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二十话、幽灵洋馆杀人事件(下)

正文 第一百二十话、幽灵洋馆杀人事件(下)

 热门推荐:
    “哇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忽然响起。

    嘶哑的尾音环绕在这栋阴森怖人的房子里,宛如灵异的录像带,一遍一遍的重播着他的恐惧。

    “元、元太……你、你怎么了……么?”

    小小的身躯不停地颤抖着,手电的白光随着她一起,在布满灰尘的墙壁上跳着舞。

    她从未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如此之快过,仿佛它有了自我的意识,躁动着像是要冲破她那幼小的胸膛,擅自从这栋恐怖的洋馆之中逃出去一般。

    “元、元太……你说话啊!”

    颤抖的声音透着哭腔,步美终于开始后悔了,她为什么要怂恿他们来到这栋洋馆?

    什么妖怪退治之类的,一点都不好玩!在最初的新鲜劲过去之后,她这才想起来——

    妖怪,可是会吃人的。

    而刚刚发出惨叫的元太,怕不是已经……

    “咔哒!”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脚步声突然传入了她的耳朵,让她忍不住浑身一抖。

    “是、是元太……么?”

    然而,似乎是没有听见她那微弱的呼唤,脚步声自顾自的悠闲的靠近,带着摇曳的火光。

    【不!不对!不是元太!元太带的是手电筒!不是蜡烛!】

    那一瞬间,一股令人恶寒的感觉从她的脚底板窜上来,让她浑身的汗毛都不由得立了起来。

    本就颤抖的厉害的双脚像是被抽走了支撑的骨头,摇摆着就要软倒下去。

    【会、会被吃掉的!】

    泪水在眼眶之中打转,越发的浓厚,颤抖的声带仿佛也失去了控制,忍不住就要尖叫出声。

    幸好,就在这个时候,一双同样稚嫩但却有力的手忽然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拖到了一边。

    “嘘!”

    “柯、柯南?”

    那熟悉的声音让步美那紧绷的神经一瞬间放松下来,宛如抓着救命稻草般紧紧地抓住了他。

    “要过来了!不要发出声音!”

    柯南把步美挡在里面,用一只手紧紧地捂住她的嘴巴,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脚步声的靠近。

    “啪嗒——啪嗒——啪嗒——”

    火光摇曳,伴随着那越来越大的脚步声,光芒中那巨大的阴影也越来越近。终于,就在一阵令步美感觉到要窒息的等待之后,妖怪的正体,清晰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披头散发,修长纤细到可怕的身形,充满着阴森的气息,面无表情的推着可疑的手推车。

    眼前的这副景象,几乎符合了步美所能想到的,所有跟巫婆有关的形象。

    “巫婆!绝对是巫婆!那个手推车里,肯定装着人类的头骨!说不定,说不定……元太他们!”

    步美紧紧的抓着柯南的衣袖,牙齿虽然打着颤,但是语气却异常的肯定!

    “不是的,步美,你看清楚,有影子的,是个人!”

    相比心里充斥着恐惧和灵异的步美,早就见识过无数走近科学案例的柯南自然是要理智的多。

    “是,是人么?”步美惊讶的说。

    “嗯,不过看起来是在搬运什么东西,是要去哪里呢?”柯南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跟了上去。

    “诶,等等,柯南,等等我啊!”看到柯南追了上去,步美也不由得连忙跟了上去。

    然而,当气喘吁吁的她终于跟上柯南的脚步的时候,却发现柯南定定的站在一条死胡同的前面。

    “柯南,怎么了?”步美不由得走到了柯南的身边,却发现柯南正拿着手电,在地上扫视着。

    “消失了……”

    “消、消失了?是指?”刚这么说着的步美不由得撇到了放在一旁的手推车,“难道是?”

    “啊,手推车还在,人却消失了。”

    “果、果然!是妖怪吧!一定是妖怪吧!”

    “不,步美,你看!”这么说着,柯南不由得蹲了下来,用手表电筒照了下地面,“这个地板上有缝隙,而且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得到些许风声,这应该是一道暗门。”

    “所、所以,她不是消失了?”

    “而是到了这个地板下面的空间里去了。”

    “那里、那里会有什么呢?”

    “这个嘛……”

    这么说着,柯南不由得站起身来,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露出了一丝睿智的笑容。

    “下去就知道了!”

