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后华 > 正文 第617章 孙妙依

正文 第617章 孙妙依

 热门推荐:
    就在第二天晚上,他们一行人因为一个秀女突然生病。并没有赶到下一个驿站,于是,他们只能露宿荒野。

    “真是的,你可病的真及时,如果不是你,我们现在已经躺在床上了,而不是睡这连腿都伸不开的马车里。而现在还得吃这些没有味道的野味,如果我长胖了,是不是算你的。”

    秀女郑佳人和其余的秀女一起,围坐在火堆旁,一句话也不敢说。毕竟周婉约厉害的性格,他们一行人没有不知道的。

    “周婉约,佳人都已经病了,你还这么说,你到底是不是人?我们都露宿荒野了,又不只有你一个人,刚才鸡腿都给你吃了,你还要干嘛?”

    “噗嗤”

    听到邬琪这句话,苏倾城倒是笑了起来。

    如果无奇不说这句话,那么它还会觉得他是因为朱婉约对症家人不满才这么说的。他一说乐乐鸡腿两个字,苏清晨就突然想起他的吃货本质,恐怕对方等等于怀的是周婉约抢着将那只野鸡的鸡腿给吃了。

    她目光落在周婉约身上,这个女子嘴巴的确特别厉害,整个人有种乡间妇人泼辣的感觉。

    偏偏行为举止又不见多粗鲁,看来也是被娇养长大的女孩儿。

    她没有多注意周婉约,对方也没有注意到她。

    因为刚才发笑的不止是苏倾城一人,显然,其他的秀女也明白邬琪的吃货本质。

    周婉约站起身,插着腰,指着邬琪道:“我和郑佳人说话,又没和你说话,你干吗这么着急?我被她连累得只能睡在马车上,明天说不定身体还要疼,再过半个月就要到陇门了,到时候我状态不好,到时候选不上,难道你赔我吗?”

    邬琪站起身,冷哼了一声:“赔你就赔你,你要嫁给我,我就娶你不就行啦!”

    周婉约闻言,气得面色发红,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可是无奇却曲解了她的话。

    “你……你……”

    结果“你”了半天,也没“你”出来。这时候孙妙依拉了她的衣摆一下,她才气哼哼地重新坐了下来。

    而苏倾城之前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孙妙依的身上,这个女子很少说话,似乎真的是特别文静,就连苏倾城之前在邬琪那儿套话的时候,邬琪都没怎么提她,似乎并不在意此人,

    然而苏倾城在宫中待过,深知不会叫的狗要人才是最厉害的。

    玲华已经说过,之前那位安溪之所以会被黄二公子看中,恐怕就有这三人中的其中一人捣鬼。

    如今看来,这孙妙依的嫌疑是最大的。

    苏倾城并没有仇恨她的意思,也没有打算替那个死去的安溪报仇。

    她又不是圣人,如果谁冤死了她都要去报仇,那么她还要怎么过自己的生活?

    不过虽然不会报仇什么的,多注意一下还是要有的。毕竟对方能坑安溪,下一次说不定也能想着坑她。

    当然,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被坑的是谁就是了。

    孙妙依似乎也注意到了苏倾城看她的目光,也苏倾城看了去,然而她看到的,不过是苏倾城蒙着面纱的脸。

    或者说,只是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睛。

    在那双眼睛中,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情绪。

    然而孙妙依却从中看到了无情、冷酷与杀戮,这些隐藏得很深的情绪,居然在一瞬间就被她捕捉到了。

    如果苏倾城知道的话,恐怕也会惊讶。她虽然没有过于伪装,但是也不是谁都能看出她眼底的情绪的。

    孙妙依低下头,没有再看苏倾城。

    不过她的心中却掀起了滔天骇浪,她不知道苏倾城究竟是什么身份又有个多少杀戮,才会在平静之下隐藏着如此血腥的一面。

    她此时心里有一点动摇,到底要不要对苏倾城动手。

    正如苏倾城所猜测的一样,安溪之所以会落的那般下场,全都是因为她在背后操控。

    她只不过是略施小计,对方就乖乖的送入了把自己送入狼口。这怪不得她!

