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话、VS箭毒蛙(下)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话、VS箭毒蛙(下)

 热门推荐:
    三分钟。

    恰好是奥特曼在地球上活动的时间。

    不过鹰矢并不觉得自己能跟那个顶着两个灯泡眼的大家伙一样,能够凭着一腔正义就能够经常性的无视设定,轻松打满乃至远远地超过这所谓的三分钟。

    毕竟,他又不是可以在宇宙中翱翔的光之巨人,不仅不需要呼吸,还能够在“三分钟”里憋出刚好一管够放光线必杀的怒气。他的每一次的跳跃和闪避,都在不停地加剧氧的消耗,增加他身体的负担和缺氧的痛苦,这三分钟对于他来说,是只少不多。

    更别说攒什么怒气了,三分钟之后他要是还有气就谢天谢地了……

    所以,鹰矢决定速战速决。

    因为就算他能够屏住呼吸,谁知道这些毒气能不能经过皮肤吸收呢?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尝试着动了动那被液氮冷冻到有些麻木的小腿,从背后取下了双棍。

    “哦?居然不准备逃么?”

    看到他的动作,箭毒蛙不由得用那满是粘液的舌头舔了舔肥腻的嘴唇,发出了桀桀的冷笑。

    而鹰矢并没有回答。或者说,房间里逐渐浓郁的紫色已经容不得他再多说一句话了。

    他只是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怪人”,然后将双棍的前端顶在一起,按下了开关。

    呲啦!

    霎时间,耀眼的电光从双棍交接之处绽放了出来,将这个黑暗的房间照的宛如白昼一般。

    那炫丽的蓝白色光芒宛如一柄锐利的刀子,直直的插进了箭毒蛙那铜铃般的大突眼,让他不由得闷哼一声,本能的伸手挡在了自己的眼前,挡住那刺人的电光。

    而几乎就在他遮挡住眼睛的同时,鹰矢已然迅速来到了他的跟前,将顶端依然还雀跃着电弧的双棍,就这么对着箭毒蛙那肥硕圆滚的肚腩捅了过去。

    这双棍的电压鹰矢可是亲身测试的,虽不致死,但却足以把人电的哔哩哔哩响,然后手足抽搐,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一般情况下,如果是直接接触皮肤的话,只需要一到两秒,电击棍的电压就可以让人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变成一条任人宰割的死咸鱼。

    当然,这也只是指一般情况之下……

    然而,有时候所谓的一般情况,比想象之中的还要难出现。

    就好比现在,这本来势在必得的一击却并没有让鹰矢有种捅到肉体的实感,反而像是捅上了一个巨大的果冻!那圆滚滚的肚腩比鹰矢想象的更加的有弹性且光滑,竟是在最初的凹陷和波动之后,将鹰矢这一捅的力道往旁边卸了开来,让他一时之间用错了力道,身形不住的前踏了一小步。

    而就像鹰矢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结束战斗的破绽,箭毒蛙也不会放过这个可趁之机!

    就在鹰矢止不住踉跄的同时,箭毒蛙已经猛地挥出了他那沙包一样大的拳头,正中鹰矢的胸口!

    闪着金属光泽的蓝色飞鹰产生了一瞬间的凹陷,那巨大的力道就如同一道波纹般,被胸口的纤维装甲分散到鹰矢的全身,让他不由得被掀飞了出去。

    “锵!呲啦————”

    电击棍用力的杵在了木质地板上,拉出了一米左右的的划痕,黑色的身影这才停了下来。

    “嗯哼!”

    站起身来的鹰矢不由得闷哼一声,胸口微微起伏。要不是有纤维装甲帮他分散了力道,刚才那一拳便足以让他憋不住这一口气。那拳头之中蕴含的力量比鹰矢想象的要强,起码两倍于常人。看样子,这个不知道是不是改造人的家伙,拥有的不只是毒的能力,还有一定的力量强化。

    “RUA!”

    而就在鹰矢这么思考着的同时,那边箭毒蛙已经再度张开了那种血盆大嘴,粗长而灵活的舌头宛如一条伸缩自如的鞭子,再度向他袭来!

    “噔!”

    已经吃过一次亏的鹰矢自是不可能再一次被这恶心的舌头给卷中的,他讲双棍插回背后,同时双脚用力一蹬,便瞬间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同时一枚鹰镖脱手而出,朝着那长舌飞去。

    “嘶!”

