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话、明美(中)

正文 第一百话、明美(中)

 热门推荐:
    “柯南,你怎么了,看起来心神不宁的?”

    小兰伸出手来,在柯南涣散的双眼前前挥了挥,这才将他的思绪唤了回来。

    “啊、哦、没、没什么……”

    柯南眨了眨因为长时间不动而有些酸涩的双眼,朝着小兰露出了那标志性的“纯真”的笑容。

    “爸爸今天可是难得大方一次,你可要多吃一点哦!”

    这么说着,小兰不由得从金属的烤架上取下一块烤好的牛肉片,将它放在了柯南的碗里。

    “嗯!我知道!谢谢小兰姐姐!”

    柯南兴奋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心的夹起那充满着爱意的牛肉片放到了嘴里,幸福的快要流泪。

    就像小兰说的那般,这是毛利难得阔气的一次。在常年清汤寡水的毛利家,想要如此痛快的吃肉,简直像是梦中的场景。不多吃一点,实在是感觉有些对不起自己啊!

    不过,这也不是毛利突然良心发现了想要给他们改善一下伙食,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的委托费刚刚收到了最后一笔尾款。没错,鼎鼎大名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又完美的完成了一件委托,对于常年破解刑事大案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而言,想要找个人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完全遗忘了这次找到人几乎全是小兰的功劳,毛利得意的笑着,灌了一大口的啤酒。不过,他的得意却并没有传染给跟他同一桌的柯南,即使嘴上吃着肉,柯南也还是那般心事重重的模样。

    原因无他,就是之前找到那个广田健三的时候,鹰矢和他所说的那一番话。

    【十亿元抢劫案的三个银行抢匪么……既然他知道了,那么应该已经去处理了吧?】

    柯南一边用筷子翻着肉片,一边如是的想着。

    虽然他对于他的手段和理念还是有些抵触,但是至少接受了一点,那就是他和他都是为了这个城市更加的安全和稳定而在努力着。所以,他现在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如果真要说起来,可能更多的,只是一种不服输的情绪吧?想要比他早一步解决问题,在案件发生之前将其阻止,而不要像他所说的那般,只能当一个事后的评论家!

    所以,他现在之所以心不在焉的,也是因为那三个银行抢匪的事情。

    明知道事件就在眼前而不去解决,小小的名侦探正被自己心中的正义之魂所折磨着。

    【这一次,怕是又要输给那个家伙了……】

    柯南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将筷子放下,端起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

    “诶,不会吧,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就在这个时候,小兰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呼,让柯南不由得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了那边的电视。

    而电视上的内容,让他不由自主的瞪大了双眼。

    “昨晚九点,米花市三丁目码头区发生了枪战。据知情者称,他当时正在码头区钓鱼,却听到了类似于枪声的巨响,正准备前往查看时,却看到了那个如今正在疯传的那个黑色骑士般的人物腾空而起的身影,当即便选择了报警。而事后,警方到达现场之后,也确实在现场发现了不少的弹孔和弹痕,以及凌乱的车痕,具体情况请关注进一步调查……”

    “枪、枪战?”柯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嘴边的一圈被牛奶所染白,显得十分滑稽。

    “对啊,柯南也觉得不可思议对不对,”小兰拿起一旁的纸巾替柯南擦了擦嘴,“又不是拍美国大片,枪战什么的,实在是太难以置信的了一点,而且就是在离我们这么近的地方!”

    “呵,自从这个号称黑色骑士的小鬼出来之后,这样的事情不是屡见不鲜了么?”

    毛利打了一个酒嗝,醉眼迷离,露出了一丝也不知是轻蔑还是嘲讽般的笑容。

    “也是呢,好像自从那位黑色骑士先生出现之后,这一类的新闻就变多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小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平安无事就好……”

    【所以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啊,鹰矢。以暴制暴的道路,真的能够结出安宁的果实么?】

    柯南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向着房间里面走去。

    “你去哪里啊,柯南?”

    “啊,我去个厕所,小兰姐姐!”

    =======================================================================

    阳光透过轻纱,星星点点,轻柔的铺洒在雪白的床沿上。

    那恰到好处的温暖,让苍白病态的脸颊回复了一丝的温润。

    微风轻佻的拂过了她的睫毛,拨动轻纱,让零星的光点在床上跳起了舞。

    宫野明美就这么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唔!”

