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零八话、营救(下)

正文 第一百零八话、营救(下)

 热门推荐:
    “好了,既然到大楼前了,那就让我们计划一下……哎哎,别走啊,听我说完啊!”

    “行了行了,这都第四栋了,你的戏就不要这么多了!”

    众人皆是不耐的摆了摆手,然后就自顾自己朝着眼前的那栋大楼走了过去。

    是的,也不知是鹰矢他们太过倒霉还是怎么的,四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们愣是先找完了那四分之三。当然,也不是没有好处,那就是经过前面三幢房子的搜索,不用鹰矢再过多的提醒,他们也已经轻车熟路,知道该怎么样小心的搜索了。从这点上来讲,又可以算是幸运的。

    于是,一行人很是熟练地压低身形,隐藏在黑暗之中,悄悄地潜进了这座废弃的大厦。

    “有人来过了。”

    刚一进到大厅,鹰矢便不由得停住了脚步,看向了地板上那零散而明显的脚印。

    事实上,即使没有他提醒,众人也已经感觉到了一股非同寻常的死寂。不同于之前的三栋大厦那种单纯的寂静,这里的悄无声息充满着一种诡异的沉闷和压抑感,就像是一个被捂住了嘴巴的人,明明拼命地想要呼救,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般。

    “看样子,这次终于是找对地方了。”这么说着,鹰矢便走到那些脚印前蹲了下来。

    “你在做什么啊,鹰矢?”

    看到鹰矢对着那堆脚印来来回回的的扫了好几眼,又伸出手指,对着那些脚印不停地比划了起来,小兰不由得好奇的走到了他的身后,压低了声音问。

    “做个大概的了解。”鹰矢头也不回的说。

    “大概的了解?”小兰仍然没能懂鹰矢的意思。

    “是足迹学,对吧,鹰矢哥哥?”一旁的柯南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一句。

    然而鹰矢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没有回答,沉浸在那一堆灰尘和脚印之中无法自拔。而众人也就默默地看着他隔空鬼画符一会儿,又用手指插入地上的厚厚的灰尘里,进进出出了一下子,这才终于像是爽完了一般,慢慢的抬起头来,擦了擦手,对着身后的众人说。

    “我大概的辨认了一下,一共有7双不同的鞋印,”这么说着,鹰矢用手指将地上不同的鞋印指给了众人看,“其中有六双鞋印目测在四十一码以上,从灰尘被挤压的厚度跟我自己的脚印来估算,应该都是比较健硕的男性。而另一双鞋印就明显比较纤小,尺寸目测三十六码左右,脚印也普遍没有那么清晰,对比一下鞋印下灰尘厚度,应该属于一个体格比较纤细的女人。”

    “而且,这几个脚印特别的不自然,印子深不说,着力点前重后轻,而且距离之间并不稳定,时长时短的,应该是被人推搡着前进时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而出现这样诡异的足迹的脚印只有两个,一个就是刚刚那个女性的脚印,和另一个目测四十二码的运动鞋印,应该就是被绑架的山部先生和她的女朋友绘里小姐。其余的五个,应该就是绑架他们的歹徒留下来的!”

    当鹰矢把这一长串的分析说话之后,却发现除了柯南之外,其他的人皆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嗯?我说的如此清楚易懂,你们该不会还听不明白吧?”鹰矢疑惑的说。

    “诶……不,不是,只是忽然的觉得,你还真的懂得挺多的啊!嗯,跟新一一样!”

    听到鹰矢从眼前这点脚印就能够说出这么大一通的分析,小兰不由得由衷的感慨了一声。

    “虽然听着像赞美,可我总觉得你表达出来的东西十分的失礼啊……”听到小兰的话,鹰矢顿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尤其是最后一句可以省略,或者反过来也行!”

    “柯南也觉得新一哥哥的学识应该更加的渊博!”

    “哈?”

    就在这个时候,某个小鬼突然臭不要脸的说出了这句话,让鹰矢不由得鄙视的斜了他一眼。

    觉察到了鹰矢那唾弃的视线,某个小鬼还故意臭屁的推了推眼镜,不仅彻底隔绝了视线的侵蚀,还用冰冷的镜片反射出一道令人不快的高冷光芒,在这黑暗的夜里差点径直亮瞎了鹰矢的眼。

    看的鹰矢这叫一个气啊!差点就压抑不住任督二脉之中汹涌的真气,一脚把这小子当他最爱的足球一样给踢飞出去了。毕竟,某日本著名球星大空翼曾经说过,朋友是个球嘛!

