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九十八话、死亡射手

正文 第九十八话、死亡射手

 热门推荐:
    “他之前可从来没有造访过这里,但是你刚进来没多久,他就来到了这里,你怎么解释?”

    一天前。米花三丁目仓库区。地下通道。

    羽柴慎二将PDA横在琴酒的眼前,冷笑着看着他。

    “谁知道呢,我认识的人可都没有穿紧身衣的爱好……”看着画面上的人,琴酒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而且怎么想,都应该是羽柴社长你,跟这位风头正劲的假面骑士阁下,更有交集吧?”

    “毕竟,你可是米花地头蛇,而我们,只是个过客……”这么说着,琴酒轻笑着点起了火,“就算真的退一万步讲,是跟着我们来的,又如何呢?”

    “老板,那个黑色骑士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掉头离开了!”

    就在羽柴慎二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PDA上的黑色骑士忽然离开,消失在了这片夜空之中。

    “我就说嘛,羽柴社长,你有些大惊小怪了。”琴酒叼着烟,轻笑一声。

    “我懒得跟你废话,你自己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羽柴慎二冷哼一声,“我警告你,你自己作死我不管,但是如果因此把这里的秘密暴露了,你自己明白会发生什么……”

    这么说着,他不由得将PDA往旁边一送,一旁站着的人立马从他的手中接了过来。

    “丹羽,你去确保所有的入口处是否都完善的隐蔽起来了!对方既然已经追到了这里,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再一次回来,我不想出现任何的意外,你懂我的意思么?”

    羽柴慎二看了他一眼从他手中接过PDA的人,如是的说。

    “我明白,老板!”旁边带着眼镜的秘书模样的中年人接过他手中的PDA,鞠躬领命。

    “还有,给我们的琴酒先生检查一下他那辆宝贝的古董老爷车,看看车上有没有被人装了发信器之类的东西!”羽柴慎二看着叼着烟的琴酒,冷冷的说道。

    “你是在质疑我么,羽柴社长?”琴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烟丝拉的老长。

    “谁知道呢,小心点总是不会错的,”羽柴慎二平平淡淡的回了他一句,“还有,通知变电所的人,让他们把这附近的电停一下。他能够追到这里,多半已经知道了琴酒的座驾。所以我不希望在方圆十公里的摄像头内,出现这辆老爷车的身影,知道么?”

    “我马上去办,老板!”秘书鞠了个躬,便头也不回的小跑着走了。

    “有点小题大做了吧,羽柴社长,”看着秘书离去,琴酒淡定的吐出一口烟圈,不紧不慢的说,“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你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来,不就是一个穿着紧身衣的疯子么,至于么?”

    “至于?”羽柴慎二转过头来,冲着琴酒嗤笑一声,“琴酒,虽然我们都看彼此不顺眼,但我还是想给你一个忠告,如果你小瞧了这个‘疯子’,恐怕迟早要为此付出代价……”

    “哦?这可真是有意思,”琴酒轻蔑的吐出一口烟圈,残酷一笑,“这世上跟我说过这种话的人不计其数,不过,都无一例外的先我一步死了,因为,他们也付出了小瞧我的代价。”

    “哼,言尽于此,随便你吧……”羽柴慎二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就个人而言,我倒是很希望你能栽在他的手上。不过很遗憾的是,就现在这个阶段,我想我还不得不保护你。所以,我会让找个人来地跟着你,预防一切的突发情况,直到你离开米花市为止。”

    “就不劳您羽柴社长的大驾了,不说如今我们跟这位假面先生毫无纠葛,就算他真的出现在我的眼前,也不过就是多一颗子弹的事情……”

    琴酒夹着烟,吐出了一口长长的烟圈。他的牙齿在湛蓝的灯下散着幽光,令人不寒而栗。

    “是么?虽然你很相信自己,但是我却对此表示怀疑,”不只是想起了什么,羽柴慎二不由得轻笑一声,“毕竟,他可是曾经从根来的枪口下,救下了一个人!”

    “哦?根来?那个根来准么?”

