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九十五话、消息

正文 第九十五话、消息

 热门推荐:
    是夜。晚十点。

    时近深夜,这个祥和的住宅区寂静一片。

    公寓屋顶,猫儿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趴在地上,美美的睡上一觉。

    然而,突然传来的玻璃碎裂声,宛如一声惊雷般炸响,惊得小猫尖叫一声,迅速的逃窜了开来。

    “砰!”

    不只是屋顶上,公寓的房间里,四只小黑猫此刻也在不停地逃窜着。

    而它们的主人,此刻正被一个粗壮的男人拎在手里,狠狠地摔向了一旁的茶几。

    又一声清脆的声音,玻璃茶几走完了它的一生,化作了满地的渣子,还染上了些许嫣红。

    “呜,我、我错了……饶我一次啊——”

    镶嵌在玻璃茶几的金属框架中,广田健三宛如一只被夹在捕鼠夹上的老鼠,仓皇而又无助的颤抖着,求饶着。但是话还没有说完,那个粗壮的男人已经再度抬起脚,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胸口上。

    “现在知道求饶了?当时卷着钱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啊?”

    粗壮的男人脸上带着一丝狰狞的微笑,狠狠地的一脚踏在他的胸口之上。

    这一脚大概是广田健三生命之中所没有承受过的重量,直踩得他两眼泛白,口角流涎,甚至连痛呼出声都做不到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了那个力气。

    “够了,潮崎,你再这么踩下去他就要死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那个戴着眼镜的女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不由得拉住了他,“在那之前,我们总得问出钱在哪里!”

    “哼!”被称作潮崎的高大的男人听到女人的话,不由得轻哼了一声,还是将脚从广田健三的身体上拿了开来,然后伸手抓住了广田健三的衣领,用力的将他从茶几里提了上来。

    “啊——”随着潮崎那粗暴的提拉动作,茶几那碎裂的玻璃边缘在广田健三的胳膊上划出了一道锋利的口子,让本已经临近昏厥的广田健三不由得再度痛醒了过来,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说!钱在哪儿!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你!”潮崎双手掐着广田的脖子,野蛮的将他举过了头顶,任他的双脚不停地扑腾挣扎,那双手就像是精钢铸成的一般,纹丝不动。

    “呜……饶、饶了我……钱……钱在……”

    虽然理智告诉广田健三,一旦他把藏钱的地方告诉他们,他肯定也逃不过一死。但是如今,在那种强烈的窒息感和濒死感的逼迫下,广田健三已经没有剩下多少可以冷静思考的理智了。如今他只想要重新呼吸到那新鲜的空气,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然而,就在他快要将藏着钱的地方说出口的那一刻,伴随着一声脆响,玻璃窗忽然碎裂了开来。

    “什么——”

    房间里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尤其是正集中着精神想要弄死广田的潮崎,就在他想要转过头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忽然感觉脸颊部传来一阵熟悉的剧痛,一股巨大的力道让他情不自禁的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到了一边的墙上。

    而那一瞬间的剧痛也让他紧箍住广田脖子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松了开来,广田终于得以从他的铁掌中挣脱,重重的跌落在地,发出了一声听起来就很痛的闷响。

    不过,此刻再大的疼痛,恐怕也抵不过死里逃生的喜悦吧?广田健三贪婪的大口呼吸着。

    “是你?!”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女人此刻终于看清了那道一脚将潮崎踹飞出去的黑色身影。

    一如那天晚上所见的那般冷酷,生硬的身影。

    “广田健三,潮崎明,宫野明美……”

    黑色的身影慢慢站直了身子,环视着眼前的三人,微微眯起了眼睛。

    “是时候,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

    三小时前。鹰巢。

    “这三个人就是强盗团伙么?”

