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零二话、明美(完)

正文 第一百零二话、明美(完)

 热门推荐:
    夜。九点。米花市检察院。

    时值深夜,办公大楼的灯火依然星星点点的亮着,不少检察官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忙碌着。

    人们往日里总会羡慕检察官这个职业,毕竟高薪,而且看起来体面,有型,尤其是在法庭上义正言辞的喊出那一句句“異議あり!”,将无法再狡辩的犯罪嫌疑人和辩方律师击溃的时候,总是让人热血沸腾,激动不已。但是事实上,作为奋斗在一线,与犯罪分子和律师们在法庭上斗智斗勇的检察官,他们的工作看起来并没有大家所见到的那般光鲜亮丽。

    每一名疑犯的锁定,每一个证据的关联,以及每一条指证的确立,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细细调查,层层推敲,直到整个案件的脉络无比的清晰和明朗之后,才能够自信的登上法庭,面对犯罪嫌疑人和辩护律师。而并不是在法庭上拍拍桌子,喊几句“異議あり!”就能了事的。

    所以,人们只羡慕那光鲜的西装革履,却不知那自信淡然的笑容背后,需要多少的努力来支撑。

    九条玲子便是如此,她之所以会这么有名,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个堪比麦当娜的大美女,还有她那极少失败的战绩。而这样的战绩,跟那她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也是分不开的。

    她总是习惯在办公室里待到下班时间之后,将今天所有的档案和资料都一一整理好,确认无误之后才会回家。有时候,碰上了什么棘手的案子的话,更是会一直在办公室里待到很晚。

    比如今天。

    “果然,还是我想错了么?”

    九条玲子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堆照片,有些无力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疲惫的叹了一口气。照片被凌乱的铺洒在桌面上,很难想象九条检察官这样的人会把照片弄得这儿乱七八糟的,只能说,她是真的感觉到有些烦躁了……

    “这位羽柴大少爷,果然,就只是一个花心的纨绔子弟而已么?”

    堆叠在那边的照片上,充斥着某个富家子弟的身影,而且每张照片上,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总是不同的人。唯一相同的是,她们都是美女。呵,真是不难想象的富家子弟的标准生活啊……

    如果不是怀疑对象的话,九条玲子估计此生都不会主动去接触这样的一个……恩,败家子。

    之所以怀疑他,也只是因为他跟黑色骑士出现的时间太过接近了,家庭又足够富有,而且还父母双亡,有足够的理由痛恨犯罪。据人事调查组的调查记录显示,他在回国之前去了中国,而且神秘到连他的家人和身边的都不知道他这几年的生活是怎么过的……

    这么想着,她不由看向了手中的档案,这是从警方那边拿到的,关于黑色骑士的调查资料。上面记载着的警局的人所估算的黑色骑士的身高体重,跟她这么多天来的目测也对的上。接下来,只要跟踪羽柴鹰矢,拍到他露出破绽的那一刻,羽柴鹰矢等于黑色骑士也就可以盖棺定论了。

    但是,事与愿违的是,在跟踪拍摄了这么多天之后,九条玲子并没有发现他有任何露出马脚的行为。相反的,证明他不是黑色骑士的线索却越来越多。其中最直接的就是,在她跟踪这位羽柴大少爷的时间里,那位黑色骑士出现在了城市的另一头,还和不知名的团伙展开了一场枪战!

    事到如今,结论已经不言而喻了,除非这个家伙会分身术,否则的话,他就不可能是黑色骑士。

    羽柴鹰矢并不是黑色骑士。

    在这个结论冒出来的一瞬间,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就不由得从九条玲子的心中升起。虽然说这种调查和失败对于检察官们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但是任谁都不会在发现自己一直在朝着一个错误的方向上努力之后还会有好心情的……

    不过,结论虽然推翻了,但是九条玲子的心中却仍然免不了有一丝的疑惑,这就是真相么?

    或许是多年来办案的经验所养成的本能,让她总觉得事情好像太过理所当然了。理所当然的怀疑上他,又理所当然的将他排除了……是她的错觉么?