    黑色的鹰镖精准的命中了目标。然而,也仅仅只是命中了而已。

    锐利的飞镖不仅没有将那条肉质长舌切断,反而只是在它的表面划出了一道淡淡的浅痕,便随即便和刚刚的电棍一般,从那条长舌上偏离了开来,钉到了一边的墙上。

    果然……

    就跟鹰矢刚刚想的一样,这个家伙的身上,就跟真的青蛙一样,覆盖着一层诡异而又恶心的粘液。这层粘液外衣不仅能够帮他卸掉来自外物的物理冲击,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防止电流等能量冲击。所以,刚才那一下他才一点事情都没有,反而还能够借机反击。

    有毒气酸液,有强化力量,还有防御屏障,这个家伙,完完全全的是一个生物兵器改造人!

    至此,鹰矢已经基本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天生的基因变异,而是被刻意的人为改造强化过的改造怪人。而无论这个改造手术是他本人或者是别的什么人或者组织做的,对于鹰矢来说,都算不上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这样的怪人,很可能不止一个……

    不过,这些问题也得留到之后再考虑。眼前要考虑的,是要怎么样对付眼前的这个家伙。

    鹰矢一边躲避着那宛如缠丝蛇般向他卷来的舌头,一边在脑海里面飞速的思考着。

    如果说,这个自称为箭毒蛙的家伙,真的拥有跟箭毒蛙一样的能力,例如毒液,伸缩长舌,护体粘液等等,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有着跟两栖类一样的弱点和短板呢?

    看着他那宛如铜铃般的大凸眼,鹰矢不过的大胆的推测。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从腰带里摸出一颗烟雾弹,用力的往地上一掷,同时另一只手取下挂在腰间的鹰爪,勾住了大厅西角的厨房的柜子。

    “哼,找死!”

    长舌无功而返,但箭毒蛙却并不气馁,反而发出了一声冷笑,一口酸液朝着那个柜子喷了过去。

    “嗤嗤!”

    霎时间,柜子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冒出了大量刺鼻的白色烟雾,使得这个本就紫气缭绕的大厅里,更加填了一份朦胧的感觉,迷幻而又危险。

    然而,箭毒蛙却并没有听到预料之中的惨叫声,只有因为被溶解而断裂的鹰爪掉在地上的清响。

    “嗯?人呢?躲到哪里去了?”

    没有看到人的箭毒蛙不由得惊疑了一声,四处搜寻起鹰矢的踪影。

    然而,鹰矢就像是真的像隐了形一般,凭空的消失在了箭毒蛙的视野里。

    “原来如此,跟我玩这套啊……”

    觉察到鹰矢意图的箭毒蛙不由得伸手从厨房的柜子里扯出了一袋面粉,朝着四周洒了开来,希望能够借助这些白色的粉末,显现出鹰矢的影子来。

    【果然……】

    站在远处的鹰矢看着箭毒蛙的举动,不由得升起了一丝了然的明悟。

    刚刚他在丢下烟雾弹,并用鹰爪勾住柜子之后,并没有如同箭毒蛙预料的那般,将自己拉过去,而是径直的放开了手,就这么屏住呼吸,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而直到烟雾散尽,箭毒蛙似乎也没有看到,他就这么站在他的眼前,没有动过。

    看样子,鹰矢的推测并没有错,这个家伙同样具有两栖类动物的弱点。

    蛙类的眼睛对于运动中的物体有着极高的敏感性,但是对于静止的物体的洞察力却极差。说得夸张一点,只要你能够保持一动不动,就算你站在他跟前,他也看不到你。

    但是,一动不动有点不太现实罢了,毕竟人总是要呼吸的。而且,就之前的情况来看,眼前的这家伙也不是完全的就变成了蛙眼,还保有一定的人类视觉。只不过恰好因为房间里的光线也足够昏暗,才能够让鹰矢在他的面前彻底的隐了形。

    所以,他才要像如今一样,借助面粉的下落轨迹来探查鹰矢的身形。只要这白色的粉尘突然在某个空中停了下来,或者出现了什么异常的运动,那么鹰矢就在那里!

