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九十二话、甜心女王(下)

正文 第九十二话、甜心女王(下)

 热门推荐:
    夜的宁静被震耳的轰鸣生生的打破。

    街头掀起了一股狂风,卷起了沙尘,带起了落叶,还撩起了女孩子的裙摆,引得街头的所有人都不由得驻足瞻望。当然,具体瞻望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而不理会这或好奇或嫉妒又或责怪的目光,制造出这阵狂风的人,并没有丝毫自觉到给别人造成了多大的困扰,反而高声尖叫着,嬉笑着,欢快的好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

    盾子真的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愉悦的感觉了。

    仿佛将这么多年来积攒起来的叛逆野性一次性的释放出来,将困锁她这么久的平凡而又无趣的桎梏彻底的打破,让被她深藏起来的本性终于得以解脱,宛若新生!

    这种狂野,这种自由,随心所欲,酣畅淋漓,仿佛有电流闪过全身,让她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妙啊,真的不妙啊,会上瘾的啊,这种做坏事的感觉……”

    盾子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眼罩下的双眼却有些迷离,漂亮的嘴唇大咧着,傻乎乎的笑着。

    原本只是觉得终于找到了一个跟这种平凡生活格格不入的,很有意思的研究对象,才想要用这种做法将他引出来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亲手将这种平凡打破,却带给了她更大的刺激。

    果然活在这世上就是要成为主角啊,就算成不了男女主角,好歹也得拿个反一号的角色嘛,无论如何,人生总要比那些连一个镜头都没有的路人角色要精彩吧?

    仿佛终于找准了定位一般,盾子感觉此刻心结尽去,她的心情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轻松过。

    其实做反派也很不错啊,不是么?

    要知道有的时候,反派和男主角对戏的时间,要比所谓的女主角的戏份,还要多得多!

    “砰!”车顶上忽然传来一声闷响,仿佛有什么东西落到了上面一般。

    “看啊,这不是来了么,我们帅气的男主角先生!”

    果然不负期待的追上来了啊!打开天窗,看到那一抹冷酷的黑色,盾子不由得笑的更加开心了。

    “停车!”黑色的身影蹲据在车顶,冰冷的视线宛如一支箭,直直的射穿了盾子的心窝。

    “才不要呢,这么美好的夜晚,你忍心就这么浪费么,哈尼?”盾子顿时可怜楚楚的说。

    是啊,在这美丽的夜晚,还有什么比跟传说中的英雄互相追逐,打情骂俏要更加来的浪漫呢?

    “我只说最后一遍!停车,或者我帮你停下来!”

    然而,与她的热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黑色的声音之中透出的只有冷漠。

    哇哇哇,好帅啊!那线条分明的黑色装甲,那随风飞舞的黑色碎发,一直都在梦想着能够出现在这种漫画般的场景里面,跟漫画的主角面对面的盾子感觉此刻整个人都要融化了。

    “那就来吧,哈尼!让Heart Queen这颗躁动的Heart停下来吧!”

    盾子擦了擦自己的口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那洁白的牙齿上反射出了令人不安的光芒。

    黑色面罩下的双眸不由得微微皱起,就在他准备着手让这辆车停下来的时候,少女已然从自己的坐垫旁边抽出了一根红白缠绕而上的伞柄糖,就像是圣诞老人给孩子们发的糖果。只不过,从那个黑洞洞的顶端和弯曲处的扳指看来,这怎么看都不会只是一根普通的伞柄糖……

    “砰!”随着贴在扳指上的手指轻轻地扣下,这辆豪华车子的顶棚瞬间开了一个洞。而那个黑色的身影,早就在她掏出这杆手枪的时候,便已经做出了规避动作,轻松地躲了过去。

    “哈哈,就是这样,这样子才好玩嘛,哈尼!”盾子开心的笑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子弹一发接着一发,在这辆车子的顶盖、后座、和后车窗玻璃等地方开出一个个的大洞。但是,无论她对准了哪个方向,那个黑色的身影总能先她一步躲过所有的子弹。

    “OH!Come on!一到关键的时刻就派不上用场!”

    懊恼的看着已经打空的手枪,盾子吹了吹枪口冒出的青烟,然后嫌弃的它丢弃在了座位上。

    “砰!”然而就在下一秒,盾子忽然感觉车身猛地一震,车顶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扎穿了。紧接着,盾子忽然感到整辆车子传来一股巨大的向后的力道,让她整个人因为惯性而被汽车的安全带狠狠地勒了一下,勒的她一下子有些喘不过气来。

    “看来学校里那群女生说的没错,太过丰满有时候还真不是什么好事……痛死本殿下了!”

