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峰峦无限 > 正文 第九十章 手撕鬼子
    第九十章手撕鬼子

    “杀了他!”

    李客州话音未落,一声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森寒就从桐敷正志郎身旁响起,那小小的女孩,此时看上去非但没有半点萝莉的可爱,反而如地狱中爬出的恶鬼,腥红的瞳孔仿佛能滴下血来,尖利的獠牙已经露出唇外,声音凄厉而阴狠。

    “是!”齐刷刷的应命声中,辰己一马当先冲了上来,和服女子紧随其后,两者身上那死气沉沉的气血再一次激荡起来。

    面对两个属性面板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甚至还有类似于不死之身的敌人,李客州狂笑一声,口鼻间蒸汽喷吐,眉宇间满是暴戾,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几乎是两人起步的同时,就像是一头扑食的饿虎一样扑出。

    而辰己两人更是全身血腥味大作,就连两人的脚下的地砖都仿佛被染血一样,踏步冲锋间,杀意凛然。

    三者交锋的刹那,李客州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足重重的踏地,全身肌肉仿佛充了气一样膨胀起来,骨骼都因为韧带的牵扯而最大限度的拉扯开来,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李客州本来就逼近两米的个头猛地往上暴涨了一大截,连带着原本还算宽松的上衣直接绷成了一件紧身衣!

    尤其是胸膛上那两块结实肥壮到堪比中年妇女胸脯一样的肌肉,更是像两块坚硬的花岗岩一样。

    “滚开!”李客州喉咙中如闷雷一样的吼声响起,滚滚的咆哮响彻整个城堡,下一秒,那厚实到可怕的肩膀就带着全身的力道猛地一侧,完美的将身体中凝练成一股的力道从脚后跟一路拔上来,经过腰胯的扭转加速,合全身之力向前方靠了过去!

    同时,在碰撞的前一瞬间,李客州竭尽全力的鼓荡着自己的气血,极力膨胀着自己的肌肉,每一寸皮肤都被撑的几乎裂开,力求最大程度的提升着自己身躯的强度,这是最简单的横练功夫,也是横练武学最核心本质的精华。

    横练靠的就是那一股反震,依靠自己远超对方的身体强度发出的反震。

    就像普通人是对墙拼命打拳一样,用力越大,反震越强,断裂的,永远是自己的手骨,而不是墙壁,甚至这种反震对于墙壁来说,连反击都不是,完全就是相互强度差距之间最简单的力的相互作用。

    辰己和和服女子在碰撞的瞬间,就像是被车撞到一样,连丝毫的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狠狠的撞飞了出去,李客州合身一撞的姿势,在内里是最根基的横练,但外形完全就是八极中的贴山靠。

    作为在华夏武学中数一数二的硬功,这刚猛无铸的一招取的就是撼山山倾倒,撞水河改道的意境,鼓足了力道,配合他此时踏入暗劲后夸张到离谱的高效发力技巧,可以说是横练功夫中最猛的一个招式!

    两人完全没有想到李客州竟然能在一瞬间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道,猝不及防下,纵然辰己成功的一脚踢在李客州脸上,将他踢的耳鸣不休,但却也让李客州将他俩撞飞了出去。

    紧着着,李客州这一下铁山靠的余势不消,就像是一辆油门轰到底的卡车一样,接着向前方的桐敷千鹤等三人一口气撞了过去。

    虽然没有正式和桐敷千鹤、粉色西装男搭手,但刚刚和那个偷袭者的一番短暂交锋,或者说他对偷袭者的单方面殴打,已经让他知道,相比起一身气血死气沉沉的辰己和和服女子,桐敷千鹤三人那死人一样毫无起伏的气血波动虽然感觉着唬人。

    但实际上,这几位的实力却和正常人类相差不大,充其量就是人类的极限水平,对于在场战斗的这一帮子,包括他自己在内的非人来说,实力可以说已经是非常低了。

    反应速度和战斗能力也相对薄弱,就像是桐敷千鹤刚刚对自己开的那一串枪,如果那枪放在幻想手里,李客州想都不用想,都知道自己此时绝对是凉了,。

    但桐敷千鹤打光了一弹夹的子弹,却愣是没打中自己,这个枪法和计算能力,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着实是菜了点。

    而且这帮子家伙貌似是一时半会儿锤不死的,没见刚刚那个偷袭者的脑袋都快被自己锤成饼了,桐敷千鹤更是整个人就差能放进锅里当肉馅了,这都能恢复过来,。

    所以,先找辰己两人打,绝对不是好主意,但又没办法在这么多‘人’的阻碍下,接近那个地位很高的小女孩,所以,李客州自然的将攻击目标锁定在了在他的感官中最弱的三人身上。

    “轰隆!”一声巨响,被李客州正面撞在身上的偷袭者正脸还好,但后背的衣服却像是身体中埋了一个炸弹一样,轰然炸裂。

    大蓬的血浆带着脏器碎片稀里哗啦的就喷溅出去,简直就像是街边上的消防栓被撞裂一样,满天血浆!

    脊梁骨更是被李客州撞的爆碎,就像是脊椎从后背上挤出来一道巨大而狰狞的口子一样,一节节的脊柱被硬生生崩开,连着从前胸撞碎的大量骨头。

    就像是一场倾盆而下的血雨一样,呈喷射状,从他的身体为基点,涂满了一个半径接近10米的巨大扇形!

    什么肠子肚子,心肝脾肺肾,内脏几乎被撞成肉糜,场面惨烈的简直无以复加,几乎就是在人腔子里塞一个手雷引爆一样可怕!

    这个被李客州直接将脑袋按进大地里拍碎之后都能恢复过来的偷袭者,直接被李客州撞的散了架!

    一击!毙命!