    不过,似乎不用等到面粉充满这个房间了。

    长时间的憋气加上高强度的运动已经让鹰矢开始出现缺氧的症状了,就算是箭毒蛙的眼睛再瞎,他也坚持不了多久。更何况,刚刚的一些动作,让刚刚被液氮冻住的伤口再度裂开了。鹰矢可以感觉的到,温热的鲜血正慢慢的从那个伤口渗出。

    “滴答!”

    这是鲜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在这个寂静的房间里,也足够响了。

    “在那里!”

    箭毒蛙狰狞的一笑,一口酸液就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喷了过去。

    当然,鹰矢是不会站在原地等着被喷的。

    在确定了他拥有跟两栖动物一样的弱点,他便已经想好了制胜的手段。

    只见他一个侧滚便躲过了酸液,同时从腰带里拿出两三颗拳头大的东西就朝着他丢了过去。

    “啧!又是这些小玩意儿!”

    箭毒蛙虽然不知道鹰矢丢过来的是什么,但是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也不由得向着旁边一闪,借助强劲的大腿肌左右跳跃着,躲过了那几个看起来像是小铁罐般的玩意儿。

    虽然他对自己皮肤的防御力很有自信,但是面对的毕竟是那位黑色骑士,他也不敢太过托大。万一再像施刚刚的飞镖那般的会爆炸的东西,他也讨不到好。

    果不其然,那几个小玩意儿在箭毒蛙躲过之后便在空中爆裂了开来。

    只不过这一次,没有灼人的火光,没有狂暴的气浪,有的,只是一股让人从头冷到脚的寒流!

    冰冻手雷,跟之前的橡胶手雷一样,是鹰矢新捣鼓出来的玩意儿,今天算是第一次派上了用场!

    “这是……冰?”

    被那强烈寒流一激,箭毒蛙本能的打了个寒战,情不自禁的侧过头看去。

    那情景美的就像一幅画,白色的寒流在空气中弥散开,仿佛在空中绽开了几朵冰花。只不过,这美丽的景象对于箭毒蛙来说,却谈不上多少美好了。

    毕竟,对于两栖类动物来说,低温虽然不像高温会直接致死,但却能快速的让它们失去行动力!

    箭毒蛙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皮肤上的粘液在迅速的冻结,四肢也开始慢慢的失去知觉了。

    该死的黑色骑士,居然还有这种烦人的东西!

    再这样下去,不用三分钟,他就会失去活动能力,彻底冻僵。这种事情,对于以前成天和冷血动物打交道的他来说,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下子,轮到他陷入三分钟的僵局了。

    如果他不马上逃离这个低温环境的话,三分钟之后,他就彻底变成蛤蟆雪糕了。

    然而,鹰矢会放着他离开么?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刚刚他想带着夏帆离开的时候,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拖了回来啊。秉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优良传统,鹰矢怎么会不让他也好好尝尝这种滋味呢?

    所以,就在箭毒蛙准备挪动身体跳离这个地方的时候,鹰矢将最后一枚冰冻手雷送给了他。

    而且这一次,是直接丢在他的跟前!

    “哇啊啊啊!”

    箭毒蛙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伴随着烟雾缭绕,一层白霜瞬间弥漫了他的全身。原本为了保护他而存在的粘液层,此刻却成了束缚他的一层冰晶囚衣,将他整个人冻的僵直在了那里。

    “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冻着,等警察来……恩?”

    看着箭毒蛙从头到尾被冰层所包裹住,甚至连嘴巴也不能轻易张开之后,鹰矢也不由得在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站起来时,却突然感觉眼前一黑,一阵天旋地转,便不自觉地再度跪倒在了地上。连憋了这么久的气息也一下子松了,吸进了一大口紫气。

    “咳、咳咳……唔!”

    鹰矢不由得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想要再度屏住呼吸,停止吸入毒气。但是,他却忽然发现,即使他没有屏住呼吸,他也渐渐透不过气了。身体慢慢的开始麻痹,从头到脚。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起效了啊!”