    “嗡!”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阵宛如萤虫振翅般的嗡鸣声,整个办公室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停电……吗?”

    九条玲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扶着自己的椅子站了起来,本能的将手中的档案卷成了卷。

    这电停的毫无预兆,让她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劲。不仅仅是因为市政厅没有发任何的停电通知,更是因为她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那声虫鸣一般的声音不是错觉……

    “谁在那!”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九条玲子不由得本能的将手中卷成卷的档案朝着一个方向丢了过去。

    “啪!”

    伴随着一声轻响,那份档案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之中。不,是被什么人抓在了手里!

    “很敏锐嘛,九条检察官。”

    伴随着一声沙哑而不真切的重叠声线,黑暗之中的人慢慢的走了出来。

    “装神弄鬼的,果然是你。”九条玲子嘴上冷哼一声,但是紧绷的神经却不由得松了下来。

    一如既往冷酷的黑色身影,还有那如同有另一般,神出鬼没的本领,来人正是米花的黑色骑士。

    “没办法,如果不这么做,恐怕见不了你一面。毕竟,你们的走廊上可是装满了摄像头呢……”这么说着,黑色身影笑了笑,然后瞥了一眼被他抓在手中的档案,“你在调查我?”

    “呵,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么?作为一个进检察院都得用这种手段的人,我们怎么能不调查呢?”

    似乎对于上次追踪未果反被戏耍还心存怨念,九条玲子没有给他好脸色,径自坐回了椅子上。

    “有理,那就继续查吧,希望不要白费太多的力气……”

    黑色的身影也只是回之一笑,映着月光看了一眼桌上摊着的照片,然后将档案放了回去。

    “哼,你等着吧,”九条玲子淡淡的斜了他一眼,“那么骑士阁下,这个点造访检察院有什么事?”

    黑色骑士也不说话,只是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丢了过来。

    “这是什么?”九条玲子摊开了手掌,才发现那亮晶晶的东西是一把钥匙。

    “你们地下停车场储物柜的钥匙,号码就在上面。”

    “废话,我当然知道这是储物柜的钥匙,我问的是在那个里面有什么东西?”

    九条玲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映着月光,那样的神情别有一番的风味,不负麦当娜之名。

    “证据吧,米花银行十亿元劫案的那两个家伙的,够你多判那两个家伙好几年的。”

    “哦?是什么样的证据,你应该清楚,我可不接受任何非法或者伪造的证据的。”

    九条玲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靠着椅背,十指交叉,笑容之中带着一丝的认真严肃。

    “杂七杂八的,有他们当时抢劫用的东西,还有他们的一些前科,恩,还有一杆霰弹枪。”

    黑色的身影依旧是那副冷静淡然的语气,但却似乎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什么?你居然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放在地下车库的储物柜?检察院的保安没有拦住你?”

    听到他的话,九条玲子也淡定不下去了,不由得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哼,他要是拦得住我,我如今也不会站起你的眼前了……”

    黑色的身影只是微微一笑,月光将他嘴角上扬的弧度映照的分外的明显。

    “你——真的是,”九条玲子一时气急,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关于劫匪集团的第三人——”

    “噔噔噔!”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突然传了过来,将九条玲子还未说完的话堵回了喉咙之中。

    “九条检察官?我听到房间里有说话声?您还没有下班么?”

    是巡逻警卫的声音,作为经常呆在办公室里加班的人,九条玲子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你快点躲——”

    就在九条玲子本能的想叫那个人躲起来的时候,忽然一阵光芒亮起,整个房间已然恢复了电力,那突然转亮的光芒让九条玲子不由得本能的眯起了眼睛。而下一秒,就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转过头去,就已经只剩下洞开的窗户,和随风飘动的白色窗帘了……

    “真是的,又来这一套……”九条玲子不由得嘟囔了一句,然后转身打开了房门。

    “啊,九条检察官,你真的还没有下班啊?真是辛苦啊!”

