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话、实验室(上)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话、实验室(上)

 热门推荐:
    啪!啪!啪!

    这声音听来总是引人入胜,难免让人有种深入浅出的遐想。

    然而事实却并不然,虽然的确来自于肉体的猛烈碰撞,但是力的作用方向却不太对。

    本该进攻的男方,此刻却宛如海上漂泊的孤舟,在暴风雨的浪潮之中上下涌动,翻腾呻吟着。

    “小兰姐姐!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啦!”

    柯南哇哇的大叫着,宛如被放上了砧板的鱼一般死命挣扎,眼泪从他的大眼睛里汹涌而出。

    也不能怪他没有志气,实在是某钢铁之躯的巴掌实在太过斯巴达,而这具年幼的身体又实在太过敏感,这两巴掌下去,差点没直接打他个菊花爆满山,眼泪更是不自主的被这一巴掌挤了出来!

    “哼!知道错了么?”

    看着柯南那泪流满面的可怜模样,小兰冰冷的脸颊也终于被融化了下来,慢慢的放下了手。

    其实她在第一下打完之后就已经有些下不了手了,于心不忍。毕竟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使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天生善良的她只会用一身武艺去保护弱小,而不会对善良之人出手。

    额,新一和鹰矢除外。

    而刚刚来那么一下,也只是因为她真的怕了,现在想起来都不由得一阵脊背发凉。

    而当后怕过去之后,怒火便止不住的烧了上来!

    那可是一个会杀人的主啊!你一个小屁孩,哪来的胆子去怼人家啊!不怕人家直接把你剐了么!

    一想到这里,小兰就气不打一处来。

    秉着给他留个深刻的教训的念头,越想越气的小兰便不由得抬起手,狠狠地又来了两巴掌!

    “我知道错了啦!小兰姐姐!”

    可怜我们的大侦探真的是比窦娥还冤哪,他明明是负责给那群熊孩子擦屁股的,却不料最后反而献祭出了自己的屁股!碰上这么一群猪队友,真的是黄泥巴落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我真傻!真的!我明明知道这群熊孩子作的一逼,却为什么不去阻止他们呢?

    被小兰放下的柯南一边揉着自己的屁股,一边流着泪在心里念叨着。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不是他们作的话,也就不会发现这么个事情,那么这个沉寂五年的案子也终究得不到解决,那两个可悲的人也没有办法得到救赎……

    就这一点上来说,柯南又觉得他们作的恰到好处。

    或许,世事就是这么的凑巧吧,说不定真的是上天借助几个小孩子的手,让真相重见天日。

    抱着这种想法,似乎屁股上的疼痛也稍微减轻了一些。

    “还敢不敢独自跑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了?”

    看着揉着屁股,可怜兮兮的柯南,小兰其实已经心软的不行,但还是故意的板出一张脸来。

    殊不知她这副模样在人小鬼大的柯南眼中早已无所遁藏,心里也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柔软。

    “小兰姐姐,我再也不敢了。”

    这一句倒不是求饶,而是确实的感受到了小兰的担忧与关心,发自内心的回答。

    或许他以前东奔西跑的去破案的时候,真的没有怎么关心过小兰她们的感受吧?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她们的恐惧,她们的担忧。或许园子说的没错,让女人担心的男人是最差劲的。而他,自然不想做这样一个最差劲的男人。所以,他决定——

    下次冒险的时候,绝对不让她知道就好了!

    “你是不是在想下次不让我知道就好了?”

    而正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对面的小兰却突然好似开了天眼一般,精准的说出了他心底的想法。

    “怎、怎么会呢?”看着小兰那微微眯起的眼睛,心虚的柯南不由得打了个哈哈。

    “最好是没有!”小兰没好气的说,“这次还好鹰矢正好看见你们,否则的话我们都不知道你们究竟在哪里!鹰矢也说了,要好好教训你们这群熊孩子一顿!上次躲在人家车的后备箱里,这次又独自跑到这种地方,要是真的遇到危险了,我们又赶不及怎么办?”

    尼玛!我就说小兰怎么突然会动手打我屁股!原来又是这个家伙!怎么好像做什么都能够碰到他啊?难道米花町真的就这么小么?还是说他们俩真的有什么命中注定的基友的缘分?

    一想到这里,柯南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屁股似乎又开始痛了……

    “好了,先去浴室里洗把脸吧,我去做饭。”

    看着眼泪鼻涕流的满脸都是柯南,小兰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来往厨房走去。

    “好的,小兰姐姐。”

    看着小兰远去的背影,柯南扯过边上的纸巾,胡乱的擦了一把眼泪鼻涕,然后就掏出阿笠博士留给他的那个耳环型电话,拨通了那个让他咬牙切齿的号码。

    “喂,哪位?”电话的另一头的声音充满了熟悉且令人不快的轻佻和懒散。

    “少给我装蒜,我就不信你的手机没有来电显示!”柯南捂着自己的屁股,咬牙切齿的说。

    “哟,语气挺冲啊大侦探!怎么了这是?被人煮了么?”

