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峰峦无限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击杀不死人(上)
    第九十二章击杀不死人(上)

    “哼!”和服女子闷哼一声,额头上顿时浮出一层细密的细汗,李客州在拍砸歪了她的刀之后,借着她前冲的那一下,竟然一脚前迈,直接卡在了她的右脚上,接着,她就感到,自己小腿一阵生疼。

    “咔嚓!”清脆的断裂声响起。

    只见李客州愣是一脚插在对方腿弯下,冲着自己歪斜来不及调整姿势的胫骨狠狠一别,凭借着和服女子自身的体重和前冲的动能,硬生生别断了她的小腿骨。

    她的身体在惯性下依旧向前方摔去,迎接她的,就是一只筋肉虬结的铁拳!

    李客州的拳头在她眼里忽然浮现出了一层通红的色泽,就像是在炼钢炉里被烧的通红,甚至还带着点透明感的钢铁一样,上面仿佛还有蒸汽在腾腾升起,她不知道,那是一个人讲全身的血气激荡到一处时自然而然产生的异相。

    拳未至,势先到!无可抵挡!摧枯拉朽!

    几乎是本能的,面对李客州的这一拳,她尖声凄厉的嚎叫起来,那种仿佛再一次面临死亡的恐惧感,如潮水一样席卷了她的全身,甚至连手里的钢刀都来不及抓稳,她知道,在她的呼唤下,和她一起共同生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同类会第一时间赶来将她救出绝境,一如大家彼此相互扶持多年,走过的那些风雨一样!

    就像她在漫长的岁月中从未让同伴们失望过一样,她的同伴,从未辜负这份信任!

    “住手!”本来被吓的瘫软在地的桐敷千鹤手脚并用的扑了上来,那张姣好的面容此时已经带着无边的凄惶,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诱人气息的女人,这一刻心里早就被难以诉说的莫大恐惧充满。

    李客州的手段太过凶残,也太过可怕,造成的结果也太过震撼。

    那刚猛无匹的姿态和彪炳凶悍的气焰,以无可抵挡的力量和将它们的无尽的生命瞬间夺走的绝望,同类死在面前的惊吓,近距离的看到肢体被撕扯的畏惧,以及自己被砸成肉饼的痛楚,混合成一股无边的恐怖,席卷她的全身。

    但可谓悠久的生命历程里所形成的条件反射一样的不是本能,却比本能更强烈的习惯,让她在同伴的尖叫声中第一时间下意识的扑了上去。

    “呵呵呵呵。。。”李客州低沉的笑声陡然在耳畔响起,还在尖叫的和服女子浑身陡然一僵,看着李客州咧开的大嘴,她心头瞬间闪过一道明悟。

    他的目标,不是我。。。

    “千鹤!!!不要啊!!”

    凄绝的叫声在桐敷千鹤做出扑击的动作后一同响起,桐敷千鹤浑身一颤,一种宛若天灾末日到来的惊怖感就轰然降临,仿佛大地下死亡的阴影,瞬间笼罩了她的灵魂!

    “噗嗤!”

    酥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桐敷千鹤的身体僵立在原地,她还带着几分迷茫的眼神缓缓的移动,先是看到李客州岩石一样厚重结实的胸肌,接着她的目光顺着肌肉的纹路漫延,一条爬满青筋的手臂出现在视野里,那条手臂那么粗,尤其是上臂部分,甚至比她修长的大腿还要粗,那条手臂一路向下,也渐渐的变细,筋骨的纹理转过一个弯,最终,她看到了她引以为傲的胸脯,依旧那么大,那么白,中间那条引人犯罪的沟壑依旧散发着惊人魅力。。。但是。。为什么这条手臂会消失在自己胸脯中啊。。。。

    忽然,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桐敷千鹤大大的眼睛里忽然升腾起一层水雾,薄薄的泪,如蒙蒙的纱,在那轰然爆发的撕心裂肺的痛楚中,她的瞳孔忽然晃动起来,接着那晃动变成的颤抖传遍了全身。

