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话、线索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话、线索

 热门推荐:
    “各位观众早上好,现在是由米花电视台为您播送的早间新闻。”

    “昨晚,发生在四丁目的火灾在消防署的努力之下在两个小时之后被完全扑灭。”

    “幸运的是,由于着火的大楼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少有人居住,因此并没有出现人员伤亡。”

    “发生爆炸的原因目前还在调查之中,据目前推测可能是燃气管道过于老旧的缘故。”

    “如果有最新消息,本台会第一时间跟进。下面请看今日新闻导读……”

    空荡的鹰巢里,播音员的声音显得分外的响亮,配合着敲击键盘的声音,嘈杂的有些孤独。

    “似乎是被当成事故处理了呢……”

    就在这个时候,德叔推着餐车走了进来,这才使得这空荡的地方多了一些生气。

    “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比起有个青蛙怪人在米花町游荡,燃气事故要容易接受的多……”

    鹰矢目不转睛的盯着大屏幕上的资料,头也不回的说。

    “这倒也是,话说少爷您一大早起来就坐在电脑前面了,是在搜寻那只人形青蛙的下落么?”

    德叔一边帮鹰矢准备着早餐,一边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着的那些监视器的窗口说。

    “恩,我可不觉得他会制造一场连自己都逃脱不了的爆炸,”鹰矢端起德叔放在一旁的红茶喝了一口,“所以,我在鹰眼系统里调出了昨天晚上爆炸后四丁目区域所有的监视摄像头……”

    “所以,有收获么?”戴着手套的德叔优雅的将盘中的三明治切成一个个小块。

    “经过筛选之后,我找到了这个。”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放下红茶,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然后在触控面板上滑了一下,霎时间,满屏的监控窗口只剩下了寥寥几个。

    录像上,某只浑身的衣物都已经被炸烂,挺着恶心的肥硕身躯正艰难的在大楼的阴影之中前行着,直到最后来到了一个下水道的井盖面前,翻起盖子钻了进去。

    “嗯?下水道么,还真是符合身份的藏身地点呢。”

    将餐刀放下,德叔如是的说了一句,然后将三明治放在了鹰矢的桌前。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此之前的时间里监视录像里面一直找不到他的原因了……”鹰矢用餐叉叉起了一块三明治,“有的时候,下水道太过四通八达也不是什么好事……”

    “这话要是要老太爷听到,怕不是要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德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没好气的说,“为了防止暴雨和海啸将米花町淹没,当初老太爷他们可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米花町的下水道系统修的如此完善的。这一百多年来,米花町从来没有泡过水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我当然知道啊……”鹰矢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也单纯的只是想发个牢骚而已。

    正因为这下水道路太过四通八达,想要找到那只青蛙的踪迹就越发的困难。外加上本就是下水道,就算有血迹什么的,也很难检测的出来,说不定过了一个晚上就已经被污水冲掉了。

    “话说回来,鹰眼系统联通的是交通署的监视摄像头吧?那么他们是不是也看到了他?”

    替鹰矢重新将红茶满上,德叔想了一下,不由得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一般来说,如果没有发生什么,也不会有人主动去调看监视摄像头的录像的,所以他们可能还并不知道那只青蛙的存在,”鹰矢将叉子放下,如是的说,“而且,就算看到了,估计也会被警视厅内部当做机密封锁住消息。否则的话,只会引起民众不必要的恐慌罢了。”

    “这倒也是。”德叔不由得点了点头,“毕竟这可不是电视节目,而是实实在在的出现的怪人。”

    “而且,还可能不止一个……”鹰矢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喃喃自语的说。

    “您说什么,少爷?”年迈的德叔一下子没能听清鹰矢的低语,不由得疑惑的问。

    “没什么……”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敲开了鹰巢主电脑里的罪犯档案,然后在红色威胁程度的档案区里面新增了一条,“File.03 箭毒蛙(真名:冲田返)。”

    “咦,少爷,您已经调查清楚他的真实身份了?”

    看到鹰矢写出了箭毒蛙的真名,德叔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这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其实他早已经把自己的身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了。”

    鹰矢一手用叉子叉起一块三明治,另一只手在触控板上点击了几下,调出了爆炸时的景象。

    “已经告诉我们了?”德叔看着视频上的那正因为爆炸而在燃烧着的大楼,微微一愣,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恍然的神色,“少爷您是指,那栋大楼本身所代表的含义?”

