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话、幽灵洋馆杀人事件(中)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话、幽灵洋馆杀人事件(中)

 热门推荐:
    “呀!”“呀!”“呀!”

    尖锐而又刺耳的叫声在这昏暗的天空下显得分外的渗人。

    微弱的余晖下,残破而又古老的洋馆上空,不停盘旋着的乌鸦平添了一份不详的气息。

    少年侦探团的三人都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喉部发出了一声透着怂逼气息的闷响。

    “所以,既然这么害怕的话,我们还是不要进去好了……”

    柯南只是打了个哈欠,然后斜着眼睛,有些无语的看着被这可怕的景色震惊到三个人说。

    毕竟吹的再好听,他们几个也不过只是刚上小学的小屁孩而已,跟某位装嫩的死神小学生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得。况且,这种阴森的地方,你就是真的换三个大人来,也不一定敢进去……

    再说了,他可是对这些鬼怪什么的,可真的是一点都不感兴趣。毕竟,他已经过了这个年纪了。

    犹记得他小的时候,曾经也有一段时间痴迷过探索这些神鬼故事,去发现那些尚未被人发觉的谜题。只不过,到最后都化作了深深的失望而已。因为,历史上曾经有过无数次的号称看到鬼怪之类的见闻,倒是最终的结果都是什么呢?是走近科学……

    所以,自那之后,他便对这类的传说敬谢不敏了,从而开始专注于推理解谜。

    毕竟,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只有谜题和案件是真实存在的啊。

    所以,如果能够就此放弃,早点回家的话,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当然,他也知道这可能性很小。因为,除非他们遭遇到了危险或者紧急情况,否则,他的意见一向是不被考虑的……

    “那怎么可以,我们好不容易都到这里了,怎么也得进去探查过了才能回去啊!”

    “是啊是啊,我们就进去看一看嘛,好不好?”

    “诶,我的话,还是觉得柯南说的……啊不不不,步美说的有道理!我们还是进去的吧!”

    果不其然,那微弱的反抗瞬间被镇压,只留下一个统一而且和谐的声音。

    柯南只能唯有翻了个白眼,接受了这个事实。

    “话说,我们该怎么进去?”柯南走到了那些锈迹斑斑的大门面前,用力的推了推门,却发现这看上去脆弱无比的生锈铁门就像是与空间固定住了一般,纹丝不动。

    “这个啊,放心吧,”元太不由得很不要脸的对自己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露出了满口白牙,“我之前来探查过了,在这栋洋馆的边上,有一个秘密出入口呢!”

    “秘密出入口?”柯南和光彦都不由得疑惑的说。

    “嗯,就在这里,跟我来!”

    这么说着,元太不由得招呼着侦探团的小伙伴们,从旁边长满杂草的两栋洋馆之间的墙壁缝隙之中挤了进去。拨开了那些比他们人还要高上不少的杂草,露出了一个跟他们差不多高的小木门。

    “诶,这里居然有个木门?”光彦不由得惊讶的说。

    “嗯,我找了一圈,发现只有这里才能够进出!好了,我们快进去吧!”元太不由得笑着说。

    “你真是太厉害了,元太!”这么说着,步美和光彦便不由得推开门板走了进去。

    “喂,柯南,快进来啊!”元太不由得对着那边还在发呆的柯南叫了一声。

    “哦,马、马上过来!”柯南不由得本能的应了一声,然后慢慢的朝着木门走了过去。

    只不过,他一边走的时候,还一边疑惑的盯着那个木门,和边上的那些杂草。

    【真是奇怪,跟这个墙壁的老旧程度比起来,这个木门明显要新上不少,年份相差起码在好几年以上,看起来应该不像是在五年之前做的……会是谁做的?又为了什么而做的呢?】

    【而且,看那些杂草被不自然的分裂拨开的模样,应该是长期有人出入门口才会形成的痕迹。难道说,还有人出入这栋房子么?会是谁呢,流浪汉?又或者是……】

    不知道为何,柯南的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喂,我说我们……”

    “柯南,你还在等什么啊?快点进来,都下雨了!”

