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零九话、第二起绑架案

正文 第一百零九话、第二起绑架案

 热门推荐:
    “哥哥……”

    黑暗。晕眩。

    “哥哥……”

    疼痛。恐惧。

    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连方向都迷失,连意识都模糊,很想就这么睡过去,再也不要醒来。

    但是他不敢睡,也不能睡。因为有人在呼唤着他。

    “哥哥……我怕……”

    声音很轻,带着颤抖的哭腔,轻到即使近在耳边,也微不可及。

    “别怕!没事的!闭上眼!抱紧我!哥哥一定会带你逃出去的!”

    他喘着粗气,用从干涩到发疼的喉头深处挤出这么一句话,然后再一次咬紧了牙关。

    就是因为这声小小的呼唤在支撑着他,他才能够不顾一切的逞强,用早就酸痛颤抖的膝盖,支撑起这仿佛灌了铅般沉重的身体,支撑起背上那个正因为恐惧而紧紧抱着他的人。

    然而,就当他咬着牙拼命迈出一步的瞬间,地面却忽然像是玻璃般破碎了开来,整个崩塌了下去!就像是通向地狱的大门,忽然朝着两人张开了凶恶的大嘴!

    “呀!”

    踩空了两人顿时一个倒栽葱跌进了这无底深渊,那一瞬间的方向反转让毫无准备的少女一时间竟是抓了个空,纤细的手指擦过了他的衣领,就被这力道给甩飞了出去。

    下坠的失重感和窒息感仿佛一只凶恶而有力的大手,死死的勒住了他的脖子,让他无法呼吸。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拼命的向着那边的少女伸出了手。

    “夏帆!”

    下一秒,他的意识落到了地上,所有的黑暗和嘶吼的回声被一并的中断。

    鹰矢睁开了眼睛。

    “唔!”

    当意识回到身体,最先涌上来的不是眩晕,而是疼痛,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

    是了,这也难怪,因为他几乎是在驾驶室里正面承受了来自一辆卡车的撞击啊!应该要感谢那辆阿斯顿马丁的骨架足够硬,以至于他现在还只是疼痛,不至于缺胳膊断腿的。

    那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很明显的是,已经并不在那个应该已经扭曲变形的驾驶室里了。但也不像是在医院或者警察局之类的地方,更不是在自己家里。那么,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夏帆呢,她在哪?

    “恩?”

    就在鹰矢试着站起身来,却忽然发现了一件事情——他现在正坐在一张椅子上。

    当然,这张椅子本身没什么特别的,特别的是他现在的状态——双手双脚都被铐了起来!

    “咔啦!”

    他不由得用力的挣扎了一下,椅背后面的金属手铐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纹丝不动。

    “这究竟是?”

    鹰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忆起他昏迷过去之前的景象。

    今晚,他们和柯南他们一起,成功的解决了一起绑架案。

    然后,就在他送夏帆回家的路上,遭遇了一场车祸。

    想到这里,碰撞之前的那一幕不由得浮现在了鹰矢的脑海之中。

    那绝对不是一场意外的车祸!

    无论从当时那个司机带着的诡异青蛙面具,还是从现在自己的处境都能够清楚的说明这一点。

    但如果这是一场刻意制造的事故的话,那么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非要用这样危险而激进的手段呢?是最初就准备杀了他们?还是想将他们如现在这般绑架过来呢?而且,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冲着夏帆来的?如果是冲着自己来的,那么夏帆现在哪里?反之亦然,如果是冲着夏帆来的,那么为什么也要顺带将自己也抓过来?不把自己丢在那边等死呢?

    这一连串的疑问涌上了鹰矢的脑海,让他一时之间想不出答案。因为就算他再聪明,估计也没有能够想到,在解决完一宗绑架案的当晚,就会碰上第二起绑架案。

    而且更加讽刺的是,这一出绑架案的主角,还变成了夏帆和他自己。

    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睁开了双眼,双眸之中闪烁着慑人的寒光。

    无论如何,他都不是一个习惯坐以待毙的人,不管他们的目标究竟是谁,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既然敢将目标打到黑色骑士的头上来,那就有必要给他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拼命地摇晃起自己的身体,左一下右一下,宛如一个钟摆。

    想要逃离这个地方,首先得挣脱开束缚!

    老旧的木质椅子也随之摇晃,“吱呀吱呀”的响着,宛如一个不堪重负的老人发出的痛苦呻.吟。

    “咣!”

