑的性能,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完成。

    所以,鹰矢不由得拿起了手边的另一份资料,他拜托佐藤弄过来的米花银行的人事档案。

    事实上,最先交到他手上的,并不是这份档案,而是米花银行内部的监控录像。因为上次鹰矢找出了证物室监控录的蹊跷所在,导致佐藤对他的信任度大大的增加,于是趁着警方那边正拷贝监控录像带走进行调查的时候,也偷偷的拷贝了一份交给了他,希望他也能够带给她一点惊喜。结果你还别说,鹰矢还就真的是立马就给了她一点惊喜……

    “太熟练了……”这是鹰矢看完视频后给她打电话时说的第一句话。

    “哈?”佐藤有些懵逼,一下子没有能够理解他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究竟在说些什么。

    “从他们推门进来,到挟持人质,关掉摄像头,前往金库,所有的行动一气呵成,太熟练了!”

    “什么……意思?”佐藤微微愣了一下。

    “他们为什么会清楚的知道每个摄像头的位置?为什么能够一路直奔着金库而去?”

    “你的意思是,银行内部人员里,可能会有他们的内应?”佐藤终于有些反应过来了。

    “不是可能,是一定,”鹰矢如是的说,“外人是不可能接触到银行到金库的内部构造的!”

    “也就是说,这起绑架案,可能还存在第四个劫匪?”佐藤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又或者,那三个劫匪之中,就有一人是米花银行的内部人员。”

    “所以呢,你需要什么?”

    佐藤也算是逐渐摸清鹰矢的个性了,知道他不会没事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告诉自己这些的。

    “米花银行的人事档案。”鹰矢只是淡淡的留下这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于是乎,半天之后,这份本应该保管在米花银行人事部门的人事档案就这么被交到了他的手中。

    当然,是影印本,正本还好好地在那边躺着呢。

    然而,这份人事档案却没有给鹰矢带来多大的有用的线索。毕竟,他还没有神棍到可以直接通过照片和面相来推断出哪个人就是犯人。否则的话,他不如去摆个摊专职算命得了。

    “还在盯着这份档案看么?”就在这个时候,德叔的声音忽然从他的身后传来。

    “没办法,暂时没有其他的线索可言了……”鹰矢将手上的档案放下,“化验的结果怎样?”

    “老朽倒是很想告诉你,我们很庆幸还能够从那些血液之中提取到DNA……可是,就算能够成功的提取出DNA来,也找不到可以对比的对象,”德叔不由得摇了摇头,“所以老朽只能遗憾的告诉您,我们目前能够得知的,也只有犯人是B型血,仅此而已……哦,还有他估计经常喝酒,肝功能有些不好,转氨酶有些高……”

    “是嘛?”对于这个结果,鹰矢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因为他一开始没有报过多大的指望。

    “不用担心少爷,只要那些劫匪还在米花,就一定会露出破绽的……”德叔如是的安慰道。

    “我没有担心,该担心的是那两个被广田健三抛下的劫匪,他们此刻一定比我更加急着要找到广田健三……而我,只需要提前他们一步找到他,然后守株待兔就行了……”

    看着屏幕上还在不停闪动着的人像,鹰矢不由得微微挑了挑眉毛。

    “既然如此,那便最好,”德叔取下自己的眼镜,拿着胸前的白巾稍微擦了擦,然后重新戴上,“那么,老朽该去接‘少爷’您放学了,想必,君惠小姐已经快要等不及了吧?”

    “恩?已经到这个点了么?”鹰矢稍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少爷您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老是盯着电脑屏幕看,小心会变成近视眼。”

    “……你真是在哄小学生么……”

    ==============================================================

    另一边。帝丹高中。

    “喂,说话啊,小樱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别告诉我你不准备负责任了?”

    扎着单马尾的黑发少女不由得挑了挑十分好看的绣眉,一脸不爽的看着她。

    岛袋君惠现在感觉有点方。

    今天一整天下来已经让她感觉到疲惫不堪,扮演一个四处招风的富家子弟明显比起扮演一个腿脚不灵便的长寿婆来难度系数要上升好几倍,不得不说实在是太考验的她的临场反应能力了。幸好,她靠着昨晚恶补的鹰矢的性格特点和她常年来的伪装经验,成功的熬到了放学。

    然而就在她好不容易避过了鹰矢所说的大BOSS铃木园子的注意,以为能够平安的结束这一天的时候,有两个意想不到的人却突然杀到了她的面前,彻底打破了她想完美收尾的美好愿望。

    你是谁?小樱又是谁?还有,负责任是怎么一回事?导演!剧本上没有啊!

    岛袋君惠的额头不由得有些见汗,大脑飞速的运转着,拼命地思考着应对的策略。但是,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剧本,没有台词,甚至连最基本的人物介绍都没有,这尼玛要怎么演?