    听到羽柴慎二的话,琴酒表现出了适当的惊讶,淡淡的哦了一声。

    “大哥,根来准是谁?”一旁的伏特加不由得疑惑的说,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完全的陌生。

    “根来准(ne rai junn),顶级杀手,在国际杀手榜上也是个有名的杀手,擅长远处狙杀。因为他的名字根来(ne rai)跟日语里的狙击(狙い)同音,又被人成为死亡狙击手,又叫死亡射手,简称死射。”琴酒一边叼着烟,一边淡淡的诉说着他所掌握的情报,“虽然这家伙任务很少失手,但是开价同样也很高,组织里也就雇佣过他两次,恐怕也只有财大气粗的羽柴社长,也能够把这样的一个家伙,当做手下来使唤吧?”

    “你倒是挺识货的啊,琴酒,”羽柴慎二瞥了琴酒一眼,继续说道,“虽然那个人最后还是死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能在他的枪口下救下一人,就足以侧面反映出这个黑色骑士的厉害之处。”

    死射之所以被称为死射,就是因为他详细的事前准备,和极强的临场应变能力,这样的双重保险之下,他几乎没怎么失过手,所有的目标都是死在了他们被预定的时间和地点上!

    然而,就在前不久,这个号称是黑色骑士的家伙,居然从他的手上救下了那个山口银!就算他的出现对死射来说是个意外,但是没有足够强的身手和智谋,也绝对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所以,羽柴慎二不得不对这个一开始以为是小打小闹的义警另眼相看。

    “呵,如果是那样的话最好,看起来这会相当的有意思……”

    听到羽柴慎二的话,琴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

    虽然他不是嗜杀嗜斗之人,但是还是免不了那种想要战胜强悍的对手的求胜心和成就感。

    “恩?”就在他这么笑着的时候,羽柴慎二忽然向他抛来了一样东西,本能的抓在了手里。

    “对讲机?”琴酒松开手掌,里面躺着的是一个小如糖豆般大小的仪器。

    “这个东西能让你联系上根来,”羽柴慎二指了指他的领口,示意琴酒将其别在领子上,“我说了,你有自信很好,但我依然对此保持怀疑,你想要跟那个家伙交手我无所谓,不过要是你真的丢人的被那个家伙抓住,扭送去了警察局,恐怕就连我,也得头疼上一阵子……”

    “所以,拿着吧,就当做是我看你笑话了……”

    羽柴慎二露出了一丝说不上是什么意味的笑容。

    “哼,你会失望的。”琴酒将对讲机捏在手里,冷冷的说。

    “恩,我等着。”而羽柴慎二则是淡然的看着他,回之一句。

    “老板,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全部办妥!”

    就在这个时候,秘书丹羽已经布置完所有的事情,脸带急色的小跑着来到了羽柴慎二身边。

    “是么?”羽柴慎二看了看呼吸游戏紊乱的丹羽一眼,皱了皱眉头。

    “是的,琴酒先生的车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发现任何的信号源,不存在发信器,出口那边我们也已经确认过,没有异常。”丹羽缓了口气,然后接着讲,“另外,变电所那边已经将这块区域所有的路线都停掉了,我们有十分钟的时间可以送琴酒先生他们出去。”

    “听到了么,先生们?”羽柴慎二淡淡的斜了琴酒一眼,“你们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可以离开。”

    “哼,我们走,伏特加!”琴酒冷哼了一声,然后带领着伏特加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板,另外,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

    直到琴酒和伏特加消失在道路的尽头之后,丹羽这才咬了咬牙,向着羽柴慎二悄悄的说。

    “看出来了,否则你也不至于跑,”羽柴慎二转过头来,“说说吧,出什么事了?”

    “启禀老板,‘青蛙’跑了……”

    “什么?”

    羽柴慎二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

    夜。一丁目。米花商务中心。

    这里是购物者的乐园,玩乐者的基地,年轻人的天堂。这里是同时也是整个米花町人流量最多的地带,兴许说不上是最繁华,但绝对可以算的上是最热闹的地带。所以,很多的年轻人,尤其是在校的学生党们,很喜欢在放学之后跑到这里来,肆意的挥洒着他们的青春。

    然而,青春不仅只有快乐,还有烦恼。

    “呜啊,好像吃太多了,心里的罪恶感快要将我淹没了……”

    走在霓虹灯火之下,金发的女孩抱着自己刚刚吃了下无数甜品的肚子,发出了一声哀嚎。

    “是吗,我觉得还好啊?小枫你太夸张了吧?”

