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零三话、大神樱(上)

正文 第一百零三话、大神樱(上)

 热门推荐:
    想要藏起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就是把她变成另外一个人!

    但是,人这种东西,又不像是电视上播的机甲动画里面,一模一样的量产杂兵机那般,这世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人存在,如果凭空出现的话,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吧?

    那么,如果化妆成一个本来就存在的人又如何?

    不,这么说并不准确,应该说是化妆成一个原本已经死了,却被谎言续着命的,虚假的身份呢?

    这,是鹰矢目前所能够想到的,最妥善的办法了。

    利用君惠那高超的易容技术,将明美伪装成一百多岁的不死长寿婆,从而避过组织的耳目。就像他们没有注意到工藤新一会变成小孩子一般,估计也没有人会想到宫野明美会变成老太婆吧?

    “看样子,那个美丽的人鱼传说,还得继续维持一阵子了……”

    “不过,一切还是等她的伤好全了再说吧。”

    看着手机上关于那个“美国岛”的人鱼传说的报道,鹰矢不由得关掉了网页,喃喃自语的说。

    “话说回来,应该是这个地方没错吧?”

    感觉到太阳越发的刺眼,鹰矢将手机放下,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了看挂在房子前的那块木牌。

    “大神道场……嗯,应该没错了。”

    鹰矢再度拿起手机,看了看德叔发给他的那个白发少女的资料之后,伸手推开了道场的大门。

    “啊,来人了,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么?如果是想来道场学习的话,请跟我去那边登记一下。”

    大门刚刚推开,门口一个穿着功夫道服正在的挥拳的人便走了过来,热情的朝着鹰矢说。

    “啊,不是,我是来找人的,”鹰矢不由得摆了摆手,“请问,大神小姐今天在家么?”

    “嗯?你是来找小师妹的?”哪知道,鹰矢的话刚出口,那人看他的目光便瞬间诡异了起来。

    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珍稀物种一般,用一种包含着好奇、戏谑、嫉妒以及幸灾乐祸等一系列情感的复杂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鹰矢好几遍,只把鹰矢看的浑身发毛。

    “请问,我的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鹰矢强自挤出一丝笑容,从牙缝里面崩出了一句话来。

    “啊,没有没有,你先稍等一下,我先去请示一下师母!”

    “诶?等一下!喂!”

    或许是习武之人对于危险本能的预感,又或许是鹰矢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已经巨大到可以实体化的程度,那人被吓得丢下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就跑了,任凭鹰矢怎么呼喊都不回头。

    搞什么啊这家伙?见个人还请示?鹰矢一脸的黑人问号,总觉得这家伙好像搞错了什么啊?

    就在鹰矢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的那一刻,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嗯?”在看到来电显示的姓名的时候,鹰矢顿时眉头一皱,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

    废话么,这小子哪次打电话过来是有好事的!

    “喂,大侦探,这次又怎么了?不会又克死了谁吧?”鹰矢接通了电话,没好气的说。

    “你给我闭嘴!你丫才是瘟神呢!你丫才克死谁了呢!”

    听到鹰矢的话,电话那头的柯南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只能愤愤的吼了一声。

    “可我毕竟没有去哪哪死人啊?”话刚说完,就听见那边的柯南深深地吸了口气,感觉暴风雨即将来临的鹰矢不由得连忙转过了话头,“行了行了,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咕唔——”

    听到鹰矢这么说,柯南也唯有将已经到了喉咙的怒火再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从那粗重的呼吸声之中,可以听得出来他是憋得相当的难受。

    不过,身为侦探的正义感最终还是压过了他对鹰矢的怒火,让他不由得耐下性子,认真的说。

    “鹰矢,你听我说,我刚刚在河边捕鱼的时候,发现一个男人被人威胁着在用狙击枪练习射击!”

    “啥?”听到柯南的话,鹰矢不由得愣了一下,一下子无法理解柯南话中的全部意思。

    “我用望远镜看到的,在一栋大楼的顶端,有个男人正被另外的三个男人拿着枪指着,被迫用狙击枪进行射击。”然后柯南将刚刚他所看到的场景向鹰矢详细的描绘了一遍。

    “你怀疑那个男人是被人威胁着要去狙杀某个目标,所以在这里做事先的练习?”

    听完柯南的描述,鹰矢总算是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嗯,我是这么认为的,你有什么想法么?”柯南点了点头,如是的说。

    “我的想法就是,”鹰矢抽了抽嘴角,“你还说你不是瘟神!这么小概率的事情都能让你碰上!”

    “你!”柯南真的是一口老血憋在喉咙,他此刻真想用这双脚力增强鞋一脚踢爆某人的蛋蛋!

