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一十话、箭毒蛙(上)

正文 第一百一十话、箭毒蛙(上)

 热门推荐:
    “呼……呼……”

    黑暗。眩晕。恐惧。疼痛。

    只有那紧紧搂着的肩膀还有些许温度,只有近在耳边的喘息声才有一点真实。

    “哥哥……我怕……”

    冰冷的夜风在她的脸上刮过,宛如刀割一般疼痛,让她不由得将头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别怕!没事的!闭上眼!抱紧我!哥哥一定会带你逃出去的!”

    在这冰冷而绝望的深渊之中,只有这声音温暖的好像太阳,让她情不自禁的抱紧了他。

    是的,只要像这般趴在他的背上,将头埋在他的肩上,就仿佛什么都不用怕了。

    只要相信他就好,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一定会来救自己的!

    他是她的英雄,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

    直到那一天,他头也不回地离开的那一天……

    “哥哥!不要走!哥哥!”

    无论她怎么哭喊,怎么追赶,他却依然是头也不回的,渐行渐远。

    那一轮太阳,终究消失在了黑暗的尽头,让她再也感受不到。

    “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当最后一丝余晖被吞没,黑暗就像是冰冷的潮水,一点点的将她淹没,无法呼吸。

    在黑潮没过头顶的那一刻,夏帆猛地睁开了眼睛,劫后余生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呵……呵……发生了什么?”

    梦靥还未散尽,眼前的景色又如此的陌生。一时之间,夏帆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唔!”

    然而,尽管她的意识还有些迷离,但是身体却已经先一步反应了复苏了过来。一股仿佛要散架了般的钝痛从身体内部蔓延了开来,伴随着的,还有那宛如触电般蔓延的麻痹感。

    “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诶?”

    就在夏帆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脚根本无法动弹,不由得低头向下看去。

    “这是……手铐?为什么我会——”

    夏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还没等她讲这句话说完的时候,昏迷前的记忆一股脑儿的涌了上来。

    【我……我遭遇了车祸!和他一起!可是为什么会……所以,现在的这种情况表示……】

    当记忆与现实相结合,夏帆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出现了一个词——绑架!

    【还来?】

    当夏帆认知到自己的处境的时候,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慌乱也不是恐惧,而是吐槽。

    刚刚才在梦里回忆过小时候的那一次绑架,睁开眼睛居然又被绑架了,夏帆真的是有些无语。

    而且,绑架这么老的桥段,居然一晚上就出现了两次……该说真不愧是民风淳朴的米花市么?

    还有,就算是绑架,又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个家伙在哪里?现在怎么样了?

    夏帆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始打量起周遭的环境。

    没有灯光,一切都笼罩在朦胧的黑暗之中,亏得夏帆的视力很不错,终是借着月光看清了四周。

    这是一间房子,一间看起来已经许久没有人居住的房子,一栋毫无生气、充满腐朽气息的房子。

    但是奇怪的并不在它许久没有人居住,而是在它最后遗留下来的这么一种状态。

    家具一一俱全,甚至有些看起来还处于使用中的状态,但是却都布满了灰尘。不像是搬家或者什么,就好像是有一天这个房子里的所有人突然凭空蒸发了一般……看起来无比的诡异……

    【是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么?而且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难道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么?】

    “恩?”

    就在这个时候,夏帆忽然在边角的桌子上看到了一个不寻常的东西。

    【这是……灵位?】

    窗边的桌子上立着两个小小的木牌,让夏帆除了灵位之外再也想不出其他类似的东西了。而且诡异的是,比起桌子上的其他地方,这两个灵位干净的有些过分了,像是有人刚刚拿进来的一般。

    【冲田杏子(おきたあんこ)、冲田建悟(おきたけんご),听上去像是一家人……是这幢房子的主人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这两个名字,总觉得好像在哪里……】

    就在夏帆这么想着的时候,房间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醒了么,小公主?”

    伴随着一声低沉中透着恶心的声音,夏帆终于看清了向她走来的那个人。

    那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体格偏于肥硕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看起来十分诡异的灰色外衣,那大大的兜帽将他的脸部全部遮盖,让夏帆没法看清,在那衣帽底下的,究竟是怎样的一张脸。

    “你就是绑架我的人么?”夏帆直直的盯着那张巨大的兜帽,“你有什么目的,是钱么?”