    ========================================================================

    “你还好吧,婶婶?”

    看着轻扶着沙发坐下的羽柴舞子,鹰矢不由得关心的问,因为她的脸色实在是有些过于苍白了。

    “谢谢你的关心,鹰矢,老毛病了,不碍事的。”羽柴舞子却并没有在意,只是温婉的一笑,“而且,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没有事吧?”

    “我没事,只是……嗯,好吧……只是有点过度惊吓罢了……抱歉,我丢下夏帆一个人跑了!”

    鹰矢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是感觉有些丢人,说这话的时候情不自禁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也不用过于自责,你叔叔和婶婶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羽柴慎二放下手中的杯子,如是的说,“且不说我们都明白你经历过什么,就昨晚那种情况,即使你在场,情况也不会有什么区别,甚至还可能更糟。到时候你不仅可能救不出夏帆,可能还会把你自己都搭进去。”

    “是啊鹰矢,婶婶不希望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感觉到什么抱歉,毕竟,这件事情你自己本身也是受害者,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们这些大人才对。”

    虽然她并没有问过老公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她也很清楚,对方肯定是冲着羽柴集团来的。而鹰矢和夏帆,只是无辜的替羽柴集团,替他们成为了那群人的目标而已。

    “没错,需要感到抱歉的,是那群绑架你们的坏人才对。你不需要将无谓的责任硬压到自己的头上,那样做只会让你除了自责之外,对于事情一点帮助都没有。”羽柴慎二深深的看了鹰矢一眼,语重心长的说,“我和你婶婶只希望你跟夏帆都平平安安的,健康快乐的成长就好,我不希望你因为愧疚或者责任感什么的,而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明白了么?”

    那宽厚的声音之中带着安抚的力量,让人忍不住就想点点头,听从于他的教诲。

    印象之中,二叔一直以来就是这样,从来不会强制你听从他的意愿,而只是将所有的道理都跟你娓娓道来,带着所有的父亲应该有的感觉,威严而慈爱。恍然间,鹰矢的内心深处总会不自主的那么,如果自己的父亲还活着,是不是就是这样的感觉?如果二叔……

    当然,这样的念头往往刚一兴起,就被一个同在内心深处的黑色鹰影给掐灭了。

    人们总是想要相信他们所愿意相信的那个真相,而这样软弱的举动,往往会将唯一的真实彻底的埋葬在黑暗之中。而这,恰恰是鹰矢所绝对不能容许的。

    他去地狱中呆了五年,可不是为了沉浸在虚假的幸福之中安稳的过一辈子的!

    霎时间,心脏上所有跟情感有关的神经被锋利的鹰爪全部离断,只剩下负责理智思考的部分。

    “我明白的,二叔,”鹰矢苦笑着叹了口气,表情怂的恰如其分,“那就像是一场噩梦,我真的是这辈子都不想再碰到这样的事情了,我发誓,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离得远远的!”

    “呵呵,虽然听起来是句很没志气的话,不过,逃跑可耻,但是有用哦!”

    看到鹰矢那决心一怂到底的模样,羽柴舞子不由得笑了出来,略带玩笑的说。

    “不过话说回来,二叔,昨天那群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眨巴了一下自己的大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你不是刚说着要离的远远的么,怎么转眼又关心起这些事情来了?”

    听到鹰矢的话,羽柴慎二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觉得有些好笑的说。

    “就算要离的远远的,也总得知道正主是谁吧,否则以后就算见着了都不知道跑啊!额……”说到这里,鹰矢像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一般,不由得补充了一句,“当然,前提是他们没有嚣张到继续带着那诡异的面具,否则的话大概是个人都知道要跑的……”

    “面具?”羽柴舞子不由得疑惑的看了一眼鹰矢。

    “诶,婶婶不知道么?”看着羽柴舞子颇为惊讶的反应,鹰矢也不由得微微一愣,“那些抓我的那些人的脸上,都戴着一个丑爆了的蓝色青蛙面具!看起来像是什么邪教徒,让人心里发毛!”

    “邪教徒?”听到鹰矢的说法,羽柴舞子不由得惊愕的嘴巴微张,转头看向了坐在他身边的的羽柴慎二,“说起来,我还一直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的具体细节呢!老公,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会牵扯到什么邪教徒之类的?”