    “好了好了,你也别气,事实胜于雄辩嘛,”不知道为何,每次把这货怼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鹰矢总是觉得异常的舒爽,“你说他似乎发现了你,那他有没有留下什么可以成为线索的东西?”

    “嗯,我们后来去楼顶的时候,找到了一个被刻意压在石头下面的计算机,上面留着一串数字!”

    电话那头的柯南深深地吸了口气,一边告诉自己“不要跟二货一般见识”,一边如是的说。

    “数字?会是密码么?还有,你可以确定这是那个人留下的?”鹰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是与不是,等到目暮警官回去验一验上面的指纹就知道了!”柯南这么说着,“不过,我现在更在意的是,那上面留着的一串数字究竟是什么意思?3135134162,怎么想都想不出答案。”

    “如果真的是你所说的那人留下的话,那么一般来说,他最想传达给你的,要么是狙击的时间和地点,要么,就是他或者他的什么人被关押的地点……”鹰矢想了想,说。

    “这些我当然知道啊,但我就是解不出这串数字的意思,所以才想打电话问问你啊!”

    “就算你问我,我也不一定解得出来啊!”鹰矢挠了挠头,一脸蛋疼的说,“毕竟看过那个现场的只有你们,他留下的信息肯定是针对你们的,有些信息可能要结合现场才能看得出来!”

    “我明白,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啊,”柯南带着希冀的语气说,“不管暗号如何,首先我们需要找出那个狙击地点来!他们之所以在这条S型的河道上练习狙击,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正式狙击的场合也是这样一个S型的弧线,所以,我们需要一辆车来带我们找出这些地方的所在!”

    “我他妈就知道,合着在这里等着我呢是吧……”鹰矢一脸嫌弃的识破了大侦探那丑恶的嘴脸,“要车的话,你让你毛利叔叔去租一辆不就好了……”

    “那不能,有免费的车干嘛要去租啊!”柯南一脸的理直气壮打土豪,竟然鹰矢无言以对。

    瞧瞧瞧瞧,这才多久,就已经被毛利家的贫民经济腐蚀成这个样子了!

    新一啊,你家里也不缺这点车钱吧?让你妈随便给你毛利叔叔打点生活费不就好了么?

    “好吧好吧,算你赢了,你打电话给德叔吧!让他带你去浪好了……”鹰矢无奈的叹了口气。

    反正按照他的说法,今天才是练习的话,就不可能会在今天动手,就让大侦探慢慢找去吧。

    “诶?你不去么?”柯南疑惑的说,他本来以为鹰矢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去的。

    “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鹰矢轻咳了一声,“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先忙了!”

    “啊?喂——”柯南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鹰矢一把给掐断了。

    “啊啊!这个混球!敢挂我电话!要是真的在忙也就算了!不是的话,我下次非弄死他不可!”

    柯南那压抑了许久的怒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感觉自己的强力鞋已经有种克制不住的波动在浮现了,下次见到他说不得要一个战争践踏外加一个震荡波过去。

    其实鹰矢也不想就这么直接挂断他的电话,会按下挂断键纯粹只是因为手抖。

    对,真的是手抖!因为,不只是手,他现在全身都在抖。但不是怕的,而是被震的!

    不过现在鹰矢真的开始有点怕了,因为这仿佛连房屋都震动的脚步声!

    我去!不是说去请示一下师母么?这他娘的就是请示的结果?究竟是请来了多少人啊喂!

    “在哪里?在哪里?敢做小师妹男朋友的人在哪里?”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是哪个勇士?这么有狗胆,敢追求我们的小师妹!”

    “什么勇士!明明是烈士!敢追求小师妹,怕不是要死的很凄惨!”

    这他妈绝对是搞错了什么啊!

    看着仿佛潮水一般涌出来的学徒们,鹰矢现在真的是开始怀疑自己这趟究竟来的对不对了!

    什么鬼啊这都是!别的不说了,就问现在回头还来的及不?

    “肃静!”就在鹰矢犹豫着要不要夺门而出的时候,一声典雅而不失威严的呵斥声忽然从嘈杂的起哄声中脱颖而出,瞬间镇住了这些看热闹的学员们。

    “师、师母!”所有的人瞬间都立正站好,自动分成了两排,朝着中间的人鞠了一躬。

    那是一个穿着典雅的和服,扎着一个雍容的发髻的妇人,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大气之余透出一丝的刚强。从她那一头标志性的白发,不难看得出她的身份。

    “你们的拳都练好了么?你们师傅下午回来的时候可是要检查的!如果谁被惩罚了,我可不会说情!”妇人将折扇一合,冷冷的说,“还有,将客人堵在门口,就是我们的待客之道么?”

