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九十六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

正文 第九十六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

 热门推荐:
    次日。夜。米花市三丁目码头区。

    夜色降临,忙碌的码头区也披上了一层暗纱,陷入了安眠。

    而就在这寂静之中,却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高跟鞋的鞋跟踩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声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码头里,显得分外的突兀。

    “咯噔!”脚步声忽然停住,站在码头的大门前,宫野明美不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就像是被黑暗吞没了一般,昏暗的码头内部没有一丝明火,只有大门的两边各自亮着一盏昏暗的街灯,忽明忽暗,像是在做着垂死挣扎的灵魂,警告着途径至此的生人快些离开,又像是两只充满恶意的双眼,在注视着自己的猎物,只等她走近一点,便将她一口吞下……

    宫野明美吸了口气,平复了下那仿佛自脚底板开始上涌的毛骨悚然的感觉,再一次迈开了脚步。

    无论如何,她都有必须要完成的事情,她辛辛苦苦付出了一切,不就是为了今天么?

    于是,她毅然决然的踏进了这座约定的码头,踏进了这个命运的转折之地。

    夜空下,一只黑鹰不知从何处飞来,栖落在电线杆的顶端。

    看着孤身步入黑暗的女人,黑鹰仰头清鸣了几声,然后张开翅膀,消失在了黑暗的夜色之中……

    =======================================================================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夏帆摁掉了电话,然后略显烦躁的将手机随手丢到了床上。

    “啪!”

    天蓝色的手机在床上翻了两个滚,终于顺着另一边的床沿跌落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一声。

    听到这声声响,夏帆不由得本能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要去床底下看看拿手机有没有摔坏。但是下一秒,她便回过神来,重新坐回了椅子上,轻哼了一声。

    自己干嘛这么在意啊?不就是一个手机么?就算摔坏了,再买一个不就得了么?

    外加上,这手机正是如今让她恼火不已的某人送的,如今也不过是帮它的主人承受了一点的怒火,应该算是物尽其用才是,自己干嘛还要去担心会不会摔坏的问题啊……

    想到某人,夏帆就又是一阵肝火大动,甚至于连久违的头痛都又开始出现了。

    不过,也不由得夏帆如此生气,因为某人不仅在前天晚上毫无理由的再度放了她一次鸽子,让她白白从晚上七点等到九点不说,还居然一个电话都不接,彻底玩起了失踪!慌得夏帆还以为这货在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比如车祸之类的,这才没有办法给她回复,让她担心的坐立不安,最后带着小樱直直的坐车杀到了羽柴庄园,这才看到了躺在床上,还处于昏睡状态的他。嗯,还有站在他身边,正在对他进行着看护的漂亮的医生姐姐……

    天地良心,当时的夏帆真的是被这场景吓到了,还以为他突然得了什么重病,所以才昏迷不醒呢!再加上医生姐姐和德叔那支支吾吾的模样,更是让她担忧不已,就差掏出手机打急救热线了。

    然而下一秒,夏帆就会觉得前一秒还为他担心的自己真的是个傻瓜。

    原来这货只是单纯的只是单纯的嫌学校食堂的饭菜太难吃而没吃午饭,结果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还不知道节制,为了在女生面前表现,打篮球的打的太嗨,结果低血糖晕过去了而已……

    唉,真是标准的小说中富家少爷的剧本,嘴刁体又虚,想要强行装逼,最后还给玩脱了。

    从德叔和医生姐姐的口中听到这丢人的“真相”,夏帆的心瞬间便放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嫌弃。然后紧接着,被焦虑压抑了许久怒火更是蹭蹭蹭的涌了上来!

    这个混球,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也就算了,自己明明约了他晚上见面的,他却把自己玩的嗨晕了过去,摆明了一点都没有把约定给放在心上嘛!

    一想到近两个小时的苦等和担忧,夏帆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在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就带着眼中有着些许怀疑的神色的小樱愤愤的离开了羽柴庄园。

    然后,本以为这两天里,想起自己做了什么的那家伙一定又会跟往日一样,腆着个脸来祈求自己原谅的,结果,这两天里不仅没有电话打过来一个,甚至连解释短信都没有发一条!就仿佛像是无声的在对她进行嘲讽“我就是放你鸽子了!怎么着吧!”之类的话语一样……

    夏帆感觉自己简直要出离愤怒了,于是在憋了两天之后,主动抄起手机给他打了过去。

    然后……对方手机关机……

    就这好像是很用力一拳最后打在了棉花上一般,夏帆郁闷的简直快要吐血了。

    你还有理了不成?夏帆暗下决心,只要他不好好跟自己道歉!自己就从现在开始再也不理他了!

