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乞丐不下嫁 > 正文 第六章 逢奇遇巧破危围局(11)

正文 第六章 逢奇遇巧破危围局(11)

 热门推荐:
    皇城猎苑首猎庆功,夜宴群臣。皇帝宣旨日间狩猎劳累了,让诸臣子不必拘礼各自尽兴。皇帝不来,夜宴自然随意许多。

    整个猎苑俱是一派祥和喜乐,然而皇帝大帐内却涌动着滔天怒意和杀机!

    一个淡紫旗装的绝色女子,立于大帐中央,脸上虽有笑意,却让人看一眼便又敬又畏不敢再看第二眼。

    “都是我手底下调养出来的好人啊!若不是老祖宗打发我来瞧瞧,你们这起子奴才,还要瞒到什么时候?”

    那女子脚底下乌压压跪了半帐宫女太监,全都匍匐在地,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一声。

    好半天,领头的大太监抖着嗓子低声下气道:“苏麻大姑姑,您消消气!奴才们也是方才意识到万岁爷可能出事了……”

    这淡紫旗装的绝色女子,自然是孝庄皇太后跟前最信赖的苏麻喇姑。如今她盛怒之下,全然不顾日常仪态,一脚踹在那首领太监身上,大喝了一声:“说!”

    首领太监被踢的往后一仰,肋骨断裂般生疼都不敢皱一下眉头,立马又翻身跪伏在地,口中哭道:“日头没落山前,万岁爷说要出去吹吹风,一个人也不许跟着,奴思来想去觉着不妥,但让纳兰大人同去又怕惹万岁爷生气,于是安排了暗卫悄悄跟着……谁知都这个时辰了还不见回来,派出去的暗卫也联系不上……”

    “糊涂东西!!!梁九功,平日里瞧着你倒机警,这回是嫌脑子太重想搬家?!”

    苏麻喇姑正训斥着,帐外帘动,侍卫报:“纳兰大人到!”

    苏麻喇姑抬眼看到纳兰容若自帐外而入,忙走过去问道:“主子如何了?”

    纳兰朝她行了一礼,方道:“大姑姑不必着急,已有些头绪了,只是还需要些时间,容若会亲自去一趟,若明日不得回来,这里朝臣活动,还有劳大姑姑费心周全。”

    苏麻喇姑眼中泛泪,强忍住了,半晌哽咽道:“去吧,这里有我。你务必要将主子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纳兰又行一礼,转身走出大帐,走进初秋到黑夜之中。

    ……

    距离皇城猎苑外围十里开外到深林里,火光浮动。

    一群行色匆匆的黑衣人,走到一块石碑前停下来。

    为首的黑衣人朝石碑行了一礼,语气歉然道:“主子,我们没能得手。”

    这时,石碑后转出来一个人影,身材纤长,似是女子,全身为黑色衣布包裹,只露出一双眼睛。

    “不能一击即中也无妨,目前尚有机会,可徐图之。”

    是女子声音。

    “属下无能,没有带回大小姐!”

    另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满脸自责。

    那蒙面女子摇了摇头,叹气道:“这孩子……”

    “禀主子,方才线报说大小姐去了白水镇。”

    为首的黑衣人递上了一张细小纸条。

    蒙面女子看完收入袖中,向众人抱拳行礼道:“有劳诸位壮士!”

    说完深深作了一揖。

    众人忙单膝跪地,抱拳道:“必不负主托!”

    ……

    洛西园一手举着火折子,一手架着那自称博尔济吉特/火华的少年,一瘸一拐地往前方有灯火的地方行去。

    “我说火华兄,你不是皇帝侍卫嘛,身上带那么多火折子干什么?”洛西园喘着大气,翻着白眼。

    这人看起来清秀瘦削,压在肩上却是好沉。

    “这叫以防万一,做皇帝的侍卫,岂能不诸事备全,我兜里连跌打损伤膏蒙汗药泻药都有,你要不要见识一下?”

    火华面露得意之色,眼中也少了许多清冷。

    “你这皇帝侍卫可不怎么样啊,山洞里追个人也能崴到脚,估计皇帝要是知道了,可气的摘了你顶戴花翎!”

    火华侧头看着洛西园,爽朗笑道:“你这丫头倒是深知皇帝脾性啊!”

    “你当真是容若表妹?”

    “是!”

    洛西园一怔,怎么又绕到这个问题上来了?

    “那你为何不告诉我,你的姓名?”火华的脸又朝洛西园凑近了一分。

    “火华侍卫,我都说了几遍了!待送你到附近有人家到镇上,咱们就分道扬镳,你若实在想记住我这个人呢,可以喊我恩公!”

    洛西园举起火折子柄,将火华那快要贴上自己头发的脸戳到了另一侧去。

    “再说了,女孩儿家的闺名,岂能随意告知他人,何况你还……我可不得守着秘密,不然以后如何嫁人。”

    火华听了此言忽然脸色难看起来,洛西园低头行路却尚未察觉。

    “撒谎!你是汉人,如何又是容若的表妹?他家六族之内无有亲戚出自汉军旗。”

    洛西园架着他行走,本就十分吃力,又听到他各种质疑,心中恼火。

    她双手一撂开,往旁边一拐,火华立马失衡不稳,噗通一声,跌了个狗啃屎的姿势。

    “笑话!皇亲国戚家尚且有三五个远房穷酸亲戚,我跟你非亲非故,犯得着给你背族谱?”

    火华挣扎着爬起来,本要大怒,却见洛西园举着火折子,火光下,眼波流转,七分娇俏三分薄怒,端的让人心动不已。

    他稳了稳心神,跛足走了几步上前,又自觉地将自己的一条手臂架在洛西园脖颈上。

    “好了,你不想说就不说!不过,恩公啊,就算你不告诉我大名,总该告诉我个乳名,虽说日后咱们不一定能见面,但我日后若想起你,有个称谓总是好的啊!”

    “赵二!”

    洛西园生怕他再啰嗦,脱口而出。

    “恩公又在撒谎!哪有女孩儿家叫这样的乳名。”

    洛西园面无表情:“我姓赵,在家行老二,所以叫赵二。有何不妥?”

    火华侍卫:“……”

    二人一路嬉笑打骂,慢腾腾地走着,直拖到天光大亮才走到了一座有人家的小镇。

    白水镇。

    这个镇子,街巷不多,纵横交错就十数条,但建设的极为开阔,又因离天子脚下不远,来往的商旅之士众多,故而镇上酒肆人家一应丰盈俱全。

    白水镇往北是去往京城的官道,往南是镇上辖属的山岭村庄。

    洛西园挑了一家客流最多的客栈,架着火华走了进去。

    客栈算得雅致,名字也取得有意思,叫了个“来去自如”。

    跑堂的是个看起来憨直的北方汉子,一面迎他们进店一面解释说今日店里客满,只剩下楼上楼下各一间,问他们谁屈尊住楼下。

    洛西园笑道:“他腿摔伤了,楼上麻烦,就住楼下,我不住店,烦劳店家拣几样拿手菜做出来,我吃完要赶路。”

    她掏出一把银子递给小二,继续吩咐:“两天的房价酒菜管够了,余下的帮他请个大夫来看一下伤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