    不知为何,听到他那宛如死了兄弟般悲愤的声音,对面原本还懒散的声音瞬间有了活力。

    这个混球!愤怒使柯南扭曲变形!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怎么样了你能不清楚?”

    现在他敢百分百保证,一向温柔的小兰今天会突然对自己下毒手,绝对是这个混蛋给怂恿的!

    “啧啧啧,听听这哀怨的小语气,看样子被修理的很惨啊!怎么样,脑壳有没有开裂啊?”

    似乎是可以想象到对方咬牙切齿的模样,电话那头的人非常无良的笑了。

    “承蒙大少的担心,我脑子清醒着呢!只是大概屁股需要拍个片,看看有没有骨折!哎哟,疼!”

    柯南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小心翼翼的提起自己的裤子,慢慢的朝着沙发坐了下去。

    “屁股!噗哈哈哈!屁股!”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的人再也忍不住肆无忌惮的起来,仿佛要把整个肺都笑出来一般。

    “笑!笑你妹!”

    本来就已经羞愤到不行,再听着那毫无人性的笑声,柯南差点气得没有直接冒烟。

    “哈哈哈!怀念么大侦探?自有希子阿姨之后,多少年没被人打过屁股了?尤其这次还是被你的小女朋友打,感觉是不是特酸爽啊?”电话那头的人就像是磕了炫迈一般,笑的根本停不下来,“我很期待你变回来的那一天,你们俩分别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笑!你继续笑!下次见面的时候,小心你的屁股!”

    稍微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大侦探便不由得恶寒的打了个冷战,然后愤怒的说。

    “噫!这话怎么听起来GAYGAY的!你该不是因为疼痛而觉醒了什么奇怪的癖好吧?”

    “滚犊子!”柯南气得差点直接将耳机给捏碎了,娘的还能不能好好地说话了?

    “好了,不和你瞎扯了,如果你只是想逗我笑的话,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要去做事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声音却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折,严肃到让他有些不适应。

    “你又戴上你那黑色的假面了?”听到这话,柯南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差不多吧,确实是戴着假面,却不是黑色的那一个……”

    电话的那一头,一个中年的男人对着汽车的后视镜正了正自己的衣领,又转动后视镜看了看正躺在车子的后座上呼呼大睡的人,露出了一丝别有意味的笑容。

    如果这个时候车窗外有个第三者在场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张大嘴巴。

    因为此刻坐在驾驶室里的那个男人,跟躺在后座上睡觉的那个男人长得一模一样!双胞胎么?不,不仅是长相,连服装都一模一样,与其说是双胞胎,倒不如说是完全从镜子里刻出来一般。

    “你又要干嘛去?”

    虽然没听懂他是什么意思,但是电话那头的柯南也明白他肯定不是为了好玩才戴上面具的。

    “只是去找一些东西而已,晚一些再和你细说。”

    这么说着,男人便挂断了电话,放进了的口袋里面,最后再看了一眼后视镜。

    镜子里映照出的是一个棱角分明的脸,消瘦的下颌带着细短泛白的胡茬,头发散碎而夹白。结合那浓重的黑眼圈,可以看得出来,平日里繁重的工作让他完全没有时间打理自己的形象。

    “真是辛苦你了,泽田正夫博士,暂时先借你的样子和身份一用。在此期间,就请好好的休息一下吧。”男人如是的说着,将车窗放下,同时扯过一条黑色的薄毯,将后座整个盖了起来。

    做完了这些,男人将胸牌别上,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然后捏了捏自己的喉结。

    “听得到么,德叔?”再开口之时,已经是跟刚刚的少年音完全不同的沧桑男声。

    “嘛,老朽的耳朵还不至于老到听不到的地步,”老管家的声音在他的耳朵边响起,“虽然少爷您用这样的声音讲话,让老朽还真的是一下子有些不习惯……”

    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自然就是带着面具的鹰矢了。

    只不过,这次的面具并不是以往戴着的黑色的那个,而是由君惠准备的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

    为了尽可能多的得到箭毒蛙的相关资料,鹰矢必须到他之前工作过的这个实验室里来一趟。

    虽然不久前他已经从二叔的口里知道了事实的真相,但是那就是事实的全部么?