    “叮铃铃!”

    然而,这样的想法才刚刚闪过,那串熟悉的铃声却仿佛洞悉她想法般的响了起来。

    难道那个家伙的手机终于充上电了?现在才打过来,哼,晚了,先晾他一会儿再说……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待手机想过三声之后,夏帆这才轻哼了一声,心满意足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到床下找手机。

    “哎呀,怎么到这里里面去了……唔,床怎么这么宽啊,手够不着,看来得爬进去了……”

    因为这种公主床通常都是又宽又大,底下的空间还是比较狭窄的那种,一般人还可能真的爬不进去。每当到这种时候,夏帆才会体会到,富道人家也有富道人家的痛苦啊……

    嗯,还有,平板身材也有平板身材的好处……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三十几秒之后,夏帆终于从自己的床底下掏出了那个还在不停响着的手机。

    看着一直坚持不懈的在闪烁着的来电提示,夏帆的心情稍微的好了一些。

    哼,看在你这次这么有毅力还没有挂掉的份上,就先暂时听听你的道歉好了……

    至于原不原谅,嗯,看心情再说……

    这么想着,夏帆不由得翻开了手机的遮盖,放在了耳边,用极其冷漠的声音“喂”了一声。

    “啊,夏帆,你搞什么啊,怎么这么久才接啊?”

    然而,电话那头传来的,却不是预想中那个猥琐的声音,而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诶?”夏帆愣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诶?’是什么反应啊喂……你不会是做作业做糊涂了吧?”

    听到夏帆那略显蒙圈的声音,电话那头的女孩子不由得一阵无语。

    “没什么,我还以为是别人打过来的……”

    得知不是那个家伙打来的之后,夏帆的嘴便不自主的撅了起来,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哟,语气瞬间变得这么冷淡啊……该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在等他求原谅吧?哈哈!”

    感觉到夏帆那对比强烈的语气变化,电话那头的女孩子不由得娇笑一声。

    “才不是呢!”夏帆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小声嘟囔了一句,“虽然,也差不多就是了……”

    “诶?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电话那头不由得传来无比惊讶的声音,“哇,夏帆你什么时候偷偷交的男朋友啊?都不告诉我一声,真的是太不够朋友了!”

    “哎呀都跟你说了不是了……”夏帆捂着额头,她感觉自己的头痛又有加重的趋势了,她忘了自己这个在钢琴班上认识的朋友耳朵实在是过人的灵敏,“别说这个了,找我有事么,小枫?”

    “啊,你作业做完了么?我在一丁目这边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甜品店,要一起来么?”

    “现在么?”夏帆转头看了一眼挂在房间里的时钟,又看了看还摊在桌面上的作业。

    时间是还早,作业也基本已经做完了,反正现在估计父母也还没有回来,出去倒是没什么问题。外加上这两天被某人弄得心情很不好,出去吃个甜品转换一下心情也好……

    “好吧!等着我!”

    ======================================================================

    “咯噔!”

    高跟鞋的声音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嘴一般,没有了后续。

    宫野明美停住了脚步。原因无他,因为那个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那个宛如恶魔一般的人。

    “辛苦了,广田雅美……或者,我该叫你宫野明美吧?”

    男人带着黑色的圆帽,叼着一根香烟,带着一丝令人全身发冷的笑意,静静地看着她。

    “琴酒,我已经完成了约定,该你了!”看着眼前的男人,宫野明美不由得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行压下那股仿佛被毒蛇注视着的毛骨悚然的感觉,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被人听出一丝的颤抖。

    “完成?呵,可我并没有看到你的身上有任何的东西带着……距离完成,还差了一步吧?”琴酒拿掉香烟,吐出一口长长的烟流,然后冷笑一声,“钱呢?”

    “哼,当然是在安全的地方了……”宫野明美轻哼了一声,抬起下巴,丝毫不示弱的冷笑着。

    “什么?”听到她的话,站在琴酒后面的伏特加不由得大吃一惊,伸手就往衣兜里掏去。

    “十亿元的巨款,你难道指望我随身携带么?”宫野明美冷冷的斜了正在掏枪的伏特加一眼,然后转而看向了琴酒,“钱,对我来说根本没用!只要你履行约定,我马上就带你去拿!”

    “哦,我曾经有答应过你什么约定么?”

    然而,琴酒却只是轻轻地将烟头丢到地上,然后一脚踩灭,很是肆意的笑了一声。

    “不是说好的吗?我把这件工作完成之后,就让我和我妹妹脱离组织!”

