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零一话、明美(下)

正文 第一百零一话、明美(下)

 热门推荐:
    “你有病。”

    成实站在鹰矢的眼前,眼神平静却认真,静静地看着他。

    “这话听着像骂人……”

    或许是从没有见过她如此严肃的样子,鹰矢竟是错愕了几秒,但终究还是咧嘴一笑,如是的说。

    “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然而,成实却并没有被鹰矢的嬉笑给带偏,依旧是这么直直的看着他,认真到他无法逃避。

    “我知道我知道,我还是个伤员,背上还有一个窟窿呢,要注意休息,是吧?”

    对此,鹰矢只能放下了手上的电子放大镜,然后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投降。

    只不过,刚刚耸肩的时候似乎动作幅度太大,拉扯到了背部的伤口,痛得鹰矢不由得嘶了嘶牙。

    “你也知道你还有伤在身啊?”看到鹰矢那扭曲的脸庞,成实终是不忍的长叹了一口气,既无奈又心疼的拿起了换药包,“转过去吧,我来帮你换药。”

    鹰矢麻利的转了过去,避开了成实的眼神,那柔软的眼神让他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我知道你心里很明白的,很明白我说的并不是这回事情……”

    昨天晚上,那场手术持续的比想象之中的还要久一些。

    当成实从从罪木的手中接过剪刀,剪断最后一根缝线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完成了!”

    随着成实宛如导演喊“CUT”般的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不由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尤其是罪木,这可以算得上是她第一次参加大型手术,还是在条件这么苛刻的情况下,让她的神经一直保持着高度的紧绷状态。而在完成的那一刻,已经浑身湿透了她差点没有脚下一软,直接倒下去。

    “辛苦了大家了,尤其是忌村,让你特地跑了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

    成实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将口罩拉了下来,对着那边正着手对病人进行复苏的忌村笑了笑。

    正是由于她这位麻醉师的存在,才让整个手术的过程如此的顺利,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不用客气,学姐。”同样带着口罩的忌村只是点了点头,便又回头去评估明美的情况了。

    “还有蜜柑酱,辛苦了,”成实走到罪木的身边,笑着拍了拍扶着病床,像是快要虚脱一般的罪木的肩膀,“由于患者的创口是火器伤,所以没有办法做一期缝合,所以放了一条引流条在伤口里面,接下来的护理可能还要辛苦蜜柑酱你一下!”

    “啊,好、好的!”

    “行了,不用这么拘谨的,去擦把汗吧……”

    看着这个仿佛像是从热水里捞出来般的女孩,成实不由得笑了笑,笑容颇为怜爱。

    “是、是的!”罪木深深的吸了口气,朝着成实鞠了个躬。

    “也辛苦你们了,池田先生,还有鹰矢。”

    这么说着,成实不由得看向了还站在手术台边的两人。

    “您客气了,成实医生。我们只是作为副手,辛苦的是您这位主刀医生才是。”

    德叔擦了擦他那已经满是雾气的眼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么时间的高强度的手术,对他这样的年纪来说,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哪里……嗯?你怎么了,鹰矢?”

    直到这个时候,成实才忽然注意到,一直站在手术台边的鹰矢有些不太对劲。

    从刚刚开始,他的反应就有些迟钝,一点都不复平日里的机敏。还有,那即使是戴着手术帽都看得出来的满头大汗和苍白的脸色,甚至连眼神都有些恍惚和涣散……

    “鹰矢?你——”感到有些不安,正向他走去的成实却忽然猛然顿住了脚步。

    因为,他已经先她一步倒了下去。

    绿色手术衣的背后,不知何时已经染上了一出触目惊心的红色,并且,还在不停地蔓延。

    “鹰、鹰矢!”

    “少爷!”

    于是乎,虽然夜已深,但是手术室的灯,还是再度亮了两个小时。

    “如果不是最后你实在支撑不住昏过去了,你是不是就不准备告诉我你也中枪了?”