    走在她的身边黑发的女孩则是一脸的平静,跟旁边哀嚎着的少女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哇哇,夏帆,你再这么下去我要跟你绝交!”听到这句话,金发的女孩眼中不由得含着泪水,咬牙切齿的看着一旁的挚友,“这世上并不是谁都和你一样怎么吃都不会胖的!”

    “是啊,怎么吃都胖不起来……”哪知道听到少女的这句话,夏帆并不是如预想的那般讨笑求饶,反而是话锋一转,用一股极其怨念的声音说道,“连胸部也是……”

    夏帆一边说着,还一边狠狠地瞪了金发少女胸前的两坨脂肪一眼,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恨不得一口将眼前的两个大包子都给吃下去一般。

    真是的,这根本就不是十四岁的少女应该有的身材嘛!这是邪道!绝对的邪道!

    “噫!夏帆你的眼神好恐怖!”

    似乎是被那厉鬼版的眼神吓到,金发的少女瞬间捂着自己的胸部,本能的倒退了好几步。

    然而,少女倒退的力道似乎过猛了一些,以至于一下子收不住脚,撞上了一个行人,身体本能向后靠去,倒在了他的怀里,被一只纤细而有力地手臂扶住了。

    “啊,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刚刚不小心撞到你了!”

    反应过来的金发的少女连忙从他的怀中弹了起来,有些羞赧的朝着被她撞到的那个人说。

    “呵呵,请不要介意,这位美丽的小姐,”被她撞到的人只是很绅士的来了一句,“我还以为只是一阵调皮的香风吹了过来,却不想是……额!”

    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了住,这让金发少女好奇的抬起头来,却看见了一张虽然很帅,但是此刻的表情看起来却像是见了鬼一般的脸。

    “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了!”就在这个时候,夏帆冷若冰霜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你……夏、夏帆,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个男人不由得尴尬的咽了口口水,艰难的开口。

    “我还想问你呢,打了你这么多个电话都没接,我都以为你失踪了,原来是太忙了啊!”这么说着,夏帆不由得冷淡的看了全身挂满装着女性衣物的购物包的男人一眼,又瞥了一眼男人所站的那家店的门牌一眼,“哼,内衣店,看起来你过的很潇洒嘛!”

    “这、这个……”男人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衣物,又看了看旁边的内衣店一眼,说不出话来。

    那边的气氛尴尬的快要结冰,而这边的金发的女孩则是饶有兴趣的眨巴着自己的紫色的大眼睛,看了看夏帆,又看了看那个男人,露出了一丝贼兮兮的微笑。

    平日里对男生冷冰冰的夏帆居然也会有这样的表现……啧啧啧,总觉得……有故事啊!

    而且夏帆刚刚还提到了电话,难不成,正主就是这位?

    “这、这个……夏帆,我想我可以解释……”男人尴尬的笑着。

    “不必了!曾经还对你抱有过一点希望的我,才真的是个傻瓜!小枫,我们走!”

    夏帆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着金发的女孩呼唤了一声,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诶?这就走了?诶?夏帆,等等我啊!”

    那个金发的女孩回头看了一眼还在那边苦笑的男人一眼,便转头追着夏帆而去了。

    “久等了,我替你买来了。”就在女孩们离去之后不久,旁边那家内衣店的大门打开,一个女人提着一个包装袋走了出来,看着他苦笑的模样不由得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了这是?”

    “浅井小姐,我总觉得,我似乎又给他添了个大麻烦呢……”

    然而,男人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怎么了?难道是被学校里的熟人看到了?”成实有些疑惑的说。

    “是啊,被他的妹妹看见了,”男人哭笑不得,“提着一堆衣服,站在内衣店门口的样子!”

