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柯南之夜翼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话、豪华游轮杀人事件(一)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话、豪华游轮杀人事件(一)

 热门推荐:
    下水道。

    古老的灯泡色彩有些焦黄,映照之下,这空洞的下水道更是压抑的难受。

    羽柴慎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掏出手帕,轻轻地掩住了自己的口鼻。

    就算米花町的下水道再怎么空旷和干净,却依然免不了弥散着一股潮湿和腐坏的味道。

    尤其是,在混杂上了某种两栖生物身上那令人作呕的粘液的味道的时候……

    “老板,就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厚重而沉闷的声音在前头传来,让羽柴慎二回过了神。

    那是一个身高两米左右的壮汉,身材魁梧,气势惊人,身上还穿着一件奇怪的甲胄,外面布满了血红色的管路,就像是外置的血管一般,看起来狰狞又凶恶。

    不过,这还不是最引人注目的。要说是最吸引眼球的,应该还是他头上那个可怕的面具。

    那是一个泛着金属光泽的,黑中带红的牛头面具。

    冷硬的双角闪着令人生疼的锐利,赤红的双眼透出令人战栗的暴虐。

    仿佛下一秒,就会突然暴起,将眼前之人掰成两半,踏成肉泥一般。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间凶兽,在羽柴慎二的面前却依然毕恭毕敬的,甘愿俯下魁梧的身躯。

    “恩。”羽柴慎二只是皱着眉头,微微点了下头。

    即使不用他说,他也已经察觉了,因为那股令人作呕的气味越发的浓厚了。

    顺着那人的目光望去,在墙壁和天花板缺失的那一角,碎石堆之中,夹杂着一堆碎肉般的东西。

    “那就是所有剩下的么?”

    看着那一团由血液,粘液和肉块黏黏的缠绕在一切的东西,羽柴慎二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恩,美代子说她就是在这里压扁了那只青蛙。而我搬开石头后,也的确发现了这些。”壮硕的牛头人点了点头,指了指那边的那一堆碎肉,“但是,有件事情却很奇怪……”

    “没有骨头。”羽柴慎二只是看了那边令人作呕的混合物一眼,便瞧出了端倪。

    事实上,不仅是没有骨头,就连总量也对不上。如果那只青蛙真的如美代子所说被她压成了肉饼的话,那也应该不只有眼前的这么一点碎肉才对。

    “是的老板,”牛头人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将一旁的石块拨开,“所以,我们找到了这个。”

    伴随着石块的移动,下水道的地面上露出了一个半米左右的洞口,依稀可以听到潺潺的水声。

    而在那个洞口的上方,则是覆盖着一层粘粘的物质,看起来像是皮肤的一部分,隐约还能够见到附着在上面的血液和肉块,看起来无比的恶心。

    “这是,蜕皮了么?”看着那附着在洞口附近的皮肤,羽柴慎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融合了蛇的能力……之前在实验室的时候都没有发现,这只该死的蛤蟆,居然还有这样的能力?”

    “或许,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吧,在危险的刺激下激发出的本能。”牛头人不由得蹲下了什么,伸手捏起了那块皮肤的残留物,看着上面黏着着的碎肉,如是的说,“如果是早就用过的话,蜕皮应该不会这么不完全才对,残留下这么多的结缔组织……”

    “这只死蛤蟆,命倒是真的硬!”

    羽柴慎二不由得冷哼一声,显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是很满意,他要的是那只蛤蟆出现在他的眼前,无论死活。但是眼下,无论死活他都没有看到,只留下这么一张皮,和一个半米左右的大洞。

    如果这洞下是砂石,那羽柴慎二肯定会让壮汉下去追寻他。但是遗憾的是,这下面是潺潺的流水。米花町地处临海,起码有一半的下水道都是直接通向大海的,其中自然也包括这一条。所以,如果他死了就最好,尸体迟早漂浮在近海之上。但是如果他没死,那找起来可不容易了。