    盾子嘟囔着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抬头看了看那个死死的钉进车顶的钩锁,不由得开心的笑了。

    “挺能干的嘛,就是这样我才越来越喜欢你啊,帅哥!”

    ======================================================================

    “枪?”

    当那个自称是“甜心女王”的蒙面少女掏出那根伞柄糖形状的枪支后,鹰矢便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事情的严重性已经远远超出了他原先认为的,富家子弟爱胡闹的程度了。

    “呵,看来今晚真的得好好收拾一下这只淘气的小猫咪了……”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闪躲从底下射出的子弹,从万能腰带里面掏出一根黑色的棍子,用力的扎穿了车底,同时扭转了一下顶部。顿时,扎入车盖底下的部分像是伞一样的撑了开来,死死的锁住了车盖。然后,鹰矢将鹰爪从腰间取下,在车辆驶过大桥底下的时候,开枪勾住了大桥底下的水泥钉,同时将鹰爪的钩索扣在了刚刚扎入车顶的那根棍子上。

    瞬间,因为钩索的强力拉扯,正在疾行之中轿车猛然一顿,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重新被缰绳套住了一般,来了一个骤然急停,车头被这巨大的力道拉离了地面,只留下两个轮胎疯狂的空转!

    当然,这个急停也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惯性力量,将车里的那个那名少女勒了个半死,也让鹰矢从车顶翻到了车子的前面。要不是他之前一直抓着那根棍子,估计能够直接被甩出十米远。

    “胡闹的游戏到此结束了,乖乖的熄火下车,你该回家睡觉了,女孩!”站在挡风玻璃的前面,看着坐在车里的,那比夏帆也大不了多少的女孩,鹰矢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冷声说。

    “哎呀呀,人家已经说了,你再把人家当成小孩子来看,我可是要生气的哦!”然而,面对着鹰矢那冰冷到让人害怕的语气,那个女孩却只是抬起头来,朝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可不要以为自己已经赢了哦,哈尼,虽然你的确很能干,可盾子殿下我啊,也不是吃素的呢!”

    听到她那张扬的语气,鹰矢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钉住车顶的确是个好主意呢,连盾子殿下我都忍不住要给你点赞呢!可是啊,人家这辆车偏偏是辆跑车呢!”少女的情绪很古怪,上一秒还伸出手指,宛如热血漫的主人公少年般,元气满满的对着鹰矢亮了一下牙,但是紧接着又换了一个表情,对着鹰矢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所以啊,要躲开哦,哈尼!”

    这么说着,少女不由得伸手打开了挡风玻璃上方的两个开关。

    霎时间,整个车顶跟车辆本身顿时分离了开来。被钩索钉住的车顶在一瞬间因为反作用力而飞了起来,吊在了空中。而跑车那边,空转的双轮一落地,顿时与地面摩擦出了一股刺鼻的青烟,然后伴随着一声剧烈的引擎轰鸣,宛如一只粉色的豹子,瞬间朝着它面前的鹰矢扑了过来。

    而早在听到那两声开关声的时候,鹰矢已经觉察到了她要做什么,早就先一步侧滚了开来。

    “哈哈,哈尼,让我们继续这场快乐的追逐游戏吧!等你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伴随着一声娇笑,粉色的少女发出了几声荡漾的笑声,然后一踩油门,消失在了鹰矢的眼前。

    “不,这场闹剧,是时候该落幕了!”然而,看着远去的车子,鹰矢却并没有慌张,只是淡定地从腰带里拿出一个小部件,按下了上面的按钮。

    “滴——滴——滴——”坐在车里的盾子忽然听到了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声音。然而,还没等她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忽然感觉车子一顿,然后像是被什么东西顶了起来,离开了地面。

    “怎么回事?”盾子不由得探出头去,却看到车子的轮胎上被一层灰色的泡状东西所覆盖了起来,并且这泡状的物质还在慢慢的增多,一直多到可以将自己的车子顶离地面!

    “膨化塑胶……”这个时候,黑色的身影已经再度落到了她的眼前,“平时的时候体积可以很小,但是在加热之后,可以膨化变形到很大,并且可以迅速凝固定型,形成高硬度的胶体。”

    鹰矢从来都习惯性的会留一手,这是他多年来的训练给他的启示。

    只有排除了所有意外地可能性,你才能够真正拥有掌控未来的淡定。

    所以,在刚刚从车顶翻落到车前的时候,鹰矢就已经将这两枚小型的塑胶手雷丢到了车轮子的缝隙之中。这样一来就算她能够挣脱钩索的固定,鹰矢也可以让她停下来。

    “啊啊啊,你赖皮,不带这样的!”