    她只不过对她说,外面免的花园里,有她最喜欢的黑色芙蓉花。

    而且她还特意说了正午时分黑色芙蓉看起来才会最好看,并且那个时候也不会有什么人在花园里面。

    安溪也就没有怀疑,就在第二天正午,兴冲冲地去了外面的院子里,然后就被黄二公子看了个正着。

    孙妙依觉得,自己也不想杀她的,她只要稍微聪明一点儿,也就不会死了!

    没错,就是因为她太笨了,才会死,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她的死就是因为她太蠢了!

    她也不是什么喜欢杀人的人,可是她这一次进宫,她必须得到秦帝的喜爱,因为她身上背负着的,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命运,而是全族的命运!

    所以,所有挡在他们面前的人。都得死这里!

    这个苏倾城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以她观人的本事来看,对方明显是一个美人,而且是一个比安溪还要美的人!

    当然,这因为她了解黄家的当家人,那个男人向来都是唯利是图,哪怕是时间少恐怕也不会抓一个美人来滥竽充数。

    对方在如此快的情况下就找到苏倾城,那么足以说明苏倾城的容貌非常的出色。

    此时,她也以为苏倾城就是叫做云铛。

    苏倾城此时自然不知道,已经有人把她给恨上了。

    当然,这个恨只是因为她长得好看。

    接下来,秀女们也并没有在抱怨什么的。

    毕竟事实已经注定了,再怎么吵了,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件事。

    所以大家都回到马车里休息了起来,养精蓄锐起来,准备半个月后进陇门之后的选秀事宜。

    在半夜的时候,苏倾城出了马车,看上去似乎要去解决生理问题。

    而在这个时候,之前仿佛一直注意苏倾城的孙妙依也出了马车。

    在苏倾城离开的时候,玲华自然也跟着。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孙妙仪的表情才更自信了一点!

    如果只是苏倾城一个人离开,孙妙依还会想对方是不是对她有所防备,是在给他下套了。

    如今一来,并不是苏倾城一个人,那么她就觉得对方真的只是去如厕而已,这样一来,她的计划就可以开始了。

    “呜呜……”

    苏倾城突然听到了一阵哭声,她停下了脚步,问玲华:“玲华,你听到哭声了吗?”

    玲华面上带了一丝戏谑的笑容,不过声音却带着害怕:“哎呀主子,我也听到了。怎么办?不会是鬼怪吧?”

    苏倾城声音强自镇定:“你镇定一点儿,这世上怎么会有什么鬼怪,我不相信会有鬼怪。”

    “主子我们还是快离开吧。”

    “嗯。”苏倾城也赶紧点头。

    正在装哭孙妙仪有一些恼怒,她们走了,她在这里装哭的意义不就没了吗?

    不行!不能让她们离开,她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想到这里,孙妙仪哭的越来越大声了,最后苏倾城停下,给玲华道:“不行,我听见了有人哭,肯定对方有什么伤心事,说不定遇到了什么麻烦,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

    玲华的声音中有一些胆怯:“柱子还是别去了吧,天色这么晚,我们又在荒山野岭的如果遇到了什么野狼。熊什么的?恐怕就没命啊。”

    哭声突然断了一下,孙妙依贝玲华这话说的有些心惊胆战的。她看了一眼周围,生怕有一只狼或熊突然扑了出来。

    于是她哭得又大声了些,不过这声音苏倾城个玲华能够听清楚,但是那些侍卫,还是没办法听到的。

    她准备赶紧将苏倾城和玲华给引过来就离开,而这个时候苏倾城也很仿佛很害怕,不过很快,她就道:“不行,我们过去看看吧。如果真的有危险,到时候我们大声呼救,那些侍卫就一定能够很快地赶过来。”

    最后玲华也只能勉为其难地道:“好吧,我听主子的,待会儿,如果有什么危险,主子快点跑吧。”

    孙妙仪听到这里,都有点羡慕是苏倾城了,她怎么就没有这么忠心的丫环呀?

