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淘古惊魂 > 正文 第五十三回 影子
    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在阳光下,在灯光中,都有着要比真实体积大一圈的阴影,没有影子的那叫做鬼魂,可有影子,没有身体的那叫做什么?

    吴宇无法估量他们走了多久的路,只感觉好像是要走到尽头了,因为,他看见石头上泛着亮光,大壮很是兴奋,首当其冲,:“终于出来这个鬼地方了,快把我累成狗了!”

    没有觉得少了些什么,只感觉没有像原来似的那么潮湿,一种不好的预感再次爬上了心头,因为吴宇看见洞壁上逐渐出现一些绿色的液体。

    “你不要往前去!前面的那不是出口!”莫邪大声的要制止他,前面不是日光,而是石头上自然的磷光,吴宇没有听说过石头还会魅惑人这一首,倒是看到过变色龙为了更好的在森林里掩藏自己的身体,表面的皮肤会转变出各种颜色,有的植物会在花朵里放进甜腻的糖浆,吸引注意,使喝糖浆的生物拉稀跑肚,从而通过肥料使自己的生存下去。

    可现在说什么也是晚的了,大壮已经迈出去了步伐,很快,只听他一头栽进水洼里,痛苦的嚎叫着,洞口处,不是什么露天的出口,而是一个很深很深的陡坡,就像是一块高高的面包,中间用刀切成两半,然后两边都按照相反的方向去拉,中间自然会缺少一部分,假如从中间撒入点什么东西,正常情况下,都会掉在桌子上,而不是掉在面包上。

    大家朝水潭望去,一个尸体浮在了水面,之所以说是尸体,因为那人的胳膊和腿,漂浮在水面,一动不动,如果人活着的话,肯定不会这么淡定了。

    “师爷”大壮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话,下嘴唇颤抖着,从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出,那个人他认识。我想都没想,跳入了水潭中,右手有力的搀扶着嘴唇毫无血色的男人。

    他的身体不是很重,如果在地面上行走,我会很轻松的把他背起,可在水里身体的重量会加大好几倍,水的阻力很大,和一个人穿着棉袄,在水里游泳被淹死原则上的道理是相同的。我甩了甩身上的水,使劲的拧着身上衣服的水,没有在意那人的死活。

    除了莫邪剩下的人都呆呆的,跟一个傻瓜似的,愣愣的看着,我赶忙双手合并在那男人的胸口上压,接连吐了好几次水,大壮口中的师爷,奇迹般的醒了。

    他坐起来的一刹那,迷瞪着眼睛,喊着要喝水,赶紧从背包里拿出水瓶,拧开给他喝,师爷咕咚咕咚狼狈的吞咽着水,也不管嘴角不断往外流的水渍。

    我纳闷为什么淹水的人,醒来还这么能喝水,他在水潭里难道没有喝够?

    师爷的眼睛周遭,因过度激动的表情,添加了好几道的褶子,两只三角眼,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人,活脱脱的像只尖嘴猴腮的害人精,黄鼠狼。

    他的耳朵上下抖动着,前额的头发早就没有了,露出油光发亮的头皮,耳后的几簇细长的毛发,给人的感觉充满着厌恶感。

    他把水很快的喝光了,矿泉水瓶发出了“咔哧咔哧”塑料微瘪的声响,用湿透了的袖子,抹了抹嘴角的水渍,放下水瓶深呼了一口气,这才看向蹲在他对面的我们。

    师爷四处瞅了瞅,浑浊的眼珠,移到大壮的时候,突然亮了,他张嘴刚要说话,因喝的水太多,陡然,打了一个响嗝,使我的内心更加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厌恶感。

    他带着抱歉的眼神,点了点头,:“他们几个人都死了,被那个大蜈蚣还有石壁里的弩箭射死的,我跑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这里有一个水洞,一脚踩空就掉进了水里。

    “那你怎么没有叫?”赛四川提出了疑问,手里翻找出了一盒火柴,准备点个火堆烤衣服。

    师爷挠了挠自己后脑勺仅存的几根头发,有些不好意思,:“我晕高。”赛四川听了有点犯晕,我和莫邪也是一样。再仔细的打量这厮,他的前胸,几根骨条清晰可见,皮肤黑黄黑黄的,看起来似乎很干练,可举手投足之间又带有着难闻的气味。

    他像一只哈巴狗似的看着周围的人,嘴里镶嵌着的几颗大金牙,暴漏了他的身份,大家都察觉到了,他是一个身家富裕的人,最起码比我们要好。

    额头上的皱纹笑成了三条线,他伸手的时候,我看他手指头上满是老茧,右手的食指带着一个看起来应该是上好玉料的大戒指。

    “你们看我做什么啊!”他说话的口音有点像浙江地带的南方人,嘴里那几颗金牙闪闪发光。静影沉不住气了,她迫切的想知道,师爷手里的那张图纸,对现在出去的局势有没有用,:“你那张图纸呢?”