    不死心的踩了两下油门,除了听到发动机空转的声音外,车子无法再前进哪怕0.1米,盾子也唯有狠狠地砸了方向盘一下,然后鼓起嘴巴,气呼呼的盯着鹰矢。

    “好了,我说过了,这场闹剧结束了,该回被窝去睡觉了,女孩!”

    鹰矢走到那辆车子的旁边,拉开了主驾驶的大门,冷冷的盯着那个粉红色的女孩。

    “切,到头来还是把人家当成一个小孩子嘛!”盾子此刻就像是一个闹别扭的小女孩,委委屈屈的扁着嘴,解开安全带从车上跳了下来,“你会把人家送去警察局么?”

    这么说着,她不由得双手合十,眨巴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鹰矢。

    “在那之前,你还得告诉我两件事情!”然而,对于盾子的卖萌,鹰矢只是一脸的冷漠看着她。

    “什么什么?是三围么?虽然很害羞,但是如果对象是你的话,人家,人家也不是不可以……”

    盾子害羞的捂了捂脸,抓着自己的粉红的裙摆,有些扭扭捏捏的说。

    “第一,你的车和枪是哪里来的?第二,今天晚上你到底想干些什么?只是为了引我出来?”

    “切!这么没有意思的问题啊,亏本姑娘白白的期待了……”看着油盐不进的鹰矢,盾子不由得轻哼了一声,也不再故作伪装,露出了一副高傲的神色,“我说黑色骑士大人,这么简单的问题就不用问出来了吧?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钱,有什么东西是弄不到的?”

    “……”鹰矢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待的她的下文。

    “至于目的,当然,只是人家想见你啊!”话锋一转,那个高傲的姿态瞬间消失无影,再度变成了那个扭扭捏捏的小女儿姿态,“有哪个女孩子不想要见见救了自己的英雄大人的?”

    “所以,你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看着女孩那不正经的模样,鹰矢忽然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烦躁,“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子很容易造成危险么?无论是给别人,或者是给你自己!”

    “唔,人家、人家也没有办法啊……之前人家找了你这么多次,你一次都没甩过人家,所以、所以人家只能……只能想到这个办法啊!人家为了见你、可是付出了很多的心思呢!可你却……”

    似乎是鹰矢那有些凶恶的语气吓到了,女孩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忽然颤颤巍巍的哭泣了起来。豆大的泪水透过那个假面舞会的面具,顺着她细嫩的脸颊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

    作为米花市最有道德底线的花花公子,鹰矢一向对女孩的眼泪没有什么办法。但是同时,作为米花市的黑色骑士,鹰矢随不会轻易被眼泪打动,却也没有办法忽视别人的眼泪。

    鹰矢深深的叹了口气,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忽然看见她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丝笑容。

    “人家为了见你这么不容易,所~以~啊~今天就好好陪人家玩~一~玩吧!”

    这么说着的同时,鹰矢只觉眼前寒光一闪,身体已经本能的做出了反应,架住了她的手臂。

    这只刚刚还在擦着眼泪的纤手,不知何时已经握着一柄晶亮亮的匕首,顶在了他的眼前。

    “把匕首藏在裙子里,借助刚刚扭扭捏捏的捏裙角的时候收入袖中,然后趁机拿出来……不错的暗杀想法,只可惜动作太过稚嫩,暴露的太明显了!”鹰矢紧紧的架着她的手,冷笑着说。

    “哈哈,那你说我应该藏哪里好?亲爱的,你教教我呗?”

    看到自己这一刺被鹰矢挡下,她不但没有气馁,反而更加的兴奋起来,另一只手也朝着他挥去。

    “小姑娘,身上危险的东西倒是挺多啊……”鹰矢看了她一眼,轻松地扣住了她的另一只手。而这只手里,正拿着一根长长的尖针,直直的对着鹰矢的面门,估计是从胸口的胸针部位取下的。

    “嘿嘿,不是说,越是冷漠的男人,其实越喜欢坏坏的女孩么?”

    这么说着,女孩忽然猛地一记膝撞,就直直的朝着男人最脆弱的部分而去。

    对此,鹰矢只是腰部轻轻向后一挪,就让她这一记膝撞顶在了空处。

    但是他快,那个女孩的反应也不慢。在那一记顶空的瞬间,女孩瞬间收住力道,伸直膝关节,化顶为踩,同时身体猛地向后一仰,用力的一脚蹬在鹰矢的胸口,以被他扣住的双手为支点,完成了一个后空翻,同时趁机将自己的双手脱了出来。

    “身手不错……”看着从自己手中逃离的女孩,鹰矢不由得如是的说。

    “谢谢夸奖!”