    看着主电脑的屏幕上显示的那三张照片,正在替鹰矢倒茶的德叔不由得如是的问。

    “啊,这是唯一能将所有的线索连贯的串联的答案。”

    鹰矢端起红茶喝了一口,然后点了点鼠标,切换出了代表联系的红线,开始画了起来。

    “广田健三,43岁,前米花出租车公司的员工司机,拥有无比老道的驾驶技术,在案发前的一段时间曾被人发现载着几个大箱子,空车在米花一号路等几条交通要道上狂飙过。当时他说是为了消减压了,但是事实上,应该是做着逃跑路线的预演,确定自己不会失手。”

    这么说着,鹰矢将那张广田健三被监控拍到的空车狂飙的照片和的他头像连了起来。

    “而他在案发之后就立马辞去了自己的工作,甚至连住址都换了,很明显是在躲避些什么。外加上他在废车场出现的证据,还有今天得到的情报,全都验证了这一点。”

    “所以,他就是三个劫匪之中的那个小个子,也就是负责开车的司机。”

    鹰矢在他的头像上写上了司机两个字,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另一边,一个长相凶恶的男人身上。

    “潮崎明,39岁,身高193厘米,加德尔废车场员工,拥有暴力倾向和些许的社会背景,”这是鹰矢之前让德叔调查废车场的员工时所得到的照片资料,鹰矢不由得把他的头像和报纸上那个高大的面罩男连在了一起,“所以,他想要搞到一辆废车和一块套牌车牌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他应该是三个劫匪中的大个子,后勤准备兼打手。”

    这么说着,鹰矢在他的头像上写下了打手两个字,然后将目光转向了最后一张照片。

    “最后,就是这位宫野明美小姐了吧?如果老朽记得没错,她应该是米花银行的职员才对。”

    毕竟曾根据鹰矢的想法去查过米花银行的人事档案,德叔对照片上的这个女人还是有印象的。

    “啊,正因为她是米花银行的职员,所以才能够对银行金库内部的构造了若指掌,也清楚他们警卫的弱点和交班间隙,才能够如此顺利的实施整个抢劫的计划。可以说,没有她的参与,这次的抢劫行动就不可能会成功。所以,这位宫野明美小姐应该才是这次行动的真正策划者!”

    但是说到这里,鹰矢却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虽然根据目前的线索,确实只能够做出这样的推论,但是还有一些地方令人感到费解,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比如说,枪械的来源……

    要知道,雷明登M870可不像是之前出现在小混混们手中的USP手枪一样是这么好走私进来的东西,没有一定特殊的渠道是根本不可能的。而在将冈本义男抓进去之后,米花警视厅就曾经对米花市的黑枪进行过比较彻底的扫荡和整治。虽不敢说是连根拔起,但是至少目前一段时间内大概是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再做枪械的走私生意了……

    然而,即便如此,那个叫潮崎明的男人那天晚上却依然拿出了雷明登,甚至还打爆了他的车。无论她是通过何种渠道拿到的这把枪,至少对于鹰矢来说都不会是一个好消息……

    还有一点,就是宫野明美的动机是什么?

    鹰矢之前也看过她的资料,实在是干净的过分,不仅没有经济上的困难,也没有任何的不良记录,如果不是今天亲眼鹰矢亲眼见到了她,可能一下子还真的没有办法怀疑到她的头上来。

    到底她为什么非要铤而走险,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鹰矢不由得想起了那天晚上她说过的,那句意义不明的话语。

    【对不起,这并非我愿……但是,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究竟是什么?难不成,她的背后,还有着什么更深层次的黑暗存在么?

    所以,抱着这样的想法,鹰矢在穿上黑色骑士的装束之后,并没有急着破门而入实施抓捕,而是躲在不远处,通过望远镜耐心的观察着他们之间的冲突。

    鹰矢是想要确认一下,究竟还有没有第四个人,有没有一个真正的幕后黑手。

    反正正门那边自己也一直在监视着,通过之前放在那边的墨镜,也不怕他们逃跑。

    然而,这场冲突却比鹰矢想的似乎还要激烈一些,为了不闹出人命,鹰矢才不得不提前现身。

    “广田健三,潮崎明,宫野明美……”一脚踹飞潮崎,确认了广田还没断气之后,鹰矢回转目光,看向了宫野明美,冷冷的说,“是时候该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不……不要是现在……不要……”

