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十一话、箭毒蛙(下)

正文 第一百十一话、箭毒蛙(下)

 热门推荐:
    “诶,今天晚上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啊?”

    夜。铃木公馆。

    无聊透顶的铃木二小姐正跟闺蜜煲着电话粥来打发时间。

    “恩,虽然过程中有好几次都觉得千钧一发,但是最少最后,我们成功地救出了人质!”

    电话的小兰如是的说,从她的语气之中还可以听得出来那压抑不住的兴奋感。

    每个习武之人多少都有一颗行侠仗义之心,人形高达兰女侠自然也不例外。天性善良的她自然不会用她那一身跟她的身材完全不符的超强武力来欺凌弱小,但是欺凌一下恶小还是挺不错的。

    “诶!总觉得你们这一个晚上过的好刺激啊,就像电影一样!真希望当时我也能够在场啊!”

    小兰的叙述虽然很简单,但是园子也能够想象的出来,那般惊心动魄的场面,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叹。但是随即又想到这样的场面自己居然没能看到,惊叹又不由得变成了惋惜和怨念。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在场比较好,”听到园子那充斥着羡慕嫉妒恨的话语,小兰不由得苦笑一声,“这毕竟不是电影啊,对方手里拿的可都是真枪呢,有好几次我真的是被惊吓的不行!”

    “我当然知道啊……”园子躺在床上,慵懒的翻了一个滚,嘟囔起了嘴,“只是人家无聊嘛!”

    “这么说来,你今天倒是很难得的晚上闲在家里呢?”听到她的话,小兰不由得好奇的说。

    以小兰对她的了解,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她就算不是在和哪个帅哥吃饭,但至少也是应该逛街购物才对。很少见到这个活力四射的家伙一个晚上都规规矩矩的呆在家里没出去的。

    “哼,你还说呢,要不是你打电话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和鹰矢那家伙又出去经历了这样的冒险!”小兰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来,园子的怨念就止不住的往外冒,“而且总觉得你们两个最近都把我这个青梅竹马排除在外啊!除了那个不知道死去哪里的大侦探,前些天的月影岛的事情也好,今天晚上的事情也好,都是你们两个人独自去的!都不带上我!”

    “那个,只是巧合啦,我也不知道他会——”

    “啊!小兰,你该不会是因为大侦探不在,所以移情别恋看上那个家伙了吧?”

    小兰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园子的一声惊呼所打断,句尾还透着一丝紧张兮兮的感觉。

    “你想到哪里去了啊!我不是说了吗,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小兰差点没被园子的一惊一乍给噎死,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对她清奇的脑洞表示无语。

    “哦,是吗,那就好!”听到小兰那果断的否定语气,园子不由得松了口气,“听我说,小兰,你就算哪天真的移情别恋看上别人,也千万别看上那个家伙!我可不想有一天我们四个人见面的时候非常尴尬!外加上这家伙骨子里就是个花花公子,这么善良的你肯定管不住他的!”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园子大人!”听到园子那宛如老人言一般的谆谆教诲,小兰无奈的捂住了额头,“我都不知道你的担心是哪里来的,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么?虽然他也没有怎么真正的伤害过女孩子,只是喜欢口花花的,但是他为人太轻浮了一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诶,是么?”听到小兰的话,园子不由得轻笑一声,“我也没觉得侦探同学稳重在哪里啊!”

    “哎哟,你闭嘴啦!”被园子一句话戳中了心底,小兰不由得感觉到脸颊有些微热,正想说些什么来反驳的时候,柯南的声音却从身后传了过来。

    “小兰姐姐,叔叔啤酒喝多了,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我叫不醒他!”

    “啊?真是的!爸爸又是这样!”小兰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园子,先不聊了!”

    “恩,去吧,小兰你也很辛苦呢。”园子深表同情,摊上这么一个老爸,也真的是无奈。

    “恩,拜拜。”说完这句话,耳机那头的声音便变成了刺耳的忙音。

    园子盯着那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打开了通讯录,看着屏幕上的那一个个名字,然后一个人一个人的往下翻,不知道是在回想些什么,还是在顾忌些什么。

    最终,光标停在了那个命名为“僚机”的号码上,微微顿了一下,还是按下了通话键。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哔!”

    然而,在许久的忙音之后,耳机那头传来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欠扁的声音,而是悦耳但却令人讨厌的人工语音。

    啧,这家伙的手机是个摆设么!每次打电话都联系不到人!

    “怕不是又在撩小妹妹了吧……”

    园子忽然想起了小兰之前说过,今晚早些时候,那家伙似乎正跟他妹妹的同学约会来着。

    “哼,重色轻友的家伙,总是把僚机晾在一边!诅咒你今晚翻车!”