    上天明鉴,要不是这个场合不允许,他真的很想试试传说中的拐子流星。

    “算了,救人要紧。”鄙视的斜了他一眼,鹰矢不由得将视线重新转向了那堆脚印。

    五个人,说多也不多,如果这个时候在这里的是黑色骑士的话,收拾他们简直是轻松加愉快的事情。只不过,作为羽柴鹰矢,又带着一堆弱女子(?),那么就有必要计划一下再行动了。

    “这样吧,小兰你和我分别从两侧的楼梯悄悄的摸上去探查一下情况,然后柯南,夏帆和小樱……咦,夏帆呢?”念头转瞬即逝,就在鹰矢环视众人,准备稍微分配一下工作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的妹妹和那位武道少女都已经不见了踪影。不,除了柯南之外,所有人都不见了踪影。

    “就在你对着那堆脚印发呆的时候,你妹她们早就偷偷的摸上去了!”柯南没好气的说。

    “什么?那两个丫头真是……你为啥不拦着她们啊!”听到柯南的话,鹰矢急的直挠头。

    “我倒是想拦啊,可你觉得我能拦得住么?”说完,柯南不由得郁闷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小兰倒是想拦着她们,但是又不敢大声呼喊,只能是跟着他们一起上去了!”

    “哇呀呀,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冲动的!等我追上之后非要打她一顿屁屁不可!”

    “这句话你也好意思说别人……哎哟别提我领子!呀!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

    “好了,进去吧,可别想着搞什么小动作,明天一早准备干活!”

    七楼,劫匪一只手押解着山部的胳膊,另一只手拿着枪顶着他的头,将他推进了一个房间。

    “我明白了,我会配合的,只求你们不要伤害绘里!”

    平日里面对罪恶从不低头的山部浩一此时却低着头,用着低声下气的语气,哀求般的说。

    因为就在他的面前,另一个劫匪也正以同样的姿势,押解着他正无助的流着眼泪的女友。

    “这就对了,老老实实的呆着,我们也省点事情,等到明天事情一结束,就放你们自由!”

    两个劫匪相视冷笑,然后将山部和他的女朋友推了进去,将房门从外面上锁。

    “浩一!”

    看到那些男人离开,一旁的绘里再也忍不住扑进了山部的怀里,颤抖的紧拥着他。

    “你没事吧,绘里?”

    怀中的躯体冰冷的有些吓人,那强自压抑着的颤抖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山部所能做的,也唯有紧紧的拥着她,用自己的身体和怀抱给她传递过去一些温暖。

    “我没事……”

    话虽如此,但是绘里的颤抖却并没有停止,只是将头深深的埋在他的怀中,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宛如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将山部的衣服都拽的变了形。

    “浩一,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根本就不会……”

    “笨蛋!着根本不是你的错!是因为我才……不,是那群家伙,一切都是那群家伙的错!”

    感受到胸口传来的温润的感觉,山部不由得咬紧了牙关。既是为自己而让女友陷入了这般险地感到深深的自责,同样也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无比的懊恼。

    “呐,浩一,明天……你真的要这么做么?还有,他们真的会放我们走么?”

    绘里的声音很轻,靠在山部的怀里,仿佛喃喃自语。

    “不要想这么多,你只要相信我就好!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绘里!”

    山部的手微微颤抖一下,但是依然坚定抱紧了女友,似是说给她的承诺,亦似是说给自己的听。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绘里的问题,因为他心里很明白,那些家伙是不可能放过他们的。即使他明天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狙杀掉了那个目标,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因为,他们都没有蒙面。

    没有蒙面,也就代表着不怕被身为警察的自己看到他们的脸,也就说明了,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打算让他和绘里活着回去!所以,山部才会留下那个计算器,用尽所有的手段向着外界求救。

    【拜托了!无论是谁都好!千万要注意到啊!】

    山部紧紧地抱着绘里,在心里对着不停地祈祷着。

    或许是老天终于开了一回眼,就在他祈祷完之后不久,劫匪的惨叫声就穿过了厚重的门板传入了他的耳朵,让他不由得连忙放开绘里,趴在门上仔细的聆听起来。

    “怎么了浩一?”看到浩一突然的举动,绘里不由得疑惑的问。

    “或许我们有救了,绘里!”山部贴在门上聆听了一会儿,这才回过头来,对着绘里说。

    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洋溢着希望。

    =======================================================================

    “今天晚上算是老实多了啊!”

