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九十九话、明美(上)

正文 第九十九话、明美(上)

 热门推荐:
    “今天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吧?”

    “事实上,我觉得已经太多了……”

    米花町一丁目。商务中心。

    岛袋君惠看着自己身上琳琅满目的衣物袋子,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我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购物是件如此辛苦的事情……”

    “哈哈,毕竟这也算是我这辈子以来,能够第一次这么肆无忌惮的购物呢!”旁边的成实忍不住吐了吐舌头,露出了一丝顽皮的微笑,“总有种不多买一点就对不起自己的感觉!”

    “我是真的想都没有想过,我也会有这么大手花钱的时候啊……”君惠不由得面露苦笑。

    有的时候,真的是要花起来,才知道钱是有多么的不经用。尤其是看着那动辄十几万日元起的流水,那蹭蹭蹭往上冒的信用卡数额,真是让君惠的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又是惶恐,又是兴奋!

    这种丝毫不顾及钱的血拼让人有些飘飘然,就像是吸毒一样,真的会让人上瘾的!

    而她们的底气,来自于成实钱包里的那一张宛如圣晶石般光芒四射的卡片。

    据某位大少爷的原话说,只要祭出这张卡片,将整个商场都买下来都不是问题!

    当时的成实真的是压力山大的接过了这张闪着七彩光芒的卡片,还一心的觉得这实在太夸张了,只要随便给一点就好了。但是等到她真正的刷这张卡的时候,她便突然感觉到了这是一张充满魔力的卡,一张能够引诱人堕落的,恶魔一般的卡片,让她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了……

    所以,就有了这一身的购物袋。

    如果不是两个人都真的拿不下了,成实丝毫不怀疑她们能够战斗到商场打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么多的东西,还都是名牌,应该很贵吧?真的没有问题么?”

    一想到这里,君惠还是有些不安,毕竟怎么说,她现在算是给人家打工的。可是工作还没几天,消费掉的钱感觉都可以抵得上她几年的收入了!这样真的可以么?不会倒时候还要偿还的吧?这她可没有那么多的钱啊,倒时候真要追究起来怕不是要……肉偿?

    不、不会吧?那位少爷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才对……可、可是,他也说他是个花花公子……

    一时间,君惠的脸色阴晴不定,只是由于戴着一张人皮面具,让路人看不出来。

    “哎哟,这个你就放心啦,这点衣服算什么……”成实笑着摆了摆手。

    【毕竟,他可是连一座诊所也是眼睛都不眨的就送给我了呢……】

    “可是”

    虽然她看不到君惠面具下的脸色,但是也能够猜得出她的担忧,毕竟她自己之前就有过相同的担忧。但是相处过来,她也就释然了。因为她看得出来,鹰矢真的不是那种好色无度的二世祖。否则的话,对于简直可以算得上是送上门来的她,为什么却没有表现出一点过分的意思来呢?

    尽管这个家伙口花花的,一直标榜自己是个花花公子,女人缘确实倒也不错,不过实际上,成实知道,他却并没有做过任何跟她以往见过的那些富家子弟一般,肆意的玩弄女人的情感和身体的事情,反而是对女性一直保有着一股绅士般的尊重,就像是爱惜花朵的园丁一般。

    或许真的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他是全米花市最有道德底线的花花公子。

    想到这句话,成实便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拼命地震动着,令人心焦。

    “喂,是我!”

    看到屏幕上那熟悉的号码,成实不由得心头一紧,立刻接通了电话。

    而电话那一头,传来的,是她意料之中的,不好的消息。

    “什么?”但是尽管如此,在听到那个消息的一颗,成实还是忍不住一惊,但是迅速便镇定下来,冷静的说,“好的,你们先准备一下,我马上就到!”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看着成实那迅速变得沉重的脸色,君惠不由得担心的问。

    “恩,是出了点事。实在不好意思,我得马上赶回诊所去,你就自己先坐车回庄园吧!”

    成实放下电话,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朝着君惠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恩,我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吧,你的事情要紧!”

    君惠也知道大概是来了什么紧急的病人,连忙伸手接过了成实手上的衣物袋子,朝着她点点头。

    成实也回应着点了点头,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跑向了电梯所在的方向。

    看她那急促的脚步,看样子确实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

    只留下君惠一人,看着在身上挂满的,手上提满的衣物袋子,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我这也算是体会了一般男人的痛苦了吧……”君惠发出了一声自嘲般的感慨,摇了摇头,“算了,别感慨了,还是好好想想这么多东西该怎么提回去吧……唔,好重!”

