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一吻成瘾,前夫难招架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一切结束了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一切结束了

 热门推荐:
    她说完这些,自己推着轮椅转身离开。

    林一恒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想起当年他救了乐姗姗之后的那一幕。

    当初,他救乐姗姗并不是因为自己有什么仁慈的心,而是他不想亦涵一错再错。

    很多事,他都知道,包括那次的绑架。

    那时候,他其实是能感觉到乐姗姗根本没有任何求生的意志了,那一刻,他心中是不忍的。

    他们居然把一个曾经那么生动的人折磨成了这样,她其实本身并没有做错什么,她父母做过的错事也与她无关,她唯一错的就是爱错了人。如果她不爱上俊鹏,或许结局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当他问乐姗姗是否真的不会后悔忘记过往的时候,她回答他的话真的让他震撼。

    到底要有多绝望才能说出人间不值得五个字。

    “乐姗姗,你和俊鹏真的不能重新开始了吗?”林一恒朝她的背影问了句。

    “林一恒,人生哪有那么多的重新开始!我和瞿俊鹏之间已经打了一个死结,解不开了!”乐姗姗背对着他说道,再也没有停留。

    乐姗姗走出病房的时候殷亦涵正好过来。

    当她经过殷亦涵身边的时候,她嘲讽了的笑了笑:“殷亦涵,你做了那么多,最后却还是失去了!”

    殷亦涵猛的停住了自己的脚步,攥紧了拳头,手腕上的纱布还在。

    “乐姗姗,所有的一切还没有结束,你也没有赢,别太得意了!”殷亦涵看向乐姗姗咬牙切齿说道。

    乐姗姗没有看她,轻笑着说道:“结束了,你既然想要瞿俊鹏那就送给你了,你好好收着自己费尽心机得到的男人吧!”

    殷亦涵握紧了拳头,目光森冷而阴狠。

    乐姗姗,五年前为什么你不死。如果你死了,我所作的一切就不会白费。

    “亦涵……”林一恒在她身后叫了一声。

    殷亦涵转身看向林一恒,脸上的神情变了几次。

    她看着林一恒,脸上的神情许久才缓和。

    林一恒担忧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亦涵,我以为这五年你和五年前不一样了,可你始终没变。”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一恒,你怎么突然这么说。”殷亦涵听到林一恒这么说,伸手想要去拉他,却被林一恒躲开了。

    “亦涵,我能帮你的都已经帮了。我曾经以为,只要我在原地等你,你总有一天会转身看到我。现在,我累了,也明白了。你是天上的云,我如果想要靠的你近一些,只能永远追逐着你的身影走。”林一恒看了一眼病床的瞿俊鹏。

    他心里很清楚,他何止对不起乐姗姗,他也对不起俊鹏。

    他自私的想要保护殷亦涵,隐瞒了那么多事。

    “一恒,你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话。你是不是和俊鹏一样也要离开我了。我就知道所有的男人都一样的。瞿俊鹏那样,你也是一样。你们都说不会离开我,最后都离开了我。”殷亦涵愤怒的看着他说道。

    这一次,林一恒没有像以往一样把她抱在怀里安抚,而是静静的看着她,就像看一个在胡闹的孩子。

    “亦涵,我要结婚了。”

    殷亦涵的神情终于彻底的变了,目光死死的看着他,神情狰狞:“林一恒,你果然和瞿俊鹏一样。做的事也和瞿俊鹏一样恶心。表现的对我以往轻声的样子,却转身和被人结婚了。五年前瞿俊鹏前一晚抱着我说爱的人是我,可第二天我就看到了每天公布了他和乐姗姗结婚的消息,而你呢,前几天在我身上的时候还对我说,你这辈子只爱我,现在告诉我要和别人结婚了,你不觉得可笑吗?”

    林一恒没有再和她解释,默默的离开。

    殷亦涵盯着林一恒的背影,狠狠的朝他说道:“你最好不要后悔!”

    等林一恒离开,她朝瞿俊鹏病房进去。

    她站在瞿俊鹏床前,看着瞿俊鹏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

    那一瞬间,殷亦涵心中既悲伤又绝望吗。

    五年前,他已经为了乐姗姗差点死掉,如今,又因为她躺在这里。

    她走近瞿俊鹏,蹲下身,凑到他耳边说道:“瞿俊鹏,你知不知道五年前那场所谓的绑架是我自导导演的一出戏。那出戏就是为了让乐姗姗更恨你,就是让你们两个再也没有可以再一起的可能!那一枪也是我让那些人开的。我要乐姗姗死,我要她死在你面前,我要你亲眼看着她死。”

    病床上,瞿俊鹏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殷亦涵心中满腔的怒气无处宣泄。

    “瞿俊鹏,还有一件事你应该也不知道,那场火是我给谭嘉霆出的注意,其实火是我亲手放的。我绝对不会让你和乐姗姗在一起。她本来就该死,五年前就该死了,她为什么不死,如果她死了,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变。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她在自言自语,却是在瞿俊鹏耳边说的。

