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淘古惊魂 > 正文 第十回 再遇胖子
    长途汽车缓缓驶过一个站台,慢慢地停靠在某县的一个公交车站旁边因为现在的长途汽车有个通病,要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停车在拉一些短途顾客,从中赚点外快。

    看看表,已经九点多钟了,吴宇心里一想,这应该是当晚的最后末班车了

    一想到末班车就不由得想起来许多关于末班车的灵异事件。

    过了大约五分钟,车门打开后,上来三位乘客一对年轻夫妇和一位年纪老迈的老太太,老太太坐在我俩的后面。

    车开动了,向着终点站西峰方向开去

    夜色显地更加的沉静,耳边所能听到的只有发动机的轰鸣声,路上几乎看不到过往的车辆和行人

    车继续前进着,大概过了两站地

    刚刚过了曹县的车站也就是300多米,大家就听到司机,突然大声奇怪的嚷嚷:“妈的,这个时间平时连个鬼影都看不到今天真他*的见鬼了,靠!还不在车站等车”

    这时大家才看到,100米远的地方有两个黑影再向车辆招手

    就听售票员说:“还是停一下吧!外面天气那么冷,再说我们这也是最后经过这里的车了。

    车停下了,又上来两个人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三个人

    因为在那两人中间还被架着一个,上车后他们一句话也不说,被架着的那个人更是披头散发一直垂着头

    另外两人则穿着清朝官服样子的长袍,而且脸色泛白大家都被吓坏了,各个神情紧张,只有司机继续开着车向前行驶

    这时只听女售票员说:“大家都不要怕,他们可能是在附近拍古装戏的,大概都喝多了,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大家听她这么一说,也都恢复了平静

    只有那位老太太还不断的扭头,神情严肃地看着坐在最后面的三个人,车继续前进着

    大概又过了一两站地,路上依然很静,风依旧很大

    更不要提又有什么人上车了,那对年轻的夫妇在上一站已经下了车;司机和售票员有说有笑地聊着天。

    就在这时,四川醒了,他揉了揉太阳穴,坐直身子,有点面露歉意的对我笑了笑,我没顾得上给他回应,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颤动的指向那三个人的因风而摆动的清朝长袍,赛四川也看到了,风把那两个穿祺袍的人下身吹了起来,看到他们根本就没有腿!

    赛四川瞪着一双大眼吃惊地看着那两人,不,也许不是人的东西!

    那位年迈的老太太突然站起身子,并且发了疯似地对着坐在她前面的我俩就打,口中还叫骂着说:“你们俩怎么这么不学好,竟然偷我的钱包!”

    我们两个还没从刚才看到的那情景,消化过来,又有了这么一遭。

    手足无措的不知说什么好。

    老太太不由分说,看四川强壮,就拽起我的耳朵,:“走,去派出所,让警察好好教育一下你们。”

    老太太的眼神里,好像在使眼色,我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奥秘。

    任凭她扭着,下了车。

    他们看着已经远去的长途汽车,我不由的万分感激,握着老太太的手感谢:“老奶奶,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们哥俩今天就要没命了。”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唉,只可惜司机和那个女售票员。。。”老太太没有说完,摆了摆手。

    同我们一齐往前向下一个汽车站走去。。。。。。。。

    路上走走停停,有时候我和四川轮流背着老太太。

    我和四川心里都在嘀咕着: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人家一辈子都遇不到的事情,偏偏让我们这两个倒霉蛋连续碰上。

    夜静悄悄地,马路旁的虫鸣在嗡嗡的叫着,反而觉得有些安心。。。。。

    们和老太太告别之后,东边也泛起了红晕,太阳也要慢慢的升起来了。

    走了半夜的路,腿脚有点不听使唤,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看见前面一个卖包子的小棚子,踉踉跄跄的一屁股坐到棚子里的凳子上,我朝卖东西的老板吆呼:“老板,来两碗粥,两屉包子!”

    老板哎了一声,不久就端来了。

    我俩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样子就跟乞丐似的。

    “哎呦喂,老板你这可不地道啊!竟然包子里有个小石子,幸亏我的牙是黄金做的,不然嗝掉了,你负责的起吗你?”

    只听老板连连说着道歉的话,一个劲的赔不是,说这次的饭钱我算请这位大哥了,实在不好意思。

    方才吃的起劲,啪啦剩下的最后一口粥和半个包子。

    “老板,结账。”我一边说着,一边掏裤兜里的钱。

    我转身去看卖包子的老板,居然发现旁边,那个还在满口不绕,口若悬河的男人,正是胖子。

    心想,他怎么在这?这也太巧了吧!