    终于,在三四次来回之后,椅子终于被鹰矢的力量带的失去平衡,重重的砸倒在了地上。

    “唔!”鹰矢不由得闷哼一声,他的脑袋和手臂也随着椅子倒下的力道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一下。但是同样借助这股力道,他的双手手臂终于从这高大的椅背中滑脱了出去。虽然依旧被手铐铐在身后,但是至少恢复了一些活动度,不像刚才那般被椅背卡住连动都不能动了。

    “没有把我的手直接铐在椅子上将会是你们最大的失误……”

    鹰矢这么说着,将双脚最大程度的曲屈了起来,然后腰部一用力,借助他多年训练所造就出来的超高的柔韧性,两只手臂竟是就这么套过了自己的双腿,从背后收回到了身前。

    “砰!”就在鹰矢刚刚将双手抽回身前之时,房间的大门被粗暴的推了开来。被刚刚的巨大声响所吸引,两个身着墨绿色的迷彩服,带着鹰矢之前所见到的十分诡异的青蛙面具的人走了进来。

    “喂,这小子醒了,怎么办?”

    看了正和椅子一起躺在地上的鹰矢一眼,其中一个人如是的问。

    “老板没有交代,就让他暂时再安分一点好了!”

    这么说着,另一个男人不由得走上前去,二话不说飞起一脚就向鹰矢的脑袋踢去。

    这一脚要是切实的踢中的话,一般人估计不直接晕过去,起码也暂时没什么反抗能力了。

    但是,这也只是对于一般人而言。

    “啪——”伴随着一声轻响,那迅猛用力的一脚被一只手掌稳稳当当的接了下来。

    “恩?”

    带着青蛙面具的男人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疑,但是很快,这声惊疑就变成了惨叫。

    鹰矢用右手抓住了男人踢来的小腿,猛地一拽,然后左手趁势抓住了他的膝盖,用力一扭!

    伴随着一声如果木柴断裂般清脆的“咔嚓”声,男人的膝关节竟是硬生生的被鹰矢被掰断了!

    “啊啊啊!”

    看着自己的小腿跟大腿形成了侧面九十度的角度,男人不由得发出了凄厉如杀猪样的惨叫。

    一半是因为疼痛,一半则是因为恐惧。

    然而,他的噩梦还没有结束。

    就在他因为失去平衡而向前扑到的时候,鹰矢的左手已经先一步揪住了他的衣领,同时右手用力一挥,狠狠一记肘击,砸在了那张诡异而可笑的青蛙面具上。

    “啪嚓!”

    青蛙面具发出了一声悲鸣,碎裂了开来,连带着面具底下的人一起,飞到了房间的角落。

    “你、你这家伙啊——”

    这一瞬间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以至于另一个还没有来得及端起枪来,便已经被鹰矢一记扫堂腿给放翻在地。他所有的疑问和惊呼,都在鹰矢跳起来一记战斧肘击之后闷死在了肚子里。

    “没有钥匙……么……”

    鹰矢在被他放翻的两个人身上摸索了一遍,并没有发现钥匙之类的东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除开钥匙被丢了这种少见到没有的情况,没有钥匙只能说明还有更多的敌人在外面等着他。而除了钥匙之外,鹰矢发现自己的手机和通讯耳机也都不见了。估摸着是在他昏迷的时候被他们搜走了,为了防止他在醒过来之后与外界取得联系。从这点可以看得出来,对方是专业人士。

    最主要的是,刚刚那个人在被鹰矢放倒之前说了一句很让他在意的话——“老板没有交代”。

    这句话至少透露了两个信息,第一,他提到了“老板”这个词,说明这件事情肯定存在一个幕后的策划者,而且这个策划者还拥有一个团体,全部带着这种诡异的青蛙面具。这个诡异的团体到底是什么呢?米花市最近刚出现的帮派?还是什么邪教?无论哪个,对于鹰矢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消息。还有第二点,老板对他没有交代。既然都已经把他抓到这里来了,又为什么会没有任何交代呢?唯一说得通的解释,那就是他只是附带的,主要的目标不是他,而是夏帆!

    想到这里,鹰矢便不由得心急如焚!

    他必须赶紧逃出这里,确认夏帆是否安全才行!

    “啊,你小子居然!”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带着青蛙面具的卫兵被这边发出来的声响吸引着走了进来。

    而当他看到眼前的这副凄惨的景象之时,不由得有些难以置信的惊呼出声。

    正准备掏出抢来给鹰矢一枪的时候,却已经先被他猛地一记头槌给撞出了门外。

    “砰!”

