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九十三话、奇怪的寻亲事件(上)

正文 第九十三话、奇怪的寻亲事件(上)

 热门推荐:
“现在八名选手齐头并进,不相上下,但是我们都知道,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好的,随着比赛过半,各位选手的差距还是逐渐的拉开了!”

    早八点。毛利侦探事务所。

    办公桌上杂乱的堆放着一些资料和啤酒,电视机里正播着毛利平时喜欢看的赛马节目。本该是悠闲的一个休息日,但是毛利却并没有如往日一般翘着二郎腿躺在椅子上享受人生。

    原因无他,因为他昨天接了一个工作,而那个工作的对象,此刻正给他打着电话。

    “哈,是的,已经有点眉目了……”

    “恩,再给我一些时间,我肯定可以……”

    “好的,一有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的!”

    当毛利果断电话的时候,不由长长的舒了口气,他真的是太不会应付哭泣的女孩子了。

    “是雅美小姐打来的么?”正在收拾着事务所的小兰不由得问。

    “是啊,她还真是性急啊,明明我昨天还只是出去找了一个下午,今天就打电话过来了……”

    毛利不由得挠了挠那因为烦躁而已经被揉的有些杂乱的头发,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

    “毕竟这是她唯一的亲人了,怎么的也会着急的吧?”

    似乎是想起了昨天在事务所里那声泪俱下的情景,善良的小兰也不由得感到一阵揪心。

    “唉,可是根据昨天在出租车公司调查到的情报显示,她的爸爸好像是个相当难相处的人啊,基本也不和同事们提起自己的事情,所以他们也不太清楚他究竟为什么突然辞职,又去了哪里。”

    看着那一叠堆满了桌面的资料和笔记,毛利不由得有些苦恼的皱起了眉头。

    【唉,果然找人这种事情比起破案要来的麻烦的多啊……】

    正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报纸的柯南不由得摇了摇头,然后把视线转向了一旁的电视。

    “好的,现在差距越拉越大,豪快帝王以明显的差距拉开了对手,遥遥领先!”

    “恩?”电视里忽然传来的一句话,让柯南不由得微微挑了挑眉毛。

    豪快帝王?总觉得好像最近在哪里听过啊……咦,昨天雅美小姐是不是说过类似的话?

    “照片上的这只是我爸爸养的猫,叫做快。其他的,还有,帝、豪、王这三只猫!”

    快……帝……豪……王……重新排列一下,不就是豪快帝王么?

    这么想着,柯南不由得跳到椅子上,拿起笔在纸上卸下了这几个假名,然后跟着电视里赛马节目上的那几个汉字对照了一下,不由得咧开嘴,发出了一声傻笑。

    应该不会这么狗血吧?毕竟,刚说没有线索,突然就来个神助攻,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啊……

    在写完这几个字之后,连柯南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的放下了笔。

    “恩?”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小兰却突然看到了柯南写下的那行假名,然后跟电视里出现的字幕的对照了一下,顿时兴奋的叫了起来,“对啊,没错的,一定是这个样子的!”

    “哈?”一旁的毛利不由得扭过了头,疑惑的看向了突然兴奋的女儿。

    “广田先生一定很喜欢赌马,所以才把自己的猫以马的名字来命名了!”这么说着,小兰不由得幸福的拿着那张纸跑到了毛利的面前,“呐,爸爸,去赛马场的话,一定可以找到他的!”

    “哼,哪有这么容易啊?”毛利和柯南都禁不住嗤笑了一声。

    “恩?”小兰不由得眉头一挑,然后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发出了咔咔的声音。

    “恩恩,你说的很对,走!我们现在就去赛马场!”

    =======================================================================

    当鹰矢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又看到了自家那熟悉的天花板。

    这算什么?在副本里倒下了然后被传送回了刷新点?

    好吧,不口胡了,只是总感觉,最近这样的次数是不是有点多了?