    “呵,真是镇定啊,真不愧是羽柴慎二的女儿!”

    然而,看到夏帆如此镇定的表现,那个戴着兜帽的神秘人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冷笑。

    “你认识我爸爸?不,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敢绑架我,想必就是冲着爸爸来的吧?”想到这里,夏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到底是谁?是生意上的仇家么?亦或者是……羽柴集团的员工?”

    “哦?何以见得?”听到夏帆的话,神秘人的声线不由得提高了一分,饶有兴趣的说。

    “本来我还不是很确定,但是看到你的反应,我想我应该是猜对了……”在听到神秘人那略带惊讶的声音之后,夏帆不由得确定了心中的所想,“刚才在看到那两个灵位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两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现在我想起来了,一年前的那起毒气爆发事件——”

    “闭嘴!那根本就不是……不是……”就在夏帆说出“毒气”这个词的那一刻,神秘人就好像忽然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般,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嚎叫!

    “果然……”

    虽然那歇斯底里的嚎叫声让夏帆有些不寒而栗,但是他的反应,恰恰证实了夏帆的猜想。

    “你应该就是……那位冲田先生,对吧?”

    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顿时一股寒意从她的背后涌了上来,让她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因为她很清楚,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可怕含义……

    一年之前,米花市曾经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毒气爆发事件。

    无论是波及范围之大,还是影响之恶劣,都是近几年来最大的一次恐怖事件。

    夏帆依旧清晰的记得当时电视上的新闻报道,那场毒气爆发事件一共造成了7人当场死亡,36个人中毒被送往医院,据说后来还是有3个人最终没能够挺过难关,死在了医院的急诊室里。

    这件事情当时可以算是在整个日本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米花町的行政长官还差点因此被下台。一时之间,整个米花町人心惶惶,人们都在担心自身的安危,各大学校还因此停过课。而夏帆本人也被父母以安全为由关在羽柴公馆里足足三天之久,所以她才对这个事情如此的印象深刻。

    而那起事件的罪魁祸首,如果夏帆记得没错的话,就是一位叫做冲田返的男人。

    如果夏帆记得没错,冲田返应该是羽柴集团旗下,惊奇生物研究室里的研究员,从事的就是剧毒蛇类、两栖类动物的研究,平时很容易接触到这些有毒物质的。但是当时谁也没能想到,这个家庭美满,平时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男人,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因为,这场毒气爆发的源头,就是在他的家里!

    而他的妻子和儿子,正是这次毒气事件的第一受害者!

    当然,即使查出了真相,到最后,警察也还是没能够抓到他。

    并不是警察无能,而是这个男人,冲田返,在毒气爆发的之后,便从现场消失了……

    整整一年,都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人们都说他早就逃出国了,或者是说他受不了内心的煎熬跳海自尽了。无论如何,夏帆当时也都只是当做一则新闻消息来看待而已。

    然而没有想到,一年之后的今天,他居然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并且绑架了自己!

    那一刻,夏帆被铐在背后的双手不由得紧紧地握成了拳,指甲因过度用力而毫无血色。

    为什么呢?他为什么要绑架自己?他想从爸爸这边得到什么?金钱?还是别的什么?

    一时之间,许多的疑惑一下子涌上了她的脑袋,让她有些慌乱。

    因为她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当年的那起毒气事件,真的就像电视上所说的那般么?

    “冲田……真是让人怀念的名字啊……”

    听到夏帆的话,戴着兜帽的神秘人忽然大笑起来。

    那低沉中带着湿润黏着感觉的笑声令夏帆有些毛骨悚然,恶心的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只是,冲田返(オキダカエル)早就死了!”

    笑声忽然停下,这么说着,男人不由得伸手掀掉了自己的兜帽,露出了那张被遮盖的脸。

    那一刻,夏帆不由得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张宛如青蛙皮肤般整个已经变成蓝色的脸,上面布满了黑色的小斑点。肥厚的嘴唇,尖长的舌头,还有那一字型的瞳孔,都让人没有办法将他跟“人”联想在一起。

    “现在的我是——箭毒蛙(ヤドクガエル)!”