    师爷听静影乍一问,脑子没经过大脑的回答,:“恩,在我小葫芦里呢!”他刚说完,发觉露馅了,还没来的及挽回自己说的话,静影快速的把师爷挂在脖子上的小葫芦摘了下来。

    画上的图纸明显的标有了谷缝和水潭的位置,前面遇险的状况和看到的建筑物也标明了,唯独进来时遇到的那个用青石膏抹成的棺材消失了,还有害怕的枯手过程。

    静影一伙失散的人,八成是让里面可怕的怪物杀害掉了吧!

    还好图纸的地图构造,详细的描绘了这个谷缝之间的情况,也使大家知道师爷为什么不愿意把图纸给我们,因为锁链牵成的棺材,里面放满了金银财宝,他是想独吞吧!

    图纸唯一的缺憾是少了半块,纸岔撕得歪歪斜斜的,像是在慌乱之中匆忙撕下来的。

    赛四川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见到这情况,两只大眼珠子,不停的再翻着白眼,嘴吧唧了几下,她的举动明显是生气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拉了拉他的衣角,示意他注意形象,扭过头去,从自己的后裤兜里拿出了一张纸条,纸条边缘的茬子,和师爷的一对比,好家伙,完全吻合。

    “你怎么有这个?”在场的几个人包括师爷都诧异的看着赛四川,都好像是见了天上掉馅饼样的惊讶不已。

    “我,我也不知道。”只见他挠了挠头,也满是郁闷的表情,“好久就在我的兜里,我也不知道,它是从哪国来的。”赛四川无奈的摊了摊双手,作出了无辜状。

    我打开了纸条,纸上的字迹清晰可见,没有一点的被水泡过的痕迹,只有我的双手,颤抖着走了形,心说,赛四川落水的时候,自然这张纸条也侵过了水,为什么却没有损伤,难道这张纸条上贴了一层塑料布,防水了?

    可这一观念在我提出质疑的刹那,立刻被抹杀掉了,因为手中的纸条是软软的,没有丝毫沾胶布的迹象,静影冲我要了那张纸条,在一片干燥的地上,小心翼翼的拼接成了。

    眼前的景象着实让我们惊讶的抻长了舌头,原本不规则的地图图案,竟然变成了一只黄鼠狼的动物图形,而且有鼻子有眼,代表鼻子眼睛的器官,都是一些玛瑙珍珠之类的稀世物品,整理规划的十分的整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迹象。

    吸引我的不禁是这个,最吸引我眼球的是黄鼠狼的肚子里,也可以说是腹中,有一个不大不小,在白纸黑字上,显得格外耀眼的金粉色珠子,这珠子位置的设计,别出心裁,一般人是想不出来这么绝妙的设计的。

    两张纸的中间正好是珠子分成两半的界限,而且恰好是黄鼠狼腹中不偏不倚的中间部位,由于人正常的看张纸的话,首先会看中间的部分,其次才会看到边上。

    师爷的这张纸上,中间的部分就引起了我们强大的兴趣,全神贯注的看着中间的细节,忽略掉了,被纸岔淹没掉的金粉半球。

    这颗珠子虽然在纸上,但我的心里有种相信神笔马良的预感,我一直坚信,这颗珠子某天会跳下来,和我开口说话。

    赛四川这一半的地图没有和师爷拿的那半张路线图描写的清晰,只是把大致轮廓,哪里有几口棺材,说的倒是很清楚,剩下的只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半个黄鼠狼的身子和脑袋。

    金粉的气味有点像汽油似的刺鼻,对于我这有点气味癖的人来说,反倒是件很爽的事情,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曾经喜欢闻妈妈用的香水,或者是夏天防蚊子叮咬的花露水,当时妈妈还以为自己的孩子从小就爱美,长大肯定会很懂事。

    可没想到中学的时候发生了那件事,还被批成了早恋的名号,异味癖渐渐的再加重,侵蚀着我的鼻子,心理。

    按照地图的指引,我们成功的脱离了山洞,但,更大的危险正悄然无声的向着我们的方向渐渐的,不断的靠拢着,所有的人都以为寻找到了宝藏,其实只是看到了海市蜃楼而已,真正的危险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