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神珠能种田 > 正文 第87章 千目龙蝇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可是噬灵兽总也长不大,穷奇和腾根都已经开始转世轮回,噬灵兽却才二十几岁的样子。愛?尚ノ亅丶說棢”阵良说完,看着这个不大的家伙,心里也在好奇,千年才能长大一岁,那么他的寿命岂不是无穷无尽了?

    两人一兔就这么看着悬浮在空中的噬灵兽谈论着,可是做为被谈论的主角噬灵兽不干了,先是使劲吸了一口灵气做出一脸满足的表情后,才口出孩童的声音道,“你们说够了没有?谁能放我下来呀?”

    “嗯?”再次听到非人类说出人话,项清溪没有惊慌,“能说话啊,这就好办了。”随后用手一指它身后的洞,问道,“这洞是你挖的?”

    小恶魔努力的想转过头看,但却没有成功,只好答道,“嗯是啊,那洞里有一个恶灵,被我吃了。”

    “恶灵?什么恶灵?”项清溪再一次听到恶灵这个词,反问道。

    “你放我下来,我给你看。”小恶魔灵动的眼珠滴溜儿一转,说道。

    在神珠里,项清溪可不怕它耍什么花样,手一挥,小恶魔就恢复了自由,落地之后的噬灵兽并没有说话,而且是原地转了个圈,好像在寻找什么,然后甩开四脚,蹬蹬蹬的向灵泉跑去。

    项清溪并没有制止它,只是远远的看着,跟着,他也想看看,这小家伙到底想干什么,玉兔则趴在界膜的洞口向外张望,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走向灵泉那边。

    当噬灵兽跑到灵泉边,张大嘴巴,流着口水,猛的向水潭扑去,却被一股无形的大力传来,把噬灵兽推到一边,阻止了它进入灵泉范围,努力尝试了几次之后,都无功而返,呜咽一声,委屈的盘在地上,把头枕在前腿上,眨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灵泉。

    “怎么想喝?”闪身过来的项清溪看它那样子,顿觉有趣,便问道。

    “嗯嗯。”噬灵兽猛的抬起头,不停的点着头,面部露出渴望的神情。

    “给你。”项清溪手一挥,一个个灵液水球排着队向噬灵兽飞来,噬灵兽见状,兴奋的张大嘴巴,不停的吞噬着,那模样像是很多天没吃饭一样,贪婪的都快要咬到舌头了。

    一会儿,“呃。”的一声,打了个饱嗝,满足的伸出长舌头,把整个脸都舔了个遍,然后支起四肢,前腿支后腿躬,仰天长啸一声,“吼。”随着长啸,身体好像大了足足一圈,翅膀都跟着伸展起来,面部也不那么狰狞了,本来就灵动的大眼睛变的更加水汪汪的。

    “恶灵就是这个。”噬灵兽肚皮收缩,呕了几下,“噗”吐出一物。

    “这是什么?好恶心。”项清溪向手退了两步,只见一个半寸来长的像蛆一样东西被吐了出来,全身光溜溜的,还在那里蠕动,身子一端还有两个像是没有睁开的巨大眼睛,带着噬灵兽的口水,一副病殃殃的样子,看来要活不成了。

    一直跟在项清溪身边的阵良,突然快步上前蹲下身来,看了一眼才大声叫道,“啊?主人,这,这,这是步虫,千目龙蝇的幼体,奇怪,不是应该灭绝了吗?”

    “千目龙蝇?那是什么?”看着阵良吃惊的样子,感觉此物不简单。

    “千目龙蝇是产于仙界蛮荒六大死地之一饕餮沼泽的上古奇虫,带有少许风系真龙的血统,它擅长风遁,可操纵妖风。头顶有两个巨大的蝇目,由千只小目组成,一切幻术、遁术均对其无效,而且极难捕捉,又难养活,随饕餮的死而灭。我记得饕餮应该轮回去了呀?奇怪,它怎么没灭?”阵良连忙解释道。

    “它是不是什么龙蝇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是蛊,是恶灵。不然我也追不上它。”喝饱了的噬灵兽,蜷缩在地上,发出依旧孩童般的声音说道。

    “你怎么确定它是蛊?”项清溪低下头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噬灵兽问道。

    噬灵兽懒洋洋的支起身子,绕着这只虫子来回走动,“师父们说,蛊其实是追踪你们人类的一种工具,后来被恶人所利用,蛊虫只要闻过人类使用过的东西,就能追踪于无形。但只要它们成蛊之后,从我身边飞过,我就能看到一条血线,这是我的能力,我会巡着血线就能找到它们。”

    说完,噬灵兽低下头,又盯了一眼地上的蛊虫继续说道,“虽然这个恶灵的血线很暗淡,但我还是认的出来,它应该是被它的主人弄丢了。我能记住这条血线,我也能找到它的主人。”

    “是吗?那你是从哪儿发现它的?”项清又问道。

    “唉,这就说来话长了,师父们轮回去了,扔下我自己,实在是太无聊,就在弥望林玩耍,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虚空中去了,那里好黑,好安静,我好怕。”噬灵兽带着各种表情说着。

    “有天,突然一丝光亮出现在我前面随后又闭合了,在虚空中出现这种情况很多,这说明,那一处的虚空被撕开,又闭合了,我正感失望时,黑暗中我就看到了一条血线,是蛊虫的血线,沿着直线向远处飞去,它就像是黑暗中的一盏指路明灯,我无处可去,无路可走,就追了下去。”

    “你等一下,在虚空不是只能飘荡吗?你怎么能按你想的方向追呢?”项清溪想起玉兔给他讲的在虚空漂浮的经历。

    噬灵兽瞪起白眼,有些委屈的说道,“你想一辈子让我在虚空里待着吗?我之所以被称作一步一吸,那不是白来的。我是一路吸着气追的。”

    “哦,好吧,那你继续。”

    “在虚空,我吸的速度很快的,没多久就追上了,就是这条蛊虫,当时我本可以吃掉它,可是我没吃,就一路在它身后跟着。直到它再次撕裂虚空,我才能跟着出了虚空,等我出来时,它就不见了,我只好沿着血线继续追踪,就到了这里了,后面你都知道,不用我讲了吧?”

    “主人,这可是个宝贝,要是能养大它,那可不得了。”一直在观察步虫的阵良突然叫道,“主人,快它有点快不行了。”

    项清溪闻言看去,步虫连病怏怏的状态都没有了,完全是瘫软在地上,看来噬灵兽对他的吞噬伤害极大,还好噬灵兽只是吞,不是嚼,想到这儿,他手一挥,一股灵液便把步虫给包裹了起来,那模样就像琥珀里的虫子一般。

    灵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入步虫的体内,强大的生机冲破了步虫体内的桎梏,蛊虫是被巫术所桎梏,但如果有大量生机侵入时,就会把体内的巫术桎梏清洗掉,从而反噬养蛊之人,这点和元神印记很相似。

    京城孙家,再一次闭关的孔德馨,正在那里盘腿而坐,手指掐诀,嘴中念念有词的运功疗伤,本来有些苍白的脸,已现红润,有了血色,正要收功时,突然一口鲜血喷出,猛睁开的眼睛里透着恐惧,手捂着胸口喃喃道,“什么人能灭了我的蛊种,步虫它……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