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话、实验室(下)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话、实验室(下)

 热门推荐:
    【废话!我他妈都看到了!】

    尽管鹰矢很想直接那么一句话甩过去,但是眼下他显然要先集中注意力应付面前的来客。

    那是一位大约五六十岁左右的长者。

    他的头发虽然已经有些花白,但是却梳的十分整齐,两撇八字胡修剪的十分精神,研究服也洗的一尘不染,看上去十分的有亲和力,跟不修边幅的泽田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喂,泽田,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就在鹰矢定定的看着他的时候,没有得到回应的老者不由得笑着走了过来,如是的说。

    “啊,晚上没有睡好,所以有些走神了……绿川博士。”

    鹰矢瞄了一眼他胸口的胸牌,上面写着他的身份——惊奇生物实验室绿川弘博士。

    “年轻人应该少熬夜,你看看你,才多少岁的人,还不如我一个老头有精神。”

    看到死鱼眼往上瞟的鹰矢,绿川博士不由得笑了笑。

    “我会注意的,”鹰矢假装困顿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反问了句,“绿川博士你还没有回去么?”

    然而,绿川博士却满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失笑着说:“看来你是真的睡糊涂了。”

    “诶?”鹰矢疑惑的眨了眨眼,右手不动声色的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将电脑界面切换了一下。

    “我不是刚才才和你说过,我的那个学生放学后要来这里帮我做课题么?”看着略带恍然的鹰矢,绿川博士认真的说,“泽田,你这样可不行啊,要是以这种状态工作,很容易出事的!”

    “我会注意的。”听到他的话,鹰矢顺从的点了点头,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手表。

    过去了一分钟,按照刚刚自己看进度条的速度,起码再需要两分钟才能够将数据拷贝完……

    “看来你是真的累的,今天居然这么好说话,”看到鹰矢就这么点着头应下了,绿川博士倒是有些惊讶,平时的话,这家伙是从来不会把这些话放在心上的,“你也别嫌我多嘴,你也是老研究员了,应该知道我们这工作时不允许一丝差错的,想必你也不想变成冲田那样吧?”

    “也是……呢……”听到“冲田”俩字,鹰矢不由得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发现眼前的绿川博士满脸的惋惜和无奈,似乎是在感慨这么一个本该是科学界栋梁的人,却遭遇了这样的命运。

    或许,可以从他的口中多了解一些有关于冲田返的信息……

    然而,正当鹰矢犹豫着要不要冒险开口探听一下的时候,鹰矢便听到了隔离区大门打开的声音。

    “想必是我的学生来了。”这么说着,绿川博士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笑着站起身来,“那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把自己精神养好点吧,再这么下去,我真怕你会撑不住啊。”

    说着这样的话,绿川博士便转身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撞上了的那位学生。

    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分阳光的黑发少年,年纪约在而是来说,之前绿川博士有说过他是在放学之后过来帮忙做课题,那应该还是一名学生吧?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名大学生。

    “啊,泽田博士,您好!今天也辛苦了呢!”

    或许是感觉到了鹰矢的视线,那名学生回过头来,朝着鹰矢鞠了个躬,露出了满口的白牙。

    “恩。”对此,鹰矢也唯有点点头示意,尽量做出一副不想多说话的模样。

    “少爷,我想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就在绿川博士带着他的学生远去之后,鹰矢的耳朵里才再次响起德叔的声音。

    鹰矢将界面切换回来,确认所有的资料都已经下载完成之后,这才将储存器拔出,塞回了腰带的暗格之中,然后将所有的浏览记录和下载记录清除干净,确认没有遗漏之后,关闭了电脑。

    “少爷,我想您得加快动作了。”这个时候,德叔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耳朵里响起。

    “怎么了?”鹰矢走出办公室,一边朝着隔离室的大门走去,一边说着。

    “从您放在泽田博士车里的监听器里听来的反应,他开始有些躁动不安了,应该就快要醒了。”德叔一边听着那边的动静,一边对着鹰矢说,“老朽估计是因为时间久了,车厢里的温度上升,导致他感觉到了燥热,所以开始躁动不安。而又热又动的,他的血液循环会因此加快,麻醉药的代谢时间也会缩短。所以少爷,我想您必须抓紧时间了。”