    “诶?被夏帆么?”这下子就连成实都有些无语了,这事情也未免实在太过凑巧了一点。

    今天她只是刚好帮因为没有带多少换洗衣服的岛袋君惠出来买鞋衣服回去,谁料到就碰上了这档子事情,而且还是属于那种解释不清的那种,要不是她知道不是这么回事,恐怕还真的会误会。

    “唉,算了,交给他自己头疼去吧!”

    成实轻哼了一声,略带酸意的说。

    “谁让,他自己是个花花公子来着……”

    ======================================================================

    琴酒感到十分的不爽。

    他是一个无比高傲的人,而且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格。然而,今天晚上,他却被一个穿着紧身衣的疯子逼到了向人求援的程度,尤其是,之前那位羽柴社长,才刚刚告诫过他……

    这让琴酒的自尊心一下子难以接受。

    不过,笑话都已经让人看完了,再懊悔也无济于事,那么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杀掉那个家伙!

    这么想着,琴酒不由得握紧了手枪,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个家伙藏身的地方走去。

    “轰……轰轰……”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轰鸣声由远及近,逐渐传入了琴酒的耳朵。

    “恩?”琴酒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的预感是对的,伴随着近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头黑色的野兽突然出现在了这片码头之上!

    “那是……车?”琴酒不由自主的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野兽。

    那是车么?的确,它是有四个轮子,而且无比的巨大和宽厚,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宛如面对着践踏的铁骑一般。而身体则是被厚重的黑色装甲片所覆满,仅留下人形大小的视物小窗,车头的部分和四个轮胎的胎面上,都雕刻着那一只展翅高飞的黑鹰,在月光下闪着冷酷的锋芒。

    那种装甲,那种吨位,那种轰鸣和马力,那与其说是车,倒不如更像是一辆坦克!

    “轰!轰!”

    就在琴酒还处于震惊之中的时候,战车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轰鸣,加速从他的身边擦身而过,一个神龙摆尾停在了黑色骑士的藏身处,那瞬间产生的巨大风压差点没有将他直接掀飞出去!

    “死射,开枪!”强行站稳身子的琴酒不由得如是的说,同时举起手枪对着那辆车就是一顿射。

    当然,不是朝着那满是装甲片的车身,而是朝着那看起来巨大无比的轮胎。

    只要是载具,轮胎处就永远是个弱点,哪怕是防弹轮胎也一样。车本身再厉害也好,一旦轮胎废了,就像是一只被翻过来的王八,再怎么扑腾也县不起太大的风浪了。

    不过,让琴酒感到遗憾的是,这辆战车的轮胎也采用了羽柴集团的最新(黑)科技,比起这个时代的防弹轮胎要不知道先进了多少年以上,外壳采用了特殊的抗冲击材料不说,内在还是泡沫式多层结构,就算是被打出了几个洞,也能瞬间自己堵上,维持正常的轮胎运转。

    所以,他的那把小手枪的子弹只能算是给这辆战车的轮胎挠了挠痒痒,就连死射的狙击步枪子弹,也仅仅只是打穿了轮胎的外壳,并没有让整个轮胎爆炸或者塌陷。

    “有意思……”躲在远处高楼上的死射这么说了一句。

    然而,正当他准备重新补上几枪时,狙击镜的视野里却突然弥漫起了一片浓密的烟雾。

    “烟雾弹么?小道具倒是不少!”

    死射不由得轻笑一声,然后打开了自己面就是的红外线镜片,瞬间,烟雾在他眼中趋于无形。

    “砰!”

    就在鹰矢刚刚艰难的翻入驾驶舱,缓慢合上的舱盖的防弹玻璃传来了清晰而响亮的跳弹声。

    “呼,看样子终于是赶上了呢,少爷!”

    那一刻,德叔的身影不由得出现在了驾驶舱前的显示屏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是啊,时间掐的刚刚好,谢了,德叔!”

    鹰矢强忍着背部的剧烈疼痛扣上了安全带,然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握紧了方向盘。

    “少爷您如果还撑得住的话,那老朽就将遥控模式离线了,”屏幕上的德叔也不由得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毕竟年纪大了,这么高级的赛车游戏老朽已经有些玩不来了。”

    “没事,我还撑得住!”鹰矢一边调整者操作盘,一边问道,“德叔,武器系统检查没有问题吧?”