    这么说着,园子轻哼了一声,然后把手机随意的一扔,整个人仰躺在了床上。

    “唉,好无聊啊……”

    其实她并不是一个真的闲不住,非要一天到晚都在外面浪荡才觉得舒服的人。

    她只是,有些无法忍受孤独的感觉。

    铃木家的确也是日本知名的财阀之一,当然必不可免的,也有着许多财阀家庭的通病。

    园子自然也不例外,她的父母长期在外面应酬,在家的时间很少,姐姐又在读大学,基本也不回家。整个诺大的铃木公馆,除了管家爷爷和女佣之外,其实就剩下她一个人。

    所以,她才喜欢交际,去认识各式各样的人,也分外的珍惜友谊。

    毕竟,成长的过程就是不停选择朋友的过程,在你前行的路上总有人离开,总有人加入,到最后还愿意与你一起并肩前行的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多。

    这句话对于她们这些出生在大家族的人来说,真的是再深刻不过了。

    所以,尽管她口头上不饶人,老是喜欢损鹰矢和新一,但作为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园子还是很珍惜他们四人的友谊的。所以当初,在鹰矢发生了那种事情而选择之后,她伤心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当前不久他回来的时候,她才会那么激动,以至于差点被那家伙看见自己哭泣的糗态。

    她只是真的不愿意失去任何一个朋友,不愿意被他们排除在外,孤零零的一个人罢了。

    当然,她也不是任性的小孩子了,不一定非需要别人的陪伴不可,也知道就算是朋友,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你的身边。毕竟,他们也都有自己的事情。

    只是,有时候,免不了感觉到一阵失落罢了……

    “算了,这么多愁善感的可不像我自己啊!”

    这么说着,园子不由得从床上挣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将小情绪甩出了自己的脑海。

    “看看电视吧,这个点应该还有剧可以看得吧?”

    这么自言自语着,园子端起了餐车上的一杯牛奶,然后打开了电视机,百无聊赖的换着台。

    “今晚九点四十分,在三丁目中央通十字口发生了一起轿车与货车相撞的事故……”

    “又是车祸啊,最近还真是不太平——恩?”

    就在这个时候,园子忽然看到了晚间新闻上的画面,不由得本能的瞪大了双眼。

    拿着杯子的手一个颤抖,握了个空。杯子从空中落下,磕在了地上,牛奶溅落一地。

    “不、不会吧!”

    ===============================================================================

    “箭……毒……蛙?”

    听到这个诡异的代号,再看到眼前这张诡异的脸,夏帆不由得冒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就算她再怎么早熟,也不过只是一个14岁的正常的女孩子,连青蛙和昆虫之类的东西都有着本能的恐惧,更别说眼前这个像是一些特摄片或者是恐怖片里才会出现的“怪人”了!

    “那么,箭毒蛙先生,你想要从我或者我爸爸的身上获得些什么?”

    但是即便如此,夏帆依旧是强行咬紧了打颤的牙关,然后深吸了口气,逼自己直视眼前的人。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又为什么非要绑架自己,但是她很清楚,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不能表现出胆怯,否则,只会让自己进一步的陷入被动之中。

    “啧啧啧,了不起,真的了不起,真不愧是羽柴家的女儿,你父亲应该会为你感到骄傲吧?”

    看着夏帆那明明眼中充满恐惧,但是却依然提起勇气直视他的行为,让他忍不住咧开了嘴。

    肥厚的嘴唇在月光下泛起油腻的色泽,再加上长而满是粘液的舌头,让夏帆感觉胃部一阵翻涌。

    “所以,你觉得,你的父亲在得知失去你这么个优秀的女儿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箭毒蛙轻笑一声,然后压低了身子,俯身在夏帆的耳边,说出了一句让她毛骨悚然的话语。

    “你……你……”

    那一刻,夏帆感觉仿佛有一道寒流从自己的头顶灌下,从头冷到了脚。

    “一年前,你们羽柴家夺走了我所有的东西。”

    这么说着,箭毒蛙不由得抬起头来,好让夏帆能看得到自己脸上那疯狂而又狰狞的笑容。

    “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的人生,我所有的一切……”

    箭毒蛙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双手,那硕大的拳头也已经跟青蛙的脚蹼一般臃肿而畸形。

    “什、什么?”

    听到他的话,夏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是羽柴家,夺走了他的一切?

    “所以,你问我想从你们羽柴家得到什么?”箭毒蛙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就是,复仇啊!”

    “诶?”夏帆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呼吸情不自禁的开始急促了起来。

    “你们羽柴家从我这里夺走的!我也要用同样的方式,一点一点的从你们羽柴家夺走!”

    “首先,就从你开始!”