    警卫不由得朝着九条敬了个礼,别的不说,就这敬业的态度也绝对当的起这一礼。

    “啊,是啊,还有些案子的线索没有整理完……”

    这么说着,九条不由得和蔼的一笑,不动声色的将握在手心的钥匙放进了兜里。

    “额,就您一个人么?可是我刚刚,好像有听到您跟别人讨论的声音啊?”

    看着九条身后的办公室,警卫不由得探了探头,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哦,那是我跟我的一个线人在讲电话……一个乱来的家伙,所以情绪忍不住激动了点。”

    说着,九条玲子无摊了摊手,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地笑容。

    “原来是讲电话啊,”警卫不由得点了点头,“那九条检察官,时候也不早了,还是早些休息吧!”

    “恩,好的,我把桌上的材料理一下就准备回去了,给你添麻烦了。”九条玲子笑了笑说。

    “哪里!您才是!”警卫礼貌性的压了一下帽檐,朝着九条玲子鞠了个躬,然后继续巡逻去了。

    看着警卫远去的背影,九条玲子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轻轻地合上了房门,看向了桌面上的照片。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刚刚那个家伙的确瞄了一眼桌子上的羽柴鹰矢的照片,然而,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或者好奇之类的情绪。是故意的么?还是真的,他就不是他呢?

    这么想着,九条玲子最后看了一眼桌面上的照片,然后将它们重新叠好,放进了档案袋里。

    不过怎么说,这件事情只能先暂时放一放了,在如今证据这么明显的情况下,盲目的怀疑别人是十分愚蠢的行为。现在,她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九条玲子不由得摸了摸兜里的那把冰凉凉的钥匙。

    希望这一次,也不要让自己失望啊!

    ========================================================================

    “怎么样,我们的九条检察官放弃怀疑您的身份了么?毕竟,她这几天可是都没蹲点了。”

    当鹰矢从猎鹰战车里出来的时候,一旁的德叔不由得递上了早已准备好的红茶。

    “差不多了,她应该也已经认识到了,在同一时间内羽柴鹰矢和黑色骑士出现在了两个地方这个事实,”鹰矢将眼罩摘下,放在一旁,然后接过了德叔手中的红茶,微微抿了一口,“今天晚上,她将关于我的调查档案丢到我手中,还丝毫不掩饰摆在桌面上的羽柴鹰矢的照片,很可能就是为了故意试试我的反应,想再最后确认一下,我有没有是羽柴鹰矢的可能性。”

    “那您是什么反应?哦,应该就是没有反应吧?”德叔大概可以想象得出来。

    “恩,不过没有反应本身就是一种反应,就看她自己怎么想了……”鹰矢一口将杯中的红茶饮尽,然后放回了德叔手里的托盘上,“对了德叔,宫野明美现在还在那个房间里么?”

    “是的,为了不让她知道一些不必要的信息,目前为止,她还一直在那个房间里没出来过。不过您放心,日常的起居方面都是老朽在照顾,所以没有问题。而伤口方面,也有浅井小姐和罪木小姐两位轮番护理,恢复的相当不错,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所以请不用担心。”

    “是嘛,那就好,也是时候该跟她好好谈谈了。”

    鹰矢走到主电脑旁,将存放战衣的储存柜从地上升了起来,将身上的装甲一一卸下。

    “我估计,宫野小姐也已经期待许久了。”德叔如是的说。

    德叔说的没有错,明美的确期盼了很久。因为她实在是有太多的话想要说,有太多的问题要问了。所以,当鹰矢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明美竟是顾不上疼痛一把从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

    “我觉得你还是冷静一点比较好,宫野小姐。好不容易缝上的伤口,可千万不要再崩开了。”

    鹰矢只是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坐在了离她的床不远处的前方,平静的看着她。

    当然,他已经再度戴上了那个黑色的面罩。

    “你终于肯出现了……”明美靠在床上,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我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你!”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同样的,我也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你。”鹰矢如是的说。

    “如果你是想要问我组织的事情的话,恐怕你是要失望了,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

    听到鹰矢的话,明美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既无奈,又悲凉。就像琴酒说的那般,跟自己那个聪明的妹妹不同,作为一个底层的成员,她就是想透露组织的信息,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那就说一说吧,你那天所说的,你妹妹的事情。”