    而就在她身后不远处,一个穿着一件海蓝色大衣的女士正默默地看着她,摆弄着手上的相机。

    “嗡嗡嗡。”

    就在这个时候,她口袋里的手机也传来了一阵震动。

    “喂,佐藤,是我。”

    她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接通了电话。

    “什么?你确定?”

    在接通电话的几秒钟之后,她脸上的淡然便变成了震惊,还带着点难以置信。

    “好吧,我知道了……恩,再联络。”

    这么说着,女人不由得合上了手机,然后略带疑惑和怀疑的看向了眼前那个衣服架子般的男人。

    “难道……真的不是他?”

    =======================================================================

    夜晚。黑暗的道路上,一阵轰鸣声正飞速的接近着。

    黑色的战车正飞驰在这条路上,卷起了一阵落叶风暴。

    “宫野小姐,按紧伤口,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

    “恩,我、我可以的……”

    听到后座所传来的那坚强中透着虚弱的声音,鹰矢不由得皱着眉头,再一次加大了马力。

    尽管这巨大的推力对于明美来说更加重了负担,但是如果再拖下去,估计明美也要撑不住了。

    刚刚死射的那一枪是预判好了路径和速度才扣下了扳机的,如果不是鹰矢早有顾及,不顾轮胎的压力强行启动了强力推进引擎,偏移的目标,恐怕这个时候,后座的美人早已是香消玉殒了。

    不过,虽然没有击中要害,但是穿甲弹的弹头还是击穿了猎鹰战车的复层装甲,弹头内的钢针暴射而出,钉穿了明美的右下腹,并且撕开了一个不规则的创口,鲜血狂涌。即使明美拼命的想要捂住伤口,却因为那根钢针的缘故,依然阻止不住那汹涌而出的鲜血。再加上,失血已经让她的意识已经渐渐开始模糊了,手上的力气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再这样下去,恐怕……

    “黑色……骑士先生……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么?”

    明美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惨笑一声,转过头来,对着坐在驾驶位上的鹰矢说。

    “不要说话,留着点力气,我们马上就到了!”

    鹰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听出了明美语气之中的恍惚和动摇。

    “我想请你……救救……我的……妹……妹……”

    话音直到最后,已经微不可及,那紧紧捂住伤口的手,终是无力的松了开,垂落了下来。

    “你的妹妹你自己去救!听到了么?宫野小姐?宫野小姐!可恶!”

    没有再得到她的回应,鹰矢不由得狠狠地砸了一下方向盘,再一次加大了马力。

    明美估计已经因为失血休克而晕过去了,这表示着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充裕了。

    “引导系统启动,正在打开鹰巢外通路,正在打开上升通道!”

    就在快要到达羽柴庄园的时候,鹰矢启动了战车的引导系统,连接上了鹰巢里的主电脑。顿时,在这条大道的半路上,一排的树木所在的地方忽然分离了开来,露出了一条隐藏的通道。而在这条道路的尽头的湖泊之中,一个银色白的台子缓缓地升了起来,打开了一个入口。

    “轰!”

    鹰矢猛地一踩油门,战车的排气口喷出了一股淡蓝色的火焰,黑色的战车就像是一只黑豹般飞跃而起,跃过了波光粼粼的湖面,直直的落入了那个入口之中,开往了地底深处。

    下一秒,湖面的入口迅速的合上,沉回了湖底,又重新变回了那一面倒影着星光月影的明镜。通道外围的树木也迅速闭合,恢复如初,完全看不出丝毫的痕迹,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

    “少爷,您没事吧?还有那位宫野小姐,她现在怎么样了?”

    当战车停稳,车门打开的那一刻,焦急的德叔早就已经在外面等候。

    “我还行,可是她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鹰矢从战车里面翻了出来,打开了后座的车盖,便看到了瘫倒在座位上,脸色苍白的如同金纸一般的宫野明美,还有她的腹部,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和血迹。

    “德叔!把纱布给我!”鹰矢接过德叔手中递来的纱布,按住了明美腹部的伤口,然后猛地一用力,将那根贯穿了明美的腹部,钉死在座椅上的钢针拔了出来!

