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话、VS箭毒蛙(上)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话、VS箭毒蛙(上)

 热门推荐:
    米花市。四丁目。

    时近深夜,就算是号称不夜城的米花町,以住宅区为主的四丁目也已经灯火阑珊,就像是朦朦胧胧中半眯着眼一般,准备枕着一片沉寂安然入睡。但今夜兴许是个特殊的日子,这条本应该已经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时不时总会响起一些不速之客的轰鸣声,扰人清梦。

    “恩,我知道,我已经在路上了……放心吧,他们没事的,一切就交给我吧……”

    街头,漆黑的加长车正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在道路上飞驰着,宛如一匹凶恶的黑豹。

    车子的后座,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打着电话,用深沉而又可靠地声音,安慰着电话那头哭泣的人。

    “好了,你最近的身体状况你也知道,早点休息吧,我一定会把她和鹰矢平安的救出来的……”

    这么说着,男人便掉了电话,然后微微闭上了眼睛。再度睁开之时,已然像是换成了一张脸孔。原本柔和的线条像是一下子绷直了,拉扯出了一张没有温度的面孔。

    “我们到了,Boss。”

    商务车停在了一栋多层停车场的门口,伴随着司机打开车门,一股腥咸的夜风便吹了进来。

    原本在这个点早该寂静无声的多层停车场,此刻却可以隐隐约约的听到一阵阵此起彼伏的痛哭哀嚎,而还且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恐怖的气味,就好像地狱的第十八层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恐惧,只是默默地点了一根烟,然后便淡然的向着地狱深处走去。高档的牛皮鞋跟磕在地上,发出了“啪嗒、啪嗒”的轻响。像是倒数的钟声,又像是审判的锤音。

    “Boss!”

    一进入内部,所有还站着的人都不由得朝着男人鞠了个躬。所有人都穿着整齐黑色西装,动作也惊人的整齐一致,就像经过了无数遍的预演一般。如果没有地上倒着的那些七歪八斜、痛苦呻吟的家伙们,再换一个光鲜明亮的环境,让人丝毫不违和的觉得这是在开一场严肃的董事会议。

    而现在么,这如同机械人一般的整齐只会让人觉得更加的恐怖而已。

    然而男人却置若罔闻,仿佛早就已经习惯了一般,只是径直的穿过满地的血液污秽,走到了一个正被一名黑衣人踩在脚下,痛苦挣扎着的人面前,冷冷的注视着他。

    即使早就已经被人修理的面目全非,满脸血污,但是男人还是能够认出这张脸来。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认出了他的脸型和身材。因为他之前已经来回的看过了好几遍了,在从交通部那边获得的摄像头录像那里。录像上的他还带着可笑的青蛙面具,开着一辆银色的商务车。

    “我想,应该无需多言了。有什么要交代的,趁我现在还能心平气和的问你的时候。”

    男人就这么站在他的眼前,用平淡到听不出任何波动的语气说着。

    “我……我,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说……”

    那个青蛙卫兵似乎已经被一系列残酷的手段折磨到没有了反抗的意志,只是哆嗦着嘴,用着微不可闻的声音说着。

    “在哪?”

    似乎是懒得再和眼前的人多说一个字,男人只是轻轻地吐出了一口烟,然后将它踩灭在地上。

    他只需要这一个答案就够了,至于是谁,为什么,在他看到那张青色的青蛙面具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恐怕那个家伙也就是为了故意向自己挑衅,才让自己的手下都戴上这可笑的面具的。

    “就在马路尽头……斜对面……的那栋楼……”

    听到他的话,男人不由得踱步走到了楼层的边缘,然后朝着他所说的方向望去。

    “原来如此,是这里啊……”

    看到眼前这似乎有些眼熟的景象,男人似乎想起了些什么,总算是明白了那个家伙的意图。

    “那么,你也没用了。”

    简短的话语透着让人胆寒的淡漠和冷酷,像是一个无情的法官,就这么宣判了那个卫兵的命运。

    “等一下,我都——唔!”