    “哼,揍了他这么多天,也该听话了!毕竟,警察也是人啊!”

    将房门锁上,两个劫匪也将枪收了起来,嗤笑一声。

    “明天就结束了,走吧,先去吃点宵夜,勇夫那个家伙应该买过来了!”

    “诶,可以么?明天就要行动了,难道不怕他跑了么?”

    “放心吧,跑不了的!那个房间除了门之外就只有一扇窗,除非他们不要命了!”

    “说的也是!”

    两个人就这么一边说一边便准备往楼下走去。

    “砰!”“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闷响与惨叫几乎同时响起,传入了二人的耳朵。

    “嗯?怎么回事,好像是俊也的声音?”

    “不知道,赶紧下去看看吧!”

    两个绑匪对视一眼,均是感觉到了有些不对,连忙向着楼下的房间跑去。

    然而,就他们经过楼梯转角的时候,他们的面前却忽然闪出了一道银白色的影子。

    “什么鬼哎呀——”走在右边的那个劫匪正准备刹住身型,却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什么东西勾了一下,整个人顿时失去了平衡,尖叫着一个倒栽葱就送楼梯上翻了下去。

    “砰!”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他的脑袋跟地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顿时失去了声响。

    “什——”另一个劫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意识也瞬间飞了起来。

    最后留在他眼帘之中的,就只有一个越来越大,白皙却有力的拳头了。

    “砰!”又一声清脆的声响,男人就这么后仰着飞了出去,同样也没有声息。

    “好威风的一拳,真不愧是小樱!”

    一个身影默默地将自己的脚收了回来,然后略带赞叹的看向了自己的同伴。

    “那鬼魅的一脚,真不愧是夏帆……我该这么说么?”

    面对她的夸奖,银发的少女则是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两人相视一笑,一如既往的击了个掌,然后继续沿着楼梯向上走去。

    是的,这已经不是她们两人第一次对付不法之徒了。

    不,应该说,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相识,就是在类似于这样的场合上。

    在这个民风淳朴的米花市里,校园生活自然也比其他的地方要精彩一些。虽然大体上来说是好的,但是也总有一些阳光照不到的阴影,总有一些受人欺负的弱势群体存在。

    校园霸陵,就像是每所学校都逃不开的诅咒,时刻发生着。而那一天,恰巧被二人看到了。

    小樱自是不必说,深谙习武之人侠义精神的她自然是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类型。而夏帆,多少也可以算得上是嫉恶如仇的性格吧,毕竟童年的遭遇让她对一切罪恶也是深恶痛绝的。所以,当两股正义之火烧到一起的时候,那些躲在阴影里的家伙们就该为自己默哀了。

    而如果说成为同班同学只是单纯的让两人相识的话,那一次的经历,则可以算得上是二人第一次相知,并且从此一拍即合,成为了彼此最好的朋友的。

    只不过,虽然不是两人第一次携手对敌,不过以往最多也是一些骚扰同学的混混或者是抢劫犯,真要说起来,对付手持枪械的敌人,这还是第一次。幸好,两人之间的合作依然是那么的默契。

    跟拥有超人的天赋和意志,并且日复一日练习格斗的小樱不同,夏帆的身手并不厉害,只是跟随武术老师学过一些最基本的防身术而已,就算加上她那优异的运动神经,顶多也只能算是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好上一点罢了。但是,夏帆却一次也没有拖过小樱的后腿。

    原因无它,因为夏帆善于分析和思考。就像她能够精准的预算弓矢飞行的轨迹一样,夏帆很清楚自己所拥有的能力,并且善于将这些能力运用至实战。比如插眼、踢裆、踩脚趾,以及类似于刚刚的神来一脚,甚至于用上弓箭,夏帆很擅长将自己的长处发挥起来,掩盖掉自己的弱项。所以事实上,被夏帆放倒的人,并不比被小樱放倒的要少,而且大多数还要凄惨一些……

    也得亏夏帆今天没有将弓箭带在身边,否则的话,就算那些人拿着枪,就算没有自己帮忙,小樱也丝毫不怀疑夏帆能够一路单刷上去!她只需要躲在暗处,就能够用弓箭将他们一个一个放倒!