    看到鹰矢那闪烁着慑人的寒光的双眸,宫野明美本能的后退了一步,不由自主的说。

    听到宫野明美的话,本就有所怀疑的鹰矢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正准备走近追问些什么的时候,却被旁边突然传来的一声怒吼打断了脚步。

    “混蛋!居然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脸部遭受了鹰矢一脚的潮崎明像是被踹掉了几颗牙一般,口齿都变得有些不清了,不由得挣扎着爬了起来,愤怒的挥舞着拳头就这么冲了上来。

    如果换做平时冷静的时刻,再换做一个同样拥有格斗技巧的人来,这样壮硕的体格或许还能给鹰矢造成一定的困扰,但是现在这么耿直的冲上来,简直就是给鹰矢送菜的……

    鹰矢向后退了一小步,很轻松的便躲过了潮崎明那耿直的一拳,然后左手抓住了他的前臂,右拳由下至上,猛地击打在了他的肘部,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关节脱臼声。

    “啊——呃!”

    然而,还没有等潮崎明来的及痛呼出声,鹰矢已经收回右拳,同时左手猛力向前一拉,右手变拳为肘,狠狠地一记里门顶肘,撞在了潮崎明胸骨之下,腹部最脆弱的地方,硬生生的将他的那一声哀嚎给顶回了肚中,直憋的他脸色发青。

    不过,潮崎明的噩梦依然还没有结束,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将这一口闷气吐出,便忽然感觉衣领一紧,随后脚下一空,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鹰矢一个大风车,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伴随着后脑和后背的一阵剧痛,潮崎明不由得瞪大了双眼,那一声痛呼堵在喉咙,一口气没能够喘上来,竟是就这么直挺挺的晕了过去,也不知道是被摔的还是被憋的。

    既然他晕的这么干脆,鹰矢也不墨迹,直接从腰带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手铐,将他铐了起来。

    “呜……”看着差点杀了自己的潮崎明被三两下的放倒,广田健三差点没有吓得尿裤子。本来还想站起来跑两下的,但是看着鹰矢那冰冷的眼神朝着他扫来的瞬间,竟是吓晕了过去……倒是让鹰矢好一阵无语,就这点胆子,谁借给他的勇气去抢银行的?

    “所以……你还要继续反抗么?”

    看着广田健三也晕过去,鹰矢不由得将视线转向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不停地后退,随时准备逃跑的宫野明美的身上。这个女人很聪明,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慢慢试图将自己淡出他的视野,想要趁着鹰矢与潮崎明纠缠的时候开门逃脱。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潮崎和广田居然会这么的不中用,连三十秒都没有撑过去罢了……

    “我……”

    宫野明美此刻的内心十分的挣扎。

    尽管她的手已经按在门把之上,只需要不到一秒的时间,只需要用力一拧,就能够离开这个地方。但是,她也明白,即使逃出了这个房间,也逃不出眼前这个男人的手掌心……

    可是,她又绝对不能够在这里被抓!她还有没有完成的事情!

    “叮咚!”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那突然起来的声音,不由得让明美浑身一颤。她不由得抬起头来,朝着那边的鹰矢看去。然而,鹰矢却并没有如她预料的那般遮掩或者躲藏,就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她,似乎是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叮咚!叮咚!”

    宫野明美犹豫了一会儿,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直到门铃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才惊醒过来。

    她深深的看了那边的鹰矢一眼,然后吸了口气,转身打开了房门,开出了一条门缝。

    “啊,是房东婆婆啊,有事么?”