    “确实,那不是一起普通的绑架。”

    面对羽柴舞子的疑惑,羽柴慎二沉默了一下,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这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事实上,这一点都不令人感觉到意外。

    敢在米花町绑架羽柴家的人,并且能够这么做的,肯定不是普通的人物。

    “不过,却也不是什么邪教徒,”将杯子放下,羽柴慎二脸上原本柔和的线条渐渐化作冷峻,声音之中也不由得带上了一丝阴寒,“只是一群喜欢装神弄鬼的懦夫罢了。”

    “老公,究竟是什么人?想要绑架夏帆和鹰矢,难道是……”

    不知道是想到了些什么,羽柴舞子本来毫无血色的脸颊更是苍白了几分。

    “还记得冲田返么,舞子?”羽柴慎二如是的说着。

    “诶,冲田?我记得应该是……一年前出了事情的,那个冲田?”

    羽柴舞子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说。

    “对,没错”羽柴慎二点了点头,“昨天晚上,绑架夏帆和鹰矢的人,就是他。”

    “你昨天接到的那个电话,就是他打来的?”羽柴舞子不由得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那个,二叔,这个冲田……究竟是谁啊?”就在这个时候,鹰矢忽然弱弱的问了一句。

    “哦,是啊,鹰矢你不知道也很正常,”羽柴慎二稍稍愣了一下,便不由得反应过来,“冲田返,原本是我们羽柴集团旗下的一个生物实验室里的一名员工。在一年之前,因为实验室的防化玻璃忽然碎裂,致使他掉进了剧毒生物的包围之中,被毒物所咬伤。虽然后来被集团及时送去救治,保住了他的性命,但是却让他的身体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异变,变成了一个丑陋的怪物。”

    “而后来,就爆发了一个不幸的事件,一年之前让整个米花市都为之震惊的毒气泄漏事件。在那之后,他便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大家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只不过却没有想到……”

    “那个,二叔……请告诉我你是在讲漫画的情节吧?”鹰矢张大了嘴巴,看起来一脸懵逼。

    “很遗憾,我也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故事。”羽柴慎二微微看了鹰矢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真要说起来,是羽柴集团对不起他在先。如果他要找我报复,我也不会说什么。但是……”

    这么说着的时候,羽柴慎二的眉头一直是紧锁着,眼神中带着些愧疚,却又充满愤怒。

    就算是羽柴集团对不起他在先,作为一个父亲,他都不会原谅任何一个胆敢伤害他女儿的人。

    而这一切,都被鹰矢默默地看在眼里。

    “不过,幸好昨天你们两个昨晚都没有受伤,”说到这里,羽柴慎二像是忽然想起了些什么,不由得好奇的说,“对了鹰矢,昨天晚上你也是被那位黑色骑士先生给救了么?”

    “是啊,当时我也吓了一大跳呢,”听到鹰矢不由得挑了挑眉毛,略带兴奋的说,“我也没想到,那个传说中的黑色骑士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呢,三下五除二就将那群人放倒了,跟漫画似的!”

    “那个黑色骑士真的有那么厉害么?”羽柴舞子不由得好奇的说。

    “那是相当厉害啊!额,虽然我当时已经基本被吓傻了,直到他把人全部放倒了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

    “不管怎么说,都得感谢他昨晚的相救,否则的话,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羽柴慎二看了一眼鹰矢的手腕,微微眨了一下眼睛,露出了一丝微笑。

    “是啊,当时都忘了和他道谢,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啊!”

    说到这里,鹰矢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惋惜的神色。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见到他为好啊,鹰矢。”羽柴慎二笑着看了他一眼。

    “诶,为什么?”鹰矢不由得疑惑的说。

    “因为,当你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意味着你已经再次处于危险之中了。”

    “额……这倒也是……”鹰矢想了想,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是啊,你二叔说的对,”羽柴舞子对着他温和的一笑,“你们这些孩子安安心心的生活就好,这些事情,交给我和你二叔,还有警察先生他们处理就好。”

    “恩,我明白的,婶婶,我以后——”

    就在鹰矢点了点头,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声急促的手机铃声却打断了他的话。

    “哦,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羽柴慎二看着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上面的来电显示一眼,然后冲着鹰矢和舞子笑了一下,便起身走到了偏厅。

    然而,那一瞬间的皱眉却并没有逃过鹰矢的双眼。

    “既然如此,我也先告辞了,婶婶你也多休息一会儿吧,就不打扰了。”

    看着羽柴慎二远去的背影,鹰矢微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站起身来,向着婶婶告别。

    “诶?这就走了,不留下来吃顿晚饭么?夏帆也马上就回来了啊!”羽柴舞子惊讶的站起身来。

    “不了婶婶,我晚上有约了,”鹰矢耸了耸肩膀,然后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而且,我想,夏帆现在估计也不怎么想见到我吧?”