    =============================================================================

    “喂,什么声音这么吵啊?”

    高层停车场六楼,一个脸上带着青蛙面具的人疑惑的看向了旁边的人。

    “大概是附近的暴走族又开始飙车了吧?哎哟,可闷死我了,这破面具!”旁边的人摘下了脸上的面具,然后拿出一根烟,滤嘴在手心里敲了敲,然后夹在嘴里点了起来,美美的抽了一口。

    “是吗,我怎么觉得这次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在楼下一样……”

    这么说着,那个男人不由得好奇的从窗户探出头去,向着楼下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有把他吓出尿来!

    发出这嘈杂的引擎声的,并不是什么暴走族,而是一只黑色的野兽!一只令人闻风丧胆的野兽!

    “黑、黑、黑……”

    面具下的嘴唇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黑?黑什么黑啊?”

    一旁正抽烟的人则是被他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得疑惑的站起身来向他走去。

    “黑色骑——”

    男人的话语断在了喉咙口,被一颗黑色的,宛如手电筒般粗的海绵炮弹。

    “砰!”

    伴随着一阵沉闷的声响,男人就这么飞出了老远,直挺挺的趴在了地上,动也不动了。

    “什么鬼——”

    正在抽烟的男人话音刚落,便不由得张大了嘴巴,连嘴里的烟掉在了地上的浑然不觉。

    因为,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刚才男人探头出去的窗口飞了上来,朝着他露出了冷酷的微笑!

    “嗨。”

    伴随着一声仿佛来自于地狱般的声音,黑色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男人的脸上。

    “唔!”

    拳头所击中的地方,力量在周围宛如波纹一般从他的脸上的肉荡开,震飞了他的两颗牙齿,这才逐步扩散至全身。那巨大的拳力让他在空中转了360度,这才掉到了地上,再无声响。

    “我进来了。”

    黑色的身影在一拳击倒那个男人之后站,淡淡的说了一句,顺手摔出了一枚鹰镖。

    “小心一点,少爷,战车的热源雷达显示这一层还有九个敌人!”

    “八个。”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不远处传来一声痛呼,又一个倒在了地上。

    “好吧,八个,”正在鹰巢里的德叔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仔细的看了一眼电脑主屏幕上显示的那幢停车场的建筑网格图,“可是少爷,请恕老朽并没有在红外信号中发现类似于夏帆小姐的人物,从之前您被关押的第三层到目前的第六层,夏帆小姐很可能不在这栋建筑里!”

    “那就问出来。”黑色的身影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便向着楼层的中央走去。

    “前面有五个敌人,少爷。”德叔选中了建筑物网格图的第六层,将它翻转成了平面图,显示在了大屏幕上,“在你的前方有一个,隔着一辆车有两个,那两个的左右又各有一个,呈T字形排列。当然,他们的手上都拿着冲锋枪,所以,老朽建议少爷您藏在暗处,逐个击破他们。”

    “不需要,”这么说着,他不由得伸手在眼罩的右边按了一下,“对付他们,五秒就够了。”

    霎时间,视野变成了一片绿色,只有几个白色的影子分外的清楚。

    “我看到你们了!”

    黑色的身影如是的低语。

    “恩?”正在巡逻的一个卫兵好像听到身后有什么风声,不由得疑惑的回过头来。

    那一刻,他的瞳孔情不自禁的一缩,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令人恐惧的黑色身影,正在飞速的接近!

    “什——”

    话音尚未出口,已经被一只手掌给堵了回去。

    黑色的手掌宛如猎鹰的利爪,紧紧地扣着他的脸庞,在飞奔之中一跃而起,借助这巨大力道和惯性将他的后脑狠狠地砸在了身后车子的后盖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

    “什么人?”

    正在前方巡逻的两人听到了这声巨响,不由得警觉地举起枪,看向了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

    然而,黑色的身影并没有停留,已经早一步踩着车顶一跃而起,双手各掷出了两个黑色的小球。

    “啪!”“啪!”

    黑色的小球就像是两块橡皮泥,命中并黏在了他们手中的枪械上面,然后闪烁起了慑人的红光。

    “砰!”