    卫兵的后脑勺与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不由得撞得头晕目眩,眼冒金星。

    “唔——你——唔恩!”

    还没有等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时候,一记强力的肘击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脖子上。卫兵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呜咽,双脚用力的扑腾了几下之后,也终是慢慢的疲软了下去,不再动弹。

    “这个也没有么?”

    在将卫兵砸晕过去之后,鹰矢在他的腰间摸索了一下之后,却依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并且,他的危机也似乎并没有就此解除。

    “喂!这边好像出了点情况!”

    “好像有人倒下了,快过来帮忙!”

    他刚刚将那个卫兵撞倒的时候发出了不小的声音,将在这楼层这巡逻的卫兵都吸引了过来。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听到那逐渐接近的脚步声,鹰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隐入了黑暗之中。

    “嗯?发生了什么事?”

    最先跑到的一个卫兵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同伴,不由得本能的握紧了枪,警戒的四处观察起来。

    “什——哇啊!”

    然而他的反应虽然很快,但却依然迟了一步。

    就在他转头向后看去的时候,一副在黑夜中亮的闪光的手铐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他的脑后,压着他的脖子猛力的向下一拉!而在下面等待着的,是一个飞速接近的,漆黑而坚硬的膝盖!

    “砰!”

    伴随着一声沉闷而又响亮的撞击声,银白色的链条在空中绷断了开来,伴随着鲜红的血液和破碎的牙齿落到了地上,弹起一声声清亮而又高亢的声响,像是挣脱牢笼的鸟儿发出的清鸣。

    “喂喂,刚刚的,不是我在做梦吧?”

    “他居然,就这么徒手扯断了手脚上的手铐?”

    赶到的两名卫兵看看的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出来!。

    要知道,那可是手铐啊,金属制的手铐啊!不是纸糊的也不是塑料的,居然就这么被他扯断了?而且对方看起来又不是什么肌肉猛男大力士,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本高中生而已!他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量的?哇,他居然能够这么轻易的将人整个提起来,然后丢出去……诶?

    光顾着惊讶的两人一下子没能够反应过来,甚至连枪都来不及举,就被眼前飞来的那道人影给砸中,直挺挺的躺倒在了地上。

    “见鬼!”这时候,最后一个卫兵也终于姗姗来迟,正好见到了被同伴的身体砸倒的两人,不由得毫不犹豫的端起了手中的枪,朝着鹰矢所在的方向就扣下了扳机。

    “突突突!”伴随着火花与爆炸的轻响,三颗澄黄色的弹头从漆黑的枪口中爆射而出。

    然而,这三枚弹头却并没有如他预料的那般命中目标。鹰矢早在他扣下扳机之前就已经压低了的身形,用一个忍者般的姿势向着他飞速俯冲而去,迅速的来到了他的跟前。

    子弹的劲风从他的头上擦过,带起了他黑色的发丝。

    月光下,青蛙面具下的人看清了,那双鹰眼之中,闪烁着凶恶的寒芒!

    那种包含强烈杀气和恶意的眼神让他情不自禁的顿了一下,就像是见到了天敌的动物一般。

    “唔!”在对敌的时候,一瞬间的停顿都是致命的,卫兵自己显然也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丰富的经验让他立刻调整姿势,然后将枪口下压,想要对着鹰矢补上一枪。

    但是,鹰矢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既然第一枪没有打中,那就不要想开第二枪了!

    “砰!”

    伴随着一阵强劲的气浪,坚硬如铁的拳头深深的嵌入了男人的腹部,在背部隆起了一大块。

    卫兵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嘴巴大张,口水不受控制的顺着嘴角涌了出来。就像是五脏六腑都被拧成了一团麻花,想要呕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想要痛呼,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唔!”

    当背部的隆起回弹之时,拳力也终于从局部扩散到了全身。男人就像一个反应迟钝的沙袋,最终还是被那巨大的力道给击飞了出去,趴倒在了地上,失去了反应。

    “这是最后一个了。”

    鹰矢环视了一圈,确认没有醒着的人之后,抬起手腕按住了手表右侧的旋钮,说了两个字。

    “德叔。”

    “哦,谢天谢地!鹰矢少爷!老朽终于又听到您的声音了!”

    话音刚落,手表里就传出了忠实的老管家激动地声音,让鹰矢不由得感到心头一暖。

    “我失去联系多久了?”鹰矢不由得问。

    “您和夏帆小姐都失去联系差不多近两个小时了!我们只在那边找到了您被撞翻的车,却没有看到你们的人!慎二先生和舞子夫人都快要急疯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少爷?”