    “诶,你们等一下,啊喂!”

    在他还在说话的当儿,那三个家伙已经将洋馆的大门推了开来,跑了进去。

    柯南不由得重重的的一拍自己的额头,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没眼再看。

    果然,对于那边的勇者三人组来说,自己就是个村民A,属于对话全部被跳过的存在。

    但你们好歹听一下啊喂!要知道有多少勇者都是因为不停新手村的村民引导而死在了路上啊!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柯南仰天长叹一声,最终还是无奈的追了上去,跟着他们跑进了这栋不祥的洋馆。

    ======================================================================

    “这不是……这群熊孩子又在整什么幺蛾子呢?”

    瞥见了窗外那几个消失在草丛里的熊孩子,坐在后座的鹰矢不由得微微抽了抽嘴角。

    大概是米花町真的太小,又或者是他和新一大概真的存在什么宿命般的孽缘,鹰矢发现最近自己总能够在一个不想遇到这个家伙的时候遇到他。

    就比如现在,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干什么,但是总而言之可以归结为两个字——搞事。

    因为在鹰矢的认知里,这仨熊孩子存在的意义,大概就是负责推动剧情(搞事)的。

    “怎么样,少爷,要停下来去看看么?”在前面开车的德叔不由得减慢了车速。

    “额,算了吧,”鹰矢不由得伸出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然后无奈的咧开了嘴,“反正有大侦探跟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还是先去二叔家吧!”

    如果是平时,鹰矢他或许会跟着他们进去看看,替这群爱搞事的熊孩子擦擦屁股什么的。但是今天,他真的没有那个闲工夫去给他们当保姆,烂摊子还是交给大侦探自己去收拾吧。

    因为现在,他要赶去羽柴公馆,去看望一下身体有些不适的婶婶。

    而原因么,自然就是昨天发生的那起可怕的事件了。

    据德叔说,昨天的那起事件将他们吓得可够呛,二叔满世界的找夏帆就不说了,而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地婶婶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更是直接晕了过去,隔了好几分钟才醒过来,当时差点就要直接送医院了,但是因为她非要亲眼见到夏帆才肯放心,所以绯沙子只得将私人医生请来,以防婶婶因为情绪激动而再度发生危险。而根据绯沙子说得,在找到夏帆之后,婶婶更是要紧紧地抱着她才终于能够安心入睡。可以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吓得够呛了。

    所以,身体本就不好的婶婶今天就卧病在床了,所以于情于理,鹰矢都应该去探望一下。

    因为,他们同样放不下的,还有自己。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时间已近深夜,而在自己受伤昏迷的期间德叔又打电话假托自己是因为受了惊吓而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想要一个人静一静,鹰矢丝毫不怀疑他们会直接杀过来。

    毕竟,他们一直都说,自己跟夏帆一样,都是他们的孩子。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天一大早他就接到了婶婶打来的电话。尽管鹰矢已经在电话里说了很多次自己没事了,但是她却仿佛却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一般,说完就忘,问完又问,让他真的是觉得既无奈,又开心。尤其是听着她那明明透着虚弱,却又强撑着的声音,鹰矢内心深处的那一根弦也不由得有那么一丝微微地颤动。

    这种执拗到专横的温柔和关爱,让他的内心泛起了一丝久违的温暖。让总会他不自觉得总会想起那个时候,那个曾经两家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的日子。

    直到现在,一如钻石般,在他的回忆里面擅自的闪耀着,熠熠生辉。

    如果,没有那个摆在他的眼前的,那个黑暗而残酷的现实的话……

    想到这里,鹰矢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他相信自己二叔和婶婶,相信他们对自己关爱,但是,他却无法相信羽柴慎二和羽柴舞子。

    他没办法不怀疑,怀疑羽柴董事长,怀疑羽柴集团,甚至,开始怀疑整个羽柴家族本身!