    看着鹰矢跪倒在地上,不停咳嗽的痛苦模样,箭毒蛙竟是艰难的动了动嘴,笑出声来。

    起效?鹰矢艰难的捂着嘴,痛苦的皱着眉头,像是想到了什么般,看向了自己受伤的那只脚。

    原本被液氮暂时冻住的伤口此时已经全然开裂,不同寻常的暗紫色的血液正不停地从伤口渗出,而且质地变得异常的粘稠,看着不像是液体,倒更像是胶装物。

    “看来你已经注意到了呢,自己早就中了我的毒这回事……”

    箭毒蛙肆意的笑着,还不忘艰难的张开嘴,挑衅般的朝着鹰矢吐了吐自己的舌头。月光下,那充斥着从毒腺上沾着的毒液的舌头闪烁着白腻的光泽,看起来既恶心又恐怖。

    他不仅能够吐出和通过皮肤分泌毒液毒气,连舌头上也充满了毒液么?那么,早在刚刚自己的脚被玻璃碎片扎穿的时候,那恐怖的毒液已经透过伤口,进入到了自己的体内!所以,自己刚刚那一番剧烈的运动,都在进一步了加快毒液的吸收和循环!

    鹰矢这么想着,痛苦的感觉不由得越发的强烈了,手脚的肌肉也开始不自主的微微地抽搐起来。

    这种抽搐感,是神经毒素!大概还掺杂着凝血毒素!

    这种熟悉的症状让鹰矢不由得心跳一顿,脑海里浮现出这两种熟悉的毒素的名字。

    没错,大概再过一会儿,他的心脏就真的要停了!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拼命地站了起来,从腰带里掏出了一个东西。

    “呵,我现在是真的有点佩服你了,你是真的很顽强呢——唔!”看着咬着牙站起来的鹰矢,箭毒蛙竟是难得的笑了一下,但是瞬间舌头和脸就像是被冻住了一般,僵在了那里,看起来十分的搞笑和诡异,“哈,现在好像不是说你的时候呢,再这么下去,过一会我也要变成青蛙冰棍了!”

    “不过不好意思,在没有完成复仇之前,我可不准备就这么等着警察来呢……”

    这么说着,箭毒蛙不由得再一次猛地伸出了那条灵活的长舌,向着鹰矢卷了过去。只不过,这次的目标不是鹰矢,而是他插在背后的电击棍!

    “什么?”一时之间,鹰矢没能轻易的闪避掉,电棍轻易的被他的长舌夺了过去。

    “你想……做什么?”

    鹰矢强撑着快要倒下的身体,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

    “没什么,只是,想要赌一把罢了,”舌头卷着电击棍,箭毒蛙的声音有些奇怪,但是这却并不妨碍他发出那令人发毛的恐怖笑声,“你听说过,粉尘爆炸么?”

    鹰矢的瞳孔不由得猛地一缩。

    ========================================================================

    “恩?”

    一声强烈的轰鸣声让刚从多层停车场里走出来的羽柴慎二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个点的四丁目,通常不会有什么飙车党的,而且这种振聋发聩的引擎声……

    他不由得转过了头,朝着道路的尽头望去。

    那是一匹无比危险的巨大野兽,无论是那冰冷生硬的黑色外壳,还是那凶悍威猛的巨大轮胎都无疑在宣示着这一点。更不要说车头镶嵌着的,那一只令无数恶人胆寒的蓝色飞鹰了。

    【米花的黑色骑士……么?】

    羽柴慎二不由得微微挑了挑眉毛,这个新冒出来的家伙,最近的风头可不要太盛啊。

    据手下人反馈,在他们来到这栋多层停车场之前,里面的人已经先一步被人放倒了。而现场,留下了这位黑色骑士惯用的老鹰形状的飞镖,看来,应该是他的手笔没错了。

    他也在追查这个案件么?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又到哪一步了?是否和那个家伙接触过了?

    就在羽柴慎二想着这些问题的同时,那辆黑色的野兽像是看到了他一般,猛地加快了速度,就这么直直的,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开了过来。

    “Boss!”身边的几个黑衣人迅速的将他围在了中间,将手伸入了怀中。

    然而,羽柴慎二却只是淡然的挥了挥手,让他们把戒备的动作收起来。他相信就算那个黑色骑士真的也在调查这个事件,也应该还没有真正查到些什么,没有必要给自己增加额外的麻烦。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女儿被人绑架的焦急的父亲,仅此而已。

    就当那些黑衣人收起了戒备的同时,那辆巨大的战车也终于在羽柴慎二的跟前停了下来。

    如果说这一刻都还在羽柴慎二的预料之中的话,那么下一秒,当车窗打开,里面的人探出头来的时候,他的那种古井不波的脸色终于被意料之外的惊愕所取代。

    “爸爸!”