    不过,鹰矢也只是将钢针从座椅上拔了出来,并没有把它从她的身体之中拔出来。因为钢针就这么插着,还能起到一个压迫堵塞的作用,一旦拔除,流血会更加难以控制,而且还有可能造成二次损伤,破坏掉一些原本还没有彻底坏死的组织肌肉,血管和神经。接下来的那一步,需要在手术台上,在更加专业的条件下才能够进一步的操作。

    “唔!”或许是那一下的震动牵扯到了伤口,让昏迷之中的明美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

    “暂时只能先这样子了,德叔,成实通知了么?”鹰矢一只手捂着她的伤口,一只手穿过她的腋下,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放到了旁边德叔早就准备好的手术推车之上。

    “在您被那位死亡射手枪击的那一刻,老朽便已经通知她了,现在应该已经到诊所了。”

    德叔拿出怀表看了一下时间,估算着说。

    “好,那我们马上过去!”

    看着面色苍白,气若悬丝的明美,鹰矢不由得立刻推着向着基地的东南角走去。那个地方前不久才重新装修过,鹰矢亲自开着挖掘机挖通了一条地下通道,然后安装了一部直达浅井诊疗所地下的高速横向电梯,就是为了在发生这种突发情况的时候,能够快速而又安全的抵达。

    他绝对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个人死在他的面前了!

    ========================================================================

    “那……那个,我……我没有迟到……吧,成实……医生?”

    浅井诊疗所门口,罪木蜜柑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仿佛再说一句就能当初晕过去一般。

    似乎真的是拼了命的一路奔跑过来,她现在整个人就像是煮熟了的虾一般,脸色潮红,浑身是汗。胸前的一对凶器也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上下晃动,如果某人在这里,估计能把眼珠子瞪出来。

    “啊,辛苦了,这么晚了还把你叫出来实在是不好意思,蜜柑酱。”

    略带歉意的看了一眼整个人宛如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的罪木蜜柑,成实打开了诊疗所的门。

    “那……那个,发生……什么事……了么?”

    罪木蜜柑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这才稍稍恢复了一些,跟着成实走进了诊疗所。

    “恩,是有一点事情,”成实打开了诊疗所内部的总电源,然后从架子上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她,“抓紧去浴室里面冲一下,然后穿上消毒衣,去洗手消毒做准备。”

    “诶?是,是要进行手术么?”罪木接过毛巾,不由得愣了一下。

    “恩,待会儿可能会有个小手术,我需要你来当洗手护士。”成实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凝重。

    “我、我知道了,我马上去!”罪木鞠了个躬,便连忙往浴室跑去。

    “蜜柑酱!”就在这个时候,成实忽然出声叫住了她。

    “怎、怎么了么,成实医生?”罪木不由得疑惑的转过头来。

    “待会儿你可能会看到一些出乎你意料之外的东西!”成实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用十分认真和严肃的表情对着她说,“我希望你能够保持冷静,也希望,你能够保守秘密!”

    “诶?诶……我、我明白了……”罪木有些懵懵的点了点头。

    “恩,去吧,抓紧时间。”

    “好、好的!”

    虽然罪木还是有些不太了解成实所说的具体是什么情况,但是先点头应该总应该没错的吧?

    然而,当她亲眼看到那个所谓的意料之外的东西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所谓的意料之外的东西……就是指这个么?呜哇哇哇哇……”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身黑色制服,充满压迫感的男人,罪木感觉自己的眼睛已经开始打转了。

    “你怎么把她也叫来了?”看着宛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的罪木,鹰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因为我需要她的帮忙,”成实拍了拍罪木的肩膀,“你别看蜜柑酱这个样子,她可是很能干的!”

    “那就最好了,只是希望她能够管住自己的嘴就好,否则的话,我也只能用一些强硬的手段了!”

    “噫!”

    感受到鹰矢那冰冷的视线,正在瑟瑟发抖的罪木顿时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老鹰盯上的兔子一般,浑身的汗毛都瞬间倒立了起来,不由得惊叫一声,躲回了成实的身后。

    呜呜呜,好可怕!罪木真的是欲哭无泪,她感觉自己好像无意间把自己送进了狼窝了。

    “好了,她本来胆子就小,你就不要吓她了!”成实无奈的安抚了一下受了惊的罪木,“不过,德叔打电话给我不是说中枪的是你么,为什么现在会是这种情况?”

    那个本该中枪的人此刻在这里好好地站着,而电话里没有提及的人此刻却躺在推车上。

    “具体的情况待会儿再解释吧,先不用担心我,她的情况已经容不得再拖了!”

    鹰矢只是摆了摆手,然后将按在明美伤口上的纱布轻轻地掀了开来,露出了那个狰狞的伤口。

    “我知道了,马上将她抬到手术床上,用枕头将她的头部和腿部都垫高,增加回心血量!”