    “怎么会呢,那孩子……”

    “欢迎回来,小姐。”

    就在这个时候,仿佛是要验证着他的话一般,客厅的外面响起了绯沙子的声音。

    伴随着一阵轻盈的脚步声,那个少女跳出了对话,真实的走到了他们的眼前。

    “夏、夏帆……”

    刚说完人家,冷不丁的就撞上了正主,即使是鹰矢也不自主的有些发憷。

    然而,让他和羽柴舞子都惊讶的是,看见鹰矢,夏帆除了一开始似乎是愣了一下之外,却并没有如他们所预料的那般拉下一张冷脸,反而露出了一丝笑容,宛如春天一般明媚。

    “哥哥,你来了啊?”

    “啊……嗯、嗯!”

    “昨天晚上没有受伤吧?”

    “没、没有。”

    “那就好。”

    说这话的时候,夏帆依旧是带着微笑,而鹰矢却是一脸的懵逼,宛如当头被人敲了一记闷棍。

    这、这、这还是自己的妹妹么?是自己那个刁蛮傲娇的妹妹么?该不是别人假扮的吧?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转过头去,想要求证一下她亲妈的意见,却发现婶婶也跟自己一样懵。

    “既然都没事,那我先上楼去做作业了,哥哥再见。”

    这么说着,夏帆朝着鹰矢微笑着一点头,便径直的上楼去了,再也没有回过头。

    “那个……婶婶,刚刚夏帆她是不是……叫我‘哥哥’了?”

    鹰矢站着愣了半晌,这才忽然哆嗦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然后难以置信的用手指指着自己,问。

    “貌似是的吧,这孩子,怎么就这么直接上楼了?”

    羽柴舞子有些无奈了看了看那果决的背影一眼,不由得摇了摇头。

    “大概,是对我彻底的失望了吧……”

    看着消失在二楼的背影,鹰矢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他是没能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听到夏帆叫自己一声哥哥。

    说实在的,他真的是宁愿让她骂上几句,也不愿意被她用如此陌生的温柔对待。

    明明言语之中充满着关心,但是听起来却无比的疏远,就像是对一个许久不见的人发出问候般。

    那原本快要慢慢愈合的裂痕,一夜之间,忽然断裂成了一道鸿沟,将他彻底的隔绝了开来。

    “不会的,夏帆虽然执拗了点,但是依然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我去和她说说好了,婶婶相信她不会真怪你的。”看着鹰矢稍微那有些发苦的脸色,羽柴舞子不由得如是的说。

    “不,这样就好了。暂时,就先这样好了。我先走了,婶婶。”

    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二楼,鹰矢略带落寞的一笑,也便不再停留,朝着相反的方向出门离去。

    “这就走了么,少爷?”一出门,便发现尽职的老管家早已等候在那里。

    “嗯,暂时就够了。”鹰矢一边走,一边如是的说着。

    “那我们接下来去哪?”

    “先回家,等到晚上。”

    “然后又到了假面舞会开场的时候了是么?”

    “有个地方我必须要去一趟,说不定会有……嗯?”

    就在这个时候,鹰矢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不由得让他微微挑了挑眉头,他已经大概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喂,小兰?”

    “啊,鹰矢,你有看到柯南么?”

    =======================================================================

    四丁目。

    那栋传说中的幽灵洋馆地下。

    一场堵上勇气和性命的推理对决正在上演着。

    “你……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江户川柯南,只是一个路过的侦探而已!”

    柯南轻轻地拍了拍紧紧地抓着他衣袖的步美的手,伸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从柜子后走了出来。

    “侦、侦探?”

    听到这个词语,拿着餐刀的老妇人不由得本能的抖了一下。

    尽管眼前的小鬼怎么看都只不过是个小学生,但是却给她一种巨大的威严感和压迫感。

    刚刚那一番跟真相相差无几的推理真的是几乎击穿了她的心理防线,让她感觉到一丝胆寒。

    一种所有的肮脏与罪恶全部暴露在刺眼的阳光下的恐惧!