    火一样的红唇像是一条被抛上岸的鱼般轻轻的张合,眼里混合的痛苦、绝望、悲伤、哀求、凄凉,无数种哀婉的眼神将主人的情绪表达的纤毫毕现。

    “救。。愿意。。求求。。。我。。。不要。。。好疼。。”微弱如刚出生的猫儿一样的声音,轻轻的颤抖着,却无法连贯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李客州冷冷的看着她,看着她那细柳一样的眉,哀怨的眼,光洁的容颜和精致的五官,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波动,即使是这般的人间尤物,也没有让他有任何的动容。

    那巨大的拳头,一拳,从她的肋骨下方穿破细腻洁白的肌肤,穿破触感柔美的血肉,深深的埋进了她纤细的身躯中,力量的绝对压制使得她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相对脆弱的身躯,真的如纸片一样,轻而易举的就被李客州打穿!

    李客州的手臂直接从桐敷千鹤的上腹部向内部一路向上伸了进去,说实话,在击穿桐敷千鹤的身躯的刹那,那冰凉粘稠的血液以及滑腻的内脏器官在他裸露的手臂上划过的触感让他不由的打了个激灵。

    但就在他手臂从肋骨下挖掏到桐敷千鹤胸腔内部,也就是心脏部位的瞬间,李客州脸上闪过一道清晰的惊愕。

    桐敷千鹤的躯体内部很凉,或许是因为本身就偏向于死灵更多的缘故,她的体温就是空气的温度,甚至内部的温度更加寒冷,而在这一片冰凉中,李客州的拳头竟然贴到了一个正在散发着一丝暖意的器官。

    一下,一下,又一下,那在一片属于死人的冰冷体温中,带着一丝温热不断收缩膨胀的器官,那是,心脏!

    “原来。。。是这样啊。。。”李客州在碰到那散发着一丝热气的心脏后,顿时想起了西方传说中的一种黑暗生物,再联想起这帮子家伙那纤长的犬齿和传说中无一二置的强大恢复能力,以及清水惠明显死于大量失血的状态后,他哦了一声。

    “原来你们是吸血鬼啊。。。我说那个丫头咋是干死的。。。”

    说完,李客州忽然狞笑一声:“不是说吸血鬼的弱点在心脏吗?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紧接着,他做出了一个完美契合他之前残暴行为的动作。

    手臂直直的伸起,连带着手臂上的女人立刻被撑的双脚离地,她无力的挣扎一下,细长的手指紧紧的扣在李客州粗壮的胳膊上,几乎在李客州伸手握住她心脏的瞬间,这个美丽的女人就意识到了李客州即将要采取的手段。

    “不要。。求求你。。不要。。”

    淋漓的血从腹腔的大洞中向外喷涌,她被高高的撑在高处,饱满的胸膛在内部立柱一样的手臂的支撑中挺起一个惊人的弧度。

    铁钳一样的五指就在桐敷千鹤绝望的眼神中,紧紧的扣在那枚心脏上,狠狠的捏拢。

    “噗嗤”一声轻响。

    她浑身一颤,嘴巴大大的张开,张开到极限的瞬间,猛地一低头,挣扎的力道瞬间消散殆尽,玫瑰色的唇和艳红的瞳孔,一瞬间都苍白了下去。

    她死了。。。

    李客州心里泛起一道明悟,支撑对方活动,或者说让对方最起码看起来和活人一样行动的那一丝生机,其实就蕴藏在心脏中。

    无论是非人的恢复能力,还是让他们这副死人之躯活动起来的能力,都是那一丝生机赋予的,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理,但既然连因果掠夺之门这种横跨诸天,掠夺万千世界的东西都存在,那么,吸血鬼这种玩意,也不足为奇了。

    “原来毁了心就能弄死了啊。。。”他看着桐敷千鹤在他手上飞快变的僵硬的容颜,转过身:“来。。现在小怪都杀完了,该你俩了。。。”

    一手丢开桐敷千鹤已经正儿八经死透了的躯体,看着从远处缓缓走来的辰己和站起身的和服女子,扭动一下脖子。

    “比起刚刚弄死的那几个就比普通人强一点的家伙。。。你俩才能算得上黑暗生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