    “小樱,你看,整个七层只有这个房间是关着的!被绑架的人质肯定被关在这里!”

    上到七楼之后,夏帆左右环视了一圈之后,马上便注意到了那个唯一关着的房间。

    “嗯,我们过去看看,不过要小心一点,说不定还有劫匪守在附近!”

    比起夏帆,小樱则是更加的谨慎,一边戒备的环视着四周,一边跟着夏帆向着那道门走去。

    “砰!”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突如其来的砸门声,不由得将精神紧绷的两人吓了一跳。

    “有谁在的吧?门的那一头!我指的不是那群劫匪!”

    一个男人的声音透过厚实的门板,传入了两人的耳朵。

    “果然,人质被关押在这里!”

    这个声音验证了她们的猜想,两人不由得对视一眼,向着房门跑了过去。

    “果然有人!拜托了,请放我们出去!你们能来到这里,说明你们已经收拾掉劫匪了吧?”

    听到了不同于劫匪的声音,山部顿时燃起了希望,拼命地敲起门来。

    “不行,锁住了!”夏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刚刚那几个人身上肯定会有钥匙!我去找!”

    “夏帆,你等等,让我试试看!里面的人,也请退后!”

    “诶?”里面的山部虽然不知道她要干嘛,但还是依照她的话后退了。

    在确认门后无人之后,小樱不由得深深的吸了口气,单脚踏圆,摆好了架势。

    “大神流真传·钢拳!”

    伴随着一声低喝,空荡的大楼顶层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

    “轰!”

    一声轰鸣,铁制的房门发出了一声扭曲的悲鸣,凹进去了一大块,也将里面的人吓了一大跳。

    但是,锁却并没有因此而被震开。

    “不行……么?我的力量,果然还不够么……”

    小樱看着自己那因为疼痛和震击发麻而微微颤抖的右拳,不由得咬紧了牙关,准备再出一拳。

    “不,别再试了小樱!”就在这个时候,夏帆先一步抓住了她的拳头,摇了摇头,“再打下去,不仅你自己的手会受伤,还有可能让锁整个变形,无法再打开了!”

    “我知道了。”听到夏帆的话,小樱也不由得放下了拳头,认真的点了点头,“我陪你去找。”

    “不,你守在这里,我去就好!”抛下这么一句话,夏帆就冲下了刚刚上来的楼梯,直奔着被她和小樱打晕过去的那两个人而去。在她和小樱摆平六楼房间里的那个匪徒之后,后面的那两个劫匪是从七楼下来的,很可能就是他们将人质锁起来的,他们的身上一定有钥匙!

    “钥匙……钥匙……啊,果然在这里!唔!”

    就在夏帆终于在一个劫匪的腰间将钥匙取下的那一刻,一股突如其来的强烈恶意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就在她感觉到危险想要回头的那一刻,一双强而有力的胳膊已经在夏帆回过头来之前箍住了她的脖子。与此同时,一个冰冷而又坚硬的物体顶在了她右侧的太阳穴上。

    “哎呀,可不要想着挣扎啊小姐,否则你这漂亮的小脑袋可就要炸开一朵花了!”

    阴冷而又狰狞的语气,带着令人反感的浓烈烟味,喷在夏帆的脸上,令她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和恶心感。就像是被鳄鱼用舌头舔了一下般,夏帆的身上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

    “说,你们是什么人?还有多少人?不说的话,你应该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的!”

    这么说着,男人不由得用手枪用力的顶了顶夏帆的脑袋,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更是微微扣下。那清晰可闻的机括摩擦声,让人丝毫不怀疑下一秒这个男人就会真的扣下扳机。

    “我、我们……”

    “放开那个女孩!”

    就在夏帆的大脑以200倍的速度运转,拼命的思索着该如何摆脱这个困境的时候,一声正义的呼喝,直接打断了她的思考,陷入了懵逼状态。恩,懵逼的不只是她,还有那个劫持着她的劫匪。

    “什、什么?”那个劫匪不由得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长发的身影迅速的从阶梯上冲了上来。

    “嘁!”男人本能的将枪口转向了正在奔向他的那个黑影,扣在扳机上的手指用力的扣了下去。

    “砰!”子弹击打在了黑暗的天花板上,溅射出了一道耀眼的火光。

    “什——唔——恩——哇——”

    男人惊愕的话语尚未出口,便被一记凌空而来的飞踢挤压的变了形。宛如慢动作一般,拖拉变长,伴随着被彻底扭曲的脸庞,和随之四散的牙齿。

    “砰!”男人重重的飞了出去,后脑勺磕在了楼梯上,顿时也失去了知觉。

    “呼!好险啊!夏帆,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从空中落下来的小兰不由得朝着被男人的力量拉倒在地的夏帆伸出了手,微笑着说。

    刚刚要不是夏帆在男人开枪之前先一步抓住了他的手,往上方一举的话,被打出个洞来的地方,可能就不是天花板了。

    “哪里,我还得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小兰姐姐!”