    卫兵来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那个黑衣人抓着头发拎了起来。与此同时,一根针头粗到可怕的注射器已经径直的扎进了他的脖子,荧光绿的液体在一瞬间被推进了他的体内。

    “唔—唔唔唔—呜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黑衣人松手的那一刻,卫兵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就像一条被突然被抽走了骨头的蛇一般,径直的软瘫在了地上,双腿稍微弹了一下,便一动也不动了。

    “呜嗷嗷嗷!”

    过了几秒钟,就在众人以为他已经咽气的当下,他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宛如狼嚎般的叫声,触电般猛地从地上蹦了起来,就像是突然续了命一般,一改之前奄奄一息的模样,扎牙舞爪的朝着刚才抓着他的那个黑衣人扑了过去。

    然而,黑衣人像是早有准备一般,只是轻轻的飞起一脚,很是轻松地就将那个卫兵踹飞了出去,落在了另一个躺在地上的青蛙卫兵的面前。

    “恩?哇你,救——”

    那个卫兵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人便已经朝着他扑了上来,一只手猛烈的撕拉着他的脸颊,同时张口就朝着他的脖子用力咬了下去,撕扯起了一大片的血肉。

    霎时间,伴随着一声戛然而止的惨叫,鲜血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他的双眼。而在品尝到鲜血和人肉的滋味之后,那人更是亢奋的嚎叫了一声,似乎连身上的肌肉都更加壮实了几分,不由得再次朝着鲜血喷涌之处就是一大口,像是在享受着什么人间美味一般。

    “咔吧!”

    就在几秒钟之后,伴随着一声宛如筷子断裂般的声音,一颗大好的头颅就这么高高的飞了起来,在空中画出了一道美丽的血色弧线,直直的落在了另一个黑衣人的面前。

    虽然已经被指甲撕扯的皮肉翻飞,但是那瞪得大到狰狞的眼珠子却依稀能够让人感觉的出他生前的恐惧和痛苦,尤其是断裂的地方还在不停喷涌着鲜血,看上去既恶心,又恐怖。这东西要是拿到鬼屋里面去,绝对能够把人吓得当场尿裤子。

    然而在这里,仿佛所有的恐惧都是少见多怪,黑衣人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那颗头颅一眼,然后便一脚将它如同足球般的踢到了一边,引得那“只”已经发狂的人再度朝着那头颅扑了过去。

    “第1765次配方,失败。”看完这一幕,男人便转身向外面走去,“收拾掉吧。”

    “是,Boss!”

    所有的黑衣人像是再度得到了指令的机器人,在一瞬间再次动了起来,向着地上的人走去。

    “还真恶心啊,脑浆这种东西……”

    出门之前,男人回过头来,看了地上的狼藉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声。

    =======================================================================

    毒气?

    看着他身上的一个个疙瘩破溃成淡青色的气体,鹰矢不由得猛地一惊,还有这种操作?

    果然,这个家伙称自己是箭毒蛙,并不只是单纯的中二而已么?

    还有,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异人?妖怪?或者是……改造人?

    就在这些念头闪电般的划过鹰矢脑海的时候,对面的箭毒蛙已然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张开了他那张令人作呕的肥腻大作,猛地朝着他们喷来了一个淡紫色的水球。

    而早在他吸气的那一刻,鹰矢便早已经将夏帆拦腰抱起,另一只手用鹰爪勾住房间里的柜子,借助那巨大的拉力,在被箭毒蛙的水平命中之前快速的离开了那个地方!

