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爱丽丝战记 > 正文 第622章 不按剧本排演

正文 第622章 不按剧本排演

 热门推荐:
    高姆的命令可是让雪山德鲁伊伤透了脑筋,在现在的斯堪的纳维亚联军之中,已经囊括了大部分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本体势力,除了像巨魔、食人魔、巨怪一类加入到了阿缇拉帝国军队外的,其他的一些都是很难进行沟通,脑子都不正常的家伙。

    但是没有办法,雪山德鲁伊也知道现在他们同高姆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如果联军无法真正的完成整合,那么事后西格尔的清算也会有着他们的一份。

    雪山德鲁伊的天真已经在罗斯草原上消耗殆尽,他们认为自己是为了帝国,为了斯堪的纳维亚的人民付出,但是等来的结果却是被西格尔毫不留情的丢弃,完全就是赤裸裸的利用。

    所以,同样的错误雪山德鲁伊不会去犯下第二次,即使有着西格妮的存在,他们也不在去信任帝国,去信任西格尔了,至少出现在他们眼前的高姆,他们愿意去追随。

    刚才高姆的态度,何尝不是雪山德鲁伊的一种试探,如果高姆选择杀人灭口,那么雪山德鲁伊绝对不会束手就擒,他不知道高姆的手中有着什么样的底牌,但是他自己有自信,不管对方有什么样的底牌,他都可以成功的逃脱。

    而高姆的选择让他感到非常的满意,至少证明了高姆和西格尔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不是优秀的政客,但是还算一名可以获得合格凭借的政治家。

    雪山德鲁伊的首领抬头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色,他摇了摇头不在去想这些惹人烦恼的事情,之前的大火让阿缇拉的军队无法前进,为斯堪的纳维亚联军争取了难得的机会用来修建第二条的防线。

    第二条防线已经修建得差不多了,利用手中的材料和人力,一道看起来像模像样的城墙被建造了出来,在城墙的前方,还有着大量的用木头和铁丝弄成的障碍,这不但可以减缓敌人冲锋的速度,还可以给食人魔和巨怪一类的大型生物造成一定的伤害。

    除此以外,联军还打算在前方的地面布置一些陷马坑一类的东西,用来预防半人马的冲锋,但是看了看天空的乌云,他们很快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从天而降的积雪很快就就会把这些陷马坑给填满。

    在城墙的后方,一些箭塔被搭建在了房屋的顶端,投石器和弩炮也同样被安置在这些地方,这可以让这些防御设施拥有更加宽广的视角,提供射击的命中率。

    联队对于这道防线其实还是非常满意的,也许比起之前的城墙,这道防线还不足够坚固,但是杀伤力却是更胜一筹,可以想象在面对这座防线的时候,阿缇拉的军队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他们的军队中,能进行攻城作战的,适合进行攻城作战的只有豺狼人了,按照现在的情况,豺狼人的进攻就是用性命去堆,用数量去弥补所有的缺陷。

    当然,巨魔还是需要注意的势力,之前的攻击还没有让他们伤筋动骨,可以想象等到明天的战争再一次的发生的时候,早有准备的巨魔会给联军一个惊喜,让他们明白,即使没有在他们熟悉的森林环境,巨魔也有拥有可以和他们的名声相匹配的力量。

    这个夜晚,斯堪的纳维亚的联军没有休息,他们一直在加固他们的第二条防线,矮人在使用着铁水浇灌着石头和石头之间的缝隙,而施法者则在附加一些魔法,即使时间不足,他们也在尽可能的施加着防护,特别是火焰类型的防护。

    之前的那场大火,让他们的第一条防线彻底的损毁,认为坚固无比,难以攻破的城墙,就这样简单的倒塌,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他们需要全方位的考虑事情。