    真是遗憾啊,实验室里没有人有鲨鱼那般追踪血腥气味的能力啊……

    “美代子呢?”羽柴慎二长长的哼了一口气,然后这才问起他那个家伙的去向。

    “啊,她用试管采集了一些那只青蛙留下的组织之后,就先回实验室去了。说是想要在老板您来之前看看能不能在他的血液和组织之中找出一些信息来,看看他曾经去过哪里。”

    牛头人壮汉将手上的组织放下,然后在一旁的碎石上面抹了一把满是血腥的手。

    “哼,跑的倒是挺快!”羽柴慎二不由得冷笑一声,“看来她也知道自己没有完成任务啊!”

    “没办法老板,她想走的话,我是没有办法拦得住的。”牛头人壮汉耸了耸肩。

    “算了,让实验室的后勤部过来把这些东西打扫干净吧。”羽柴慎二看了地上的血肉一眼,如是的说,“虽说是个突变的残次品,但是或许正因为如此,才更有研究的价值。”

    “除了尸体之外,难得有这么多的研究素材,博士他们大概会很高兴的吧。”

    牛头人环视了一下地上留下的那些东西,不由得如是的说。

    “高兴也好难过也罢,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我只注重结果。”

    而就在羽柴慎二这么说着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起了起来。

    他将手机从怀中取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微微皱起了眉头。

    “美代子?我希望你这次打给我是真的有好的消息。”羽柴慎二的语气并不是很好。

    “虽然我也很想给BOSS您带来好消息,只不过可能要让您失望了,这消息实在不怎么好。”

    电话那头的声音难得的没有了往日里的诱惑和娇媚,变得正经了起来,正经到让人眉头紧皱。

    “发生了什么事?”羽柴慎二的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BOSS,实验室被人入侵了!”

    “什么?!”

    =======================================================================

    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所有的一切都美得不像话。

    这个无人的小岛上,天地仿佛都被隔出了这么别出心裁的一块,在喧嚣中遗世独立。

    如果这一切要是真的……那该多好啊……

    坐在锈迹斑斑的椅子上,看着周围那廉价而荒凉的风景,柯南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果然,就不该相信叔叔的手气……

    什么“两天两夜豪华游”啊!什么“尽情的体验海岛的风情”啊!根本就是消费欺诈嘛!

    看着自己所处的这个用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够将一圈绕完的小土丘,柯南无力的垂下了头。

    他真傻,真的。

    他为什么会对这样抽奖送出的旅行产生期待?甚至还产生了能或许能跟去夏威夷岛时一样的感觉呢?柯南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太久没有见到爸爸和妈妈了么?

    自从他变小之后已经过去了很久(天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这段时间,他都没有跟他远在国外的父母联系。一是因为那对恩爱的神仙眷侣整天满世界的到处乱跑,基本也没什么空理他。二呢,则是因为,说实在的,这件事情他也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怎么跟自己的父母说……

    他倒是不觉得他们会不相信自己变小的事情,毕竟在怎么没见面,自己的娃,自己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啊。但是,就像是如阿笠博士所说的那般,知道自己变小的人越少越好,即使是爸爸妈妈,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将他们拖入危险之中。所以,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联系过他们。虽然他很清楚总有一天他们会觉察到,但是他就是希望,那一天能够迟一点到来……

    “怎么了柯南?”就在这个时候,小兰忽然走到了他的边上,坐在了他的身旁。

    “没什么啊小兰姐姐,我只是有些走累了而已。”柯南不由得抬起头来冲着她笑了笑。

    “是啊,这个地方真的是太偏僻了,居然连最基本的交通工具都没有……”

    小兰也是有些无语,一开始她去领奖券的时候对方可不是这么说的啊。荒芜不说,而且,说好的风景宜人,到头来居然只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除了大海之外什么都没有……

    “对了,毛利叔叔呢?”柯南不由得好奇的问。

    “她啊,看到刚刚那边有家便利店,应该是去买烟了吧?”小兰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呵呵,真是难为这样的地方居然还有烟可以卖了……】

    柯南的嘴角微微抽了抽,露出了一丝无言以对的表情。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风吹过,一个黑影随风而起,直直的盖在了柯南的脸上。

    “啪!”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柯南直直的被盖了个一脸懵逼。

    “呀,柯南,你还好吧?”一旁的小兰见状,连忙伸手将盖在他脸上的那张报纸给取了下来。

    “唔,我没事……是报纸么?”柯南扶了扶那被报纸打歪的眼镜,看向了小兰手中的东西。

    “是啊,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报纸呢,哦,还是昨天的?”