    虽然不知道他吐得是什么东西,但是总归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不其然的,就在鹰矢他们离开的下一秒,被那个淡紫色水球命中的地方顿时爆开了一团紫色的毒气。那绚丽而浓郁的紫色在月光下反射着摄人心魄的光华,即使不用言说也能够领会,那种美丽的致命性。而直接被那个水球所命中的木质地板,更是直接的冒起了青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溶解了下去,直至露出了下方结实的混凝土地板。

    【带毒的强酸?是他的胃酸么?用粘液跟毒液包裹在一起吐出来?】

    看着那直接被溶穿的地板,鹰矢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连木板都是如此,如果直接丢在人身上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他倒还好,他身上的这件装甲多少能够抵抗一下强酸的腐蚀,但是夏帆不行啊!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他倒是不会怕他,就算暂时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后招没使出来,也能跟他斗上一斗。但是,现在夏帆在他的边上,他根本没有办法放开手脚。而且,这个房间里从刚刚开始就慢慢的被毒气所充斥,再待下去也不是办法,必须首先带她离开这里才行!

    这么想着,在落地的瞬间,鹰矢瞬间收回了鹰爪,然后从腰带里拿出了一个就是为了这种情况而准备防毒面罩,也是唯一的那一个,扣在了夏帆的口鼻之上。

    “咔哒!”

    在面罩按在夏帆脸上的下一秒,两条吊带自动从面罩的两侧向后延伸,在后脑处扣在了一起。

    “诶?这、这个是?”

    夏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再一次被鹰矢抱了起来,开始飞奔。

    无他,因为箭毒蛙的第二颗强酸球到了!

    “嗤!”

    这一次,鹰矢因为给夏帆戴上防毒面罩而停顿了一下,虽然并没有被那个强酸球正面击中,但是右腿的护甲却依然被蹭到了一点。霎时间,一股仿佛橡胶被烧烂般刺鼻的气味传入了鹰矢的鼻子,还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宛如可乐气泡撞击铝罐般的声音。即使没有那微微刺痛的感觉,鹰矢也明白对于那样的酸来说,自己的护甲也撑不了多久。

    这套DK-03护甲虽然是采用了最新的防弹纤维和薄片记忆金属所构成,无论对于枪弹或者是刀刃钝器都有比DK-02更强的防御力,但是却并没有考虑过针对强酸的强化。那些薄片记忆金属虽然抗冲击,但是对于强酸来说却并没有什么防御力。鹰矢大概估计了一下,仅仅只是刚才擦了那一下,就已经基本上腐蚀了护甲60%以上的装甲层。也就是说,同样的部位再被命中一次,哪怕也仅仅是擦伤,那个部分的装甲也就会彻底失去作用,甚至是会开始腐蚀人体……

    而由于带着夏帆,自己的灵活度起码要比平时降低了百分之60以上,这对他来说是极其不利的。况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弥漫在这个房间里面的青色气体也开始越来越浓郁,时间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了!否则,就算夏帆因为防毒面具而至少有三十分钟的时间,但是自己可没有那个自信可以憋那么长时间的气!而且,目前还不知道这个毒气能不能通过毛孔吸收!

    “抱紧我!”

    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抱着夏帆头也不回的朝着窗户飞奔而去。

    “想跑?”箭毒蛙不由得狰狞的一笑,他早就盯着他们玩这么一出呢!

    他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到甚至于肚子都膨胀起一一圈,让他那个原本就肥硕的身体显得更加的圆润,然后双嘴一鼓,朝着鹰矢他们所逃去的那个窗口喷出了一颗强酸球。

    一颗比刚刚的那两颗那大上一倍以上的强酸球!

    如果以他们现在的奔跑速度的话,势必会在逃出窗户之前被那颗强酸球喷个正着。但是如果他们不奔跑过去的话,那么那颗强酸球在击中窗台爆散开来的那一刻就会产生大量酸性的毒气,让那一片都笼罩在酸性毒雾之中,他们想再次闯过去的话可就好受了。

    也许那个穿着装甲的家伙还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是那个细皮嫩肉的小丫头可就惨了。估计就算不会重度烧伤退去一层皮,至少也会彻底毁容变成丑八怪吧?

    哈哈,真想看看那个时候,羽柴慎二会有怎么样的一个表情!