    鹰矢仍然记得那天晚上,她用同样的表情哀求着她,求他放她一马,让她可以拯救自己的妹妹。

    不得不说,鹰矢被打动了。作为一个同样有妹妹的人,他很能理解她的这种心情。

    “我的妹妹和我不同,她自小就很聪明,学起东西来也很快,可以说,相比起我这个姐姐,她才不愧是爸爸和妈妈的女儿,不愧是我们宫野家出来的孩子。”

    说着这话的时候,明美的眼中带着些许的自卑,但是更多的,却是欣慰和骄傲。但是,这份欣慰和骄傲却并没有维持太久,便被悲伤、无奈、自责等一系列的负面情绪所吞没了。

    “不过,也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聪明才智,妹妹她才会被组织给盯上,被迫为他们进行研究。”

    明美不由得抱紧了自己的双臂,对于这份带给他们家骄傲又带来苦难的才智,心情实在是复杂。

    “你之前只是大概的说了一下研究,但是具体是做什么研究?”

    鹰矢不由得对她那个素昧平生的妹妹感觉到了一丝的好奇,能让那个琴酒说出“很受组织重视”这样的话来的人,究竟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又在为这个组织研究些什么?

    “不知道,”明美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从来不会谈论这些,而志保从来没有和我说起过,在通话都会被组织监听的情况下,一个估计是她没法说,另一个,可能也是为了保护我吧?”

    “可以理解……”鹰矢不由得点了点头,心里却不由得越发的在意。

    他本能的感觉到,被这个恐怖的组织所重视的,甚至如此严密监视着的研究,肯定不是什么小打小闹的东西,肯定是那个组织最核心的机密之一。以鹰矢对组织的财力、势力和能力的推定来猜测,这个研究背后的真相恐怕会非常的惊人,很有可能是会颠覆所有人的认知和想象!

    那一刻,鹰矢不由得回忆起了在那个冷雨夜死去的父母,还有从羽柴集团里被盗走的东西。虽然他目前连那个东西具体是什么都不清楚,但是他却有一种莫名的直觉。无论是自己父母的死,跟被盗走的东西,都跟组织的这个研究之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所以,宫野志保,也就是明美的妹妹,是一个无比关键的人物。即使明美不哀求他,他也势必要将她从组织里救出来!因为,她所掌握的情报实在是太过关键了!看起来只是一个研究而已,但是如果再大胆的想深一点,说不定知道了这个研究的真相之后,就可以明确组织的目的所在!而目的一旦明确,它的一切行动也将会变得可以预测!组织,也就变得不再这么神秘了!

    “那个,你接下来,是准备怎么对我呢?是将我转送到警察局么?我答应过你,不会跑的。”

    忽然传来的声音,将鹰矢从沉思中唤了回来,抬起头来,却看见明美正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看着她脸上平静的表情,还有眼神里些许的慌张,鹰矢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这就是你这些天最想问的问题吧?如果我想把你送去警察局的话,早就送了,就跟你的那两个同伙广田健三和潮崎明,连同那十亿元一起。不过,既然我把你带回了这里,就代表着我不想看到你死在他们的手上。”鹰矢靠在椅子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过,我能提供给你的,也只有这种程度的保护了。你放心,这也只是保护而已,并不是软禁。”

    “有区别么,我依然只能够躲在这里不见天日。一旦出现在外面,很快就会被他们找到。”

    明美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自暴自弃式的苦笑,整个人无力的瘫靠在床背上。

    “这只是一种选择,你在这里,可以算的上是绝对的安全,却也是绝对的不自由和枯燥。”

    鹰矢不由得伸出了食指,微微地摇了摇。

    “还有第二种选择?”听出了鹰矢话中的意思,明美不由得有些疑惑的问。

    “这就要看你,能不能够暂时忍受自己,变成一个老太婆了……”

    鹰矢忽然笑了笑,说出了一句让明美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