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九十七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下)

正文 第九十七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下)

 热门推荐:
    月上当空,时夜已深。

    米花市的街头依旧是灯火通明,只叹黑夜太短,不肯早熄。

    阑珊之处,一名少女正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宛如画中之人。

    这是多么明媚的一个女孩子啊,月光装饰了她金色的长发,灯火明亮了她脸上的期待。

    她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一想到这里,过往的雄性生物都不由得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一阵抽痛。

    这么美丽的女孩儿,也不知道最终是载在了哪陀幸运的牛粪上……

    过往的牲口们一边酸不溜丢的在心里吐槽着,一边愤愤不平的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个杀千刀的这么幸运,能够跟这样的少女作伴。

    就在他们这么想着的时候,少女忽然笑了,一如想象的那般,太阳般明媚与开朗。

    “这里!”她朝着那边马路的那头开心的挥了挥手。

    牲口们不由得齐齐的转过了头,想要用眼神杀死那个即将出现在他们视线之中的家伙。

    然而,出现在道路尽头的,却并不是他们预想之中的牛粪,而是另一朵宛如月光般皎洁的白水仙。那份纯白的美丽,让刚刚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想要杀死来人的牲口都不由得羞愧的低下了头,生怕自己刚刚眼中的恶意会污染了那份洁白一般。

    “抱歉啊小枫,没让你久等吧?”

    扎着一头清爽的马尾辫,身着朴素典雅的洁白连衣裙,夏帆稍作打扮,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还好啦,我也才刚到,”这么说着,金发的女孩不由得探了探脑袋,看了看夏帆的身后,有些好奇的说,“咦,今天你们家没有人送你出来?”

    “就是不想让他们送才耽搁到现在的……”夏帆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每次我跟朋友见个面都把人家吓得不轻,又是豪车又是保镖,搞得跟出席什么见面会一样!也只有你们才能够接受!”

    “哈哈,你也不容易啊……”

    似乎是想起了初次被那大场面吓到的经历,金发的女孩不由得笑了出来。

    “算了,别聊这个了,你说的那家甜品店呢?今天晚上我想放肆大吃一下!”

    “啊,果然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吧?这么大的火气?呐,跟我说说看吧,对方是个怎样的人啊?”

    “哎呀都跟你说了不是了!你就别这么八卦了!”

    “真的?我不信,把你手机拿给我看看!”

    “才不要,我凭什么要把手机给你看啊!”

    “看吧果然是有鬼!”

    “都说了不是……呀,你干嘛啊!”

    “有破绽!看招!乖乖把手机交出来!”

    “呀,变态!走开啦!哈哈!”

    两个女孩就这么笑着,打打闹闹的走进了甜品店,丝毫没有注意到,一道来自黑暗之中的,充满了恶意的视线,正在悄悄地注视着她们,密切的观察着她们的一切。

    ====================================================================

    码头。

    “你认识我?这就有意思了……”

    琴酒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家伙,阴恻恻的笑了一下。

    “是啊,我也觉得今晚会非常的有意思……毕竟等了这么多年,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鹰矢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有些狰狞。汹涌的战意在他的胸中狂暴的燃烧起来,这应该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想要不顾一切的将面前的家伙打倒在地!

    “放心,你不会失望的。”琴酒狞笑一声,“因为,那是活人才会有的情绪!”

    话音未落,扳机已然扣下,澄金的弹丸从枪口之中爆射而出,直直的朝着鹰矢的面门而来。

    鹰矢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在看到琴酒的手部肌肉绷紧的那一刻,他已然丢下了一枚烟雾弹,同时掏出鹰爪,抱起站在他身后的宫野明美飞离了原地,落到了一个集装箱的顶部。

    但是,他们却仍然来不及做过多的停留,金属的弹头已经紧随而来,在集装箱的铁皮上擦出了刺眼的火花!就算是一片烟雾朦胧,作为一个职业的杀手,有素的训练和丰富的经验也能让琴酒在只有一丝轻响的情况下判断出准确的位置,并且毫不犹豫的开枪。对此,鹰矢也只能将的鹰爪又勾住了另一个高处,带着明美再次离开了这个地方。即使他此刻很想将底下的那俩人分筋错骨,肆意折磨一番,但是带着一个手无寸铁,毫无战斗力的明美,他根本没有办法心无旁骛的战斗。

    这么想着,他不由得看了一眼那从刚刚开始就死死地抱着他的脖子,生怕自己一松手就会掉下去一般的闭着眼睛尖叫着的明美,不由得微微摇了摇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是,毕竟明美之前也从来没有像这般玩过空中飞人的经历,再加上是毫无准备之下,这边又是子弹在耳边飞的,她没有精神崩溃就已经算是坚强的了,叫几声也算正常。但是正常归正常,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鹰矢来说可就不怎么有利了……

    “哼!在那边么?”