    小兰不由得讶然,在这个连自行车都没有一辆的小岛上,报纸的送递倒是很及时嘛!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柯南不由得伸手去拿,他现在真的是无聊透了,有张报纸看看也好。

    看报纸其实蛮有意思的,毕竟,看报纸可以了解整个城市里发生了什么,说不定也能发现点事件的线索啊之类的,毕竟他新某人曾经也是通过看报纸就破获过一起杀人案的人……咦?

    就在柯南抱着这样的想法看报纸的时候,却意外地真的看到了一张让他熟悉的图片。

    “这个,这个不是鹰矢……唔,哥哥的车么?”

    柯南指着报纸的一角,那一则交通事故的报道上附在后面的图片,惊讶的对着小兰说。

    他对鹰矢那辆骚包的限量版阿斯顿马丁还是印象蛮深刻的,毕竟在整个米花市,像他这么开着这种骚包的车招摇过市的人也不多。更何况,那天晚上才刚刚见他开过。

    “啊,真的啊,”小兰不由得凑了上来,“之前只是听园子说鹰矢出了车祸,原来是真的啊!”

    图片上,鹰矢的那辆拉风的阿斯顿马丁已经变形的十分严重,在地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痕迹。

    “诶?鹰矢哥哥出车祸了?”柯南不由得惊愕的张大了嘴巴,“那他人没事吧?”

    “没事啊,第二天看他还完全像个没事人一样的跟园子在那边打情骂俏呢!”似乎是想起了那天早上的事情,小兰很是无语的说,“所以我还以为只是个小车祸呢,没想到看起来还挺严重的!”

    【这不是看起来严不严重的问题啊,小兰……】

    听到小兰的说法,柯南并没有舒了一口气的感觉,反而更加的凝重了。

    就算是发生在高速公路上的车祸,也很少有肇事车辆和被撞车辆之间的距离隔开这么远的……

    因为,一般发生车祸的瞬间,人总会是本能的踩死刹车,以降低车速。而撞击时的车速,就决定了撞击时能够产生多大的动量,从而造成多大的伤害。

    米花町市区街道的限速在六十码,如果是狭窄道路或者是住宅区的话,速度可能要进一步下降。所以,就算是在路口因为视线受限而来不及刹车,也绝对不可能将别人的车撞出这么远的!

    除非……他根本没有踩刹车!甚至于,还加速了!

    虽然说这种错误新手司机有可能犯,但是如果是新手司机,绝对没有能力和那个意志力,在撞了人之后,还能够这么安逸的厉害现场,不留下一点痕迹的!

    所以,这根本就不是一起交通事故,而是人为刻意制造的事件!

    但是,是为了什么呢?是针对羽柴家?还是针对……那位黑色骑士?

    柯南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同时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了一股怨气。

    这个混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居然还是从小兰那边知道的!再怎么说也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啊,昨天自己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居然连提都没提一下!干嘛,信不过他么?

    这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让柯南十分不爽,同时也更加的确认,这起事件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所以,以至于鹰矢慎重到只是以事故为由头跟园子他们解释,没有透露具体的分毫。

    看样子,下次还得好好地问问他啊……

    “轰~轰~轰~轰~轰~”

    就在柯南这么想着的时候,一阵连续的,嘈杂的,像是轰鸣声一样的声音传入了两人的耳朵。

    “什么声音啊?”小兰不由得好奇的抬起头了,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是……直升机!”