    火光闪烁,伴随着清脆的爆破音,两人手中的枪械被炸成了两截,从他们的手中飞脱了出去。

    “唔——”

    然而,还没有等爆炸的灼热和疼痛传达到他们的脑海,一双锐利的鹰爪已经先一步扣住了他们脸颊。根本由不得他们反抗,那迅猛的速度和从天而降的巨大力道便已经将他们掀翻,让他们的后脑与坚硬的水泥地板做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可恶!”

    在这两人右边巡逻的那个人终于也反应过来,不由得端起了他手中的枪,朝着他扣下了扳机。

    “砰!砰!”

    枪口喷射出火花,金属的弹头在月光下反射着冰冷的光泽,就像黑夜突然露出了狰狞而锋利的牙齿,张嘴朝着那道黑色的身影咬去。

    然而,这一嘴虽然迅猛,但是却连一根羽毛都没有咬到,注定要磕了自己的牙。

    黑色的身影只是轻轻一跃,腰部轻盈的一扭,整个人在空中转体了180度,背部紧贴着子弹,灵巧从它们的上方翻了过去。同时,一枚久候多时的鹰镖脱手而出,在虫鸣般的声音中破空而去。

    “叮!”

    鹰镖撞击面具的声音在这空荡的大楼里显得分外的清脆而响亮。

    那人就保持着开枪的姿势,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见、见鬼!”

    左边剩下的那最后一人看到同伴们都被击倒,没有了声响,不由得感觉到心底一阵发毛,连枪都有些举不起来了。这个时候,他唯一想要的,就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猎鹰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它的猎物的。

    就在他想要转身逃跑的那一刻,一根黑色的金属利爪已经先一步破空而来,扣住了他的马甲。

    早在半空中在掷出那枚鹰镖的同时,黑色的身影已经用另一只手从腰间取下了鹰爪发射器,在翻身站定之后,便用它锁住了左边那个卫兵的战术马甲,将他拽向了自己。

    “哇啊——唔!”

    霎时间,一股巨大的拉力从鹰爪上传来,拽着卫兵情不自禁的向着前方走去。

    而迎接他的,是一记迅猛的飞踢!

    借助鹰爪的拉力和两步助跑,这一记凌厉的飞踢切切实实的踢在了他的脸上,将他踹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大楼的承重柱上。蓝色的青蛙面具也从脸上掉落,跌成了碎片。

    “Clear。”黑色的身影淡淡的说了一句。

    “不得不说,少爷您真是越来越适应这种作战方式了呢……”

    电光火石之间,五个人已经全部在地上躺平,真的如他所说的那般,五秒钟都不用。

    鹰巢里的德叔看着这一套干净利落、行云流水的动作,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赞叹。

    “吃一堑长一智吧,”黑色的身影将头转向了一边,然后微微眯起了眼睛,“还有三个。”

    “是的,在右边的看守值班室里,估计是听到了刚刚的动静,躲在里面戒备起来了吧?”

    德叔点了点主屏幕上的那张平面图,然后将它拉成了一个立体的模型。

    “不出来,那我就自己过去!”

    “恩,那我想,您左上方的那条通风管道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少爷。”

    这么说着,德叔不由得旋转了一个那个房间的模型,然后点中了房间里的那个通风管道口。顿时,整条管道在屏幕上变成了橙色,清楚的显示出了所有的通路与分支。

    “恩,正好!”

    黑色的身影抬起头来看了看那个通风管道口,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与此同时,另一边。

    值班办公室内,三个人都端着枪,紧张的对着那扇唯一的大门。

    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们确实听到了惨叫,也感觉到了那变得异常沉重的空气。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躲在暗处紧紧地盯着他们,随时都会将他们吞噬掉一般。

    “叮!”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的通风口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清亮的撞击声。

    “在上面!”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这么一句,然后三个人都不由得整齐的端起了枪,朝着通风口不停地扫射。

    “轰!”

    然而,这一通扫射并没有如他们预想的那般命中什么人,反而不小心的引爆了一个类似烟雾弹的东西。霎时间,伴随着强烈的气流,刺鼻的烟雾从通风口冲进了这个房间,让毫无准备的三个人有些猝不及防,均是不小心吸入了一点气体而呛得眼泪直流。

    “砰!”