    “在路上了。”

    等待着通过隔离室的两道大门,鹰矢开始加快了速度,大步流星的朝着电梯而去。

    然而遗憾的是,根据墨菲定律,越是担心某种不好的可能性会发生的时候,它就越会发生。

    越是赶时间的时候,却偏偏总是会发生一些意外。

    就在电梯的大门打开,鹰矢准备迈进去的时候,迎面却忽然冲出一个女孩子,将他撞了个正着。

    说冲出来是绝对没有错的,明明是电梯那么狭小的范围,但是却好像有近十几米的加速距离一般,那速度快的突如其来,即使是鹰矢也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被一下子撞倒在了地上。

    没错,就是撞倒。

    那画面看起来十分的诡异,像是一个壮汉被一个小萝莉给撞倒在地。

    “叮叮咚咚!”

    跟着一起掉落满地的,还有少女手上所碰着的那些个试管,里面装着一些不知名的液体。

    应该庆幸实验室里用的都是强化的玻璃,否则这个时候,清洁工就该遭殃了。

    “啊~撞到人了呀~抱歉哦~”

    将人撞倒在地,那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只是撒娇般的说了一句,然后慢悠悠的从他身上爬了起来。

    惊奇生物实验室——原田美代子研究员。

    在她起身的时候,鹰矢不由得看见了她胸前别着的胸牌。

    “啊,是你啊,泽田博士。没撞到吧,一个大男人,这么虚可不行啊!”

    似乎是终于看清了被她撞倒的对象,女孩这么说着,笑嘻嘻的朝着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然而,鹰矢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伸手去握住她的手,而是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

    “切,小气!”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那个女孩也并不在意,似乎早就习惯了一般,只是笑嘻嘻的收回了手,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然后自顾自的弯下身子,将遗落在地上的几根试管拾了起来,插入了上衣口袋。

    而鹰矢却丝毫没有帮她的意思,只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将视线转向了那边的电梯。

    就在刚刚那一会儿,电梯已经重新被下面的楼层呼叫走了,所以鹰矢只能继续等下一班了。

    “诶,我说,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对不起啦~你一个大男人别这么计较嘛!”

    看着鹰矢丝毫没有理自己的意思,少女不由得慢悠悠的走到他的身边,如是的看了他一眼。

    然而鹰矢却只是眼观鼻,鼻观心,宛如入了定的老僧一般,完全无视了她。

    “呐~我说~额——”少女仿佛不信邪一般,带着撒娇的语气抓住了他的手。

    然而,这手却瞬间被鹰矢甩了开来,让少女原本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我赶时间。”

    电梯门再次打开,抛下这么冷冷的一句话,趁着少女还在发呆的时候,鹰矢便径直的走了进去。

    直到电梯的大门关上,少女这才慢慢回过神来,但是脸上依然还带着些难以置信的表情。

    “呸!本姑娘都这么低声下气了都不给点好脸色,活该你单身一辈子!”

    女孩略显愤懑的朝着电梯的金属门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不过,今天的他好像有些反常啊……平时就算是冷淡,也至少会打招呼的,而且,他应该还没有这个胆子甩我的手吧?”鬼脸过后,少女的眉头却微微的皱了起来,“而且,这家伙的胸膛有这么结实么?他长得虽然高大,但是平时应该是疏于锻炼的。虽然本姑娘没用什么力,但是被本姑娘这么一撞,居然能像个没事人一样的马上爬起来?”

    “而且,味道也不太对啊……”这么说着,少女不由得重新吐了吐那修长而灵活舌头,“这么强壮的,有力量的味道,怎么也不像是那个眼圈比熊猫还黑的家伙可以拥有的啊……”

    看着已经到达一楼的电梯,少女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然后重新按下了电梯按钮。

    “喂,你们有看到泽田博士么?”到达一楼,少女不由得问了下电梯前的保安。

    “啊,泽田博士?他拿完自己的东西坐那边的电梯往地下停车场去了啊!”

    “停车场?”