    “不是!”众学员们整齐而响亮的应了一声之后,便自觉地排着队伍,陆陆续续的回自己的练功房去练功了。只不过回去的时候,还是一边走着,一边偷偷的回过头来,用或嫉妒、或怨念、或看戏、或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搞得鹰矢是老大不自在。

    而在看到人走光之后,白发的妇人这才走了鹰矢的面前,朝着他露出了一个彬彬有礼的微笑。

    “你好,听闻你是小女的,恩……朋友?”

    “额,伯母你好,鄙姓羽柴,我是大神她的,额……朋友!”

    其实鹰矢本来是想说“朋友的哥哥”的,但是转念想了想,用这样的身份来找她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因为这样的身份其实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还十分的危险……

    况且,以他今天拜访的目的,这样的身份感觉就更加的讽刺了……

    所以,鹰矢干脆就把后面三个字给省了。这不是强行套近乎,绝对不是!

    “阿拉,真的么,”听到鹰矢的话,大神夫人的声调明显提高了不少,眉眼之处也更加柔和了几分,“小樱那孩子也真是的,明明有了也不跟我们说,还让我们担心没有人敢接近她呢……”

    “啊?不不不,伯母,你误会了,我和大神只是普通的朋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听到她的话,鹰矢吓得连忙摆了摆手,这误会可大了去了,让夏帆知道还不得把他给活剥了!

    “呵呵,我知道,”大神夫人笑着点了点头,“普通朋友也好,至少也有个异性的朋友了。小樱这孩子太过要强,一天到晚就知道习武练拳,迄今为止都没有什么人敢接近她呢!”

    “诶?是这样么?”鹰矢不由得挠了挠头,怪不得刚刚一个个用看珍稀动物的眼神看着自己呢。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那个女孩还曾经立下过一个誓言,如果哪一天她要找个夫婿的话,那个人一定要是能够打赢她的人。而迄今为止,因为这句话而向她发起挑战的人数不胜数,但无一都被三拳两脚就教做人了。除了这个道场的道场主,她的父亲之外,这个女孩还没有输给过任何人!

    所以,一开始在听到说小樱的男朋友上门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涌了出来。

    他们真的是想看看究竟是哪个不怕死的这么猛,可以战胜小樱!

    然而,一无所知的鹰矢回应给他们的,只能是一脸的尼克杨。

    “阿拉,你瞧我,太高兴都忘了还站在门口了,请进吧!”

    大神夫人微微一笑,然后优雅的一躬身,朝着鹰矢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那就打扰了,伯母。”

    鹰矢不由得礼貌的向着对方问好,毕竟想要留一个好的印象,就不能失了礼数。

    “寒舍简陋,希望羽柴君不要介意。”

    入座之后,大神夫人朝着鹰矢微微一躬身,然后十分优雅的帮鹰矢沏了一杯茶。

    “哪里,伯母您实在是太客气了!”

    客气到他有些不适应了,鹰矢接过那杯茶,苦笑着抿了一口。

    “我已经遣人去叫小樱那孩子了,应该就快来了。”说罢,大神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孩子,实在是太要强了,跟他爸爸简直是一个模子打出来的死脑筋,整天放学后就留在练功房里,也不像其他的小孩子一样出去玩,曾经还让我担心她在学校里能不能找到的朋友呢!”

    “啊,这点伯母可以放心,大神她在学校里还是有比较要好的朋友的。”鹰矢笑着说。

    “阿拉,你知道的还真清楚嘛,看来你和小樱应该比较要好吧,这孩子平常都不说自己的事情的,及时对着我们这些家人也一样。”大神夫人挑了挑眉毛,饶有兴致的看了他一样。

    “额,一般要好,一般要好……”鹰矢干笑了两声,他很想说那人就是我妹。

    “唉说到头来,还是我家那个死鬼的原因,说什么为了不让大神流综合格斗术失传,就把那孩子当做男孩子来训练。你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学点茶道插花什么的,也总比学格斗术强吧?”

    “哈,是、是啊……”不知道该如何回话的鹰矢只能饮一口茶来掩饰尴尬。

    “母亲,听说有人找我?”

    还好就在这个时候,客室的门被人打了开来,那个白发的少女穿着一身道服走了进来。

    她的身上还残留着剧烈运动后留下的香汗,随着微喘的气息飘散了过来,带着些许淡雅的香气。

    “小樱,你真是太失礼了,有朋友上门,就是这样子出来接客的么?”