    说完这些,她转身离开,并没有发现瞿俊鹏的手动了动,仪器又了大幅度的起伏。

    ……

    乐姗姗回到老宅,肖潇已经在门口等她了。

    看到肖潇,乐姗姗的目光黯淡了下去。

    她攥紧了拳头目光黯淡的看着她,她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容,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闺蜜五年前在最紧要的关头背叛了自己。

    “姗姗,你什么都想起来了是不是!”她紧盯着乐姗姗,声音哽咽的说道。

    乐姗姗平静的看着她,推着轮椅到她面前:“肖潇,这五年我虽然很多都不记得了,连父母都忘记了,但我却还你记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一直以为你只是因为结婚了,所以彩盒我属于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是愧疚,是无言面对我!”

    肖潇想要伸手去抓她的手:“姗姗,我……”她想要解释,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一个字。

    因为当年她做的事连自己都想要扇自己一巴掌。

    为了自己的幸福,差一点害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姗姗,对不起,不管你是否原谅我,我觉得自己都应该过来和你说一句对不起的。”肖潇蹲下身握住了乐姗姗的手,一字字的说道:“当年的我们都太年轻了,十八岁的我们都把爱情当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用尽一切想要来换取一个男人的爱,可最终发现,你倾尽一切换来的男人根本从未爱过你。姗姗,我亏欠你的我总有一天会还的。”

    她说完,慢慢转身。

    乐姗姗朝她的背影说道:“肖潇,我不需要你还。既然你的爱情是你用我们的友情来换的,那就好好的经营你求来不易的婚姻吧。否则对不起你当年的舍弃!”

    肖潇停下脚步,并没有转身,只是站在那背对着乐姗姗说道:“用背叛换来的爱情终究最终也会失去的。”

    “肖潇,不管什么时候,我始终都希望你可以幸福。”她又朝肖潇的背影说了一句。

    这一次,肖潇没再说话。

    乐姗姗根本不会想到这将是她和肖潇最后一次见面。

    肖潇的背影离她越来越远,她一直看着肖潇的背影,心莫名的不安。

    肖潇如今的丈夫是殷亦涵的亲哥哥,那个她倾尽了一切换来的男人。可乐姗姗看的出,她并不幸福。即便是从新闻上都看的出来这一桩婚姻是她一个人独自支撑着。

    当年,她在亲眼看着父母坠楼之后,得知了肖潇的婚事,加上瞿俊鹏羞辱和伤害,就像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再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意志力。

    在得知肖潇婚事那一瞬间,乐姗姗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和瞿俊鹏的事,她的行踪,她的想法殷亦涵都知道。是肖潇。她最好的朋友,她信任到几乎无话不谈的闺蜜。她为了嫁给殷亦涵的哥哥,所以一直在帮殷亦涵。

    五年前的那一天,对乐姗姗来说是最可怕的噩梦。被最爱的人抛弃践踏,被最信任的朋友背叛,亲眼看着父母死在自己面前,人生最黑暗、最可怕的一天。

    乐姗姗进屋,就看到谭嘉霆站在院子里。

    “霆哥哥……”乐姗姗如往常一样朝谭嘉霆叫了一声。

    谭嘉霆听到声音转身看向她,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姗姗,你其实早就什么都想起来了是吗?”

    乐姗姗推着轮椅慢慢的走近谭嘉霆:“霆哥哥,我已经定了离开的机票。三天后我要离开了。谢谢你这五年对我的照顾。”

    谭嘉霆看着乐姗姗疏远的神情,苦笑着说道:“姗姗,我们相处了五年的时间,你对我难道从没有过感情吗?”

    乐姗姗缓缓的抬头看向谭嘉霆:“霆哥哥,我亏欠你的用我的双腿还了。一双腿对一个跳舞的人来说比生命还重要。”

    “乐姗姗回答我,这么久,你难道真的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吗?”谭嘉霆沉着脸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乐姗姗并没有推开他的手,而是用着更平静的目光看着他:“霆哥哥,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比孔玲玲更爱你了。”

    这话已经简介的给了谭嘉霆答案了。

    谭嘉霆松开了她的手,慢慢的转身,背对着乐姗姗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未想过伤害你。”

    “我信!”

    谭嘉霆的双肩微微颤抖了下,然后离开。

    在谭嘉霆离开后没多久,乐姗姗打算收拾东西的时候,她接到了个电话:“你好,是乐姗姗小姐吗?你的双腿在大火中因外力伤害导致半月板磨损,我们受瞿俊鹏先生的委托一直在帮你匹配的半月板,如今已经找到了,通知您过来手术。”

    乐姗姗手颤抖的握着手机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那头等了半天都没有回应,有些疑惑的问了声:“乐小姐,你还在吗?”

    乐姗姗终于能正常说话了,激动的问道:“那大概什么时候能进行手术?”

    “随时,不过合适的半月板我们医院会帮保留半个月,如果您不打算手术,我们会给更需要的。”

    “我想要马上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