    然而,鹰矢却仿佛对那个强酸球置若罔闻,不仅没有停住身形,反而进一步加快了速度,抱着夏帆朝着窗台冲了过去。

    【哼哼,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箭毒蛙狰狞的笑了起来,坐等着听着两人被强酸命中时发出的惨叫声。

    不过,他的如意算盘似乎打在了空处。

    鹰矢的确没有刹住脚步,不过,也没有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朝着窗户冲去,而是在快到达窗户边上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朝着那个强酸球掷出了手中的一枚黑色的飞镖。

    【哼,蠢货!区区一枚飞镖就想……恩?】

    就在箭毒蛙狰狞的咧开嘴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有些微小的声音。

    就像是钟表的秒钟走动的声音一般,“滴滴滴”的叫声,而且,越来越快。

    “什——”

    “轰!”

    就在箭毒蛙刚刚反应过来发生他丢出的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道强烈的光芒已经在房间里绽放了开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沉闷的爆鸣音,和扑面而来的强烈气浪!

    霎时间,整个房间的中央清出了一片真空地带,所有的酸液和毒雾都化作水滴爆散了开来。

    鹰矢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刻意制造的机会,在爆破镖被引爆的前一秒,他已经抱着夏帆高高的跃起,将她小小的身子紧紧地护在身前,用背部替夏帆挡下了爆炸产生的气浪。同时,借助爆炸产生的巨大推力,直接从窗户之中飞了出去,逃离了这个满是毒气的房间。

    然而,似乎鹰矢也将这一切都想的太顺利了一些。

    就在他已经跃出这个窗户近半米远的时候,那条阴魂不散的长舌再度破空而来,一把卷住了鹰矢那条被毒液腐蚀过的小腿,硬生生的将他拖了回来!

    “唔!”

    由于巨大力道的拉扯,和地球引力的作用,鹰矢的那条小腿重重的磕在了窗台上,坚硬的骨头与同样坚硬的窗台碰撞,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清脆声响。锋锐的玻璃碎片更是刺破了原本就已经被腐蚀的跟一张纸般的护甲,深深的扎入了他的小腿之中,让他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

    但是,这些都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因为这一下他身形的停顿,让紧抱着他脖子的夏帆一下子用错了力,竟是抓不住他那光滑的装甲,就这么尖叫着从六层楼高的高空跌了下去。

    当然,鹰矢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他在夏帆就要掉下去之前,紧紧地抓住了她,让一个朝气的花季少女,不至于就此香消玉殒。

    但是,这样的情况却没有办法持续多久,因为那条长长的舌头力气大的惊人,竟是就这么把自己和夏帆一起拖回去!那巨大的力道撕扯着鹰矢小腿部的伤口,裂出了一道怖人的口子!那撕裂的剧痛让鹰矢不由得咬紧了牙关,但是紧紧抓着夏帆的手却没有丝毫的松动。

    “你……你还好吧?”

    由于带着防毒面罩,她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但是,鹰矢依然能够听得出那声音之中的颤抖。

    确实,被这么吊在六层楼高的半空之中,呼啸的夜风吹的夏帆头皮发麻。一股强烈的失重感更是将她吞没,那种濒死的感觉不由得让她害怕到全身发抖。可即便如此,她依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因为恐惧而拼命挣扎,不要再给他添加额外的负担了。

    “没事。”

    看着夏帆那令人心疼的故作坚强的模样,鹰矢也唯有回应她的逞强,咬着牙回了她两个字。

    不过,鹰矢自己也很清楚,这样坚持不了多久。

    就算他能够忍得了疼痛,体力也足够,但是夏帆的身体能不能坚持的住呢?

    更何况,那个用舌头绑着自己的家伙,会就这么在一旁看着么?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另一只手抓着夏帆,用另一只手颤抖按下了面罩上通讯按钮。

    “猎鹰战车,遥控模式,安全座椅!”

