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话、实验室(中)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话、实验室(中)

 热门推荐:
    “喂?喂?”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咔啦声,电话的那头的声音变成了一阵烦人的电波声。

    “这混球,又自说自话的就挂我电话!”

    柯南将耳环电话从耳朵上摘下,咬牙切齿的说。虽然知道那个家伙可能真的有事情要做,但是无论是谁,三天两头的被人挂电话,难免都会有些不爽的。

    “算了,不管他,他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吧……”

    无奈的叹了口气,柯南不由得将耳机收进了兜里,然后起身去卫生间拿毛巾擦擦自己哭花的脸。

    他现在已经懒得去管鹰矢干什么了。准确点说,是想管也管不了。

    而且,尽管他非常不愿意承认,但是被鹰矢这么一搞,米花市近来确实安全了许多。除了那些蓄谋已久的凶杀案依旧会发生之外,类似于偷盗,抢劫,以及黑帮火拼之类的新闻的确少了不少。

    所以,就结果上而言,这样的“行侠仗义”的确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米花市的犯罪率。但是,也就如字面意思所说的,仅仅只是一定程度上而已。

    这样子的做法就像是粗暴的放了一把野火,虽然能够将名为“罪行”的杂草全部烧光,但是埋在地下的罪恶的根却没有办法根绝,只消春风一吹,便会更多的冒出来。

    所以,即使到现在他依然不赞同鹰矢的做法。只不过,眼下他也没有能够阻止他的能力罢了。

    罢了,或许真如他所言,存在即为合理。也许目前的米花町,真的需要这样一位侠客存在吧?

    就在柯南这么想着的时候,客厅的大门被人粗暴的踹了开来,吓得他手中的毛巾差点掉地上。

    “小兰!小兰!快出来看那!我中奖了!我中奖了!”

    柯南从卫生间出来,便看见了毛利那宛如公牛一般通红的双眼,和他手中那张金灿灿的兑奖券。

    “诶?中奖了?”

    正在做饭的小兰听到毛利如此激昂的声音,不由的擦了擦手,略带惊讶的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要知道,毛利的运气一向都不怎么样,买了半辈子的跑马,都跑进去半辆车了,却连一个车轮子都没有见着,可想而知他的运气如何。而就是这样的毛利,居然中奖了?

    “是啊,今天我在商店街买完香烟,在摇转轮抽奖的时候,随便一摇居然就摇出了金豆子!果然幸运女神一直在眷顾着我这个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啊,捏哈哈哈哈哈!”

    毛利的脸上带着标志性的猥琐,舌头宛如弹簧一般一跳一跳的,笑的肆无忌惮。

    “诶,让我看看,”小兰不由得好奇的从毛利手中接过了那张奖券,“两天两夜两人行,尽情的体验海岛风情吧……哇,看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啊!”

    “那是当然的啦!毕竟是本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抽中的东西!捏哈哈哈哈!”

    “诶,等等……爸爸,你刚刚说去商店街买什么来着?”

    小兰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有些不善了起来。

    “嘎!”放荡的笑声忽然卡壳,毛利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前几天不是刚买过么……你又偷偷的藏烟了对吧?”

    “那个,小兰,你听我解释——啊!”

    ====================================================================

    “咔!”

    伴随着一声轻响,通风口的铁栅栏被鹰矢生生的掰了下来。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仅仅只能容纳一个成人通过的,有些肮脏的通风管道。

    “看样子,这管道比我想象的还要老旧啊……”

    眼前的通风管道虽然没有锈迹,但却布满了灰尘,甚至还有一些蜘蛛网,显然是有些年头了。

    如果就这么从这个通风管道里爬过去,那么他身上这件白色的研究服,恐怕就直接变成灰色了。

    所幸的是,鹰矢都习惯性做好完全的准备才出门的。

    将铁栅栏放在边上,鹰矢将身上的白大褂脱下,然后将里子翻了出来,重新套在了身上。

    跟雪白的外表正好相反,这个里子是灰黑色的,而且是用一种特殊的材料制成的,表面光滑,摩擦力小,且不易产生静电吸附灰尘,就算是弄脏了,也只消抖几下,就能将灰尘尽数抖落。

    而在后面,紧贴着脊背的地方,还有着一个纤薄的兜帽,防止头发和脸上也被灰尘沾染。

    “我进去了,德叔。”

    将衣服的拉链拉紧,戴上兜帽,鹰矢用手表的光照着内部,伏下身子爬进了通风管道。

    管路其实并不长,就像德叔之前告诉他的那般,在爬行了五六米左右,便到了尽头。

    透过铁栅栏的缝隙,鹰矢看到了一团密密麻麻的纠缠在一起的线路,和好几个终端转换器。

    “就是这里了……”

    鹰矢一手透过铁栅栏的缝隙,将它抓住,同时另一只手握成拳,狠狠地砸在了铁栅栏的角落。

    “砰!”

    “咔吧!”

    伴随着一声好似螺丝断裂般的脆响,铁栅栏的一角扭曲变形,但是却还没有完全脱离下来。

    “砰!”