    听到声音,琴酒头也不回的朝着虚空之中开了一枪之后,轻哼了一声,撤出了空的弹夹。那个女人倒当真是的一个合格的累赘,她的叫声就像雷达的定位一般,让琴酒能随时确定他们的位置。

    而且,刚刚那一枪开出去没有听到撞击金属或是墙壁的声响,想来应该是命中了吧?

    这么想着,琴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残酷的微笑,换上了弹夹,然后斜了身后的伏特加一眼。

    “你怎么样,伏特加?”

    “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而已,大哥!”

    听到琴酒的话,伏特加咬着牙,从怀里拿出手帕草草的包扎了一下,暂时止住了右手的血。

    “那就走,带上家伙,给那个小鬼好好上一课!”

    琴酒的语气依然是那么的冰冷而淡漠,听不出有丝毫的变化,就像是他不具备别的情感一般。

    “没问题大哥,我正好想好好教训那小子一顿!”

    这么说着,伏特加不由得打开了356A的汽车后盖,从一个上锁的合金箱子里拿出了一把雷明登M87,上好了子弹,愤愤的拉了一下枪栓。

    “英雄游戏该结束了,小子……”

    =======================================================================

    “唔!”

    当鹰矢抱着明美从二楼的窗户翻入一间仓库的时候,不由得发出了一声的闷哼。

    “你……你没事吧?刚刚好像……”

    再一次脚踏实地的感觉总算是让明美冷静了下来,然后不由得担心的看着他。虽然她刚刚因为很害怕而不敢睁眼,但是她听得到,也感觉得到,刚刚在被他抱在怀里飞在空中的时候,伴随着耳畔响起的枪声,从他的胸口所传来的那一震异常的震动感。

    “没事,我的护甲可以防弹。”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瞥了一眼自己的右肩,一颗亮闪闪的弹头正紧紧地镶嵌在漆黑的肩甲上。

    该说琴酒不愧是琴酒么,抛开他在组织中的职务和其他能力不说,光用以一名杀手的水平来衡量他,这反应和枪法也可以算的上是卓绝了。

    不过,这样也好……就像之前所说的,期待了这么久,要是太容易了,反而很没有意思!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拿出一枚鹰镖,将镶嵌在肩甲上的那枚子弹挖了出来,放入了腰带之中。

    “待在这里,不要出声!”鹰矢用红外视线大致的扫描了一下,确认了他们两个人的位置之后,便回头对宫野明美说,“安心的躲在这里,找个可以挡子弹的掩体躲好,等我收拾了他们再找你!”

    “你……你一个人可以么?他们可是……”明美有些紧张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这句话你应该对他们说才对,我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冷哼一声,用鹰爪勾中窗子的上沿,翻身上了屋顶。

    “在那里啊!”

    然而,当鹰矢刚刚翻上屋顶的那一刻,紧随而来的琴酒已然听到了他的位置,狞笑着抬手就是一枪。而有他的枪做指引,旁边的伏特加也找准了方向,端起M870朝着那个方向也是一枪。

    “轰!”伴随着一声震得耳朵生疼的枪响,刚刚鹰矢所攀上来的那个窗户瞬间碎成了无数片。

    “唔!”躲在窗户内侧的宫野明美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这大概是她这辈子以来最接近死亡的时刻了。她只能听鹰矢的话,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怕尖叫声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所以十亿元强盗集团的枪械来源就是这里么……”

    靠着滑行躲到了屋顶另一侧的鹰矢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霰弹枪比起手枪来说威胁程度上升了可不止一星半点,M870的杀伤距离虽然有限,但是架不住杀伤范围大啊,巷战之王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只要被喷到,想要留个全尸都难。鹰矢刚刚如果闪的慢一点,估计也就跟这仓库顶端的铁硼一起被打成筛子了。

    “正好,试试刚刚捣鼓出来的小玩意儿……”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从万能腰带里摸出了一个小球,按下了上面的按钮,然后朝着琴酒他们所在的方向随手一丢。

    “恩?”眼尖的琴酒自然看到了那个飞来的小球,不由得微微眯起了双眼。多年来的经验让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的危险,正想要侧身闪避,那边的伏特加已经拉动枪栓!

    “等……”还没有等琴酒来得及出声阻止,伏特加已经本能的扣动了扳机。

    “砰!”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枪响,像是点燃了什么一般,黑暗的夜空之中瞬间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光芒。

    “唔!闪光弹?”那一瞬间,强烈的光线和双眼传来的灼痛让琴酒瞬间失去了视物的能力,只能一边用手挡住眼睛,一边听着声音,对着旁边的伏特加喊道,“伏特加,开枪!左上方!”