    宫野明美打开门,眼前站着的赫然是白天刚刚见到过的这栋公寓的房东。

    “恩?啊,你好像是广田的闺女是吧?老身是听到楼上又是打碎玻璃的声音又是咚咚响的,有些不放心,所以就上来看看……没事吧?”房东婆婆这么说着,还朝里看了一眼。

    “啊,没事没事,只是刚刚突然跑出来一只老鼠,我爸爸的那四只猫就到处乱跑的去抓它,结果打碎了几个杯子而已……吵到您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宫野明美十分歉意的鞠了个躬,用身躯挡住了房东婆婆的视线,不让她看到里面的情景。

    “有老鼠?是嘛,抓住了么?”房东婆婆略显疑惑的问了一声。

    “恩,已经抓住了,让您费心了,实在不好意思!”宫野明美陪着笑说。

    “是嘛,那就好,老身就不打扰了,你们父女也早点休息吧……”

    这么说着,房东婆婆便转过身,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了。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嘟囔着。

    “老身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几乎没有见过老鼠……肯定是广田这个单身汉乱丢便当盒的……唉,希望这个小女娃来了之后也帮他打点打点……”

    看着毫无疑心的离去的房东婆婆,宫野明美不由得深深的松了口气,然后轻轻关上了房门。

    “看样子,你已经做出决定了?”

    当房门合上的那一刻,宫野明美靠在门板上,听着身后传来的冷漠声线,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可以再给我一点时间么……我需要那笔钱做一件事情!”

    宫野明美转过身来,深深的看了那边黑色生硬的身影一眼,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诉说着。

    “明天!只要过了明晚,你想要让我怎么样都可以!无论是让我自首,还是……”

    “你觉得我有什么样的理由去相信一个抢劫犯拿着钱不是为了逃跑呢?”

    然而回答她的,依然是那沙哑而又冷漠的声线,言语之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我知道我这么说很没有说服力,但是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宫野明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凄然的微笑,“黑色骑士先生,我不会跑的,你就是现在将我铐起来也好,把我关起来也好,我只求求你,给我一天的时间,明天晚上让我去码头见一个人!在那之后,你想怎么对我都行!”

    这么说着,宫野明美不由得走到了鹰矢的跟前,毫无抵抗的朝着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我说过,如果你想说服我,就必须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来,你要干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看着像是放弃了抵抗,双眸都开始有些失去神采的宫野明美,鹰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冷声说。

    “我想要拯救我的妹妹……”宫野明美的脸上带着凄然的微笑,“我想要把我的妹妹,从那个恐怖的组织里面拯救出来!他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拿到这笔钱,就放我和妹妹自由……”

    “那个组织?”听到宫野明美的话,鹰矢的瞳孔不由得本能的缩了一下,“什么样的组织?”

    “我不知道,组织从来没有提过具体的名字,大家也都只是用‘组织’来指代。”宫野明美摇了摇头,“我只能说,组织的势力超乎想象的庞大,几乎世界上各行各业的人都有组织的人存在……他们习惯穿着一身黑色,就像是乌鸦一样——啊!”

    宫野明美还没说完,忽然感觉自己的双肩被一双强而有力的双手给扣住了!扣得是那样的用力,宛如被猎鹰的爪子抓住了一般,疼的让宫野明美不自主的叫了出来。

    “你真的是那个组织的人?”鹰矢死死的盯着她的双眼,“看着我的眼睛,老实的回答我!”

    “我……我是……”似乎是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可怕凶恶的气息,被那双眼睛直视着,宫野明美竟是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只不过,我只是最外层的成员而已……”

    “是嘛……”鹰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放开了她的双肩,“要和你交易的男人,是不是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带着一定黑色的圆帽,然后开着一辆保时捷356A?”

    “你、你怎么知道?”宫野明美不由得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他就是答应跟我交易,放我和我妹妹自由的那个人……组织代号:琴酒!”

    “琴酒……是么?”鹰矢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无怪乎,之前那辆356A会出现在米花市里……原来如此……

    “宫野明美小姐,请把你明天交易的地点、时间,以及其他所有的一切琐碎事情都清楚的和我说一遍!记住,是所有!我不希望有任何的遗漏!”鹰矢盯着宫野明美的眼睛,一字一句十分用力的说。虽然语句里说的是“请”,但是事实上,这可以算得上是命令。

    “你……你想做什么?”宫野明美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想看看,究竟是乌鸦的喙尖锐,还是猎鹰的爪子更加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