    “夏……夏帆?谢天谢地你没事!”

    虽然她的脸上扣着一个对她来说有些过大的防毒面具,但是羽柴慎二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女儿,不由得连忙迎了上去,一把将她从车上抱了下来。

    在夏帆离开车子之后,玻璃窗便再度合了起来,黑色的野兽发出一声嘶吼,转身离开了。

    “爸爸,你怎么会在这里?”

    从父亲的怀里下来的夏帆不由得好奇的看了一眼那四个站着一动不动的黑衣人,问道。

    “当然是来找你的啊!”看到自己的女儿安然无恙,羽柴慎二也不由得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苦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你知不知道,你都快把我和你妈妈给急死了!”

    “对不起……”或许是刚刚经历过生死,夏帆此刻也没有了往日的叛逆,乖乖的低下了头。

    “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如果不是因为爸爸,恐怕你也不会遭受到这些事情。”羽柴慎二深深的叹了口气,看着女儿单薄的身躯在夜风中瑟瑟发抖,不由得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了她的身上,“对了,你是被那位黑色骑士给救了么?还有,鹰矢呢?他没有和你在一起么?”

    “诶?我、我不知道……”夏帆不由得茫然的摇了摇头,“我醒来的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

    “是嘛?”羽柴慎二想到了在这栋多层停车场之中发现的那一副断裂的手铐,“我想他应该已经得救了,应该在你之前,就已经被那位黑色骑士先生给救出来了。”

    “是吗?应该是的吧……恩,肯定是的!”

    听到他的话,夏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那么一些的失落。

    她当然是高兴他能够获救的,但是,他获救了之后,却并没有来救自己……

    夏帆并不是真的想要拼上性命去救她,她也知道那个自称是箭毒蛙的家伙有多么的危险。但是她只想让他出现,只要在这里就好,只要能够看到他,她也能够感觉到一丝安心。

    然而,他却并没有出现,不知道是受了什么伤,还是因为过于害怕逃跑了……

    不管怎样,曾经那个总会在她危急时刻出现的英雄,已经不在了……

    夏帆不由得抓紧了羽柴慎二的衣袖,心里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不过说到英雄,夏帆又猛地想起自己的救命恩人来。

    那位黑色骑士先生,如今还正在那个地方,同那个危险的怪人在战斗着!

    “爸爸!我们快点报警吧!否则的话——”

    “轰!!!”

    然而,夏帆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便传入了众人的耳朵。

    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羽柴慎二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挡住了余波。

    “发、发生了什么事情?”

    待到余波散尽,确认没有什么危险的时候,夏帆这才被羽柴慎二放了下来。

    将盖着自己的厚重的西装大衣掀开,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夏帆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小步,颤抖的双手难以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道路的尽头,那个她刚刚逃出来的地方,已是火光一片。

    熊熊的烈火,将那一丝希望,燃烧殆尽……

    “少爷!少爷!”

    耳机里的声音不停地在呼唤着,有那么一些刺耳和聒噪,可惜他已经连掐掉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这么大字型的躺在冰冷坚硬的水泥地上,温热的鲜血浸湿了头发,让他觉得尚有一丝暖意。

    身体痛的快要散架,全身的肌肉都在僵直的抽搐着,仿佛不再听从大脑的指挥,开始造反了。

    他或许应该感谢边上那个被他撞塌的脚手架,让他还有力气胡思乱想。否则的话,从六楼高的地方被炸飞出去,这会儿怕不是连脑浆都已经出来了吧……

    “唔!”

    似乎是想苦笑一下,却痛的再没有意思力气,紧握的右手也不由得松了开来,一只小巧的银色注射器从他的手掌中滚落,跌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这是他在爆炸之前,从腰带里拿出来的。

    在被气浪掀飞的时候,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明晃晃的针头扎进了自己的脖子。

    这支注射器,就是为这种情况所准备的救命针。以前在联盟的时候,鹰矢也打过几次。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可以坚持多久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的意识越发的朦胧。渐渐地,连痛觉也开始消失,只剩下无尽的冰冷。

    他的心脏,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