    虽然只是几个简短的词语,但是他相信,通讯那头的老管家应该能明白他的意思。

    “唔!”就在这个时候,脚上的力道又大了一分,生生的撕掉了鹰矢的一大块血肉,让他的额头上不由得冒出了豆大的冷汗,紧抓着夏帆的手也不由得产生了一瞬间的颤抖。

    “快!”伴随着他愤怒而焦急的怒吼,狂躁的引擎轰鸣声再度响起!

    黑色的庞然大物从大楼的底端猛然跃出,落在了两人的正下方,朝着两人打开了驾驶舱。

    “准备好!”

    “诶?”

    就在夏帆还没反应过来他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却突然放开了自己的手!

    霎时间,夏帆感觉仿佛有一只透明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体内,抓住自己的五脏六腑,疯狂的向着下面拖去,让她难受的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甚至连意识都有些开始模糊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他越来越远,向着地狱的方向一直坠落下去。

    只是,朦胧之间,她仍然相信他,她相信他一定会救她!

    而事实上,就在这个念头划过他脑海的下一秒,夏帆便感觉自己砸进了一个柔软的坑里,就像是果冻一般柔软,但是却比果冻更有韧性的一块垫子里,而且反复的弹了好几下。

    “呼……”

    看到夏帆成功的被战车的安全座椅接住,鹰矢也不由得长长的松了口气。

    不过精神一松,剧烈的疼痛和眩晕感便不由自主的涌了上来,让鹰矢不由得眼前黑了一下。

    然而,还没有等他从黑蒙之中回过神来,那条舌头上便再度传来一股巨力。

    这一次,真的是巨力!

    鹰矢整个人直接从窗口被他甩了进来,直接狠狠地砸坏了房间的木门,摔进了大厅之中。

    “少爷,您没事吧?”

    听到这剧烈的声响,耳机那头的德叔不由得焦虑的说。

    “我没事,先用战车带夏帆离开这里!”

    鹰矢咬着牙,用手撑着地板艰难的撑起上身,用力的甩了甩自己身上的碎玻璃渣与木屑。

    “可是少爷你——”

    “照做就是了!”

    “……是,少爷!”

    老管家犹豫了一下,还是忠实的执行了自家少爷的命令。

    “诶?怎么回事?诶,等、等一下!”

    霎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夏帆发现四周的玻璃突然升了上来,将她关在了车里。与此同时,车辆的引擎也忽然自己启动了起来,开始朝着远方跑去。

    “等一下!他还在里面!等一等啊!我不要!我不要离开!等一下!”

    夏帆不由得拼命地拍打着驾驶舱的防弹玻璃,希望它能够放自己出去,回到他的身边。

    但是遗憾的是,无论她怎么呼喊,怎么挣扎,怎么哭求,她都没有办法让这匹巨大的野兽停下自己的脚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他越来越远,向着名为“安全”的远方驶去。

    另一边,翻滚着躲过一记强酸球,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嘶吼,鹰矢在翻身站起的同时将那块巨大的碎玻璃从自己的小腿上扯了出来,丢到了一旁。然后从自己的腰带里拿出了液氮喷雾,对着受伤开裂的小腿喷了几下,总算是暂时止住了那还在汹涌而出的鲜血。

    “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称赞一下了不起。黑色骑士,你的确当的起英雄的名号!”

    这么说着,箭毒蛙慢慢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虽说是称赞,但脸上的表情却狰狞的可怕。

    “只不过,你破坏了我的精心准备的复仇仪式!那么,我就用你的血,来祭奠我死去的家人!”

    伴随着这样的一声怒吼,箭毒蛙的身上冒出了更多的疙瘩。并且,还在不停地破溃。

    房间里的青色似乎越发的浓郁了。

    而如今这样的鹰矢,能够屏息战斗的最长时间是——

    三分钟。

    ======================================================

    NND,肝到两点钟,终于赶在生日的这一天,把这一章给肝出来了……

    不对,生日好像已经是昨天的事情了(* ̄︿ ̄)

    不管怎么说,考研的人你们伤不起啊,作为五年没有碰过英语的人……真的是……

    不管怎么说,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虽然更新估计就是个巨坑,但是我仍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写好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