    又是用力的一拳,铁栅栏发出了一声哀鸣,终于乖乖的从墙壁上脱落了吸来。

    “好了,到找茬游戏的时间了。”

    将铁栅栏掰断,鹰矢从通风管道内爬了出来,落在管道前的承重平台上,如是的说。

    他的面前有好几个线路转接站,上面并排的插着五花八门的线路,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在实验室里为了预防突然的停电将数据损毁,所有的数据线路都有自己的备用电源,即使主电源被切断了,也还能够正常传输保存半小时以上,直到备用发电装置的启动。

    “我恐怕您没那么多时间可以找了少爷,倒计时显示您还有两分钟的时间……恩,现在是一分五十九秒了……”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倒计时,德叔不由得善意的提醒了一下鹰矢。

    “事实上,我已经找到了。”

    鹰矢借助手表的光芒看了看那几个转接站,瞬间变分辨出了哪个才是自己寻找的。他不由得站直了身体,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然后将里子的拉链解开,伸手在自己腰带的金属板上按了一下。

    “咔啦!”腰带的金属板竟是宛如盒子般打了开来,露出了藏在里面的一个黑色的小小的设备。

    那是一个小型的破解装置,只要将它安装在数据转换器上面,它便可以入侵实验室的数据系统,可以让鹰矢能够绕过实验室的账户验证,新建一个幽灵账号访问实验室的主服务器。

    “我这边搞定了,德叔。”将破解器安装在转接站上,并打开了开关,在确认其能够正常接收到数据之后,鹰矢不由得通过话筒对着那头的德叔说,“确保破解程序有在运行。”

    “破解程序正常运行,正在获取权限……恩,话说回来少爷,您该回去了,只剩一分二十秒了。”

    事实上,不用德叔提醒,鹰矢便已经将衣服重新穿好,钻回了通风管道之中。

    毕竟,那五分钟的电源再启动时间只是设定的理论值,只是根据平时的反应推算的一个大概的时间。万一今天实验室的安保人员要是磕了鸡血,四分钟就给弄好了,那他不就瞎了么?

    而事实恰巧就如他所想的那般,就当他从电梯的维修口跳回电梯内,抖干净身上的灰尘的时候,伴随着一声长长的警示音,电梯内的电源被重新接通了!

    下一秒,灯光重新亮起,监控设备也开始恢复运作,恰好就够鹰矢将研究服穿回来。

    “呼……”

    感受着重新开始上升的电梯,鹰矢微微地拉了拉自己的衣领,长长地舒了口气。

    还好,赶上了……

    “叮咚。”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声音,电梯的门打了开来,早已等候在门外的警卫不由得立刻围了上来。

    “泽田博士,您没事吧?”

    他们脸上的紧张可不是伪作,因为身价的差距摆在那里。跟他们这些底层人员不一样,这些爷可是这个实验室的支柱啊,要是出点什么幺蛾子,那他们就不是卷铺盖走人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然而,跟他们的热切相反,鹰矢依然只是冷漠的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的大步的向前走去。

    “啧啧,有知识了不起啊……”

    待到那背影消失之后,警卫们脸上的笑容才慢慢僵化了下来,化作了一句轻声的嘟囔。

    “行了,小声点,还想不想在这里混了!让人听见你可就死定了!”旁边另一个看上去年长点的警卫拍了一下那个小警卫的脑袋,没好气的说,“你还别说,有知识就是了不起!你要是长得进,现在也能穿一身研究服,而不是警卫服!而且人家今天还对你点了个头,已经算不错了!”

    “哼,我要不是没有个好爸妈,我现在肯定……”

    “肯定个屁!就你这又懒又怂的德行,让你重新投胎都没用!少他娘的做梦,回去巡逻!”

    “哦……”

    不理会那边警卫们的嘈杂推搡,伪装成泽田博士的鹰矢已经根据德叔的指示,穿过了隔离区的两道大门,走到了属于他“自己”的研究办公室的门前。

    “少爷,结构图显示这道门应该安装的是指纹锁,老朽希望您已经没有忘了采取他的指纹。”

    “有的时候我觉得你可以把多余的心放回肚子里去,有助于你的健康长寿,德叔。”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直接的将自己的食指按在了门口的指纹扫描器上。

    一道绿光扫过,伴随着一声清亮的提示音,指纹锁上的指示灯由红变绿,大门也随之打开。

    “我说过,我习惯性做好万全的准备。”

    鹰矢微微一笑,径直的走入了办公室内。

    就像他说的那般,在每次行动之前,他都会事先制定详细的计划,考虑到所有有可能发生的意外,并且准备好一切可能会需要准备的东西。

    因此,为了不留下自己的指纹暴露自身份,也为了应付可能会需要用到对方指纹之类的东西,鹰矢早在翘课期间跟踪调查泽田正夫的生活作息规律的时候,就用仪器偷偷的采集了他在各个地方留下的各种指纹,最终拼凑起了两个完整的掌纹,并做成了薄膜手套套在手上。

    所以,这一路无论是电梯的按钮还是门的扫描器上,留下的都只有泽田正夫的指纹而已。

    “德叔,幽灵账号建立好了么?”