    【不,我不要,我不想死在这里!我还有好多没有做过的事情,我还有好多想完成的事情!】

    说着这里,箭毒蛙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渗人的恐怖微笑,然后张开了他的大嘴。

    【爸爸……妈妈……小樱……】

    月光下,那一排尖锐的利齿闪烁着慑人的寒光,让夏帆不由得拼命地挣扎起来。

    【哥哥!救救我!】

    夏帆不由得闭上了双眼,心中本能的呼唤起了那个,曾经被他视作英雄的人。

    “啪嚓!”

    就在这一秒,旁边的窗户在一瞬间爆裂了开来。

    那巨大的声响和四散的玻璃碎片,让闭着眼睛的夏帆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尖叫。

    “什——”

    那一刻,箭毒蛙不由得本能的转过头去,却恰巧迎上了一记迅猛的飞踢。

    坚硬的胶质鞋底将箭毒蛙那张肥腻的脸庞踢出了一个深深的凹痕,那巨大的力道让他那肥硕的身躯腾空而起,狠狠地砸在了一旁的柜子上,直接将柜子的木门砸的折了进去。

    “你没事吧?”

    黑色的身影在一脚将箭毒蛙踹飞之后,连忙走到夏帆的身边,用腰带里的工具解开了她的束缚。

    “哥哥?”

    听到这一声询问,夏帆不由得本能的脱口而出,让那个黑色的身影不由得震了一下。

    不过很快,夏帆便反应过来这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并不是属于那人的,但也不是箭毒蛙那恶心而又油腻的声音,这才不由得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曾经见过的黑色身影。那冷峻的眼罩,漆黑的装甲,本应该是让人恐惧的东西,但是却让现在的夏帆觉得无比的安心,让她忍不住一把扑在了他的怀里,无声的颤抖着。那压抑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从她的眼角溢出,顺着那黑色的装甲滑落。

    就算再怎么故作坚强,她也不过只是一个14岁的小女孩,在一瞬间承受了死亡的恐惧和死里逃生的喜悦之后,没有崩溃的大哭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听着少女无声的啜泣,感受着她的恐惧和无助,黑色的身影不由得握紧了因为过度用力而微微颤抖的拳头。到底是有什么仇怨,要让一个纤小的女孩子遭受到这样的恐怖的经历?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马上狠狠地痛揍那个家伙一顿,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但是,不是现在。至少,他要先将夏帆救出去再说!

    “抱紧我,我带你出去!”

    他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松开了紧握的双拳,安慰的拍了拍她微微颤抖的后背。

    “恩……”

    夏帆不由得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用力的抱紧了这个冰冷而又宽厚的胸膛。

    为什么呢?明明没有以前的后背那么温暖,这个冰冷的胸膛,但却同样的能让人感觉到安心。

    真是久违了呢,这种能够带给人安心的,英雄的感觉……

    然而,就在黑色的身影抱着夏帆,一脚踏上那个破碎的窗户的窗台,准备借助鹰爪跳到外面的时候,他的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炸响!还没有等他回过头来,一条长而灵活的舌头已经先一步的破空而来,飞速卷住了他的小腿。

    “什么?”

    黑色的身影不由得惊疑了一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的时候,那舌头上已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竟是一把将已经踏上窗台的两人都给拖了回来!

    “砰!”

    在失去平衡那一瞬间,黑色的身影转了个身,垫在了少女的身下,为她挡下了满地的碎玻璃渣。

    “呱!”

    然而,似乎还并没有到足以放松的时候。

    一声蛙鸣在房间里响起,缠绕着他小腿的舌头再一次绷紧,一个巨大的身影早已高高跃起,活像一只真正的青蛙一般,朝着两人扑了过来。

    黑色的身影猛地一扭腰部,右手用力的一撑地,整个身体旋转着腾空而起,没有被绑着的另一只脚凌空踢出,正中那个肥硕身形的肚子,再一次将他踹飞了出去。或许是因为疼痛,那只绑着他小腿的舌头也飞速的缩了回去,恢复成正常的长度,收回了那张可憎的大嘴之中。

    “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在扶着少女站定之后,黑色的身影盯着面前的肥硕身躯,冷冷的说。

    “呵呵,呵呵呵呵,黑色骑士,我听过你……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你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重重的挨了那样的两脚,一般人或许已经站不起来了,但是箭毒蛙却好像仿佛没有什么感觉似的,就这么站了起来,狞笑着盯着眼前的两人,“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与你为敌。但你既然敢破坏我的好事,那我就只能让你们一起死在这里了!”

    “你可以试试看!”黑色的身影挡在了少女的身前,冷冷的握紧了拳头。

    “嘿嘿,嘿嘿嘿嘿,我已经在试了啊……”

    回答他的,是一阵无比渗人的笑声,以及他的身体上,那一个个宛如肥皂泡般破裂的脓包。

    不知不觉之间,一股淡青色的气体,已经开始弥漫在了整个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