    第二天的清晨,在隆隆的鼓声中,阿缇拉军开始了前进,得益于昨天那场大火,阿缇拉军队的士气异常的高涨,他们不停的用武器敲击着盾牌,发出沉闷的响声。

    地面的岩浆已经冷却,不过踩上去还有些许的温暖热度,豺狼人很享受这样的环境,没有了寒冷的侵蚀,他们感觉身体变得灵活了几分。

    精灵被禁止攻击豺狼人,高姆明确的告诉他们今天豺狼人不需要他们出手处理,他们只需要静静的等待,等待高姆的命令,寻找一个适合的时机,然后把那些巨魔送如冥界。

    这样的命令获得了精灵的欢呼,在精灵的观念里面,这些丑陋的巨魔就应该死掉,他们认为这样丑陋的生物,根本就不应该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应该生活在森林之中。

    这样的观念,外人没有权利去评价正确与否,但是却是巨魔如此痛恨精灵的原因,无端的傲慢,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引起争端,即使没有利益冲突,情绪也会左右他们的行为。

    除了精灵外,矮人也被高姆要求不准开火,在战术层面上,阿缇军还是占据着优势着,他们随时可能会投入猛犸甚至比蒙来进行攻击,那层坚固的城墙现在已经崩塌化为巨石,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的前进,所以防御工事在这个时候就显得极为的重要,弩炮投石器还有床弩,都在为这些超大型生物进行着准备。

    很快,豺狼人就进入了斯堪的纳维亚人所布置的阵地,那些铁丝网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他们手中的脆弱武器,无法砍断这些铁丝,而如果冲锋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被这些铁丝扯下一块块血淋漓的血肉。

    就在此时,斯堪的纳维亚人的攻击到来,从天而降的标枪把一名名豺狼人钉死在了地面,如同只有树干没有树枝树叶的森林一般,鲜血的气息开始在场中弥漫。

    这样的事情,在以往的几天一直都有发生,现在只不过是在重复之前的事情罢了,但是今天又和前几天有些许的不同,因为这些铁丝网的存在,豺狼人的脚步被限制住了,标枪取得更多的命中率。

    不过,这些铁丝网也在崩溃,豺狼人的武器的确无法砍断这些铁丝网,但是一层层的尸体压在这些铁丝的上面,终究把这些铁丝给压垮。

    斯堪的纳维亚人的防守在进步,阿缇拉军的进攻方式统一也在进步,阿缇拉军已经开始在第二条防线外面的,使用那崩塌的城墙作为材料,制造一个土堆。

    当然他们不是放弃登上第二条防线的城墙,而是他们希望更容易的登上去进行白刃战,第二条城墙的高度并不算高,只有十几米的高度,这样的高度堆砌起一个更高的土堆,可以直接居高临下的进行远程压制。

    经过战场的打扫,半人马的手中已经有了足够进行一天作战的标枪,可以预见的,在土堆形成的那一刻,阿缇拉军就会发起总攻,彻底的毁灭掉这座抵挡了他们一个星期的城市。

    高姆对此并不怎么在意,在战略上他已经拥有可以击败敌人的方法,敌人的挣扎在他看来都是他达成目的的必要进程,阿缇拉越是反抗,他就可以越加的把这场战争的继续的拖延下去,把手中的军队凝聚一团。

    如果高姆可以残忍一点的话,就可以让手里的军队保存在一定的损失上,人为的去制造对阿缇拉军队的仇恨,利用这些对于同一个敌人的仇恨,可以很大程度上的掌握军队的人心。

    被仇恨所支配的人,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是不会去理会其他的事情,只要能够帮助他们去复仇,很多人都会去愿意接受恶魔的命令,只要能复仇,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让半人马去进行骚扰作战。”

    饥荒下达了半人马出动的命令,随后一群半人马从军营中冲出,开始在战争的边缘徘徊,他们的手中拿着木质的长矛,背部背着标枪,寻找着攻击的机会。

    他们对于这个命令非常的抵触,因为之前的那次战斗,他们的人数几乎少了三分之一,沉重的打击即使是过了几天的时间还没有回复。

    半人马现在非常想要逃离这个战场,逃离给予他们伤痛的阿缇拉帝国,但是现在还不是逃跑的时候,作为阿缇拉军队中的一员,他们知道阿缇拉军队还有余力,还没有彻底的把力量都投入到战场之中。