    “没有,全武器系统在线。”

    “很好!”

    黑色的战车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从阴影处开了出来,同时车顶中间的部分变形打开,从车身内部伸出了一个炮台一样的东西,对准了那边的琴酒。

    “什——唔!”还没有等琴酒来得及闪开,伴随着炮台的炮口一声闷响,顿时感觉身体一阵撕裂扬的疼痛,直接被巨大的冲击力给打飞了出去,撞在了一个集装箱上,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当然,鹰矢不会杀了他,他刚才用的是非致命性的橡胶防暴弹。这种子弹能够带给人剧烈的疼痛感和濒死感,但是却顶多就是将人打伤,连长期的伤害都基本不会留下,更别说是致死了。

    不过,鹰矢也没打算就这么便宜了,等到将他抓起来之后,有的是办法让他上天!

    “滴滴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战车的传感器却突然警报声大作,让鹰矢不由得本能的掉转车头。遗憾的是他似乎迟了一步,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撞击声,战车的车身一阵震动,一根小小的钢针突破了厚实的复层装甲,摄入到了战车的内部。

    “穿甲弹?”

    看着显示屏上显示着的车身装甲受损的提示,鹰矢不由得咬了咬牙。

    能够将猎鹰战车厚实的复层装甲一次性打穿,说明这绝对不是一般的穿甲弹!如果刚刚没有及时调转车头的话,恐怕这个时候已经血溅车内了。鹰矢可不觉得,防弹玻璃能比复层装甲还厚!

    “死亡射手……居然还带着这么个麻烦的玩意儿……”

    看了躺倒在地上的琴酒和伏特加,鹰矢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调转车头,转身离去。

    虽然他很不想放过他们,但是在有个拥有能够打穿战车护甲的穿甲弹的死亡射手躲在远处狙击的情况下,别说是将他们带回去了,他自己能够活着回去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更何况,他还有个宫野明美需要保护!

    于是,鹰矢便毫不犹豫的调转车头,向着明美所在的那个仓库驶去。

    “明美!上车!”

    猎鹰战车粗暴的撞开了仓库的大门,同时车身猛地一甩,打开了车的后盖,露出了两张收容椅。

    “哦,好、好的!”

    说实话,当仓库的大门被战车撞开的那一刻,明美是着实吓了一跳,忍不住尖叫出声。但是,在看到那个显眼的黑鹰标志的时候,紧张的心情却不自主的松了一下。

    不知不觉的,这个标志已经能够让人感觉到一定的安心了。

    看着明美从仓库二楼跑下来,坐进了自己的车里之后,鹰矢也不由得稍微松了口气。

    目前最重要的,是要保证明美的安全,至于这群乌鸦,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时间收拾他们!

    然而,他是这么想的,却不代表别人也是这么想的。

    “死射,那个女人……那个藏在仓库里的女人!”

    琴酒强忍着浑身的骨头断裂一般的疼痛,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领口的对讲机如是的说。

    该说不愧是琴酒么,恢复能力比起一般人来说强的实在不像话,在被扎扎实实的吃了一记防暴弹的情况下,居然能这么快的清醒过来,并且还能够有力气站起来。要知道,旁边那个挨了鹰矢一脚而昏过去的伏特加可是到现在都一动不动的跟死猪一样呢……

    “我收到的任务只是保护你和必要的时候驱逐那个黑色骑士而已……”然而,死射却只是淡然且懒散的回了他一句,“那个女人可并不是我的任务目标,我也犯不着浪费子弹。”

    “还真是如传闻中的一样啊势利啊……”琴酒冷哼一声,看着重新从仓库里开出来的黑鹰战车,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你放心,我会付给你佣金的,就按你平时的价格来!”

    “爽快!”死射轻笑一声,重新架起了自己的狙击枪,“现在,她是我的任务目标了!”

    即使那个女人已经躲到了那辆战车里面,但是在红色的热视野下,她的身影依然暴露无遗。

    “那么,再见女士,替我向上帝问好!”

    说着这样的话,扳机上的手指轻轻地扣了下去。

    “砰!”

    霎时间,黑色的车厢里绽开了一朵鲜艳的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