    然而,太阳并不会因为人觉得刺眼就停止闪耀,那边的侦探先生并没有停止自己的推理。

    “按照以上的情况来推断,现在有两种情况。”

    这么说着,小小的侦探不由得伸出了自己的食指。

    “第一,五年前,夫人你杀了自己的丈夫,并且把唯一知情的儿子囚禁起来,防止他泄密。”

    “而第二种情况,在五年前动手杀人的人,正是如今被你所关起来的儿子!”

    听到这句话,无论是老妇人还是笼子里的那个“野人”都不由得抖了一下。

    “发现他犯下这个罪行的你,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决定隐藏起整个事件的真相,”看着在笼子中不停颤抖着的那个人,柯南不由得如是的说,“但是对于他而言,这样的罪孽实在是太过沉重了,所以才会如此痛苦的挣扎,嘶吼,哭泣着。所谓的幽灵洋馆的鬼哭声,就是这么来的吧。”

    “大概是你的儿子受不了内心的煎熬,想要出去自首,但是你却阻止了他。而且为了防止他这么做,还将他锁在了这么一个笼子里!”说到这里,柯南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成为犯罪者,作为一个母亲,你的确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

    “但是,这些真的是他想要的么?”

    “闭、闭嘴!”浑身颤抖的老妇人突然暴起,朝着柯南冲了过去,“给我闭嘴啊!!!”

    “砰!”虽然看着年老体弱,但是老妇人的爆发力还是超出了柯南的想象,让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按在了墙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明晃晃的刀片向他刺来。

    “呀啊啊啊!!!”步美不由得吓得尖叫了起来。

    “住手啊!妈妈!住手!”少女的尖叫终于让笼子里的人清醒了过来,拼命地嘶吼着。

    而这一声“妈妈”,终于也将那明晃晃的刀片停了下来。

    “已经……够了!不要再增加杀孽了!”男人紧紧地抓着笼子的栏杆,泪水不停地从他的眼眶之中汹涌而出,“正如那个孩子所说的,杀了父亲的凶手是我!就是我!!!”

    “昭夫……”看着跪倒在地上痛哭的男人,老妇人恍惚着放开了柯南。

    “就像你说的那般,母亲为了保护我,把现场伪造成了强盗杀人案,再将我关在了这里,想要拖到案件的追溯时间失效……可是,可是我……可是我,”男人猛然握紧了拳头,十指在地上用力的划出了道道血痕,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哭嚎,“可是我受不了啊!我不想每天晚上都梦见死去的父亲!我不想再活在这种怯懦卑劣的日子之中!我想出去自首!”

    “等等!昭夫!再等等!案件的失效马上就要过去了!马上你就自由了!”

    看着儿子痛苦到要发疯的模样,老妇人也感觉自己的心痛扭曲的几乎要透不过气,不由得扑过去抓住了他的手,用沾染着泪水的干瘪的双手,想要抹去儿子手上的鲜血和泥污。

    但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将鲜血抹去,反而连她自己也沾染上了……

    “没错,继续再这么躲下去,的确可以躲得过法律的惩罚,”这么说着,柯南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带着沉重的目光看向了那边的母子,“但是,他却逃脱不了,良心的谴责!”

    “太太,你真的愿意,让你的儿子,整整一生,都活在无尽的恐惧和懊悔之中么?”

    这句话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本就无比动摇的老妇人终于也崩溃了,伏倒在地上,跟着她的儿子一起,懊悔的痛哭起来。

    就这样,幽灵洋馆杀人事件,也该画上一个句号了吧?

    依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只有两个被罪孽束缚住的可悲的人而已……

    看着抱头痛哭的两人,柯南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藏起了自己那悲悯的眼神。

    作为一个侦探,他可以同情犯人,但是,却绝对不能舍弃真相。

    即使这真相会让人痛彻心扉。

    当然,沉浸在悲天悯人中的我们的大侦探此刻还没有察觉到,待会儿痛彻的,就不只是心扉了。

    他的屁股注定将在今晚与他彻底告别,然后毅然而然的去迎接它此生最后的试炼——

    来自帝丹高中空手道部主将,人形高达毛利兰小姐的巴掌!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