    成实一边熟练的帮着鹰矢拆着绷带,一边在他的身后略显责怪的说着。

    “怎么会呢,我又不是铁人,”鹰矢干笑了一声,“只是事情有缓急轻重,那个时候明显明美的伤势要比我重,我自然是希望你能够先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上,而不要为我而分心。”

    “那么你得了TSC这件事呢?”成实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幽幽的说,“如果不是昨天忌村抽了一管你的血拿去化验,你是不是到死都不准备告诉我,你得了这样的绝症?”

    鹰矢张了张嘴巴,终究没能够说出些什么来,或许是因为,她并没有说错什么吧?

    况且,他也是真的没有想到,成实那个叫做忌村的学妹会有这样的见识和能力。不仅知道TSC这种罕见的疾病,并且还能够通过这么几管血液就能够化验出来,实在是不能只用天才来形容。

    “你知道么,我现在突然有点后悔来当你的家庭医生了,真的是,讽刺啊……”

    成实苦笑了一声,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继续拆解起那缠绕在鹰矢身上的,厚厚的一层绷带。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听一下理由么?”鹰矢沉默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因为我怕了,我之前只是希望能够治愈你的伤痛,能够支援你,好让你能够更加心无旁骛的当你的黑夜英雄……可是,随着你每一次带伤归来,我的心里就更加的害怕一分。”

    说到这里,成实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手轻轻地搭在了鹰矢的肩膀上,感受着他的体温。

    “我好害怕,下一次见到的,就不是遍体鳞伤的你,而已经是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

    虽然成实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仿佛就像是在诉说着别人的事情。但是,鹰矢感觉得到,从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所传来的,那微不可及的颤动。传递着她的惶恐,不安和担忧。

    鹰矢很明白这种感觉,但他没有办法给她什么样的承诺和保证,一开口,也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这种情况,一开始我就和你说过了,如果这让你感到痛苦的话,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抬起右手,轻轻地拍了拍成实那微微颤抖的手。

    “不,我不会退出的!”

    成实猛然说道,她的手在那一瞬间紧了一下,力气大到连鹰矢都感觉到了一丝的疼痛。

    “如果我退出了,你受伤该怎么办?谁能帮你治疗?谁能帮你掩盖伤情?”成实苦笑了一声,轻轻地松开了紧捏着他肩膀的手,“而且,比起你所受到的伤痛,我的这点痛苦,又算什么呢?”

    “不要勉强自己,”鹰矢不由得摇了摇头,“这是两码事,是不能拿来比较的事情……”

    “我没有勉强自己,我是心甘情愿。但是同样的,我也想求你,别再勉强你自己了好么?”

    成实叹了口气,然后替鹰矢背后暴露出来的伤口消毒换药,动作无比的轻柔,生怕弄疼了他。

    “我?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会勉强自己的人……”鹰矢耸了耸肩,笑着说。

    “真的?”

    然而,成实却对他的话语不敢苟同,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

    鹰矢也只是笑着看着她,只是不知为何,并没有回答。

    【我之前说你有病,指的不只是你的身体啊……】

    成实看得出来,鹰矢的心理有些问题。或许,连他自己都心知肚明,只是他自己装傻而已。

    想要救人的想法固然没有什么不对,甚至于豁出性命去救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也可以用人类的善念来解释。但是,完全漠视自己的生命,强迫自己去拯救眼前的每个人,这就已经病态了。

    而这种病态,随着她和鹰矢相处的时间越长,便越发清晰地觉察到这一点。

    而这种病态的理念,迟早,会让他丢掉性命……

    “鹰矢,你……”

    “少爷,有您的电话,您的那位侦探同学打来的。”

    就在成实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电梯的门忽然打开,德叔拿着鹰矢的手机走了出来。

    “这小子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怎么会突然打电话过来……哦,八成是来兴师问罪的!”