    那个叫做箭毒蛙的家伙,为什么非要绑架自己和夏帆?昨天的那起事件,羽柴慎二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惊奇实验室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羽柴集团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这些问题通通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正因为如此,指向性却更加的不妙。

    就之前鹰矢找到的那些关于冲田返的报道,如果说那篇报道后面没有羽柴家族的影子,他是绝对不信的。所以,关于那只箭毒蛙,羽柴慎二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东西。

    所以,直到现在,他依然对于自己的亲二叔有所保留。这也就是为什么除了柯南以及成实和君惠她们这些意外得知的人之外,鹰矢也只敢主动让德叔一个人知道黑色骑士的身份的原因。

    五年前自己父母的死,现在想来实在是有太多的疑点。所以,在没有搞清楚这件事情和羽柴集团的真相之前,鹰矢必须时刻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因为感动,便放松了警惕!

    路是自己选的,既然已经踏上了寻求真相的道路,那便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无论前方等待着他的什么样的结果,鹰矢都必须接受,即使,最后的真相会让他痛不欲生……

    ========================================================================

    “你最好能够带给我一个好消息,美代子。”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坐在自家的书房里的羽柴慎二不由得如是的说了一句。

    “如果不是好消息,即使是美代子我,也不敢随便打给BOSS啊!”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妖艳中透着娇俏的声音,十分的能够拨撩起男人心头的火气。

    “已经解决了么?”然而,羽柴慎二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对方那刻意的矫揉造作,只是用万年不变的冷漠语气,淡然的询问着。

    “是啊,躺平了!那只青蛙已经变成了青蛙饼!平的不能再平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嬉笑着说。

    “你做了什么?”听到她的话,羽柴慎二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也没什么,只是打断了几根柱子,弄塌了一段小水道,诶嘿!”

    就像是做了一件调皮的小坏事一般,电话那头的声音传来了一句带着俏皮卖萌的声音。

    “在哪里!”羽柴慎二的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上面的青筋血管一闪而逝。

    “四丁目地下三号支路吧,”电话那头的声音轻笑了一声,“别生气啊,BOSS,人家也不想搞成这个样子啊,但这不是怕他跑了么?所以啦,一个不小心就搞成这个样子了!”

    “是么?”羽柴慎二不由得冷哼一声,“我怎么觉得你好像玩的很开心的样子啊?”

    “诶嘿,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BOSS!”电话那头的再度试图萌混过关,然后对着他说,“比起这个,人家一个女孩子可没有力气把那只青蛙干从石头下面搬出来,所以BOSS……”

    “算了,到时候再和你算账,”羽柴慎二揉了揉自己微皱的眉头,如是的说,“我会让本多过去的,你就在那里等着吧。”

    “诶,那只不解风情的蛮牛啊!”电话那头的声音像是颇为嫌弃的叹了口气,随后也就释怀的说,“算了,反正他那一身的肌肉,天生就是来做苦力的!”

    “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书房的大门却忽然响了起来。

    “什么事?”这么说的同时,羽柴慎二不由得伸手捂住了手机的听筒。

    “老爷,鹰矢少爷他们到了。”绯沙子的声音隔着厚重的木门传了进来。

    “知道了,”羽柴慎二回头应了一句,“我马上就下来,你先去招呼他们吧,绯沙子。”

    “是,老爷。”绯沙子恭敬的说。

    “哦,对了,夏帆回来了么?”

    “已经联系了,正在回来的路上,相信一会儿就能够到了。”

    “是嘛,我知道了,那你先去吧。”

    “是,老爷。”绯沙子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听到脚步声逐渐远去,羽柴慎二这才放开了捂住电话的手。

    “美代子,你听好,反正我只要看到那只青蛙出现在我的眼前,无论是死是活,明白么?”