    “我们被人绑架了。”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四个人,“被一个团伙。”

    “什么?绑架?怎么会这样?”老管家的语气似乎有些难以置信,“您现在没事吧?”

    “我还好,附近的六个人已经全部被我解决了。但是夏帆并不在这里,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天哪,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什么人敢绑架夏帆小姐和少爷您?”

    毕竟,抛开黑色骑士这个无人知晓的身份,鹰矢和夏帆作为羽柴集团的公子和千金,不吹不擂在整个日本的上流社会之中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任何跟羽柴集团搭上点关系的人,都巴不得把他们当做祖宗给供起来。尤其是在当年鹰矢的父母出了事情之后,就更加不用说了。

    要知道,当年羽柴秀一和羽柴绘里的案件可是在日本的上流圈引起了一次大地震!连天皇和首相都不得不亲自站出来主持局面,据说后来清洗掉了好多的人,才算是将整个事情给压了下来的。

    所以一般除了一些没脑子的蠢货,或者是那些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毫无顾及、毫无牵挂的亡命之徒外,稍微有点势力的人都不敢对他们动什么歪心思。

    否则的话,他们承担的很可能就不只是整个羽柴集团的报复,而是整个上流贵族圈的怒火!

    所以,当德叔听到鹰矢居然说被一个团伙绑架了的时候,不由得有些惊讶,是谁吃了豹子胆?

    “不清楚,但是这群人的脸上都带上了一个看起来很诡异的青蛙面具,”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蹲下身子,拿下了一名卫兵脸上的面具,仔细的观察了起来,“蓝色,带着斑点的青蛙面具。”

    “蓝色的青蛙?”手表那头的声音有些迷惑,“恕老朽无知,但是老朽并未在任何档案中见过。”

    “我也是……不管是最近才出现的,还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这么说着,鹰矢将这个蓝色的青蛙面具拿起,准备带回去做进一步的研究,“德叔,你能定位的到我现在在什么位置么?”

    “从刚刚您的信号出现开始老朽就已经在定位了,您现在在米花四丁目寺前街。”

    “寺前街?”鹰矢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发生车祸的地方应该在泷川路,离这里有四个街区远。

    为什么要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是这个地方有什么么?还是有什么不得不在这里的理由?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目前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夏帆,并且将她救出来!

    “德叔,战车修好了么?”鹰矢不由得对着手表说。

    “已经在路上了,”鹰巢里的德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露出了一丝笑容,“老朽就猜到您可能会需要,早在一个小时前,在发现少爷您失踪之后,老朽就已经用遥控模式驾驶着战车围绕着您出事的地点往附近寻找。直到刚刚锁定了您的位置之后,便直奔这边来了,估摸着应该也快到了。”

    “时间刚刚好!”

    鹰矢从大楼的窗户探出头去,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已经能听到那熟悉的轰鸣声了。

    “轰轰轰!”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巨大的黑色猛兽从道路的尽头一跃而起,堪堪的落在了大楼的前面。

    而在它的面前,是早已经等候多时的鹰矢。

    “哦对了,忘了告诉您少爷,考虑到为了方便您换装,老朽特地将您之前还没有彻底完成的第三套组合式制服先提前安装到车里去了,您可以先试用一下,顺便可以收集一些实战数据。”

    就在鹰矢打开车门,坐进驾驶舱的时候,手表那头的德叔忽然接上了一句。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真不愧是老管家啊,想的就是周到。”鹰矢不由得轻笑一声。

    “这是对老朽最大的褒奖。”回答他的,是德叔一如既往慈祥而优雅的声音。

    “那么现在,到我的回合了。”

    这么说着,鹰矢按下了驾驶室操控盘上的一个按钮,然后在升上来的一个面板上验证了下掌纹。

    “身份认证完成,制服代号DK-03,着装开始!”

    伴随着一声悦耳的系统声音,战车驾驶座的突然翻出了许多个类似拘束带一样的东西,将鹰矢的身体,手脚四肢都严严实实的固定在了驾驶座上。同时,驾驶座的靠背开始向后倒去,许多小型的机械手臂从车厢内部伸了出来,夹着一些装甲片和零件,向着刚刚那些拘束带上组装上去。

    一阵机械声过后,驾驶座的靠背重新翻了上来,胸前的蓝色飞鹰在灯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伴随着最后那飞翼形状的黑色眼罩被最终扣上,鹰矢不由得睁开了双眼。

    “现在,该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