    “你醒了?我刚想上来看看你。”

    当鹰矢从床上爬起,打开房门出去的时候,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最近见到你的次数还真是多呢,”鹰矢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成实……”

    “什么话,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么?”听到他的话,那人不由得鼓着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没错,来的人正是从月影岛被他拐来的家庭医生,浅井成实。

    不过,她脸上的不满只是仅仅维持了一秒,便忍不住“扑哧”的笑出声来。

    “说实话,我也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以在点着烛光的晚宴,对着一个衣冠齐楚的绅士,而不是每次都是对着一个昏迷不醒,遍体鳞伤的紧身衣怪杰呢……”

    笑了一下之后,成实也终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略微嗔怪的斜了他一眼。

    “我记得当初还在月影岛的时候就应该和你说过,你如果想要当我的家庭医生,就势必要习惯这种事态……”鹰矢耸了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况且,这次我也没有受伤啊。”

    “是,你是没有受伤,只是中了连大象喝下都能会掉下的麻药!”说到这里,成实不由得更加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阴阳怪气的开口,“怎么样,小女孩的嘴唇甜么?”

    恩,看样子,估计是昨天德叔把昨天在主电脑监视器上看到的事情全部对她说了……

    “咳咳……”听到成实的话,鹰矢不由得咳嗽了两声,“那个啥,现在的小姑娘真是危险啊,不仅出门携刀带枪的,居然还在嘴上涂毒,真的是……喂喂,干嘛这么看我,我也是被迫的好么?”

    “好了,不跟你贫了,你醒了就好了,德叔说如果你醒了让我转告你,你要找的人找到了。”

    看着鹰矢那一脸囧囧无奈的表情,成实也收起了那份故作的嗔怒姿态,认真的说。

    “是吗?我知道了。”鹰矢点了点头,“谢了成实。”

    “说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先回去上班了,刚好今天我的学妹忌村要过来呢。”

    这么说着,成实不由得向着鹰矢摆了摆手,然后转身离去了。

    有了一个家庭医生之后就是好,至少,德叔的工作量就减轻了不少……

    看着成实离去的身影,鹰矢微微一笑,然后走到了书房的书架前,拉出了名为“佐罗”的书。

    “刷拉!”霎时间,伴随着一阵机括声,书架朝着两边裂了开来,露出了背后的秘密电梯。

    “哦,少爷,我很高兴您终于从睡王子的状态之中醒过来了……”

    当鹰矢通过电梯来到鹰巢里的时候,德叔正在主电脑前面为鹰矢整理着资料。

    “人找到了?”鹰矢也没有废话,直奔主题。

    “嗯哼,看样子那位广田先生还真是一位喜好赌马的人啊……在劫案之后,这位广田先生变换了住址,所以具体住的地方一下子并没能确定下来,但是这几个月以来,鹰眼系统却几乎每个星期都能够在赛马场的出入口的摄像头里,拍到他的身影!当然,包括昨天也是。”

    这么说着,德叔不由得将电脑上显示的那张照片放大了开来,显示在了鹰矢的眼前。

    “赛马场……”看着照片上正拿着一张号码票准备入场的广田健三,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心还真是够大的,在抢了银行之后,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种公共场合里……”

    “少爷您估计是不太了解那些爱好赌马的人,只要马场还在跑,别说是刮风下雨,就算是天上下铁,他们也能够风雨无阻的前往……”德叔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丝理所当然的神色。

    “看样子,今天还有必要去赛马场调查一下……”鹰矢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忽然想起了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对了德叔,我昨天晚上让你帮我监视的三丁目那片仓库区周遭的摄像头怎么样?后来有没有什么车辆来回,又或者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鹰矢可没有因为那一个吻就把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尤其是这个让他足足等候了五年的目标。

    “这个嘛,试试上,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说到这里,德叔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露出了一副十分无奈的神色,“那片区域在少爷您离开后不久,就停电了。当然,所有的鹰眼摄像头,也失去了电力,陷入了黑暗之中。所以,老朽根本没有办法知晓发生了什么。”

    “停电?这么巧?”听到德叔的话,鹰矢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而且这么大范围的停电,电力系统不可能没有发出通告的,具体原因是什么?”

    “根据电力公司事后给出的解释称,说是因为中转站电容过载,线路烧毁了。不过,老朽却觉得有点奇怪。”德叔十分流畅的回答了出来,看样子,他事前也经过一番调查。

    “是啊,现在并不是什么用电高峰期,而且仓库区的电压一向稳定,变化幅度不会太大。”

    鹰矢不由得托着下巴,陷入了一阵深思。如果真的是偶然,那也罢了,但如果不是……

    他现在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推测,因为如果这次的停电是人为的,他的目的在哪里呢?很有可能,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那群谨慎的乌鸦不知道在哪里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踪迹,也可能发现了自己有通过摄像头进行监视的能力。所以,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行踪,才故意弄停了整片区域的电。