    “对,他明明是在一丁目绑架了我和夏帆,为什么非要这么大老远的把我们带到四丁目去,特别是还要将我们分开来,单独将夏帆带到那个房间里去?所以,那间房子对于他来说一定有特殊的意义,”鹰矢一口将三明治吞下,然后继续在键盘上操作起来,“所以,根据这个线索,我调查了一下那栋大楼,然后,找到了这个东西……”

    伴随着鹰矢的手指在键盘上一敲,主电脑的屏幕上显示出了一条新闻。

    “毒气事故?是了,老朽想起了,一年前的四丁目,的确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那张报纸和相关报道,德叔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神色有些沉重。

    “是啊,一共死了十个人,中毒人数更是达三十人之多,其中更有十来人留下了后遗症,可以算的上是一个特大事故了,”鹰矢看着新闻上描写的惨状,也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当时警方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人为造成的事故,而那个犯人,则是消失在了案发现场,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而那个犯人,就是冲田返。”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调出了一张照片,“也就是箭毒蛙。”

    有些乱糟糟的头发,略显浓重的黑眼圈,没有怎么打理的胡茬,还有那件有些陈旧的研究服。跟那个肥硕恶心的箭毒蛙不同,照片上的冲田返看上去只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研究者罢了。但是,恰恰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却是制造了这一起重大惨案的罪魁祸首。

    虽然样貌有着很大的变化,但是依稀还能看得出一丝基本的轮廓。根据他昨天晚上的目击,鹰矢基本可以确定,这个叫做冲田返的男人,确实就是箭毒蛙没错。

    而根据报道上写的,冲田返从他工作的惊奇生物实验室里偷出了正在研究中的危险的生物毒素,或许是准备卖给别的公司或者是黑恶势力以换取钱财。但是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在他回到家中之后,竟是不小心让毒物泄露了出来,从而引发了这个悲惨的事件。而冲田返,也因此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之中,成为了米花警视厅通缉榜单上的一员。

    然而,鹰矢却并不觉得事实的真相就是如此。

    这篇报道乍一看好像挺合理的,但是细看就能够看出许多不合理的地方。

    比如,既然是危险的生物毒素,那应该是严格清点,严密看管起来的,他冲田返哪来的能力能够从实验室里面偷出来?而且就算是精心策划的偷窃好了,那么,既然能做出一个严密的计划来偷取毒素的人,又怎么会不做好严密的防护措施,从而“不小心”导致毒物泄露呢?

    况且,就算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毒物泄露的时候,还在现场的冲田返为什么没有跟那十个人一般死去,而是消失了呢?为什么最后他会变成那个样子,他又为什么非要找上夏帆?

    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因此,鹰矢只能自己继续去找线索。

    于是,他不由得去网上调查了一下冲田返所在的那家惊奇生物研究所。

    然后,他就得知了一个让他有些皱眉的消息,因为那家惊奇生物实验室,正是羽柴集团旗下的。

    霎时间,鹰矢便联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自己父母的死,黑衣组织从羽柴集团的保险柜里偷走的东西,还有绑架夏帆的箭毒蛙……

    这些线索串联在一起,通向了一个鹰矢不怎么愿意去考虑的一个方向。

    虽然他早就明白,没有任何一种巨额财富,可以靠着完全不经历道德妥协就能够积累的起来。但是他还是真的不愿去想,作为亿万富翁的羽柴一家背后,到底有多少看不见的黑暗……

    反正现在找不到任何箭毒蛙的踪迹,或许,自己真的该去调查一下了,这家实验室。

    “对了,君惠她起来了么?”鹰矢端起红茶喝了一口,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般,不由得问。

    “应该已经在洗漱了。”德叔抬起手表来看了一下时间,然后如是的说,“有什么事么?”

    “恩,我准备和她谈谈。”鹰矢将杯中的红茶一口引进,如是的说。

    “是人鱼岛的事情么?”

    “不,是明美的事情。”

    ================================================================================

    “昨天晚上竟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帝丹国中操场的草地上,白发的少女正瞪大了双眼,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昨天晚上,在她回到家做完每日的练习之后,无意中瞥见电视上正播送着的一条事故新闻。

    起先她还没怎么在意,毕竟,车祸这种事情在米花市实在是太过常见了,无论是事故还是什么。

    但是,当她看清了那辆车的模样的时候,便不由得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那正是她几个小时之前才搭乘过的那辆!夏帆他哥哥所开的那辆阿斯顿马丁!

    要不是新闻上说暂未发现伤亡人员,外加已经时近深夜,她差点就抓着自己的外套直接冲出去了!不过,她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担心,给夏帆打去了一个电话。

    让她松了一口气的是,那种无人接听或者关机的现象并没有出现,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然而,相较于她的焦急不安,电话那头的夏帆则是显得相当的疲惫和无力。只是简短的聊了两句,说明了自己没事,详细的事情等明天到学校里之后再和她细说。

    对此,小樱也不好再说什么,也只能是让她早点休息,便将电话挂断。事实上,在得知夏帆没事之后,她的心也早已放下了大半,至于详细的情景,其实她也不是非要搞清楚不可。如果夏帆愿意说,她也愿意倾听。如果夏帆不想提起,她也绝对不会勉强的。

    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从挚友的口中听到的,居然会是这样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

    没错,故事。因为这听着明显就像是那些特摄英雄片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啊!