    “喂,鹰矢,傻站着干嘛呢?”

    就在岛袋君惠快要急哭的时候,原本被她当做BOSS的那个人,却以救星的姿态出现了。

    岛袋君惠不由得回过头去,只见园子正和小兰结伴着朝着他走了过来。

    “啊啦,这不是夏帆酱么?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啊!”

    眼尖的小兰不由得看到了站在鹰矢面前的女孩,不由得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快步走了过来。

    “额,小兰姐姐好,好久不见。”夏帆连忙收起了刚才那副姿态,乖巧的朝着小兰鞠了个躬。

    其实更准确的说,大概是自她老哥一个人跑去中国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啊,真的是小丫头啊,许久不见一晃眼都长这么大了啊?”

    这时候园子也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夏帆,不由得眼睛一亮,然后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唔,园子姐姐,好久不见……”

    看到园子的一瞬间,夏帆本能的有些抵触,但是还是咬着下唇向着园子问好。

    虽然夏帆对于这个经常“诱拐”她老哥出去泡妞的坏姐姐没啥好感,但是毕竟也算是相熟,小时候也算是曾跟自己一起玩过,不管怎么说,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都长成大美人了……这漂亮的小脸蛋,啧啧啧,时隔多年过去了,手感还是这么好啊!”园子就像是个流氓大叔一样贼笑着向她走去,然后在夏帆闪躲开来之前,伸出手捏住了她那白皙的小脸颊,肆意的揉捏起来。

    “呜呜呜……放开我……”

    果然还是最讨厌她了,没能逃过被玩弄的结局的夏帆不由得愤愤想着……

    “鹰矢,你干嘛从刚刚开始就用一脸见鬼的样子看着你妹妹啊?”

    看着走到自己身边,一脸疑惑的小兰,岛袋君惠这次是真的想哭了,恩,当然是感动的。

    “我只是有些难以置信,我亲爱的妹妹居然逃课出来见我,恩,感动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恩,这么说应该没问题吧?印象之中池田先生好像在形容他的时候,说过妹控这两个字。虽然不太理解,但应该就是很喜爱妹妹的意思吧?那我这么说也算是尽量的贴合形象了吧?

    结果是喜人的,这一番话顿时让在场的几个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夏帆本人更是直接用一种“你没吃药”吧的眼神看着她,但是就是丝毫没有怀疑过她的身份……

    “哼,别想扯开话题!”好不容易脱出园子魔爪的夏帆不由得走到了鹰矢的面前,“回答我,小樱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她说她想见你一面,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夏帆这句话一出,那边的小兰和园子基本就已经推断出她来找他大概是个什么事情了。估计又是羽柴大少爷的风流韵事,不过这次貌似是把妹把到了自己妹妹的朋友身上,然后貌似还很恶劣的在玩弄了人家的情感之后抛弃了她,让她只能无奈的让夏帆作为代言人找上门来……

    禽兽啊!连初中生都不放过!霎时间,小兰和园子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被三个人用如同剑光一般的目光注视着,岛袋君惠不由得感觉到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

    她开始有点后悔接下这个工作了……但是,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含着泪都要把戏演完……

    “那个,额……好吧,什么时候?”

    “哼,还算你有点良心……”看到她点头的模样,夏帆的脸色才好了一点,然后将一张纸条的递给了她,“晚上七点钟,来这个地址!要是敢迟到,或是再敢放我鸽子,你就死定了!”

    留下这么一句恶狠狠地话语,夏帆轻哼了一声,然后朝着小兰她们道了个别,便离开了这里。

    “翻船了吧,也活该你,居然向初中生下手,实在是太恶劣了!”

    看着一脸蛋疼的她,园子不由得很是恶意的上前数落。

    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看到鹰矢吃瘪的模样了。

    对此,岛袋君惠也唯有苦笑回应。

    这个锅,我真的不背啊……

    ========================================================================

    “我回来了!”

    当小兰推开家门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听见毛利那慵懒的回应,让她不由得有些疑惑的探头向里面看去。想象之中的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着赛马节目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她那个平时邋遢的老爸此刻正端正坐在沙发上,面对着一个扎着两股麻花辫的女孩。

    原来是有委托人上门啊……

    抱着这样的想法,小兰没有再出声打扰,只是放下了自己的书包,然后转身去厨房泡茶。

    爸爸也真是的,一点礼数都不懂,茶也不给一杯的,难怪老是没有客人上门。

    然而,当小兰泡完茶端出来的时候,却不由得愣在了那里。那个双股麻花辫的女孩正在不停地抽泣,而自己的老爸则是一脸尴尬的模样,很不适应的在安慰着她。

    “发生……什么事了?”端着茶过来的小兰不由得疑惑的问。

    “求求你,帮我找到我的爸爸,广田健三!”

    少女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希冀的看着毛利和小兰。

    “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