    看到那明媚到没有任何虚假和做作的笑容,夏帆也不由得展颜一笑,拉住她的手站了起来。

    “小心一点,鹰矢说一共有五个人,这里三个,加上六楼那边一个,应该还有一个才对!”

    小兰看着楼梯上歪歪斜斜的躺着的三个人,不由得如是的说。

    “还有一个已经躺在楼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说着这样的话语,鹰矢带着柯南慢慢的从楼梯的下面走了上来。

    “呵,你们终于来啦。”看到姗姗来迟的鹰矢,夏帆不由得抿了抿嘴,略带骄傲的说。

    “什么叫‘你们终于来啦’啊?你很得意么?怎么就说的这么轻松呢?”鹰矢将手中的硬币放回了兜里,出奇的没有像往日里一般哄着夏帆,反而神色冰冷的瞪了她一眼,“你知道这有多危险么就这么冲上去了?万一小兰没能赶得及怎么办?万一人家直接开枪怎么办?”

    说实在的,鹰矢刚刚真的是吓出一身冷汗,硬币的捏在手中就差扔出去了。幸好夏帆反应够快够准确,否则的话,以硬币的力道还真不一定能够将枪口抬起来几分。

    “哼!”听到鹰矢的话,本来还稍显得意的夏帆不由得撇了撇嘴,轻轻地哼了一声。

    “你——”

    “诶,鹰矢,你说刚刚还有一个人已经躺在楼下了,是怎么回事?”

    察觉到鹰矢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夏帆又也是个倔脾气,不想他们两兄妹在这个当儿吵架的小兰唯有出声打断他们,将话题转移了开来。

    “说来也是巧合,就在我和柯南准备追你们的时候,第五个绑匪提着一袋外卖回来了……”

    鹰矢的脑海之中依稀还能够浮现得出那个外卖绑匪在看到自己和柯南之后他那一脸懵逼的表情,以及被自己一拳放倒之后,那埋进外卖盒之中的搞笑模样。

    “诶……这可真是……”小兰也不由得一阵无语,“这么说来,绑匪已经全部被我们解决掉了?”

    “我想是的。”柯南看着满地的“尸体”,不由得撇了撇嘴。

    【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现在我们可以打电话报警了。”鹰矢如是的说。

    “哼,报警可以,当然,要在救出人质之后!”

    夏帆示威般的朝着他晃了晃手中的钥匙,然后一阵风一般的消失在了楼梯的尽头。

    “说的也是,还是先把警察先生他们救出来才是!”这么说着,小兰也跟了上去。

    “那我们也走吧!”小兰都走了,柯南也没有理由不跟上去啊,随即就屁颠屁颠的走了。

    当然,鹰矢也跟着她们踏上了楼梯。只不过,在经过刚刚那个劫持过夏帆的劫匪的身边的时候,右脚“不小心”的在他勒过夏帆脖子的那只手上重重的踩了一下,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咔啦”声。

    那个倒霉的劫匪在昏迷中被痛醒过来,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即又痛晕了过去……

    ====================================================================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就像是王道的电影剧情,警察们总是在一切都结束之后姗姗来迟,然后坏人被抓,好人得救,一切的一切都迎来了一个完美的大结局。

    而得救的山部和绘里自然是对众人感激涕零,不停地道谢。而最大的功臣,某过于某个臭屁的小鬼了。如果不是他发现了那个计算器,如果不是他锲而不舍的探究和寻找,那么事情的结局可能就会是另外一种样子。所以有的时候,就连鹰矢也不由得由衷佩服这位好基友。

    相信和坚持,这两样品质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之中,分外的难能可贵。

    而一切结束之后,自然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柯南和小兰在接受完目暮警官的嘉奖之后,就匆匆的赶回家去了,估摸着是要赶着去给某个糊涂侦探投食。就是希望一切都还没有太晚,“沉睡的小五郎”还没有变成“饿死的小五郎”或者“永眠的小五郎”……

    至于小樱和夏帆么,自然是鹰矢负责将她们送回家了。毕竟是他将她们带出来的,就有这个义务把她们平安的送回家。

    “今天过得很充实,谢谢你的照顾,哥哥。”大神道馆门口,小樱朝着鹰矢鞠了个躬,然后露出了鹰矢第一次见到的明媚微笑,“我很期待下次的见面。到时候,请哥哥务必不吝赐教!”