    如果有这么忠心的丫环,现在也不用什么事亲力亲为。

    很快,苏倾城和玲华就看到了蹲在地上的孙妙依,并且还认出了她。

    苏倾城快步走过去,蹲下身问道:“孙小姐,你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哭?是有什么麻烦事儿吗?”

    孙妙依笑了笑,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终于等到了这两人。

    她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苏倾城,道:“我想家,我不想离开,我不想进宫。如果我进宫了,我这辈子说不定再也没有办法见到我的家人了。”

    说到这里,她拉住苏倾城的手,道:“云小姐,应该怎么办呀?我真的不想去。眼看我们离陇门越来越近了,我的心也越来越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

    “云小姐,我父亲死的早,如今就只剩下一个母亲下面还有六个弟弟妹妹。以前我在家还能帮着母亲绣绣帕子卖钱,如今我走了,我母亲一个人带着弟弟妹妹该怎么活下去呀?”

    “云小姐,只要一想到这里,我就吃不下饭,也睡不着。我不想离开他们,我真的不想离开他们。”

    说到这里,她就哭得更厉害了。

    苏倾城面上露出了同情的表情,她抱着孙妙依不断的安慰道:“孙小姐,你别哭了,我们一起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她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苏倾城之前还在想,如果孙妙依准备对她动手,会想出什么办法对付她。

    没想到对方想的竟然是这样的毒招。

    一般情况下,只要是女孩子听到另外一个女孩子这般说。肯定是会帮助对方的!

    而帮助秀女逃跑的罪名。根本就小不了。

    不过,苏倾城觉得对方恐怕想的还不只是想给她安这么一个罪名。

    毕竟帮助秀女逃跑的罪名虽然已经够大了,但是到时候她只要否认,也是无凭无据的。

    孙妙依不可能亲自站出来指认她帮助她逃跑,那样她一直维护的形象就彻底的破灭了!

    孙妙依绝对不会将自己陷入那般境地!

    当然孙妙依也可以说苏倾城嫉妒她容貌美,所以才会将她赶走。

    不过这样的谎言荣耀呗戳穿,苏倾城只需要将脸给露出来,对方就话就不攻而破了。

    她相信孙妙依绝对不会做这样没有把握的事。

    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苏倾城都觉得恐怕孙妙依还有后招等着她。

    既然如此,她何不就接接招?!

    想到这里,她冷漠地笑了笑,不过语气却是非常的柔和:“孙小姐,你自己有没有什么主意?让我这时候想,我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孙妙依眼睛亮了亮,随即抬起头,凄凄切切的道:“云小姐,我会不会麻烦你呀?”

    苏倾城心里冷哼了一声,这一向都是那些女表子喜欢说的话,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到时候出了事儿,绝对会把她给推出去,说不是我自己怎样怎样的,都是她逼我要怎样怎样的,甚至还会怪罪她,说什么“都怪你帮我”之类的。

    不过她还是非常温柔地道:“没事儿,能够帮到孙小姐,我也很开心。而且是我自己答应帮助你的,孙小姐不必觉得什么负担?”

    孙妙依听到这句话,面上做出感动的表情,嘴里却不客气地道:“我有一个办法,就是明天我们大概就会到代县,我在代县那里正好有认识的同乡,到时候只要云小姐和我一起出去说逛逛街,到时候我就可以离开了。毕竟,如果是我一个人去逛街的话,那些侍卫就只会盯着我一个人,我根本没有时间逃跑。”

    苏倾城假装为难地道:“那么我会不会受到惩罚呀?”

    听到这句话,孙妙依松了一口气,如果苏倾城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就帮她,并且还不计较得失的话,那么她又会猜想对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她的计划。

    如今对方这般说,她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不会的,云小姐,只要到时候你说我是自己走丢的,那么就没事儿了。他们绝对不会猜到,我是私下逃跑了。”

    苏倾城为难了一下,最后掉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