    看到大神樱那凌乱的道服和满是汗水的额头,大神夫人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呵斥着说。

    “朋友?”听到她的话,大神樱这才注意到坐在自己母亲面前,正背对着她的那个人。

    “哟,又见面了。”鹰矢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转过头来,朝着大神樱露出了一丝阳光的微笑。

    然而,这个自以为阳光的笑容,却将那个本该无比刚强的女孩吓退了一步,瞪圆了双眼。

    “诶?是、是你?你怎么会……到我家来?”

    像是没有做好准备就见到了相亲对象一般,大神樱那白皙的脸颊泛起了一丝的红晕。那结结巴巴的羞涩模样,真的是让大神夫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是自己的女儿么?是那个对男性不假颜色的小樱么?不是别人假扮的吧?

    感受到大神夫人望向他时那难以置信的眼神,鹰矢顿时如坐针毡!

    天地良心啊!他跟这个女孩真的没——额,好像……占过她便宜来着……

    似乎是想到当初那尴尬的一幕,本来还高涨的委屈感瞬间就像漏了气一般瘪了下去。

    而那边的大神樱似乎也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了他此刻脑海里的画面,脸色不由得又红了几分。

    “哎呀呀,这可真的是……”在最初的震惊过去之后,大神夫人不由得将折扇张开,遮住了自己的嘴巴,眯起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鹰矢一番,看的他是浑身的鸡皮疙瘩。

    “那个,伯母,其实……”

    “呵呵,我明白,我都明白的,普通朋友嘛。”大神夫人“呵呵”的轻笑了两声之后,将扇子合了起来,带着迷人的微笑站起身来,朝着鹰矢微微一躬身,“羽柴君,妾身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就不打扰你们朋友之间的交谈了啊。那么小樱啊,羽柴君就交由你来招待吧,为娘会把那些学员们支开一点,不会让他们嘈杂的练拳声打扰到你们谈话的。”

    鹰矢真的很想再解释一番,但是忽然想到说出“占了你女儿便宜”这样的真相的话,可能他今天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所以张了几次嘴巴,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说出来。

    “诶?母、母亲?”而相比嘴角抽搐,蛋疼无比的鹰矢,大神樱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看着自己的母亲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离开,留着自己跟他大眼瞪小眼。

    “那个,你好啊,大神同学,我可以叫你小樱么?”

    在尴尬的氛围持续了几秒钟之后,终究还是鹰矢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不过,该说真不愧是超高校级的花花公子么,一开口就相当于是调戏的口吻。

    幸好,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少女对这一切都不怎么讲究,只是点了点头也就同意了。要是换成小兰或者园子这种暴脾气的话,估计此刻他不是住院了就是被警察带走了。

    “那么,哥哥,请问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入座之后,大神樱似乎也终于平静了下来,端起面前的茶壶,替鹰矢满上了一杯茶。然而,让她错愕的是,在听了自己刚刚的那句话之后,鹰矢就像是突然着了魔一般,直勾勾的盯着她。

    “那个,小樱,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鹰矢咽了口口水,略带颤抖的说。

    “哥哥(兄さんniisan)……啊,怎么了?”大神樱疑惑的说,“有什么不对么?因为您是夏帆的哥哥,所以我也想这么称呼您。还是说,您希望我叫您大哥(兄貴aniki)?”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鹰矢的眼泪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让那边的大神樱不由得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哥哥?是我说错了什么?”

    似乎是从来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大神樱显得有些慌乱。

    “哦哦哦,五年了!我终于又听到这个称呼了!自我从中国回来之后,夏帆就再也没这么叫过我了!呜哦哦哦!这是喜极而泣啊,眼泪停不下来啊!”

    “是、是吗?”

    虽然不是很理解,但是大神樱还是听得出那哭声中的悲凉,默默地递了一张纸巾过去。

    得亏坐在他面前的是大神樱,善良贴心的大神樱,在鹰矢痛哭流涕的时候还会给他递一张纸巾过去。如果换成夏帆的话,肯定就会直接甩下一句MDZZ然后起身就走了……

    “那么哥哥,请问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看到鹰矢激动的情绪慢慢冷静下来,大神樱这才继续问道。

    因为说起来,他们也才见了两次面,有一次他还在昏迷之中,真正意义上的,也就那一次。所以,大神樱实在想不出鹰矢今天为什么会突然找到她的家里来。

    “那个,我今天来,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说到这里,鹰矢突然正襟危坐了起来,仿佛刚刚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您请说,但凡我可以帮到忙的,我一定会帮的。”

    看到鹰矢那严肃的模样,大神樱也不由得挺直了脊背,认真的说。

    “夏帆不肯见我了,你能帮个忙么?”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