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救世主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幻术异同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幻术异同

 热门推荐:
    二代目土影在这种时候现身,水木也早有预计。

    拥有飞行的能力,还有出神入化的土遁·超轻重岩之术,不仅能让自身无视重力的影响,还能指定某些物体、甚至是忍者施展,让对象变得十分轻盈、行动如飞。

    不仅仅是迪达拉用起爆黏土制造的巨鸟、猫头鹰、巨龙等载具,二代目土影——无可以让所有的敌人暂时拥有有限的飞行能力。

    这样的情况下,水木使用熔遁·千征令带来的巨大优势就被抵消大半。

    更麻烦的是血继淘汰——尘遁·原界剥离之术。

    这种威力超越了血继限界的秘术,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抵挡的。

    由风、土、火三种查克拉性质变化融合而成的血继淘汰秘术,不仅能够将被直接命中的对象化作灰尘,而且其后产生的爆炸冲击波也是绝大的杀伤手段。

    更让人担忧的是,二代目土影——无,本身就是以阴谋和政治闻名的“智将”,和绝大部分影的大气与光明正大的性格大相径庭。

    这种秉性,极容易陷入如志村团藏这样的阴暗面而不能自拔,无能够突破桎梏当上二代目土影,其资质无疑要比志村团藏更胜一筹。

    这种敌人,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压制的时候,一定要万分小心,否则一个不注意就要被算计。

    尘遁·原界剥离之术的施展速度也极快,达到血继限界、甚至是血继淘汰程度的秘术,大部分已经将其化作本能,一念之间就能够很快施放。

    忍者之间真正的殊死搏斗,不是你来我往的回合制游戏,如果找不到使用杀手锏的时机,敌人就不会给你机会了,指望敌人站着不动,让自己好整以暇地憋大招,那也太想当然了。

    “鼬,你的幻术,能够对秽土体产生作用吗?”

    一直按部就班地干着脏活累活的清道夫工作的宇智波鼬,看了对面的敌人一眼,语气平淡地说道:

    “情况很复杂一言难尽!”

    “没关系,你慢慢说,有我在这里,不用担心敌人突然袭击。”

    二代目土影——无伸出双手,透过比划出的瞄准孔,调整着尘遁·原界剥离之术的施展方向,对着水木的方向就射了过来。

    就在这时,水木背后远方的阴影处,一道明亮的光束迎面撞上了激射而来的尘遁。

    “尾兽炮?如此也好……”

    水木竖起查克拉盾的防护罩,尾兽炮和尘遁碰撞产生的冲击波也没能影响到己方的几个人影,宇智波鼬认真地答道,

    “哪怕是被秽土转生,但直指灵魂的高超幻术,依然会起到作用,尤其是万花筒写轮眼的瞳术,但是……月读的效果应该很有限!攻击敌人心绪的弱点,对已经死了的人应该没多大用处……”

    水木表示理解地点点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已经死了的人,已经没有多少畏惧之心了,月读的效果会大打折扣,也只有直接的精神伤害有点看头,但这影响不了根本,因为控制秽土体的是药师兜,除非直接对药师兜使用月读,不然的话,徒然消耗瞳力而已。

    “接着说下去!”

    “普通的幻术就更加没有必要了,这种程度的强者之间的战斗,还是不要耍一些小花招比较好!”

    “其它禁术也不行?”

    “你是说?”

    宇智波鼬皱着眉头若有所思问道。

    “伊邪那美……”

    “还真是无愧于你“预言者”的名声,连宇智波家族都没多少人听过的禁术都知道?”

    “这是什么?”

    听到连自己都不曾知晓的密闻,志村团藏也有些不解,

    “和伊邪纳岐类似?”

    宇智波鼬摇摇头:

    “有点关系,但效果完全不一样,倒不如说是为了对付伊邪纳岐才开发出来的禁术!”

    “宇智波家族还有这样的手段?”

    搜罗了宇智波家族灭族之后无数的典籍的志村团藏都不知道,确实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水木摆摆手制止了还要再问的志村团藏,对宇智波鼬的秽土体问道:

    “这个禁术也不起作用?”

    “有用是有用,但是效果可能并不是像你想象中那样,你用过别天神吧,你可能将他和这个最强幻术混为一谈了。伊邪那美被列为禁术,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仅仅为了克制伊邪纳岐而损失一只写轮眼,还不至于被这么忌惮,以至于流传范围还不如伊邪纳岐。”

    “说说看?”

    宇智波鼬瞥了一眼站立在志村团藏身边,从一开始就一言不发的甲,一双猩红的写轮眼是那么的显眼。

    “别天神,被称为最强幻术,不是没有理由的。和伊邪那美一样,都是在中术者的精神中树立一个无法违背的准则,其它一切与之违背的精神念头将会被彻底压制甚至磨灭,但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这个说法,研究精神与灵魂良久的水木也不是不能理解。

    “别天神能够任意操任中术者的精神空间,添加任意的“最高指令”,肆意扭曲中术者的意志。但是伊邪那美不行,虽然效果比别天神更加霸道,但限制也更大,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让人找到真正的自我……需要我进一步解释么?”

    水木听了之后,沉思了片刻之后,摇摇头,

    “不用了,我明白了,有点可惜,要是有别天神就好了。”

    一个人的念头繁复无比,如果将其比作一片万物竞逐的大草原,别天神就像在草原上树立了一尊神祇,所有违背神的旨意的动物都会被压制蒙蔽。

    而伊邪那美,更像是指定一块区域,随机将其中一只动物提拔为神祇。

    前者是无中生有,可以做到后者的事情,但控制力不如。

    就像水木,可以集结众多的精神意志,直接击破别天神,和神祇同归于尽。

    而伊邪那美虽然使用起来不那么方便与精确,代价也更大,但结果更加可怕。

    虽可以反抗,但这属于自身精神错乱,左右互搏,如果不能够得出结果,可能一辈子到死都醒不过来。

    别天神可解,哪怕如大蛇丸那样,用精神执念慢慢磨灭外来扭曲,那也是应有之意,而伊邪纳岐一旦动用,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所谓能让找寻真正的自我、从此洗心革面的伊邪那美,比别天神还要邪恶。

    在永远身陷幻术与妥协之间痛苦选择,抛弃原本的自我才能苟活,真不如别天神干脆。

    对秽土体使用伊邪那美,根本无济于事,哪怕他们有倒戈之念,还是要受制于药师兜。

    但对药师兜使用的话,谁知道最后这个与原著的精神状态截然不同的家伙,会得出一个什么样的自我?

    原著中宇智波鼬看穿药师兜的本性,使用伊邪那美让药师兜改邪归正,看起来也只是吹牛。

    写轮眼有没有看穿敌人自我的能力,宇智波鼬有没有这样的观察力与智慧,水木是深表怀疑的。

    在水木看来,宇智波鼬让药师兜深陷幻术伊邪那美,控制他解除秽土转生才是本来目的。

    让药师兜洗白之后改过自新,看起来也只是搂草打兔子,无意中多得了一点好处罢了。

    如果有别天神就好了,只可惜已经用在了大蛇丸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