    说完这句话,羽柴慎二也就不再多说一句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反正该说的话已经说完,再接下去也只是徒增废话,何况,让鹰矢他们久等也不好。

    而且,说到鹰矢……

    羽柴慎二不由得打开了自己的抽屉。

    在抽屉里躺着的,是一副已经断裂扭曲的不成样子的手铐。

    这副手铐,正是昨天晚上在箭毒蛙绑架鹰矢的地方找到的。一开始在他的手下发现的时候,他还并没有怎么在意,只当是鹰矢被黑色骑士救助脱困后随手丢在原地的,便让属下在打扫现场的时候一并带走了。而之后,在找到夏帆回到家里之后,靠在书房的座椅上,脑海里回放着今晚所有的事情的时候,却没有来的忽然感觉到了一阵违和感,总觉得好像有些哪里不对劲。

    跟年幼的夏帆不同,到了羽柴慎二这种年纪,见识和经验都早已炉火纯青,所以对于有些事情的看法和思考要全面上很多。外加身处高位,早已习惯了步步为营的他,更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丝细节。因为,一着不慎,很可能就满盘皆输。

    所以,当羽柴慎二再次回顾今晚的时候,他便明白了违和感在哪。

    那就是,跟夏帆一起被绑架的自家的侄子,今天晚上居然完全没有出现!

    虽然阿德说是早早的就被黑色骑士救出来了,然后因为害怕而躲在了家里,但是羽柴慎二总觉得有些违和。虽然说他确实可能是因为五年前的事情对这些事情产生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但是至少,他应该不会就这么抛下夏帆才对。再怎么样,在自己获救之后,也肯定会通知他们才对!

    然而,他在今天晚上却像是彻底的消失了一般!甚至连后面打电话过去都是阿德代接的!这就让羽柴慎二不自主的产生了一丝丝的怀疑。

    再者就是,黑色骑士出现的也未免太过及时了。

    虽然他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这么说不太合适,但是羽柴慎二却依然本能的感觉到疑惑。

    一宗连自己都没有办法这么快找到地点的绑架案,他是怎么这么快找到的?情报从哪里来的?还有,如果他真的拥有这么神通广大的情报网,他的情报来源是否可以包含羽柴集团呢?

    再者,他的那些装备,以及那辆步兵车,这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庞大的资金来源才对。而在整个米花町,能够拥有这种经济实力的人,无外乎就是其他的几个财团。

    但是无论铃木财团也好,其他财团也好,这么多年,米花市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怪胎,倒是偏偏在几个月之前,忽然出现了。而且,就在鹰矢从中国回来之后不久……

    一想到这里,羽柴慎二的困乏便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置信的荒唐感。

    以前他对这个穿着紧身衣的侠客并不在意,所以也没有去过多的关注,但是如今稍微一留意,却没想到会得出这么一个荒唐的结论。

    虽然只是一个猜测,但是羽柴慎二却不得不认真去考虑这个猜测的可能性。

    于是,他便连夜让人将那个手铐给重新找了出来,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然后,羽柴慎二便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的猜想是正确的,这个手铐的破坏方式,与其说是为了救人而从外部破开的样子,看起来反而更像是从内部用力扯断的模样。

    不过,这顶多也只是辅证,没办法确定什么东西。

    所以,羽柴慎二拉了一份清单出来,就是当初,鹰矢通过羽柴公司采购的物品部件的清单。这小子当时准备着是想搞违法改装,所以为了以防万一,羽柴慎二叫秘书把清单备份了一份给自己。

    然而,也不只是该失望还是该松了一口气,这份清单上的东西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果然,还是自己多虑了么?

    这个念头曾经不止一次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就像是想说服自己一般。

    但是怀疑已然生根发芽,尤其是这么容易可以根除的。

    羽柴慎二沉默了一下,最终合上了抽屉,站起身来,向着楼下走去。

    大厅中,鹰矢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耐心的等候着婶婶的到来。

    而德叔就这么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一如既往如同一个径直的卫士。

    “鹰矢,来了啊。”

    羽柴慎二站在楼梯口,静静地看了二人一眼后,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啊,二叔。”

    鹰矢也抬起头来,露出一丝笑容。

    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