    似乎是觉察到了琴酒的意图,明美不由得有些着急的说,连语调都情不自禁的提高了几分。

    “呵,你妹妹?她可和你不一样,她现在可是组织的重要人物啊……”

    琴酒只是如此肆意的笑着,那仿佛十二月的冰雪般的笑容,将明美的心一点一点的凉透。

    “果然,你们从一开始就……”

    明美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双拳,愤怒而又不甘的瞪着眼前的两个人。

    她真傻,真的……

    她明明知道组织的作风,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她们离开的,但是她还是非要一头扎进这个陷阱里面,去追寻那一丝飘渺的如同镜花水月般的希望……

    最后,也只能是如同镜花水月般消散……

    “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这么说着,琴酒也不由得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手枪,对着面前只身孤影的单薄身躯,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说吧,钱放在哪里?”

    “哼,你当我傻么?我告诉你,下一秒就会死!”事到如今,希望落空,被枪指着,命悬一线,宫野明美反而有了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勇气,毫无惧色的跟那双毒蛇一般的眸子对视着。

    “不,就算你不说,你也还是会死……”听到明美的话,琴酒不由得笑的更加的肆意了,“你真的以为,我会不知道你把钱放在哪里了么?”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啊!”明美不由得挑了挑眉毛,满脸不信,轻蔑的笑了笑。

    “哼,就在你以宫野明美的身份入住的那架宾馆的寄存柜里,对吧?”琴酒轻笑一声,似乎是想让她死的明白一点,故而如是的说道,“就像你说的,十亿元可不是个小数目,没有办法拿在身上随意的行动,所以,你在拿到这笔钱的时候,必然会把它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而恰巧,昨天伏特加看见你化妆成酒店服务员,推着几个大箱子进了酒店,之后,箱子就没有出来过……”

    “厉害,真不愧是琴酒……”明美不由得苦涩一笑,语气之中透出满满的不甘。

    “死前再叫你一句话吧,下辈子别那么天真,”这么说着,琴酒不由得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然后将枪口对准了明美的脑袋,“想要脱离组织,只有死人有这个资格!”

    “呵,那么我也回你一句吧,是我刚学会的一句中国的古语,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意思就是,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已经赢了,就放松了背后……”听到他的话,宫野明美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你真的以为,我也会这么傻,什么准备都不做的就来跟你交易么?”

    “什么?”看到她的脸上忽然出现了诡异的明朗笑容,琴酒不由得本能的感到了一丝不妙。

    “天真的人……可不是我!”明美笑了,笑的很灿烂。

    看到明美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琴酒不再犹豫,为了以防夜长梦多,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然而,就在他扣下扳机之前的一秒,两声虫鸣般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就是两声金铁交接的清鸣,琴酒和伏特加猛然感觉虎口一麻,手中的手枪上忽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竟是让他们抓持不住,就这么直直的脱手而出,摔落在了一旁的地上。

    “什、什么?”伏特加没能够反应的过来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本能反应的去捡枪。

    “啊!”

    然而就在下一秒,另一声虫鸣音响起,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参加,伏特加发现自己那只正要去捡枪的手背上多了一枚黑色的铁片,一枚宛如展翅朝着他扑来的老鹰般的铁片。

    “什、什么人?”伏特加一边痛苦的嚎叫着,一边颤颤巍巍的拔出了那枚黑色的铁片。

    “哼,装神弄鬼!”

    琴酒冷哼一声,忽然猛地一个前扑,捡起枪朝着左后方的集装箱顶上就是一枪!

    “砰!”

    子弹当然没有击中任何目标,但是弹头在集装箱上擦出的火光,却映亮了一个正在离去的身影。

    “哼,黑色骑士……久仰大名啊,你也想来凑个热闹么?”

    看着落到宫野明美身前的那个黑色身影,琴酒不由得冷笑一声,将枪口对准了他。

    “彼此彼此,琴酒,我也恭候你多时了……”

    沙哑而阴冷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回响在这片空间里面。

    “嚯?你知道我,这就有意思了……”

    听到他的话,琴酒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残酷的微笑。

    “是啊,看来今晚一定会非常有意思!”然而,黑色骑士却也是轻轻地一笑,说着让人有些无法理解的话语,“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今天,可千万不要太让我失望啊!”

    双方的嘴角都扬起了一丝狰狞的笑意,乌鸦露出了尖喙,猎鹰也亮出了齿爪。

    这是黑与黑,宿命中的,初次激烈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