    胖子好像也看到了我,停止了对老板的谩骂,有些像见到稀罕物的对我笑呵呵的打招呼:“呦,这不是吴宇吗?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我心想,他这张嘴是怎么长的,说话都带着不留口德的模样。

    也不好怠慢,走过前去,客套的打着招呼:“真没想到,在这也遇到你了。”

    胖子那大肉掌紧紧地握了一下我的手,劲道非常有力,抓得我的手,感觉有些疼痛。

    我赶忙抽回了手。

    “这位爷的帐,我结。”胖子冲老板说道。

    老板连连推托,说不用了,就算是我请两位爷的。

    胖子好像跟没有听到老板的话一样,拿出一百块钱,塞进老板的手里。

    “切,我胖爷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胖子嚣张的说出。

    老板看到这,还有些感动呢,刚想回头抹一下几滴老泪,又听见胖子说道,:“五屉包子三十块钱,三碗粥两块,应该找六十八块。”

    这一下,虽没看到回过头去的老板的表情,但也知道,老板现在应该是那哭笑不得的表情了吧。

    老板给了钱,三个人又往前面走。

    “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的朋友赛四川。”我指着旁边的四川,向胖子介绍起来。

    “恩。”胖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四川。

    四川好像有些害怕,眼神里有些闪烁其词。

    “你们去哪里?”胖子若有所思的问吴宇。

    “我们去。。”

    还没等吴宇说完,赛四川打断了对话,“我们去旅游的,你也知道,这里的风景不错。”

    “奥?”胖子带着怀疑的眼神审视四川。

    四川的眼神里,没有刚才那么的慌乱,打了个哈哈,又继续往前走。

    “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样的雅致。”胖子熟练地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我丈二和尚摸不清状况,只好不言语。

    四川在前面走的步伐慢慢加快,好像非常不喜欢胖子的言语。

    胖子靠近我,凑在我的耳边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话,:“你确定他是活人吗?”

    听了这一句话,我比见到耗子吃猫更觉得震撼。

    “我可是摸金里的老手,死人的气味,我最熟悉了。。。”胖子还没有说完。

    前面的四川喊我:“我们该坐公共车去旅游了。”

    我只好加快了一点脚步往前走。

    回头看了看胖子,胖子嘴角露出了一丝深不可测的笑意。。。

    “祝你好运。”胖子用食指了指我,然后右手手掌,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杀掉的姿势,转身就走了。

    来不及反应,呆愣愣的看着胖子离去的方向。

    胖子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那姿势,不就说我会死吗?

    如果我死了,太可惜了,我还没有得到智明的原谅,还有还没有好好孝顺我的的父母和哥哥。

    死亡对于我来说,还从来是一个很遥远的事情。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僵直的走向赛四川。

    赛四川看到我这摸样,好奇的问:“你怎么了”

    我机械似的对他回应:“没,没什么。”

    慢慢的汽车来了,坐上车子。

    脑袋靠在窗户边上,心里琢磨着胖子话里的含义,但怎么也琢磨不透。

    赛四川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是死人?

    也许是胖子吓唬我的吧!。。。。。。。。

    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没有任何办法,难道现在再飞回去,一路过来的受到的苦,不都白受了,我不甘心。

    有时候,放下是一种正确的选择。可是放不下了,只好勇往直前的的往前走。。。。

    公交车坑坑绊绊的行驶在山路上,颠的胃里有种想呕吐的感觉。

    沿着山路往上缓缓的行驶,周边的灰尘在空中肆意的飞扬,行驶到一半车停住了,车轮恰好在山路的边上,能清晰的看到山下深不可测的悬崖,坐在车上的双腿不由的有些发颤。

    乘客们纷纷下了车,推搡着公共车发动机器,司机在前面拼命地踩着油门,后面的乘客也用了很大的力气,就这么一前一后的终于把车推动了。

    大家上了车,都喘着粗气,有的人感叹道:“这是啥熊路啊这么难走。”

    车行驶了大约有十分钟,因为山路是那种盘旋状的,一会一个拐弯,因这里人不常走,公家没有修公路。

    车又停了,又停在上坡处了。

    大家有点沮丧,心想为什么老上不去,也有点抱怨司机来:“每次上来都这样吗?这还是坐车吗,分明是走着上山啊,而且比自己上山还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