    “你觉得难以相信也是正常,是啊,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居然会碰上这种事情……”

    看着一向淡然的小樱都能够露出这般目瞪口呆的表情,夏帆不由得苦笑一声,然后将双膝微微区起,用双手环抱住,将自己的连稍稍的埋进了腿间,似乎是不想让挚友看见自己的表情。

    说实在的,要不是她亲身经历,别人跟她说这样一番话,她都会嘲笑这是个愚蠢的故事。

    但是,当这种蠢事真的发生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连笑都笑不出来。

    原来这世界,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有英雄,也有恶徒……真的是,蠢透了……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毕竟这种事情,你也没有必要骗我。”小樱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来,轻轻的搭上了夏帆的肩膀,“我只是在想,夏帆,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恩。”小樱的微笑中仿佛透着一股能够安抚人心的力量,让夏帆不由得笑了起来,“是啊,当时如果不是黑色骑士先生及时出现,恐怕也这个时候已经见不到我了呢!啊啊,说到这里,也不知道黑色骑士先生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毕竟,昨天晚上的爆炸可是……”

    想到这里,夏帆的情绪不由得再度低落的下去。

    在现场亲历的她自然能够感觉的到那爆炸是何等的可怕,在相隔这么远的地方,即使被父亲抱在怀里,都还能够感觉的到那么大的劲风,何况是当时就在那里的他呢?

    “放心吧夏帆,他可是那位黑色骑士啊,”这么说着,小樱拍了拍夏帆的肩膀,安慰她说,应该再清楚不过了,你可是见识过的啊,他的身手。”

    “是啊,你这么说也对,毕竟,他可是那位黑色骑士啊……”

    听到小樱的话,夏帆不由得喃喃自语般的说,不知是在回答她,还是在安慰自己。

    “不过,为什么黑色骑士会……”这个时候,小樱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疑惑的说了一句。

    “诶?小樱,你在说什么?”听到了“黑色骑士”这几个字眼,夏帆不由得疑惑的看向了她。

    “不,没什么……”看到似乎没有注意到的夏帆,小樱也舒展了眉头,微微一笑。

    夏帆或许是因为经历了这么残酷的事情,而一下子没有注意到,但是小樱却感觉到了疑惑。

    那就是,为什么黑色骑士能够这么及时的出现在夏帆的眼前呢?

    当然,小樱不是说希望他不出现,只是觉得奇怪而已。因为如果按照夏帆说的,对方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又突然的绑架了他们的话,即使是那位黑色骑士,应该也没有办法这么快的掌握到情报,从而出现在她眼前吧?而如果说是黑色骑士在早一步已经洞悉了他们的计划的话,那应该会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就去阻止才对,而不是等到夏帆到生死关头的时候再出面营救……

    难道说,黑色骑士刚好在那附近?又或者说……

    “对了夏帆,你被绑架了,那哥哥他呢?他去哪里了?”小樱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得问。

    “诶?”听着小樱那略显焦急的语气,再看着她那关心的神色,夏帆忽然没由来的觉得一阵不爽,不由得将头转向了一边,嘟囔着嘴说,“不知道,他没有和我绑在一起。听爸爸说的,他貌似是被绑在另一个地方,已经被黑色骑士先生先一步救出来了。”

    “是……这样……吗?”听到她的话,小樱喃喃着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哎呀,小樱,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那个家伙了吧?”看着平日里无比淡然的小樱居然露出这般魂不守舍的表情,夏帆不由得一惊,连忙抓住她的手拼命的摇晃了起来,“啊,真是的,那个家伙到底有哪里好啊!为什么你也好小枫也好,为什么都想去关注那个家伙的事情!”

    “醒醒啊小樱!千万不要喜欢上那个家伙啊!”

    夏帆感觉自己快疯了,那家伙究竟是吸铁石还是什么来着啊!为什么自己身边的女孩子跟这个家伙接触过一次之后,都会像是中了邪一般的去关注起他的消息来啊!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夏帆!”或许是过于激动,夏帆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导致引来了周围人群的围观,小樱的脸颊竟是有些破天荒的染上了一丝红色,不由得没好气的说。

    “难道不是么?不是那就最好了!”看到小樱那类似于恼羞成怒的表情,夏帆反而露出了轻松地微笑,然后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小樱,我是认真的,你一定要听我说,以后就算是喜欢上猩猩也千万别喜欢上那个家伙!明白了吗?”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夏帆?”听到夏帆这般夸张的话语,小樱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的说,“哥哥他哪有你说的这般不堪啊!”

    “哼,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夏帆不由得轻哼了一声。

    “可是夏帆,你有真正的了解过他么?”小樱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有些意味深长的说。

    “诶?”听到小樱的话,夏帆不由得笑着说,“我当然——”

    话说一半,她突然顿了一下。

    她真的了解过他么?小樱此刻的话语就像是一滴水滴,落入了一个不波的古井,在她的心里荡起了丝丝的水纹,让她不由得陷入了一阵迷惘。

    她是了解他的,是的,这么多年来的朝夕相伴,她确实是了解他的。但是她对他的了解,依旧停留在五年之前。而很明显的,他已经跟五年之前不一样了。

    就比如,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你说的是呢……或许,我是时候该改变一下,我对他的看法了……”

    夏帆喃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