    “啊,是,大哥!”虽然不知道伏特加大晚上的带个墨镜是什么心态,但是也因此算是恰好躲过了被闪瞎狗眼的命运,一推枪栓就准备对左上方的天空来上一枪!

    琴酒的指示很正确,伏特加的反应也不算慢,但是临场应变的速度,终究比不上谋定而后动。

    黑色的鹰爪破空而来,在伏特加扣下扳机之前,直直的锁住了M870的枪身。

    “唔!”

    下一秒,一股巨大的拉力从枪身上传来,即使伏特加已经有所准备,却还是一个抓持不住,被这巨大的力道撕的虎口生疼,再加上受伤的右手还有些无力,枪便硬生生的被夺了过去。

    “糟了!”伏特加不由得心头一颤,那杆枪里的子弹可是已经上膛,如果那个叫做黑色骑士的家伙对着这边随手开上一枪,那自己和大哥今天可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就在他这么说着的同时,黑色的身影已经从天而降,直直的落在了他们的眼前。而那杆M870正被他抓持在手上,不过却没有像伏特加预料的那般对着他们,而是被他抬起膝盖用力的往上一磕,伴随着一阵“咔吧”的轻响,竟是就这么干脆的断成了两截!

    伏特加差点没有把眼珠子瞪出来!那可是枪啊!不是筷子也不是木板,而是一块铁嘎达啊!这个家伙的力量也太可怕了吧?这家伙真的还是人么?伏特加深表怀疑。

    “哼,不用枪械么……真是满满的令人作呕的英雄做派啊……”

    这个时候琴酒也终于从失明的痛苦之中回过神来,对着黑暗之中的人影举起了手枪,冷笑着说。

    “我可不觉得能够比你们这些总是喜欢躲在黑暗中的乌鸦还要令人作呕……”鹰矢随手将断成两截的霰弹枪往旁边一扔,冷冷的注视着那边的琴酒,“况且你觉得,这种玩意儿对我有用么?”

    “这可不好说呢!”琴酒不再废话,果断的扣下了扳机。

    然而在那之前,黑色的身影已经再度扇入了黑暗之中消去了踪影,这一次,连声音都没有。

    “嗡!”就在琴酒皱着眉头想要去搜寻他的存在的时候,一声宛如虫鸣般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身边响起,让他不由得一惊,本能的往旁边一闪,这才堪堪躲过了破空而来的一记飞镖。

    “该死,究竟是从哪里……”

    就在琴酒转过身来想要看清那枚飞镖是从哪里来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伏特加的一声呼喊!

    “大哥小心后面!”

    琴酒不由得本能的转过头,下一秒,瞳孔情不自禁的缩小!

    黑色的身影宛如鬼影一般,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背后,猛地扑了上来,一把锁住了他的脖子和握枪的右手,同时一脚踹在他的膝关节窝,让他情不自禁的跪倒在了地上。

    “啧!”琴酒闷哼一声,手枪在手指尖赚了一圈,以一个相反的姿态朝着背后之人开了一枪。

    当然,打在了空处,只是带下了鹰矢的几缕头发。

    “放开大哥!”

    看到琴酒受制,伏特加不由得跑了过去,一拳朝着鹰矢的面门挥去,想要帮助琴酒挣脱束缚。

    当然,他的想法很好,只是自身的实力终究是差了这么一点,以至于他的拳头还没来得及挥出去,就先被鹰矢一记飞踢给踹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后面的一个集装箱上,干脆的晕了过去。

    不得不说,伏特加真的是那种天生配角型的角色,注定干不成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他存在的唯一意义大概就是为了衬托别人。所以,虽然他的攻击并没有奏效,但是至少起到了一定的帮助。

    在鹰矢飞身踢飞伏特加的一瞬间,琴酒也猛然暴起,就以这么单膝跪地的姿势硬生生的一跃而起,飞起一脚踢向了还在空中尚未落地的鹰矢。

    “砰!”“砰!”

    两声沉闷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安静的码头,第一声是琴酒的那一脚踢中鹰矢腰部的声音,而第二声,则是同时浮空的两人重重的砸倒在地上的声音。

    肩部着地的那一瞬间的疼痛和麻痹让鹰矢不自主的松懈了一丝的力道,而早有准备的琴酒则是瞬间翻身站起,手枪在再度在手指尖一转,对着鹰矢的脑门就是一枪!

    “砰!”澄黄的弹头在水泥地上爆开了一个小洞,鹰矢早就将头侧到一边。

    “砰!”就在琴酒准备开第二枪的时候,忽然感觉腹部传来一阵让他足以晕眩的疼痛,紧接着,便被随之而来的一股巨大的推力,被鹰矢给一脚踹飞了出去。

    “唔!”琴酒强自咬着牙站稳了身姿,手中的手枪也不带瞄准,一边甩着一边便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每一声枪响,地上都会多一个弹痕,但是,就是打不中那个人!