    就在这个时候,值班室的大门被猛然撞开。

    黑色的身影就像是一头黑色的猎豹,在飞驰着高高跃起,一把扣住了一个还在咳嗽的卫兵的肩膀,然后腰部一用力,借助旋转的力道在落地的瞬间将他甩飞了出去,宛如风车一般。

    “砰!”

    那个人直挺挺的飞了出去,脑袋和脖子磕在了地上,十分爽快地陷入了昏迷。

    这一招借力使力的招式,名为断头摔,是他当年跟一位忍者师父学的。所谓一摔断头,就是指用此摔技一瞬间给人的脊柱带来强大到足以产生脊髓休克的力量,短时间切断大脑与脊柱的联系,让人暂时进入高位截瘫的状态,在一段时间之内失去所有的反抗能力。

    当然,这是他手下留情的结果。如果力量足够大的话,完全可以真正的一击致命,一摔断头!

    “可恶!”

    伴随着被甩飞的那个人带起的气浪,烟幕被暂时的拨开,一个经验比较老道的卫兵得了一时之息,不由得强行屏住了呼吸,端起枪对着值班室的玻璃窗户就是一同扫射。

    “哗啦啦!”

    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冰凉的夜风顿时涌了进来,将刺鼻的烟幕冲散了开来。

    “呼……”

    而就在他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忽然感觉身边的烟幕一阵飘动,不由得本能的转过头来。

    那一刻,他看见了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的蓝色飞鹰。

    黑色的身影高高跃起,取下插在背后的两根电棍,一棍子将他手中的枪械敲下,另一棍则是之间砸在了他的喉结之上,直砸的他眼冒金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所幸的是,他的痛苦并没有持续多久。

    蓝色的电弧闪烁,他的身体狠狠地抽搐了几下,然后变像被抽了骨头一般,软倒了下去。

    “现在,只剩你了!”

    低沉而带沙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黑色的身影宛如一个索命的冤魂,一步一步的朝着最后一个早已被吓趴在地上的卫兵走去,一点一点的将恐惧刻在他的脑海里。

    “别、别过来!哇啊!”

    卫兵被他吓得都已经快语无伦次了,正想爬着逃跑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衣领提了起来,然后走到了刚刚被另一个人打烂的窗户边上,将他举到了窗户外面。

    “救命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那一刻,卫兵就像是在锅里挣扎的虾,脸颊憋的绯红,双脚拼命地在空中扑腾着。

    “那个女孩在哪!”

    黑色的身影扯掉了他的面具,将他拉到了自己的眼前,紧紧地盯着他的双眼。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啊啊!”

    卫兵拼命的摇着头,挣扎着,想要回到大楼里面,回到脚踏实地的感觉。

    “回答我!!!”

    声音仿佛来自于地狱,无比的凶恶和狰狞,让他胆寒。

    “被、被老大带走了!就在马路斜对面那栋楼里!放我进去吧!求你!”

    “你们老大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我不知道……”

    这句话刚说完,卫兵便感觉他的手晃了一下,大有种想要松手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只是被他雇佣的!我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只知道他自称箭毒蛙!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个!求你!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求求你放我进去!求求你!”

    卫兵都快要哭出来了,失重的感觉宛如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心脏,让他无法呼吸。二十多米的高度更是让他下.体一阵发虚,要不是才上过厕所,估计他现在应该都快要失禁了。

    那双锐利的鹰眼死死的盯了他好几秒,盯到他都差不多感觉自己要疯了,抓着他的手臂这才终于一用力,将他从窗户的边缘拖了进来,像是丢垃圾般丢在了地上。

    “砰!”本来就已经快要虚脱的卫兵被这么一摔之下,竟是就这么干脆的晕了过去。

    “箭毒蛙……那是什么?代号么?”

    “不知道,老朽在米花町这么多年,都没有听说过有这号人物的存在。”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势必要去会会他!”

    黑色的身影站在窗口,注视着他所说的那栋楼房,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夏帆,等着我!哥哥一定会来救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