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午夜尸递 > 正文 第七章 尸鸣
    6恐怖人影

    我摸索着朝着前面继续前行,几乎是摸着每一根竹子行走。过了不知道多久,眼前豁然开朗,一条开阔的石阶出现。终于再次到了这熟悉的台阶上,而前面就是那个急转弯,只要拐过这弯头,就能看到那朱红色的破庙了。

    我的身体几乎是从这些竹林中夹出去的,当我站在那洁白的台阶上,任凭雨水落在发丝间。回头看去,原来那竹林已经密集到根本不能正常通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那条小径上偏离,都是天黑惹的祸。出门也太过于匆忙,居然没有带出一个手电筒。

    朝着那阶梯上跑动,越来越接近了那荒芜的破庙。陡然的,一抹警兆从心头升起,我的眼皮都是一跳,似乎这地方充满了某种可怕的东西。

    拐过了弯道,破庙再次映入眼帘。但是一下子我僵持在原地,因为那破庙中居然有灯火,而且还有人影摇动。这天都黑了,虽然说是下雨的缘故,怎么说也晚上八点多,这人迹罕至的破庙里居然有人?

    难道那警兆就是应在了这里?一边想着,一边悄悄朝着破庙接近。当距离那庙宇还有不到二十米的时候,悄悄的隐匿进入了一旁的竹林之中。那影子已经越发的清晰起来,有一个人影从小变大,最恐怖的是那脑袋,居然超过了身体的大小。

    这里面什么识货隐藏了这么一个恐怖怪物!我大气都不敢出,静悄悄的躲在竹林中,此刻只能期待这恐怖的怪物从里面出来。这样我才能进去找那关于老杨,关于今天那个红衣女人留下的线索。

    门吱的一声开了,但开的只有一条缝隙。那里面惨白的烛光顺着缝隙在门外透射出一条光线,一只乌黑发紫的手扶在了门上,慢慢将门拉开。一个巨大的蛋从门缝中挤出来,然后就这样朝着前面飘动。

    陡然的,我惊呆了。那哪里是什么飘动的蛋,明明是一个硕大的脑袋。这脑袋下面是根本不成比例的身体,整个的人身居然被脑袋给占据了一半大小。而这头因为过于巨大,身体根本不能承受,所以只能在地上爬行。

    脑袋低沉着,皮肤光洁而寸草未生,难以看清面容。乌黑色的四肢在地上挪动,看着它朝着竹林慢慢移动过去,而当它消失在竹林深处。我连忙冲了上去,那消失的地方,居然是一条幽静的小道,就是我之前走过的那种熟悉小径。

    心里馈赠了那不要脸的老道士一个CAO,居然差点让我同这怪物给撞上,这不是让老子去死吗?如果还有见到他的一天,老子非骂他不可。火气一下子蹿到了头顶,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一脚就将那木门踹开。

    屋子里面那股子尸臭和霉味瞬间窜入口鼻,恶心得让人难受。稳定的烛光因为门被踹开的风吹动而摇曳,我背后的黑色影子居然也明灭摇动两下。屋子里面的布置同白天里来时没有多大的区别,一个青色蒲团放在中央,一张黄色桌布的供桌,桌上瓜果凌乱,两只蜡烛流着眼泪催侍着火苗燃烧。

    一个金色的香炉放在供桌中央,下面就是那红衣女人今天放进去的东西。我想着,一下子便走近,端起了那香炉,但是没想到下面居然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难道今天我眼花,还是出现幻觉了?

    不可能,就算是眼花了,那阿娇也看见了。

    我想到这里,越发的感觉神秘莫测。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抬头,刹那间我感觉一股子无限的惊恐突然从心底升起,而全身上下的汗毛都快将衣服顶破。

    那之前有一根暗红色的长条状东西存在,但此刻居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掉落了满桌子的红色布条。脑海中一下子想起了刚刚从门口爬出去的人形怪物,不难将二者联系在一起。

    那恐怖的怪物居然白天一直被放置在这里,而且还用红色布条缠绕起来,有人上香供奉瓜果,到了晚上黑夜,就自己从这破庙中爬出去。

    它爬出去了,目的地是哪里?我一下子回忆白天那红衣女人的话:马莎拜见海神。还请海神帮忙,今夜12点,我要一个人不得好死。

    这女人朝着这怪物许下心愿,难道那怪物就是去完成这个心愿了?这个想法一下子让我更加慌乱起来,因为老杨的怪病,来的如此突然和荒谬。就在这时候,我眼角突然瞥到某个白色东西,在那一圈圈地红色布条中显得尤为扎眼。

    我一把将绸子从那一堆红色布条中掏出来,只见上面用鲜红的字迹写着:杨如龙,山间竹楼302房。看到这里,一股不详立马从心底升起,因为老杨住在那家饭馆中的房间正是302。

    就在我想要找找这里还有没有什么线索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唰唰唰的响动。这声音让人一下子联想到那大脑袋的怪物。眼看着这地方无路可退,只好先躲起来再说,只能期盼这怪物鼻子不好使了。

    其实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在很多的灵兽鬼物之中,都有着独特的知觉。能透过常人根本难以想象的触觉感受到周围有其余生物存在。

    我一下子钻入了供桌下,看着那门慢慢的再次被推开。一个巨大的光脑袋从门外钻进来,头依旧是低着的,看不到任何面目表情,它的手上占满了泥泞似乎顺着那竹林小径去了某个很潮湿的地方。

    它慢慢的到了桌子前面,那紫色发霉的手居然撩动了一下桌布,但是很快的便放弃了。径直爬上供桌,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中。头顶上传来簌簌声,而供桌也不断晃动,似乎在进行某种痛苦的仪式。

    过了十来分钟,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我小心翼翼的从桌布下探出头来。只见头顶上的那根红色条状物再次出现了,那大脑袋的怪物居然再次用红色布条将自身缠绕包裹起来了。我赶紧朝着门口走去,这时候不跑还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