    少女微微挑了挑眉毛,眯起眼睛看向了大厅的另一头。

    那里,电梯的大门正缓缓地合上。

    “哼!”

    少女颇为不爽的瞪了边上的警卫一眼,然后马上朝着楼梯跑了下去,留后者一脸的莫名其妙。

    停车场里,泽田正夫伸了个懒腰,却发现自己的手顶到了自己的车顶。

    嗯?刚刚我是因为太累而睡着了么?

    看着满是雾气的挡风玻璃,又感觉了下似乎因为长久靠着方向盘而有些酸麻的手,最后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有些困惑的泽田正夫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刚刚下班的时候就有些累,走到车边的时候就困得不得了,大概就此坐进驾驶室睡着了吧?

    不管怎么说,倒是确实感觉没那么累了。这么想着,泽田正夫便发动了自己的汽车。

    “叩叩叩!”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人在敲自己的车窗。

    泽田正夫不由得伸手擦了擦满是雾气的玻璃,却看见那个娇小的女孩正站在自己的窗边。

    “嗯?”泽田正夫有些疑惑的摇下车窗,“原田小姐,有什么事么?”

    而这一句话,却不由得让她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

    “之前真是好险哪,少爷。”

    鹰守山。羽柴庄园。

    老管家一边帮鹰矢整理着被他随意丢在椅子上的衣服,一边如是的感慨着。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那个女人,感觉居然这么灵敏……”

    这么说着的同时,鹰矢正很没形象的软摊在靠椅上,由君惠帮忙一点点卸掉他的伪装。

    那一脸爽到的猥琐表情,仿佛是洗头房里接受小妹按摩的老大爷一般。

    “这就是直觉吧,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准的呢!好啦,正经点!你这样我都不好卸妆了!”

    看到鹰矢那故意做出来的猥琐模样,君惠没好气的在他的额头上拍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对方肯定已经知道有人偷偷进入过实验室了。但是他们顶多会往竞争对手过来偷取研究资料的方面上想,没有人会想到我会是去找一年前发生的那起事件的资料的。”被君惠拍了一下,鹰矢也终于收起了荡漾的表情,如是的说着,“况且,我已经抹掉了所有的痕迹,除了一个找不到任何痕迹的解码器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没有人知道会是我做的!”

    “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坏人说的……好了,可以了。”

    君惠轻声的嘟囔了一声,然后帮鹰矢抹掉了最后一点面具的残留,帮他擦了一把脸。

    “呼……谢了,君惠!”

    将那厚实而不透风的面具摘下,鹰矢总算可以长长的舒口气了。

    “鹰矢,你在这里么?额,都在啊……”

    就在这个时候,成实敲开了房间的房门,看到这么多人不由得愣了一下。

    “成实,你今天怎么来了?”鹰矢疑惑的说。

    “这话说得,我可是你的家庭医生啊!”成实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就是来看看,你有没有事情?毕竟,之前我们可是差点就要为你举行葬礼了!”

    “那你现在看到了,生龙活虎,好的不能再好了。”

    “哼,那就再好不过了,”成实想要故意板起脸来规劝一下,却忍不住先被他臭屁的模样笑出声来,“对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发现门口的邮箱里有你的快件。”

    “啊?快件?”鹰矢疑惑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谁寄的啊?”

    “额,你自己看吧,好像是籏本……夏江?”

    这么说着,成实不由得将手中的快件递给了他。

    “诶?”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鹰矢的手不由得颤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接过了那个快件。

    “少爷……”听到这个名字,德叔也不由得顿了一下,直直的看向了他。

    接过那个快件之后,鹰矢站在那边足足等了有十来秒,直到成实和君惠都开始有些疑惑的时候,这才深深的吸了口气,撕开了那个快件的包装。

    “叮!”

    就在封口撕开的一瞬间,一个小小的物件从包裹里掉了出来,在地上滚了一会儿,停在了那里。

    在场的四个人都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

    那是一枚戒指。

    一枚镶嵌着钻石的,闪闪发亮的戒指。

    “诶?这是……婚戒……吧?”

    看到它滚到自己的脚下,君惠情不自禁的蹲下身去,捂着嘴微张的嘴巴将那枚戒指捡了起来。

    “婚、婚戒?”