    而早已翻身弹起的鹰矢则是靠着飞速的蛇行滑步靠近了琴酒,一把就抓住了他握枪的右手,然后就是一记狠狠地肘击,直直的砸在了琴酒的手肘关节上。

    伴随着“咔吧”的一声脆响和一声闷哼,琴酒的右手无力的垂了下来,枪也跌落在了地上。

    但是,鹰矢却没有打算这么简单的放过他,而是借势猛地又是一记炮门顶肘狠狠地砸在了琴酒肋骨剑突下最柔软的地方,巨大的劲力瞬间渗透了他的五脏六腑,让琴酒本能的一阵反胃。

    不过,他却什么都吐不出来。因为鹰矢马上反手又是一拳,直直的砸在了琴酒的喉结之上,那距离的疼痛和窒息感生生的压过了内脏神经造成的不适,让琴酒不由得捂着喉咙后退了好几步,整个人感觉眼前一片黑蒙,像是除了疼痛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鹰矢还在联盟的时候,是专门有学过打哪些地方,能够让人感觉到极致的疼痛,却又不会致死的。这种技巧一般用于逼供上,当然也可以用于折磨人。琴酒这会儿应该是已经痛的有些感觉麻痹了,别说是吐了,估计让他发个音节都不一定能够发的出来。

    “希望你如你所说的那般顽强,还能够撑得住,我可是还有好多的手段没有对你用呢……”

    看着琴酒那痛苦的样子,鹰矢不由得冷笑一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一步一步的向着他走去。

    自己现在,大概笑的像个恶魔一样吧?如果有个镜子在的话就好了,真想看看如今的自己是怎样的一副嘴脸啊,是不是也像新一说的,跟那群犯罪者们一模一样呢?

    “咳咳……咳咳……”

    琴酒不愧是琴酒,一般人现在可能还处于感觉麻痹之中,而他已经恢复了能够咳嗽的能力。并且,他在用力的咳嗽了几声之后,竟是露出了一丝的笑容,一丝让鹰矢感觉到不快的笑容。

    “不得不承认,现在是你比较强……”琴酒就这么笑着,捂着脱臼的右臂站直了身体。

    “哼,你倒是比我想象的要更弱一些!”

    鹰矢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琴酒的态度让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虽然我生平很不喜欢欠人人情,看来这次是没有办法了啊……”

    琴酒像是在跟鹰矢对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没头没脑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意思?”鹰矢不由得本能的绷紧了神经,预防着他可能还会预留的后手。

    “笑话也让你看够了,可以动手了吧,死射!”

    琴酒忽然抬起头来,看向了一边的高空。

    “收到。”一个第三者的声音很是突兀的从类似对讲机之类的东西里传了出来。

    “什……”

    还没有等鹰矢来得及反应过来,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已经涌上了他的心头,让他情不自禁的往旁边一闪。但是,似乎还是太晚了一步。

    “砰!”

    伴随着后背一阵钻心的疼痛,鹰矢被那巨大的力道掀飞到了一边,强行单手撑地,顺着势头滚到了掩体的后面。然而,这一连串的操作却加剧他的疼痛和晕眩,让他没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狙击!而且对方一定还是个非常了得的狙击手!

    剧烈的疼痛让鹰矢的身体快要休克,但是脑子却分外的清晰了起来。

    要知道,这一片区域可是个码头,根本没有高楼之类的地方可供狙击视野。而离这里最近的高层建筑,也至少在700码以上,也就是说对方至少是从700码以上的地方射击的么?

    而且他刚刚说的,确实应该是“死射”没错吧?死亡射手,这么巧的么?

    “我说过,刚刚是你比较强,而现在,是我比较强!”

    就在鹰矢的脑海里快速的闪过这些信息的同时,他再次听见了琴酒的笑声。

    只不过这一次,他笑的更狰狞,更放肆,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受了伤,而且不敢再冒头。

    “刚刚那个蠢女人说的那句中国古语叫什么来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那么,现在谁是螳螂,谁又是黄雀呢?黑色骑士先生?”

    伴随着这样的话语,脚步声一点一点的正在接近,宛如通往地狱的倒计时般,一下又一下。

    而靠在集装箱背面的鹰矢,此刻却陷入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

    一旦他冲出去,或者选择用鹰爪之类的东西来到高处,随时有可能被死射一枪爆头。但是,如果继续呆在这个地方,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只要被琴酒找到,同样也就只是一枪的事情。

    那么,该怎么办呢?

    鹰矢不由得按下了耳朵中的通讯器。

    “德叔,那个东西,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