    疼痛。像是火烧起来一般的疼痛,从她的腹部传来。在其他的感觉都还在逐渐苏醒的时候,敏锐的痛觉先一步传入了她的大脑,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同样的,拜这痛觉所赐,她的意识瞬间清晰了起来,让她不由得捂着疼痛传来的腹部,挣扎着背靠着床垫坐了起来。

    “这里……是?”明美环视了一下这个房间,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房间很大,就像是五星级宾馆里的那般,而且弥漫着一股淡雅的清香,一股让人安心的味道。

    显而易见的,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绝对不存在于她的记忆里的任何一个房间。因为就这个房间的装饰和格局看来,就绝对是她的经济水平所无法承受的那种,根本没有那个机会。

    “我……到底是?”明美低下头去,看着这件肯定不属于自己的白色病号服,和已经被包扎妥当的右下腹,不由得皱着眉头开始回想起之前的事情。

    是了,昨天晚上,她似乎是依照约定的去跟琴酒交易,当然,是跟那一位黑色骑士先生一起。然后,就是他们理所当然的违约了,再之后,他们就和黑色骑士先生打了起来,再之后就……

    抚摸着那已经被纱布和绷带细心包好的伤口,明美那断片的记忆开始逐渐的明朗了起来。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就是那位黑色骑士先生的家么?或者说,据点?

    就在明美抱着这样的想法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推了开来,让明美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缩。

    “啊,你已经醒了啊?”

    一个穿着白大褂,扎着一头清爽的单马尾的女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医用托盘。

    “你……你是?”

    虽然理智上明白大概就是眼前的人帮自己包扎好了伤口,但是明美还是本能的绷紧了身体。

    “如你所见,我是个医生,”那人笑着将托盘放在一边的推车上,拉到了她的床边,“不用这么紧张,宫野小姐,尤其是在刚做完手术的现在,还是先不要用力了,以防伤口崩开。”

    “手、手术?”明美不由得张大了嘴吧,“你是说,我……我刚刚做完手术?”

    “是啊,那样子的伤口,不做手术可没有办法修补啊,”白衣的女子耸了耸肩,无奈的叹了口气,但随即便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你放心,你的运气很好,那枚钢针并没有损伤到什么重要的地方,只是切掉了小小的一点组织,你就当做是做了一个阑尾炎的手术好了。再加上,我们缝的很精细,外加上最先进的药物治疗,如果恢复得好,应该连疤痕都不会留下的。”

    “是、是这样么?谢谢你了。”听得有些迷迷糊糊,不知道该怎么接口的明美只得表达了谢意。

    “不用谢我,真要谢的话,就谢那位救你回来的骑士先生吧。”白衣的女子微微一笑,“好了,请躺下来吧,宫野小姐,我要给你的伤口换药了。”

    “那个,劳您费心了……”或许是感觉到了她身上的善意,明美紧绷的身体也不由得慢慢放松了下来,听话的躺回了床上,然后解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包着纱布和绷带的腹部。

    “嗯,伤口恢复的很好,看来忌村的药效果确实不错。”白衣的女子戴上手套轻轻地掀开纱布看了一下已经缝合完毕的创口,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然后便开始为她换起药来。

    “那个,请问……”

    明美张了张嘴,却忽然想起了自己似乎还并不知道眼前的人该怎么称呼。

    “啊,我叫浅井成实,你叫我成实就好。”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为难,成实抬起头来,朝着她微微一笑。

    “成实医生,是那位……黑色骑士先生,把我交托给您的么?”

    明美安静的躺在床上接受着成实的换药,一边问出了她从刚刚开始就想问的问题。

    “我还在猜你要多久才会问出这个问题呢……”听到她的话语,成实忍不住轻笑一声,“嗯,没错,正是那位乐于助人的英雄先生把你交托给我的!”

    “那他,没有事情吧?”明美不由得有些紧张的问,“我记得,他好像中枪了?”

    “呵呵,他啊……”成实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好着呢,除了尽会惹人担心之外!”

    “诶?成实医生你,认识……那位黑色骑士先生么?”