    女孩忽然提起裙子,很是优雅的朝着他微微一躬身,然后再度举着匕首冲了过来。然而,这注定只是徒劳。虽然鹰矢说她身手不错,但是只是在一般人的层次里面。对于他,还是太弱了。

    “啊啊啊,不玩了不玩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在女孩宛如梨花暴雨般狂攻了三分钟,却连鹰矢的一丝衣角都没有摸到的之后,女孩将匕首和钢针随手的往地上一扔,直接瘫倒在了地上,并开始撒起泼来。

    “起来。”鹰矢走到了她的身边,冷冷的注视着她。

    “我不要,人家没有动力了,要亲亲才能够起来!”女孩挥舞着双手,就是不肯起来。

    鹰矢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再也没有和她纠缠下去的欲望,转身就准备离去。

    “啊~啊~真是绝情呢,盾子殿下感觉有些受伤了,这次是真的感觉有些受伤了!”

    看着头也不回离去的背影,女孩也不由得从地上爬了起来,喃喃自语的哭泣了起来。

    “盾子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你还不肯理睬我一下,你到底想要让人家怎么样你才肯理我嘛!满腔的热情和心意被人如此强硬的拒绝,那盾子我,也没有颜面再继续活下去了……”

    这么说着,她不由得走到了大桥的边缘,靠在栏杆上,深深的看了那黑色的背影一眼。

    “永别了,哈尼!”

    说完,她便张开了自己的手臂,用力的向后一靠,整个人就这么翻了下去。

    失重、窒息、恐惧,交织成了一张大网,紧紧地把她缠绕起来,一步一步的将她拖向死亡。

    然而,她却笑了。因为,她看到了,宛如影子般跟着她跃下的那个黑色身影。

    鹰矢终究还是跳了下来,在栏杆上用力蹬了一下,终是赶在她落水之前,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同时另一只手取出鹰爪,直直的勾中了大桥边缘的栏杆,止住了两人继续下落的势头。

    “哈哈,我就知道你绝对不会就这么让盾子去死的。”双手紧紧地环住了鹰矢的腰,粉红色的女孩抬起头来,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跟我想的一样呢,明明作为一个打击坏人的英雄,应该除恶务尽才对。但是当坏人们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你却反而会豁出生命去救他!果然很矛盾,却又那么的有意思呢!是什么事情造就了你这么矛盾的性格,亲爱的?”

    “……”然而回答她的,只有那跟黑色皮甲一般冰冷的眼神。

    “呵,也罢,恋爱总是要循序渐进的嘛,我相信我会慢慢的了解你的。”女孩忽然娇笑一声,然后伸出手来,捧住了他的脸,“不过呢,作为今晚救了我的答谢,给你一个小小的奖励!”

    这么说着,女孩忽然伸手抱住了鹰矢的脖子,然后热情的吻上了他的嘴唇。

    鹰矢不由得猛地瞪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这个女孩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外加上他的双手没有办法自由活动,又贴的这么近,竟是一时来不及躲避,被她偷袭了个正着。

    女孩的嘴唇薄薄的,甜甜的,软软的,让人有一种情不自禁想要永远这么和她拥吻下去的冲动。如果换个场景,换身衣服,花花公子鹰矢很可能会直接沉迷其中。但是,黑色骑士并不会。

    在利用鹰爪将两人拉上来之后,鹰矢便径直的将她推了开来,冷冷的注视着她。

    “怎么样,这个KISS香甜么?顺便说一句,这可是盾子SAMA的初吻哦!”

    似乎还在回味刚刚的感觉,少女轻轻地舔了一下嘴唇,露出了一丝娇笑。

    “哼,你不要以为……嗯?”

    就在鹰矢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丝晕眩感忽然涌了上来,让他不由得抓住了一边的栏杆。

    “啊,差点忘了,女孩子的KISS虽然香甜,但是,可能会有~毒~哦~”

    少女伸出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轻轻地划了一下,露出了一丝大大的微笑。

    然而鹰矢只是冷冷的看着她,身体却止不住颤抖,扶着栏杆,单膝跪倒了下来。

    “那么,Goodbye Honey,今晚过的很开心,期待下一次的约会!”

    宛如偷吃了棒棒糖的孩子,少女这么蹦蹦跳跳的砸烂了一辆车的玻璃,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朝着已经跪倒在地上,眼神有些模糊的鹰矢挥了挥手,然后发动了汽车,消失在了夜色里。

    只留下环绕在他耳边的,那银铃般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