    早在夏威夷和他老爸学过开直升机的柯南自然对这个声音不会陌生的,自然一下子就听出了声音的来源。但是,他也不由得好奇的抬起了头,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

    毕竟,在米花市,除开一些拥有私人直升机的有钱人之外,剩下的不是警察就是电视台了。柯南也很好奇,究竟是哪一路的人马会把直升机开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然而,当柯南和小兰抬起头来的时候,却不由得傻了眼。

    那并不是警察或者电视台的直升机,也不是什么不认识的财团,相反,他们还熟的很……

    因为,看到那架直升机上写着的那个大大的“H”就知道了……

    在米花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自家的交通工具上写上这个字母的,也就只此一家了。

    Hashiba——羽柴集团。

    “羽柴集团的人跑到海岛边上来干什么,准备开发海岛旅游区么?”

    看着轰鸣的直升机从自己的头上飞过,小兰不由得好奇的说。

    “或许吧……”柯南不由得抽了抽自己的嘴角。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预感,刚刚搭乘着直升机在自己头顶飞过的,绝对是那个家伙……

    就像上次去月影岛的时候一样,虽然他没有亲眼看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种感觉!

    这小子又干嘛去了?正事?可能性不大,这么大张旗鼓的……怕不是又是找女孩子去了,看这这么霸道的架势,说不定还会像上次成实医生一样直接讲人家带回来……这该死的现充!

    看着逐渐离去的直升机,柯南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十分酸臭的的猜想道。

    ====================================================================

    “嘶!”鹰矢没由来的突然抖了一下。

    “怎么了少爷?”那突然惊醒一般的模样,让正在驾驶直升机的德叔不由得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鹰矢推了推厚重的耳罩,面色古怪的坐正了姿势,“总感觉刚刚一瞬间好像一股恶寒从脊背涌了上来,总觉得好像一副被什么人扒光了似的……”

    “……”德叔沉默着看了他一眼,“少爷,您认真的?”

    “别用那关怀智障的眼神看着我!”鹰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刚才绝对是某人在诽谤我!”

    “哦,那会是谁呢?”

    “不知道,不过多半是某个侦探小鬼!”鹰矢不由得啧了一口。

    虽然这感觉来的虚无缥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莫名的肯定,就像是心灵感应一般。

    妈的,这么GAYGAY的心灵感应,老子才不想要!

    鹰矢不由得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然后转过头去,看了看玻璃窗外的海岛。

    “德叔,还要多久才能到籏本岛?”

    “唔,大概前面就是了,”看了一眼飞行里程,老管家不由得如是的说,“不过我们已经花了不少功夫,距离婚礼开始恐怕没多少时间了。到了籏本岛之后,您准备怎么做呢,少爷?”

    “能怎么做……”鹰矢将自己的安全带解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既然都决定来这里了,那也没有什么后路可选了。我不会让她流着泪嫁给别人,这是我作为一个花花公子,最后的底线。”

    其实鹰矢一直觉得自己算挺正派了,以他的身份,想得个米花种马或者人形自走炮的称呼还是蛮容易的。但是他却没有办法那么肆意的玩弄的别人的感情,因为他不愿看到女孩子流泪,就跟他不愿看到别人死在他眼前一样,像是一种严重的心理疾病,仿佛从出生开始就刻在了灵魂里。

    所以,不管是为了夏江也好,出于私心也罢,在看到那张被泪水浸湿的请帖开始,这场婚礼,鹰矢就已经决定将其搅黄了!所以抱歉了新郎官,接下来要破坏了你人生最美好的日子,但是你放心,我已经带了一顶帽子过来,准备送给你作为补偿。小小心意,还请笑纳啊!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

