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东宫难宠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震怒,生死逼迫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震怒,生死逼迫

 热门推荐:
    她还未查清石竹老子娘的来历,没成想她便没了。

    石竹娘亲不似寻常之人,她虽自说乃是奴仆出身,可她身上高贵的气质,无不在彰显此人出身非富即贵。

    且石竹天生神力,石竹老子娘又懂得岐黄之术,石竹的爹爹是何人无人得知,寻觅不到一点点线索,这一切随着石竹老子娘的离世,更加变得扑朔迷离。

    洛冰婧上前矮下身子,将石竹搂入怀中,石竹虽前世陪伴她不久,可今生却是她最信任之人,这丫头平时莽撞已冲动,可一切皆是为了她着想,今日她是第一次瞧见石竹这般伤心。

    思及远在边关的娘亲,将心比心她如何能体会不到石竹现在的心境。

    当下便轻声安慰道:

    “石竹,皆是本宫的过错,未能派人保护你母亲。收拾一番本宫陪你一道出宫前去为你母亲送行。”

    说着便吩咐云青准备出宫事宜,另一边则是吩咐小宫人前去将她出宫的消息禀报给圣上。

    现在侯宏文待她极为宠幸,一切事宜皆是顺利进行。

    石竹千恩万谢对着洛冰婧再三叩首,主子能随她一同前往送母亲一程乃是她的福气。

    当洛冰婧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宫之时,引起了后宫不少妃嫔的猜疑,皆是纷纷猜测此番婧皇贵妃出宫所谓何事可是与陛下有关。

    一路上石竹偷偷抹着眼泪,越是靠近云静庵,便越是悲痛。

    当行至云静庵时,石竹却又胆怯了起来,不敢踏下马车生怕看到已死的娘亲。

    洛冰婧与云青深知石竹的苦楚,率先下了马车。

    当瞧见云静庵时,一股没由来的怒气充斥着洛冰婧。

    云青亦是眼中布满了怒意,这般景象若是让石竹瞧见了,岂不是剜石竹的心。

    但见云静庵外张灯结彩,挂着喜庆的绸缎,观门大开,朝里望去更是喜庆。

    石竹已做好了准备,当下了马车瞧见此景色,面容之上皆是惊愕,随之而来的皆是怒意滔天。

    当下便气势汹汹朝着云静庵行去,娘亲刚刚没了,云静庵居然这般凉人身心。

    一小尼当瞧见观外的人马之时,立马心中一惊快速朝着观内行去。

    这可如何是好,没成想皇贵妃娘娘居然会自宫中前来为老尼姑送行。

    石竹此时已冲进了观内,洛冰婧见此立马吩咐侍卫紧随其后。

    在云青等人的初拥下飞快朝云静庵行去,生怕石竹受了委屈。

    石竹涨红了眼眸,一把抓住其中一小尼,斥闻道:

    “庵中有人逝世,为何还这般张灯结彩,难不成这是云静庵的做派。主持在哪我要见她,我娘的尸首在哪。”

    小尼被石竹提着衣领,双脚离地加之石竹的模样十分可怖,惊的小尼瑟瑟发抖,畏畏缩缩道:

    “姑娘,今日乃是……乃是忠义王妃在此……在此为淑皇贵妃祈福,庵中逝世之人乃是一老尼姑……”

    说到此处,小尼猛然间住了嘴口,这才想起刚才这位姑娘可是询问她娘亲的尸首在哪。

    小尼话语之中显然是对石竹的娘亲不敬,石竹一把将小尼踹开直奔娘亲所在的院落而去。

    小尼这厢还未回过神来,便见一行贵人行了进来。

    当下便心下一惊,她曾听观中师姐们说过,那已逝的老尼有一女在皇贵妃身边当差。

    想必此人便是宫中的贵人。

    当下便是跪伏在地,请安道:

    “贫尼拜见娘娘。”

    洛冰婧看了那小尼一眼,开口询问道:

    “为何观中张灯结彩,居本宫所知今日观中可有师傅逝世。今日本宫前来便是送故人一行,没成想云静庵便是这般对待本宫的故人。”

    小尼一听,背脊之上便起了一层冷汗,额上起了一层博汗,支支吾吾道:

    “忠义王妃早已与十日之前与主持定了今日祈福,恰巧遇上二师伯逝世。主持已答应之事不能推脱,未有静搁二师伯一日,待明日便为二师伯超度。”

    忠义王妃,可真真是巧合。

    当下云青便绕过小尼朝观内而去,此时已有不少尼姑纷纷前来请安问礼。

    得知此事之人皆是内心彷徨不安,尤其是老尼姑的尸首无人看管被随意放置在材房之中。

    若是被皇贵妃娘娘瞧见了,定是不会轻饶了观中众人。

    突然自远处传来石竹的痛哭之中,其中夹杂着怒气。

    洛冰婧等人立马加快了步子,当遁声而来时,便瞧见石竹抱着一具衣衫褴褛的尸体痛哭。

    洛冰婧瞧见此景,对着闻讯而来的主持等人便是怒斥道:

    “本宫要一个交待,今日若非无人能解释,本宫便让观中所有人为师太陪葬。”

    当下众人便是一个哆嗦,心下发颤面色惨白。

    主持师太比之她人较为镇定,上前两步,道:

    “启禀娘娘,师妹为人较为冷淡。不喜她人靠近其居住院落。待观中之人发现之时,师妹便已是这幅模样。今日碰巧遇忠义王妃祈福,还未为师妹整理遗容,此番纰漏皆是贫尼的过错。还望娘娘饶恕观中众人。”

    云静庵之人一而再再而三提及忠义王妃,为的便是让她有所顾忌。

    可云静庵之人并不知晓,她与忠义王府现在可是针锋相对。

    她怎会顾忌其它,而因着忠义王府的颜面便不追究此事。

    洛冰婧面露冷意,声音冷漠无情道:

    “依本宫看来,云静庵之人并非是出了纰漏,忠义王妃前来祈福本宫不管。可是故人逝世却遭此相待本宫岂会坐视不理。来人将云静庵所有红绸灯笼统统换成丧葬之物。”

    主持师太微愣,全然没想到婧皇贵妃居然会罔顾忠义王府的颜面。

    “这……这怕是不妥,娘娘忠义王妃早在十日之前便与云静庵定了今日祈福之事……贫尼不能失信于人,还望娘娘容贫尼一日,待明日贫尼定会为师妹主持一场超度。”

    洛冰婧面色骤变,厉声喝道:

    “动手,本宫只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今日为师太超度,不妨忠义王妃前来祈福。二是今日依旧张灯结彩为忠义王妃祈福,待祈福完成云静庵众人皆要为师太陪葬。本宫今日便在云静庵等着,若诸位师太下不了手,本宫不介意送诸位一程。”

    众人闻言纷纷跪伏在地,战战兢兢的看着主持师太,她们虽是尼姑不假可她们并非是视生命于无物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