    鹰矢对此表示怀疑。所以,他想用自己的双手找出来。他想切实的调查清楚,一年前在这个地方,冲田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箭毒蛙,又究竟是怎么诞生的。

    所以,鹰矢才会早早的从羽柴公馆离开,换上早已准备好的行头,驾车来到这个地下车库。

    而要取得实验室内部的数据,某位黑色的朋友显然不太方便露面,所以,鹰矢选择了另一个人。

    泽田正夫博士,今年四十岁,实验室高级研究人员。

    鹰矢事先调查过这个实验室里所有的研究人员,最后才选择了他。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沉迷工作,性格古怪,单身,却又刚好拥有高级职员的权限门禁卡,对于鹰矢来说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于是,在详细的调查了这个人的作息规律之后,鹰矢让君惠帮自己准备好了衣物和面具,然后,就在地下车库里等待着他的出现。果然,就如同之前调查的那般,在八点钟左右,从实验室下班的泽田正夫慢悠悠的走向了自己的小车,一点都没有觉察到从后面向着他走来的人。

    “扑哧!”伴随着一声虫鸣般的声音,一根短短的细针直直的扎进了他的后颈,泽田正夫就像是突然被切断了电源一般,直挺挺的软倒了下去,被早已准备好的鹰矢服了住。

    “这效果还真是好到不可思议啊……”

    在将昏睡过去的泽田正夫塞进他车子的后座之后,坐进驾驶位的鹰矢不由得如是的感慨。

    没错,鹰矢手上戴着的,正是某大侦探同款的手表型麻醉枪。当然,他的手表也是私人订制升级版的,在原本的麻醉枪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不少的私货,算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神器了。

    而那枚麻醉针,该说真不愧是出自阿笠博士之手的黑科技么?对方连一秒钟都没有撑过去就直接倒了下去,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这也就罢了,最神奇地方在于,这种麻醉剂还不会产生任何的副作用和耐药性,甚至连中针者本人都没有任何感觉,只会觉得自己只是累了睡了一觉而已。

    对于能够开发出如此神奇的药物的阿笠博士,鹰矢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同时也萌生了觉得想对着动物园里的大象射一发的冲动,看看能不能也一击放倒。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因为阿笠博士说过,如果不去人为将针拔掉的话,麻醉剂的效果大概可以持续一个小时左右,留给他的时间事实上并不是那么的充裕。

    “那么,我出发了。”

    男人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确认没有纰漏之后,打开了车门,登上了通往大厅正门的电梯。

    S.H.O.C.K. Biology Laboratory.

    电梯按钮的上面,刻着一排泛着银纹的英文字母,仿佛在告诉外来者,这里是什么的地方。

    惊奇生物实验室。隶属于羽柴集团旗下的一个实验室,主要致力于生物研究。当年羽柴集团设立这个实验室的时候,是希望通过破译生物的基因密码,达到对生命的奥秘进一步的探索,从而进一步造福大众。所以,实验室从成立之初直到现在,一直都是饱受媒体大众的称赞。规模也从最开始的小型实验室一步步扩展到了如今成为米花町一个地标性的建筑物,也通常是各类高校和大学的学生们实践课程课最喜欢选择的一个机构之一,包括鹰矢所在的帝丹高中。

    当然,今天可不是社会实践课的日子,鹰矢也不是来玩的。

    伴随着“叮”的一声轻响,电梯的门打了开来,鹰矢微微吸了口气,踏出了电梯的大门。

    “咦,泽田博士,你不是刚刚下去么,有东西忘了?”

    然而刚一出大门,他便很不凑巧的正好碰到了惯例巡视的警卫。

    “恩,忽然想起有点事情没做完而已……”

    鹰矢只是冷漠的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自顾自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根据情报显示,泽田博士是一个性情孤僻的人,平时多时沉默寡言,很少主动说话,只有别人问的时候才说一句话。所以,鹰矢尽量还原了他的神态和语气。

    果然,那两个警卫也早就习以为常般的耸了耸肩,也就不再多话,径自的巡逻去了。

    “德叔,我进来了,该往哪走?”

    在那两个警卫消失在视线的余光之中后,鹰矢不由得轻声的说。

    “恩,穿过前方的长走廊,然后往左,您就会看到一个需要员工卡才能登上的电梯。”

    鹰巢里,老管家正靠在椅子上,盯着屏幕上的三维线路图,端起手中的红茶轻轻地抿了一口。

    听到德叔的话,鹰矢不由得慢慢的朝着他所指引的那个方向走去。

    一边走,一边也在同时观察着这栋建筑物的结构,已经警卫们巡视的路线。

    “咦,泽田博士,你怎么回来了?”