    听到她的话话,明美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这样的语气,也未免太过亲密了一点吧?

    “我想,如果我说不认识的话,你大概也不会相信吧?”

    听到她的话,成实却没有丝毫的意外,仿佛一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一般,只是回了她一个微笑,

    “也是呢……”

    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明美也没有过多的感叹。

    毕竟,如果不是认识的人,足以信任的人的话,那位黑色骑士先生应该不会把受伤的自己交托给她来救治才是,否则的话,直接把自己送到医院去不是更方便么?

    “那,你知道么,他的真实身份?啊,当然,不用回答也没关系……”

    明美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出了这个问题。

    “知道是知道,但是,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么多。”成实将新的纱布黏贴好,抬起头来,对着她笑了笑,“因为这是他的隐私,除非,他决定自己告诉你。否则,我不能说。”

    “嗯,我明白的,我也只是随便问问。”明美有些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她知道这个问题有些过界了,但是,却仍然抵不过人类那天生的好奇心。毕竟,那可是如今风头正劲的黑色骑士先生啊,谁不好奇他张黑色面罩之下的会是一张怎样的面孔啊?

    “那么暂时,就请好好的休息吧,你腹部的创口,起码需要一到两周才能痊愈呢,这段时间还是少活动一些比较好,”成实将换药包整理好,然后朝着明美点了点头,“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按一下床头处的那个铃吧,会有人过来照顾你的!”

    “啊,请等一下!我不能就这么呆在这里!”明美从床上坐了起来,叫住了正准备离去的成实。

    “怎么了,是担心那些人会找到这里来么?”看到明美那闪躲中带着一丝恐惧的眼神,成实哪还能猜不到她在想些什么,“放心吧,这个地方很安全,他们绝对找不到你的!”

    “不,”听到她的话,明美不由得摇了摇头,担忧的说,“你不了解他们,他们可是……”

    “你也不了解那位英雄先生,”成实打断了明美还没有说完的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淡然的微笑,“我知道追你的那群人很不简单,从你受的伤和他那的凝重的脸色上都看得出来。但是,请你也不要将我们的黑色骑士先生,看的太简单了。”

    【否则的话,他就不是这么值得我信赖的男人了……】

    最后半句成实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但是没有关系,她的意思已经明确的传达给了明美。

    这番话让明美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嘴,低下头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有他说过,关于那些人的事情,和你之前祈求的事情,”看着沉默不语的明美,成实如是的说着,“等到你好一点之后,他便会来见你的,在那之前,请不要过度的担忧,好么?”

    “我知道了……”

    犹豫再三,沉默良久,明美终究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是累了般靠回了床背上,不再言语。

    “那么,请放心的,好好的,休息吧,宫野明美小姐。”

    这么说着,成实默默地带上了房门,将阳光阻隔在了外面,同时也隔断了她的微笑和从容。

    风过无声,整个走廊静悄悄的,只留下成实那沉重的心跳,和满脸严肃的表情。

    她将废物收拾好,更换了一个换药包之后,慢慢的走到了书房,启动了书架后的秘密电梯。

    鹰巢里,赤裸着上身,整个背部被绷带缠绕着的男人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眼前的放大镜。

    主电脑的屏幕上,显示出了他正用放大电镜所查看的那个东西的模样。

    那是一根钢针,一枚从明美的体内取出的钢针。

    旁边的另一电镜上,还夹着一颗澄黄色的弹头,一颗从他的肩甲中挖出来的弹头。

    这些都是那个死亡射手所残留下来的证据,也是目前遗留的为数不多的线索。

    “她醒了?”

    觉察到成实的到来,男人头也不回的说。

    “嗯。”

    成实走到他的身边,看着他那被绷带缠绕着的后背,无奈的叹了口气。

    “停一下吧,我有话跟你说。”

    她并没有急着给他换药,而是将换药包放了下来,走到了他的眼前,直直的盯着他。

    “怎么了?”男人转过头来,疑惑的说。

    “你明白你自己的状况么?”成实皱着眉头,用一种说不上什么感情的目光注视着他。

    “怎么了这是?”男人不由得轻笑一声,“这种表情?”

    “你有病。”

    成实吸了口气,认真而又严肃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