    看着主电脑的屏幕上正播放着的关于昨晚的新闻报道,鹰矢就大概猜到柯南找他什么事了。

    “哦,对了,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鹰矢转过头来,朝着一旁的成实问。

    成实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一眼那边的德叔,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没什么……”说着,她便再度帮鹰矢清理起他的伤口。

    “哦……”鹰矢定定的看了她一眼,也就没有过多的在意,便从德叔的手中接过手机,然后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句,“喂,大侦探,找我干什么?”

    “你少来,我不信你猜不出来,”果不其然,回答他的,是预料之中的没好气的反驳声,“说吧,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还会发生枪战啊?”

    “这个嘛,其实你没有打电话给我,我到时候也要跟你说的,毕竟,这跟我们两人都有关系。”

    “跟我们都有关系?难……难道?”

    “对,没错,就是那个‘难道’。”

    大侦探不愧是大侦探,鹰矢只是模棱两可的来了一句,他便猜测出了这句话背后的事实。

    “可是他们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你之前不是在追查……难不成,那个十亿元的劫案就是他们做的?强盗集团本身就是他们的人?还是说强盗集团是受他们雇佣的?”

    电话那头的柯南愣了一下,想了一下鹰矢之前追查的目标,便不由得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差不多,虽然中间有点小出入,但是就具体的情况而言可能没什么区别。”鹰矢伸了伸手臂,以便于成实更好地清理伤口,“你们之前找的广田雅美小姐,就是‘他们’的一员!”

    “什、什么?可恶!”一想到自己费尽心思想要追捕的目标居然曾经就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却一直没能发现,柯南不由得自责的锤了墙壁一拳,“那,他们现在呢?抓住了么?”

    “啊,你要说强盗集团的那两个家伙的话,现在应该已经跟那十亿元一起,被警察接收走了。”

    就在鹰矢这么说着的同时,米花大饭店七楼,一个房间的房门忽然被人踹了开来。

    “不许动,举起手来!”

    霎时间,十数号人手立马冲进了房间里,举着手枪将房间里的那张大床团团包围。

    “什、什么情况?”

    “我怎么会……这里是哪里?”

    似乎破门而入的动静太大,终于将床上的两人从沉重的梦境中拉回了现实,茫然的起了身。

    “我是搜查一课的佐藤。”

    为首的女警官朝着一脸懵逼似乎还有些云里雾里的两人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广田健三,潮崎明,你们涉嫌抢劫持械米花银行十亿元巨款,现正式对你们实施拘捕!”

    女警官将警官证放下,然后举起了另一张纸,上面写着大大的三个字——拘捕令!

    “十亿元的巨款,我们的人刚刚在前台的寄存中心找到了,正是你们的房间号。”女警官将拘捕令放下,然后走到床前,看着两人说,“人赃并获,如果有什么要辩解的,就在法庭上说吧。”

    “什、什么?不可能!我怎么会!警官大人,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去你妈的警察,老子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唔!”

    两个人的反应也不同,那个小个子的人畏畏缩缩的,口称冤枉。但是那个身材较为高大的人却一怒暴起,想要强行逃脱,却被早有准备的警察大叔们一把摁回了床上,用枪顶住了脑袋。

    “忘了警告你们一下,最好不要尝试着拘捕,否则,我们有权力将疑犯当场击毙!”女警官冷冷的看了露出不同丑态的两人一眼,然后猛地一挥手,“带走!”