    而李客州这一撞之后,压根就没看自己造成的后果,反手一掌就按向了呆呆的站在一旁的粉色西装男的左肩,。

    按理说这么好的机会,几乎九成九的武师都会选择轰击对方的心口,达到一击致命的目的,但李客州实在是被这帮子‘非人类’的可怕生命力,或者说高速的恢复能力搞的有点心虚。

    无论是刚开始将辰己几乎打穿的那一下,还是后续那些堪称刑罚的攻势,放在人类身上,早都死透了,但这些家伙的恢复能力着实离谱,到现在一个两个的都活蹦乱跳,若不是条件不允许,他其实更想将那个被自己撞碎了的家伙脑袋也拧下来。

    所以李客州选择了一个最残忍的办法!也是国术中最极端的手段!甚至比这一发利用暗劲而将力道最大程度的加载在被攻击者身体内部的铁山靠还要残酷的手段!

    本来起手的时候他还有点犹豫,但一想起刚刚自己都快把桐敷千鹤砸扁了都能在几分钟之内恢复过来的能力,顿时没了心理压力。

    这些都是披着人皮的怪物!

    武师一贯秉承的信念,完全和这些怪物没有任何交集!

    而他选择的对象也很巧妙,在这剩下的两个目标中,桐敷千鹤的实力他虽然没有直接和这个漂亮到让人第一时间就想起狐狸精的女人有正面的交手,但那一沙发和一脚不是白揍的,。

    大致已经将这个女人的实力划分到最菜的哪一个档次了,所以,虽然这个穿着骚气的粉色西装男的实力未知,但是相比起已经被他锤了一顿的桐敷千鹤来,还是早早的趁着对方被自己刚刚那以及狂野的铁山靠给唬住的机会,直接除掉为好,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个骚气的男人。

    面对李客州突如其来的攻击,粉色西装男脸上顿时露出惊恐的神色,竭尽全力的移动着身体,同时两只手也试图提起来防御,但暗劲大师的动作何止是动如脱兔,完全就是迅若奔雷,电光石火间,那只手掌就完全摊开,五指如老虎钳,一把就按在了对方的肩胛骨上,接着,李客州五指猛地一抠,脚下不停,身体如狂风一样从对方身侧掠过,接着全身凝练到极限的那一股劲力爆发,直透五指。

    “嘿啊!”

    “嘶啦!”

    “啊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里,李客州拎着一截血淋淋的臂膀,停下了脚步,感受着手里那完全没任何动静,冰凉如死人的手臂,疑惑的皱了皱眉头,按理说,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它的动作是通过神经来进行连带的,那么就一定会有神经的抽搐,而这条手臂此时却一点动静没有,真的就像是死人的手臂一样,而且那种仿佛从骨头缝里传递出来的冰凉,让他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这条手臂,竟然真的是‘死’的!

    “原来。。还真的是‘死人’啊,怪不得没有气血波动。。。”嘴里嘟哝着,李客州还是有点不放心,就怕这家伙过一会儿将这条手臂捡回去之后往肩膀上一按,要是真的长回去了,那可就真的恶心人了。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看了个方向,一把就将这条手臂像是丢回旋镖一样,远远的从黑漆漆的窗户洞里丢了出去,清脆的玻璃碎裂声中,这条手臂瞬间就消失在黑暗里,李客州这下也当中用了大力气,竟然连落地的声音都听不到,显然,丢的远的不能再远了。。。

    李客州这一连串的动作,先是铁山靠将人撞散了架,接着又是一个生撕手臂,这般残忍的手段简直挑战屋子里所有人的想象力。

    虽然有桐敷正志郎这个被李客州一掌把大半个肩头手臂直接拍碎了的‘珠玉’在前,但相比起桐敷正志郎那个挨了一下就躺在地上挺尸的,像活人多过像死人的桐敷正志郎,这个没有气血波动,不会呼吸的偷袭者才是他们的‘同类’!

    就像是人类畏惧坟地和死者一样,高等智慧生命之间,同类的惨状,最能激起心灵层面的恐惧。

    一直到李客州将这条手臂扔出去,这帮子‘非人’才反应过来,而距离偷袭者最近,几乎是第一时间直面了这场惨剧的桐敷千鹤,更是惊恐的张大了嘴巴,那红润的樱唇张大到极限,嘴里的细长的獠牙清晰可见。

    “原来。。还真的能拆掉啊!”李客州心里暗道,身形已经再次冲出,这时候,其他的‘非人’顿时暴怒了!

    “住手!”

    “停下!”

    “去死吧!”

    “牙买得!”

    李客州魁梧的身躯轻灵的一个纵跃轻松的就冲到了试图要逃跑的粉色西装男面前,在李客州看来,这个男人的战斗意志委实太过薄弱,实在是让他有些不屑只余也感到不可思议,在他想来,若是自己拥有了这种近乎于不死的强大恢复能力,就算是面对刀山火海阎罗殿都不带畏惧的,定然是要血战到死,反正自己恢复能力强盛,只要不死,必然会取得胜利,怎么可能被这么点‘小场面’吓的倒退,简直是丢‘非人’的脸!。

    不过话说回来,除了那些正儿八经常常面临生死搏杀的战士外,能近距离目睹同类被轰到散架,自己也被撕下来一条手臂的情况下,还敢拼命的人,不是真的勇士就是真的疯子,但显然,这个粉色的西装男就像是他的卖相一样,还在正常人的范畴。。。。

    他完全吓破了胆子,

    李客州冷笑,故技重施就按向他的另一侧手臂,在一连串的叫喊声里,他旁若无人的一按,五指一紧,一扣,一拉。

    “嘶啦!”血肉和布帛撕裂的声音如此刺耳,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腥气,一条手臂,再次落入李客州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