    将电脑打开,坐在那张看起来就有些年头的靠椅上,鹰矢不由得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就算一路顺畅,这么来来回回的也已经花了将近二十分钟,距离麻醉剂失效大约还有四十分钟。听上去像是充满余裕,但是每个人对于麻醉剂的耐受性不同,事实上其实也没有那么多时间。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毛利小五郎……

    “恩,稍等……已经建立完成了少爷,程序显示您现在可以直接访问服务器了。”

    老管家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拉出键盘在程序界面输入了一串字符,然后敲了一下回车键。

    德叔所建立的这个幽灵账号,就是用户名和密码全部为空的一个账号。虽然用户名为空,但是确实存在新设立的这个名为“空”的账户,所以鹰矢什么都不用输入,只消在安全界面直接点击登陆键,就能通过这个幽灵账户以最高权限登陆主服务器,绕开所有的解密步骤。

    “好吧,让我们来找找还有什么线索剩下的……”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拉过放在桌子上的键盘,调出了搜索界面,在数据库了搜索起所有有关于“冲田返”、“箭毒蛙”以及“事故”在内的所有字符串,并开始了筛选。

    “之前的档案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异常啊……”

    鹰矢快速的浏览了一下冲田返在实验室数据库里留下的所有的档案,看起来都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上班准时,工作积极且有责任心,还发表过几篇颇有权威性的论文,简直是栋梁之才。

    但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变成了狠毒而没有底线的箭毒蛙呢?

    “果然,所有的开端都在那场事故么?”

    鹰矢不由得移动鼠标,点开了那个标签是红色,名为“事故”的字符串。

    然后,那弹出的一大堆的列表,让鹰矢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除了冲田返的那场事故之外,这个惊奇生物实验室里貌似还发生过好几起别的事故。但是,鹰矢之前搜索所有跟惊奇生物实验室有关的新闻和报道之中,似乎都没有提到过这些事故啊……

    隐藏起来了么?就像是冲田返的这次事故一样?

    虽然很想一探究竟,但是眼下显然不是个好时机,鹰矢微微顿了下,还是打开了冲田返的档案。

    分支树下有一个视频文档,和一系列的图片和文本文档,抗上去像是他的治疗记录。

    鹰矢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点开了那个视频档案。

    那是实验室里监控摄像头拍下来的画面,镜头中的冲田返还不是那种恶心丑陋的青蛙人,还只是一个看上去有些不修边幅的研究人员。只不过,他的悲剧也就从视频摄录的时候开始了。

    那是一个钢化构成的玻璃的观察平台,冲田返蹲在在平台上,观察着他脚下方的生物。

    按照资料上的描述,那是惊奇生物实验室通过组合各种生物的基因所培育出来的人工生物,一些十分危险的超级箭毒蛙。里面还放了一些毒虫之类的当做箭毒蛙的食物,甚至还挡了一下毒蛇和毒蜥蜴之类的生物,当做危险因素和天敌,用来测试这些超级箭毒蛙的生存能力和进化特性。

    这个听上去就令人毛骨悚然的实验,正是他所有的悲剧的源泉。

    而讽刺的是,主持这个项目的人,正是冲田返自己。

    然而,事情就像二叔告诉他的那般,那个玻璃平台忽然碎裂了开来,冲田返就这么直直的掉进了剧毒生物的培养槽内。虽然实验室的反应很迅速,不到两分钟时间就将他救了出来,但是那个时候的冲田返已经是身中剧毒,危在旦夕了。

    所幸,他的意识还是勉强能报保持清醒的,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些剧毒生物。

    所以,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他注射了所有他之前制作好的所有种类的的抗毒血清。

    幸运女神确实是眷顾他的,这种疯狂地做法,竟是真的让原本必死无疑的他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但是,活着归活着,他的身体,却也因此产生了十分不可思议,且令人毛骨悚然的变化……

    鹰矢翻阅着实验室里后续的治疗记录,以及附在后面的一张张冲田返的外貌逐渐变化的照片。

    这实在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照片,看着一个人活生生的变成了一个丑陋的怪物,这样残酷到令人头皮发麻的照片,让即使是见过了无数恐怖事物的鹰矢也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如果在那个时候,鹰矢或许会同情他。但是现在,却不会了。

    因为现在的他已经不只是外表,连内在也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

    鹰矢看了一眼后面繁多的档案,又看了一眼时间,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从腰带的暗格之中拿出了一个小型的存储器,插上了计算机的转接口,准备将这些档案下载回去,再详细的查阅。

    “额,少爷,老朽恐怕有个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就在这个时候,德叔的声音突然传入了他的耳朵,让正在输入下载代码的他微微顿了一下。

    “怎么了?”

    “老朽从摄像头里看到,有人正在往您的办公室走去。”

    “什么?还有多久?”

    看着正在开始拉伸的进度条,鹰矢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咦?泽田,你不是回去了么?”

    就在鹰矢刚说完的时候,门口便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让他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向了门的方向。

    “额,少爷……他已经到了……”德叔的声音这才慢悠悠的从耳机之中传来。

    【废话!我他妈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