    “是!”搜查一课的大叔们干劲满满,连回应的声音都特别的响亮,十分利落的就将床上的两个人给铐了起来,套上黑头套,拉着往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在那里窃窃私语。

    “今天的佐藤警官也是好棒啊,这么正气凌然,威风凛凛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

    “可不是么?特别是那一句‘带走!’,实在是太霸气了……”

    “女神果然还是女神啊……”

    也亏得他们平时在搜查一课的时候为了不让佐藤听见,已经习惯了用这么低的音量来谈论心中的女神,否则让人听到的话,警视厅的硬汉形象估计要玩完了……

    “报告佐藤警官,搜查了整个房间,没有发现劫匪集团第三个人的痕迹。”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警察走到佐藤的面前,向着她报告。

    “是嘛,果然,我收到的线报也是说劫匪集团的第三个人,那个女劫匪并不在这里。”

    听完他的报告,佐藤也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早就知道,但难免还会感到失望。

    “那么,她到底会在哪里呢?”

    =======================================================================

    “她正在我家……”

    “哈?!”

    听到鹰矢的话,柯南忍不住高呼出声,就差没有直接一句“妈卖批”甩过去了。

    “你怎么了,柯南?”

    那高亢的声线穿透了洗手间的门板,传到了小兰的耳朵里,让小兰不由得疑惑的询问了一声。

    “啊不,没,没什么小兰姐姐!我只是刚刚滑了一下而已!”

    柯南连忙捂住手机的话筒,然后朝着卫生间的门大声的喊了一句。

    “你捂住也没用,我听得到你那恶心卖萌的声音……”

    “你给我闭嘴!”听到听筒里传来的嫌弃的声音,柯南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了一句,“我说你疯了么?知道她是那个组织的人还敢带回家里来?嫌你自己的身份暴露的不够快么?还是单纯的看她是个美女,就又把持不住自己的脑子了?”

    “我是那种人么?”鹰矢将电话拿远,掏了掏自己被高音震得有些发麻的耳朵。

    “屁话!小时候立志做米花种马的男人是谁来着?”

    “额,这个……哎哟!”就在他沉默的当下,却突然发出了一声痛呼。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手滑了一下。”

    电话里传出了一个柯南熟悉的声音,温柔中带着冰冷。

    “额,没事,没事,你慢慢来,不着急,换药就是要慢——嘶!”

    电话那头的鹰矢似乎也是受了伤,正在接受成实医生的换药。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听见他的惨叫声,柯南难得的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感觉到无比的舒爽。

    “如果你想让我相信你不是精虫上脑的话,就请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吧!”

    “我只能说,这是为了保护她,保护她不被组织的人所害,怎么样,够合理了吧?”

    虽然柯南那咄咄逼人的语气让鹰矢颇为不爽,但是换个角度来说,他也不是不能理解。

    “保护她?难道她叛逃出了那个组织?”柯南不由得好奇的说。

    “差不多吧,本来她就算是被强迫加入组织的。而这一次的之所以会有这个十亿元抢劫事件,也是因为组织承诺在拿到这十亿元之后,就放她和她还在组织的妹妹脱离组织。”

    鹰矢一边说着,一边张开了手臂,方便成实将他背后的绷带重新缠好。

    “我想我大概可以猜到结果了……”柯南叹了一口气,“所以昨天的枪战就是这么回事,是吧?”

    “恩,为了保护她,也想趁机抓住他们。”这么说着,鹰矢的声音透出了一股懊恼和沮丧,“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还请了一个外援,最终还是棋差一招,让他们给跑了!”

    “算了,你没事就好,至于他们,总会有机会的……”柯南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了,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解决她的问题?总不能一直躲在你家吧?把她交给警方怎么样?”

    “你认真的?”鹰矢扬了扬眉毛,“请问你是否还记得一个叫做山口银的割喉杀手?”

    “额……”柯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那也总不可能一辈子就呆在你家里吧?”

    “如果她愿意住,我倒是无所谓,我们家里正好也缺几个女仆来着——嘶!嗯哼,说正经的,一个人如果长期呆在家里不能出去,整天担惊受怕的,估计就算活着,也和死了没啥区别吧?”

    “所以呢,你准备怎么办?”柯南好奇的说。

    “我是有个想法,不过具体,还得征求下她的意见。”

    鹰矢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