    成实也不由得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鹰矢,却发现后者正失魂落魄的,呆呆的盯着手中的那张纸。

    那是一张请帖。

    跟戒指一起装在信封之中的,纯白的,精美的请帖。

    一张,他很不想看到的请帖。否则的话,他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的。

    “少爷。”德叔不由得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仿佛印证着她的想法,随着德叔这一声长叹,他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一般,手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那张请帖便从他手中滑落,飘到了她的脚边。

    【新郎:籏本武新娘:籏本夏江诚挚邀请羽柴鹰矢先生,参加我们的婚礼!】

    请贴上就短短的几行字,纯手写的几行字,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看起来并不喜庆,反而空洞的有些过分。

    就比如他之前的眼神一般。

    而且,日期上写的,就是明天呢……

    鹰矢忽然长长的吸了口气,仿佛这样子就能平复下内心的波澜一般。

    “少爷,老朽很久之前就告诉过您。”看到鹰矢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模样,德叔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无论您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什么样的选择,那么,您也必须扛起这个选择可能会导致的一切后果。因为道路时您自己选的,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您之前所渴望得到的那一个。”

    听到他的话,鹰矢不由得微微一顿,深吸的那口气也不由得慢慢的呼出。

    “所以,老朽才会劝您,按照自己的内心活着,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德叔不由得取下了自己的眼镜,掏出手帕擦了擦,“这是我一个区区老朽,为数不多能教给您的经验。”

    这么说的时候,德叔的声音有些落寞。只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起了什么……

    “我……只是希望,她能够好好地活着……平安的,快乐的活着……明明,就是这么想的……”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看向了自己的双手,看着他们慢慢紧握成了拳头。

    【但是,这种失落……这种心脏仿佛空掉一块的感觉……又是什么呢?】

    “既然少爷您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老朽只能衷心的希望,少爷您将来不会为此感到后悔。”

    说完这句话,德叔深深的看了鹰矢一眼,然后将他的衣服整理好拿在手中,便准备离开。

    “不会……后悔……”听到德叔的话,鹰矢的拳头不由得握的更紧了,紧到毫无血色。

    【难道我错了么?理智告诉我,让她远离我,远离这一切是非,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是……为什么,心里却总有个声音在呐喊……呐喊着……】

    “这是……什么?水渍么……不,应该是……”

    这个时候,成实忽然看到了,那张纯白的请贴上,似乎有那么几点微微泛黄,凹凸不平。

    是的,与其是说那是水渍,但不如说,更应该是……

    “泪痕……吧?”一旁的君惠看了看,不由得弱弱的补上了一句。

    这轻轻地两个字,却宛如一道惊雷般,在鹰矢的脑海里轰然炸开!

    那一刻,仿佛迷雾散去,透过岁月的镜头,他再一次清晰地看到了那时的自己。

    =======================================================================

    “夏**姐,你别哭啊!我这人最怕女孩子哭了,医生说了,我的身体不太好,经不住女孩子哭。因为你们每流一滴眼泪,我的心就会流一滴血!夏**姐,你舍得让我死么?”

    “噗……哈哈,你又骗我,哪会有这种病啊!”

    “哪有!如果你不信的话,就伸手摸摸我的心,是不是跟着你一起跳动的?来,把手给我!”

    “呸!我才不呢!你这个小色狼!就知道花言巧语的骗我!我才不上当呢!哈哈!”

    “嘛,如果骗你能让你开心,那我就骗你一辈子,骗走你眼中所有的泪水!”

    “真、真的么?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那当然,让女孩子流泪可不符合我的美学,”小男孩很是臭屁拉了拉自己的那小小的领结,对着那个小女孩认真的说,“毕竟,我是全米花市最有道德底线的花花公子嘛!”

    =======================================================================

    “砰!”

    鹰矢突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将站在一旁的成实和君惠都吓了一大跳。

    “德叔!”

    这一声呼唤,让刚要踏出房门的德叔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他回过头来,看向了那一双眼睛。

    迷雾已经消散,被遮盖的光芒再度显现,一如既往的锐利,自信,坚定。

    “帮我备车!不,直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