    少女明媚的笑容无疑是心灵最好的治愈剂,尤其是再配上那一句句悦耳的“哥哥”。

    “当然了,下次再见!”鹰矢不由得微笑着朝着她挥了挥手,然后便开着车走了。

    “小樱很漂亮吧?”

    “恩——恩?”

    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问题,让还沉浸在少女如花笑颜之中的某人情不自禁的“恩”出了声。但是随即反应过来的大脑和身边传来的实质性的杀气让他硬生生的将还没说完的“恩”拔高了一个声调,变成了仿佛没听到一般的“恩?”

    不得不说反应神速,机智的一匹。只是很可惜的是,似乎没能得到边上那位的信任。

    “我警告你!不准对小樱出手!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看到她伤心!你知道么?”

    副驾驶位上的夏帆侧着身子,用灼热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似乎想将他的脸皮烧出一个洞来。

    “行了,你都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你哥我看起来就这么像是会对幼年女性下手的变态么?”

    那实质性的目光刺得鹰矢有些不自在,只能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也便懒得再解释。

    “哼,你难道还没有一点自觉么?”听到鹰矢的话,夏帆不由得双手抱胸,鼓着嘴巴将脸转到一边,“你去撩夏江姐姐的时候,人家不是也才12岁么?”

    “额……”一时之间,鹰矢竟是没有办法反驳什么,只得用力的咳嗽了两声,然后强行的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今天我跟你说的话你记住了没有?”

    “没记住!”夏帆用鼻息重重的哼了一声,硬着脑袋,就是不肯回过头来。

    “我说你啊……下次碰到这种事情不要这么冲动了好么?我想不用我多说,你自己也应该很清楚的的。你要知道,不是每一次你遇到危险,我和你小兰姐姐她们都能够赶得及的……”

    此时此刻,鹰矢也生不起气来了,只能是无奈的看了自己这个同样倔的跟头驴似的妹妹一眼。

    “哼!说的真好听!说的这五年以来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有赶过来救过我一般!”然而,这句话却不知道像是触碰到了夏帆的哪片逆鳞,让她顿时像是一只炸毛的猫一般,转过头来地对着鹰矢呲牙咧嘴的说,“跟小时候不同了!现在的我也不需要你来救!也不想要你来救了!”

    “夏帆……”

    看着仿佛被逼到绝境的小兽一般为了保护自己而疯狂撕咬的夏帆,鹰矢动了动嘴,说不出话。

    他不知道这五年夏帆到底经历什么,也不知道当初自己那般一走了之给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他只知道,他本以为那条已经慢慢在修复的裂痕,其实依旧清晰地摆在两人之间……

    那他,到底又该怎么做呢……

    “小心!”

    就在他有些出神的当下,他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

    转过头去,是夏帆那张清秀的脸颊。只不过,如今这张漂亮的小脸上,写满了惊恐。

    鹰矢不由得顺着她的视线转过头去,看向了自己的右手边,从驾驶室的窗户看出去。

    那一刻,时间仿佛被拉长了一般,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

    他看到了一辆银色的商务车。

    他看到了驾驶室上坐着的黑衣男子。

    他看到了他们带着的面具。

    他看到了——

    “轰!”

    =========================================================

    这坑爹的年终检查可算是结束了……

    作为两个月来的第一更,近9000字的篇幅应该算得上是够意思了吧……

    太久没写文了,一下子文笔和感觉什么的都差了好多,一整天写了又改,改了又删,删了又写循环了好多遍,肝到现在,凌晨两点左右才肝出来一个成稿,反正我算是撑不住要去睡了,你们就将就着看吧……

    还有,我本来以为我去年考出了证今年就能够飞到市里去过好日子的,我发现我还是太天真了,然后我发现我想改变命运,只能拿起一项以前我想都没有想过的事业——考研……

    尼玛老子这辈子还有要考研的一天啊……

    看样子今年又要氪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