    如果此时他们进行撤退,那么阿缇拉帝国必然会把力量投入到追击他们之中,很有可能就是饥荒和瘟疫,甚至可能是阿缇拉,那样的力量可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就算所有的半人马传奇都凝聚在一起,都会被击溃,所以机会其实很重要。

    “把你们的盾牌立起来,小心半人马的标枪。”

    城墙上的斯堪的纳维亚人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出现在战场边缘的半人马,他们大声的叫着,并且迅速的把盾牌放在了头顶,果不其然,几秒后,半人马的标枪就落在了他们的头上,叮叮叮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半人马的伎俩取得的战果非常的有限,在这几天的战争中,斯堪的纳维亚人已经吃够了标枪的苦头,他们学会了怎么去防御标枪的攻击,豺狼人的投石同样如此,现在连基本的骚扰都没有办法做到了。

    因为只要不被砸到眼睛,即使头破血流,浑身疼痛,斯堪的纳维亚人都不会被影响到,他们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战争中,全身心的去想着怎么的杀死每一名的敌人。

    胜利,或者死亡,斯堪的纳维亚人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因为这已经是他们的家园,他们的亲人就在他们的身后,他们已经没有了可以撤退的地方。

    即使高姆没有把现在的情况告诉下面的战士,下面的战士对于西格尔也是很了解的,他们都明白自己的行为对于帝国可以称得上背叛,但是他们的内心没有任何的羞愧感,毕竟他们为帝国付出了一切,而帝国并没有给予他们什么。

    豺狼人的攻击越来越近了,不过因为这座城墙的高度原因,豺狼人很难在下方找寻到没有被攻击的安全点,斯堪的纳维亚人用尽全力的杀死着他们。

    就在此时,就在所有的人都认为阿缇拉帝国会如同之前稳扎稳打的,等着土堆建造完毕在发起总攻,彻底的击溃这座城市,就连阿缇拉军队中的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认为。

    就在此时,地面开始了剧烈的震动,一些豺狼人摔倒在了地面,他们双手抱头,仿佛是发生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一般,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半人马快速的离开战场,他们不时转过头向身后望去,一脸的惊魂不定,仿佛有着什么东西在追赶着他们一般,让他们不敢有任何停下脚步的想法。

    站在城墙上的斯堪的纳维亚人,他们仰着脖子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就连他们手中的武器和盾牌已经掉落在了地面都没有发觉,在他们视野的尽头,一座如同山脉一般的身影正在缓缓的向着此处移动,每移动一步,地面都会发出剧烈的震动,这绝非是之前出现在战场上的那些猛犸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因为它是只有在故事中才会出现的可怕巨兽,据说是神灵遗留在主位面的灾厄,被称为比蒙的可怕怪物。

    “打起精神来!拿出斯堪的纳维亚人的骨气出来!”

    高姆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他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城墙的石头,眼睛死死的看着那个越来越近的庞大身影,作为这只联军的首领,不管是从波罗的海帝国那边获得的情报,还是从手下那些经历过两次西征的老兵获得消息,他都认出了来者的身份。

    原本因为获得胜利钥匙而防身相信来的心神,紧紧的蹦起来,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所浸湿,这样的对手,很难想象是凡人能够一直对抗的存在。

    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明白,之前贝奥武夫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明白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贝奥武夫的事迹仍然在大地上流传。

    “今天!我们也要创造伟业,今天之后,我等的名字将会响彻整个主位面,诸神在我等身后,祖先的荣誉不能被玷污,拿起你们的武器,扔下你们的恐惧,让这些家伙看看,我等斯堪的纳维亚人的血性,我等斯堪的纳维亚人的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