    阳光明媚,宛如一层金沙,倾倒在草地上,为这个清冷的会场,平添了一丝奢侈的温暖。

    微咸的海风吹起了夏江无暇的裙摆,那一头温柔美丽的也随着头纱一起摇曳。

    在这片翠绿的草地上,在孩子们的簇拥中,她宛如童话里的公主,是那样的梦幻和美丽。

    然而她的脸上却并没有笑容,在今天这个本应该大喜的日子里。就像她明明身着这辈子最美丽的衣裳,但是站在道路的尽头,即将牵起她手的,却不是在小时候对她许下过诺言的人。

    这场婚礼宛如一场完全没有准备好的演出,灯光没有就位,道具散落一地,宿醉的编剧完全忘记了自己笔下角色的定位,随着名为时间的报幕员一声令下,就让连装都没有化好的演员们匆匆忙忙的站到了这个舞台之上。于是,配角跑到前台来成了主角,而主角,却被群演所挤散,隐没在了角落的阴影之中,让女主人公在错位的灯光下再也看不到他的脸……

    夏江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向着大海的方向,目光像是插上了翅膀,随着飞鸟一起,飞去那个人的身旁。就算是反抗也好,就算是接受也罢,她也只是想最后再见那人一眼。或许,只要见到他,她也就能够彻底的坚定了自己的这颗心,究竟是跟着他走,还是就这样嫁给眼前的人。

    凭心而论,小武对她确实是很不错的,或许的确能成为一个好丈夫。在被爷爷和姐姐他们逼迫的期间,她也不是没有想过,或许是时候该长大,该放弃儿时那天真的梦想,嫁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就这么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

    毕竟,梦想仅是梦想,但是生活,却不只是生活……

    但是,这样就好了么?

    那一刻,心仿佛狠狠地扭曲了一下,让她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那个,夏江……”

    一声轻呼,终于让她默默地收回了目光,所有的明媚都在期盼中消耗殆尽,只留下一丝黯然。

    “什么事,一郎?”夏江不着痕迹的抹了一下眼角,然后看向了眼前的男人。

    这个看上去有些懦弱,阴沉,但是却对她很好,在家族里也是为数不多在乎她感受的弟弟。

    “那个,夏江,我……”

    男人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没能说出口。

    “一郎,你没事吧?”夏江不由得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今天的他似乎有些奇怪。

    “没、没事……婚纱很漂亮,还有,恭、恭喜……”

    说完这样的话,他转身就跑了,连夏江一句违心的“谢谢”都还没说完。

    虽然感觉有些疑惑,但是夏江也没去深究,因为她现在,也没有那个心情。

    “夏江小姐,司仪让您准备准备,要走红地毯了。”

    “恩。”夏江点了点头,像个提线的木偶,机械而生硬。

    他……大概是不会来了吧……

    明明他之前就已经拒绝过自己了……为什么,还会抱有那么一丝的期待呢?

    童年的约定,果然,抵不过时间的流沙么……

    夏江不由得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准备抬步迈上那个象征着长大成人的红地毯。

    “轰~轰~轰~轰~轰~”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嘈杂的轰鸣声却突然破坏了这份欢愉的宁静。

    所有的人都不由得愣愣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天上,那忽然闯入的不速之客。

    巨大的气浪卷的依依青草不停地舞动,就像是小小的观众们,在欢呼,迎接着到来的人。

    “夏江!”

    夹在轰鸣的螺旋桨声中,那声呼喊不算太响,但是却清晰而坚定地传入了她的耳朵。

    “我来了!”

    那一刻,她不由得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看向了天空。

    一如她梦中的场景般,蔚蓝的天空下,少年拉着安全上站在打开的舱门前,带着一如记忆中那般温暖的笑容,朝着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不知是这画面太美,还是这泪水太重,竟是不听她的指挥,就这么擅自的顺着她的脸颊流下。

    “别哭啊,我说过,我心脏不太好。”

    对,对啊,小的时候,你也是这样说的,哄我开心,让我笑。但是,这一次,为什么呢?

    夏江想要笑,泪水却先一步占据了她那美丽的容颜。

    温暖过懵懂之年,惊艳过青葱岁月,时间它没有说谎,终将你带到我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