    成实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发挥医生本色,有条不紊的下达指示。

    “明白!”鹰矢和德叔迅速的将平车推到抢救床边上,按照成实的指示,将明美转移到了床上。

    “蜜柑酱,马上给她开通三路的静脉通道,病人失血过多,我们必须维持住她的血压!”

    成实一边给明美戴上心电监护,一边测量着她的血压,脸色有点凝重。

    “啊,是!”罪木应了一声之后,也开始熟练地进行着一系列的操作。

    就像成实说的那样,小姑娘人虽然懵懵的,但是业务操作还是相当的麻利的,如火纯情。

    “说实话,作为一个医生来说,我还是比较建议你将她转到米花医院里去,”成实大致的检查了一下伤口之后,露出了一丝难色,“因为这根钢针很可能贯穿了肠子,造成腹腔内的污染和感染,以我们这边的条件,想要进行这种开腹手术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不行!”然而,鹰矢却摆手否决了她的提议,“道理我很清楚,但她现在正被一群人追杀,而那群人神通广大,只要她一进医院马上就会马上暴露,到时候后果只会更加的严重!所以,我们只能在这里完成!条件虽然简陋了一点,但是人手应该不缺,德叔在部队的时候当过军医,而我在联盟里的时候也有过参与过临床手术的经验,我们可以当你的助手来帮助你完成这场手术!”

    “可是……”成实的脸上透出一股为难,作为一个有经验的医生,她深知这样是在冒险。

    “我知道这有点强人所难,但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无论如何我们都得试一试!成实!”鹰矢用力的抓住了她的肩膀,“我相信你,请你也相信我好么?相信着这个相信着你的我!”

    “好吧!”成实脸上的为难持续了几秒,终究是咬了咬牙,“你们马上去洗手准备,更换隔离衣。”

    “没问题!”

    “蜜柑酱,你也打好静脉通道后就穿上手术衣,戴上无菌手套,先把手术巾铺好!”

    “啊,是!”

    在看到三人各自开始自己的准备之后,成实微微舒了口气,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忌村么,是我,你现在在哪里?能够赶过来一下么,我这边缺一个麻醉师!”

    ======================================================================

    “诶,夏帆,你别跑这么快啊,等等我!”

    金发的女孩小跑了好一段距离,这才追上了那个负气离去的女孩。

    “哼!”

    然而,夏帆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可以看得出刚刚被甜品找回的好心情再度被破坏殆尽了。

    “我说夏帆,你要是真的对那个负心汉生气,回去教训他一顿不就得了,犯得着气自己么?”

    看着好友那冷若冰霜的模样,金发的少女摇了摇头,露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负心汉?你在说什么呢?”夏帆回过头来,一脸“???”。

    “嘎?刚刚那个人不是你男朋友么?”金发的女孩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一脸尴尬的说。

    “哈?他?我男朋友?怎么可能!那个家伙才不会是我的男朋友呢!他是我的哥哥!”

    夏帆似乎是被她的脑洞给打败了,气得满脸通红,连声音都止不住的变得尖锐了几分。

    “哥……哥哥?”金发的女孩愣了愣,“你还有个哥哥?怎么值钱从来都没听你说起过啊?”

    “堂的!他是我堂哥!”夏帆没好气的说。

    “哦~原来是堂哥啊,”金发女孩长长的“哦”了一声,然后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好友,“那他跟陪女孩子逛街买衣服不是很正常么,你那么生气干什么?”

    “我……我只是,我只是气他整整两天没有回我电话而已!把别人的关心都当成什么了?”

    “真的只是这样?”

    “真的就是这样!”

    “哦,那就当做是这样吧……”

    “你的眼神明明就不是这么想的……恩?”

    就在这个时候,夏帆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猛然回头。

    “怎么了,夏帆?”金发的女孩好奇的说。

    “不,只是,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盯着我看……”

    身体本能的战栗了一下,夏帆那一刻确实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恶意,就像是什么恶毒的诅咒般。

    但是,她本能的回过头来,朝着那个方向看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这么说着,夏帆带着疑虑的眼神扫视了一下来来往往的人群一眼,转回头来,继续说笑。

    然而,她所没看见的是,就在她转过头的那一刻,墙角的转弯处,慢慢探出了一个黑色的脑袋。

    那是一个被黑色的兜帽所紧紧包裹着的圆硕的脑袋,兜帽之下,显露着灰暗而病态的皮肤,上面长满了类似于痤疮一般恐怖的疙瘩,和一副看起来既肥厚而又恶心的唇齿。

    看着夏帆远去的背影,这副唇齿勾起了一个狰狞而又狠毒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