    这个推测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那片仓库区确实有古怪,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是那一片区域里肯定隐藏着什么,跟黑衣组织有关的东西。第二,自己这次贸然的行动很可能已经把自己暴露,那片区域里肯定也有他们的类似于监视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如果自己再贸然前往的话,很有可能会有危险。想到这里,鹰矢之前因为黑衣组织的出现而有些上脑的热血和怒火也不由得渐渐平息了下来,理智也慢慢回到了他的大脑。

    黑衣组织绝对不是自己一天两天可以撬的动的,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以免打草惊蛇。反正都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不外乎再多等这么一会儿……

    “少爷,是什么让您如此的在意?那片区域里究竟有什么?”德叔不由得疑惑的说。说实在的,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鹰矢如此心事重重的模样,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

    “没什么……”然而鹰矢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便不再言语。

    既然他们搞出这么大范围的停电,那多半已经借助这点离开了。而一旦离开,估摸着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了。所以鹰矢也觉得没有必要再告诉德叔,免得他又瞎担心。

    “是嘛……”德叔定定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似乎是有些不想说,也便没有再勉强。

    “德叔,把这些照片和资料上传到我的PDA上来,我要去赛马场一趟。”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PDA,抓起挂在一边衣架上的外套便向外走去。

    “您这是要去蹲点么?老朽并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德叔看着正要出门的鹰矢,如是的说。

    “并不仅仅是去无脑蹲点,作为马场的熟客,广田健三肯定会有自己关注的马匹。只要调查一下用他的社会保险码购买的票据记录,就能够得知他最关注的是那匹马的比赛。那么,当轮到这几匹马跑的时候,他肯定会出现在现场。这可是你说的,赌马人下铁都风雨无阻……”

    “原来如此,看来少爷您早就想好对策了,倒是老朽显得多事了。”听完鹰矢的解释,老管家也不由得反应过来,“啊,对了少爷,在您出门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告知您一下。”

    “还有什么事情?”鹰矢不由得疑惑的回过头。

    “准确的说,是君惠小姐想要传达给您的,夏帆小姐约您昨天晚上七点在星愿咖啡厅见面。”

    “哈?我没听错吧,昨天晚上七点?不是今晚七点么?”

    鹰矢一脸懵逼的看向了德叔,在看到对方确认无误的点了点头之后,他懵逼的更加彻底了。

    “什么鬼!昨天晚上的约定你今天在跟我说?”

    “少爷,您倒是给老朽传达的时间啊,昨天老朽在接君惠小姐回到这里的时候,您已经穿着制服出门了!”德叔很是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况且,后来老朽开车将您接回来的时候,已经是那种情况了,就算是说给您听,您也听不见。再加上,时间也早已经过了……”

    “我真是……”鹰矢此刻真是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么想着,他不由得掏出了裤兜里的手机,打开翻盖,果然看见了那触目惊心的红色——多达十数个的未接电话,以及一连串的短信……还没打开察看,那强烈的怨念就让鹰矢从头冷到了脚。

    “少爷,夏帆小姐那边您准备怎么办?”看着鹰矢额头上炸出的冷汗,德叔不由得补了一刀。

    “唉……”鹰矢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很久,终究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又一次违背了他和夏帆的约定,在夏帆想要找他的时候,他没有出现在她的身边。

    这一次,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借口再可以给他找了……唔,头有点疼……

    “算了,跟她解释起来估计要费上很多时间,下次再说吧,目前还是找到广田健三比较重要。毕竟,这是目前仅留下的一条线索了,怎么也不能再让他断了……”

    想了很久,鹰矢终究还是没能按下那个回拨键,而是慢慢地合上了手机的屏幕。

    反而横竖都已经要死了,倒不如先把眼前的事情搞定,再慢慢地给她赔罪……到时候是搓衣板还是遥控器,随便她选择,自己男子汉大丈夫,一膝跪下就是了……

    这么想着,鹰矢便不再犹豫,将手机放回了兜里,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

    “钱呢?”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充满着令人胆寒的恶意的声音。

    “钱在我这,但是你们答应我的条件呢?我妹妹她在哪里?”

    带着眼镜的女人解开了伪装起来的麻花辫,用同样冰冷的声线对着电话的那头说。

    “钱到手之后,你自然就能够见到她了。”

    “哼,希望你们说话算话!”

    这么说着,女人不由得挂断了电话,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志保……姐姐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躺在床上的女人不由得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