    当鹰矢到达电梯门口的时候,守着电梯门的警卫不由得惊讶的说。

    “忽然想起来还有些数据没有修正,所以回来了。”

    鹰矢只是轻轻地的瞄了那警卫一眼,然后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模样。

    “哦,是这样啊。”那警卫恍然般的点了点头,“那麻烦博士你再将手机保管在这里一下吧。”

    毕竟上面的研究区域是封锁区域,里面所有的研究都属于惊奇生物实验室的知识产权,为了保护实验室的研究不遭到泄露,惊奇生物实验室只能够定下如此严苛的规矩了。

    对此,鹰矢倒是丝毫的没有觉得意外,很是痛快的就交出了自己的手机,放在了前台的透明箱子里,然后双手平举,迎接另一个手持金属探测器的警卫的检查。

    金属探测器扫过了鹰矢的全身,除了在手表和腰带的地方响了一下之外,并无异常。

    “好的博士,你可以过去了。”警卫放下了手中的探测器,对着鹰矢礼貌的一笑。

    鹰矢也只是淡淡的朝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就径直的走到了电梯前面,取下挂在自己前胸口袋上的胸牌,在电梯口感应器处刷了一下,打开了电梯的大门。

    “我进去了。”

    在踏进电梯大门之前,鹰矢宛如喃喃自语般的轻声说了一句,便走进了电梯。

    “啪兹!”随着电梯金属大门的合上,所有的无线通讯信号都在一瞬间被切断。

    “啊,是是,老朽这就开始算……”

    鹰巢里,听到鹰矢那一句轻声的话语,和信号断掉时刺耳的咔啦声,德叔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红茶,然后点下了旁边那个小屏幕上显示的一个倒计时的按钮。

    倒计时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十五秒的时间,而当那个倒计时归到零的时候,那两个坐在员工电梯前的警卫并没有注意到,鹰矢存放在柜台前的手机屏幕忽然自动亮了起来,一串字符浮现了手机屏幕之上,霎时间,一股看不见的波动在整个大厅里荡了开来,所有的灯光都在一瞬间熄灭了。

    “恩?什、什么情况?停电了?”

    “不知道,是跳闸了么?快叫人去电力室看看!”

    “糟了!泽田博士!泽田博士是不是还在电梯里面?”

    “不、不会吧!那得赶紧!”

    就在警卫们惊慌失措的时候,那个他们所谈论的人,在走进电梯开始就一直闭目养神的家伙,却在灯光消失,电梯骤然停住的那一刻,猛地睁开了双眼。

    “现在,工作时间到了……”

    伴随着一句喃喃自语的话,鹰矢按了一下手表右边的旋钮,整个手表瞬间发出了明亮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电梯间。在看清了周遭的事物之后,他便用大拇指按着手表的表盘转了一圈,然后将左臂高举,对准电梯顶部的那个逃生出口,快速的按了两下边上的旋钮。

    “啪!”霎时间,一个小型的钩子从手表的侧面弹射而出,直直的勾中了出口的拉杆,爪头带着细线在拉杆上旋转了几圈,牢牢地扣在了那边。

    鹰矢拉了拉线头,确认了一下它的牢固程度之后,便用手抓住了那根细线,用力的爬了上去。

    别看这条线看起来很细,事实上是跟鹰爪钩锁枪用的是一个材质的强化纤维,一般的刀子都难以割断,承重能力更是不在话下,撑住两到三个人的体重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砰!”当鹰矢爬到顶部,抓住那根拉杆之后,不由得腰部一用力,整个人像是秋千版荡起,猛地一脚踹在了那个逃生口的挡板上,将安全挡板给踹了开来。

    在确认挡板开启之后,鹰矢左手抓着拉杆,右手将扣在拉杆上的小勾爪放开,然后再度按了按手表右侧的旋钮,小勾爪和细线就宛如卷尺一般轻松地收回了鹰矢的手表之中。

    “听得见么,德叔?”

    抓住挡板的边缘,双臂一用力,鹰矢便从逃生口翻了出来,然后如是的说了一声。

    “啊,看样子您已经从电梯里出来了呢少爷。恩,除了声音有点小之外,听到是听得见。”

    耳骨的旁边传来德叔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丝沙沙的电流干扰声。

    “接下来该往哪?”鹰矢用手表照了照这漆黑一片的电梯通道,如是的说。

    “恩,在少爷您的右手边应该有一个承重架的,您可以顺着承重架爬上去,然后您就会看到在您的有一个通风口。”德叔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着电脑的屏幕上显示的三维框架图,“少爷您要通过这一段大概五米左右的通风管道,然后就能够到达五楼机房前的主线路区了。”

    线路区,也就是所有的数据通路和电缆所集成起来的地方,通常在这种大型的实验室里,为了安全和美观着想,都是镶嵌在墙壁里的,要通过维修用的专用的通风管道才能够到达。

    “不过少爷,老朽要提醒您一句,您大概只有最多五分多钟的时间,能够赶在他们将电机重启,在电梯里监控摄像头的电源恢复之前,通过通风口,将解码器安装在主线路上,再回到电梯里!”

    这么说着,老管家不由得在边上的小屏幕上重新设置了一个五分钟的倒数计时。

    “足够了。”

    鹰矢淡然的说了一句,便抓住了边上的承重架,猛地跳了上去。

    “滴答。”

    倒计时五分钟,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