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钢铁燃魂 > 正文 第11章 梦想的坠落
    夜深仍未睡,天亮已起床,不在学习就在操练,无暇书信,无暇闲侃,就连饭后散步也带着满脑袋课业问题……来到戴勒菲格高级参谋学院的一个多月,魏斯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他全力以赴,大概只差头悬梁、锥刺股了,但是,常人的潜力是有限的。在一群千里挑一的优秀青年军官当中,他无论先天悟性还是后天能力都无甚优势,一同起步还能争个中上游,这晚来五个多月,拼死拼活也只是勉强脱离末位淘汰区。即便如此,这种苦修也有着相当可观的潜在收获。要知道巴斯顿军校毕业生必须经过4-12个月的军官见习期才能转为正式军官,而戴勒菲格高级参谋学院的毕业生,一毕业就能够担任团参谋长或与之相当的中级职务。同样是进入兵团参谋部,前者的身份通常是见习参谋官,后者可以担任作训室、测绘室、军需室等部门的长官,待遇差别立现。

    在和平时期,学员们最看重综合排名,其次才是人脉关系,而在当前这种大战阶段,人们仿佛置身于惊涛骇浪之中,航船的状况跟每一个人的命运休戚相关,没有人可以心无旁骛地投身学业。战争爆发后,戴勒菲格高级参谋学院暂停招录学制18个月、每半年招手一期的常规学员班,将腾出来的教学资源用于举办4-6周为一期的战时短训班参与者有的是部队被打残打散的指挥官、参谋长,来这里总结教训、分析对策,有的是部队驻地远离前线的军事骨干,来这里学习了解新的战场战法。这些人的军阶普遍在少校以上,肩上缀着将星也不少见。对常规学员而言,能够在学院里结识、结交这些有资历、有能力的中高级军官,无疑会为他们今后的道路提供相应的便利。因此,每当院方安排他们给战时短训班扮演实战操练或兵棋推演的对手时,他们总是想方设法表现自己的才能,给安排作训的教官们提了不少难题。

    有人得偿所愿,有人希望落空,也有人无心插柳。一次兵棋推演,魏斯连出两记奇招,并对推演对战形势做出了精准细致的推断,由此引起了好几位参谋长的关注。当他们得知这个年轻人在巴斯顿军校就读期间就是个与众不同的人物,随巴斯顿学生团参加了边境战役并获得了极高的评价,于是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意欲将其招揽到自己麾下。

    魏斯想方设法来到戴勒菲格高级参谋学院,为的不是个人加官进爵,而是站在更高的位置,让自己的特殊能力发挥更大的效用,帮助阿尔斯特自由联邦捍卫它那可贵的自由精神。尽管未能如愿进入航空专业,但留在陆军部队也不尽是坏事,毕竟“人肉雷达”放眼战场皆好用。对于军官们的诚挚邀约,魏斯既没有应允,也没拒绝,而是跟他们保持联系,时常向他们讨教带兵打仗的经验方法。接触的越多,学到的越多,魏斯受益匪浅,军官们也从他这里获得了不一样的思维方式。

    苦修的时光过得飞快,而战场上的日子则要难熬得多。西部战线并没有像一些人担心的那样迅速崩盘,联邦军队依托莫纳莫林山脉的五大要塞顽强抗击诺曼帝国及其盟国的进攻。在贝拉卡瑟要塞,第1国防师和随后加入战团的第6、第10国防师,协助要塞守卫部队抵挡住了诺曼-巴塞尔联军的连番猛攻,而在边境战役中失去了半数战力的联邦第1舰队,此次以巧妙的战术部署接连挫败了诺曼帝国东方舰队的攻势,在实力处于相对劣势的情况下,将空中战局维持在微妙的均势……

    通过联邦军的内参资料以及新同窗们传递的消息,魏斯密切关注着西线战事,密切关注着第1国防师的处境。为了更好地研究西线战况,他仔细查阅了有关五大要塞的军事资料包括地理地形、设计方案、改造历程等等。在这些要塞当中,贝拉卡瑟既不是最新的,也不是最大的,亦不是地势最险要的。在遭遇敌人同等兵力攻击的情况下,它很有可能是五座要塞里面最先失守的。上一场大战期间,贝拉卡瑟要塞便被诺曼舰队的炮火夷为平地。战争结束后,联邦方面重新部署西部国境防线,新的贝拉卡瑟要塞历经四年才得以建成,此后十数年,它除了武器配置方面的调整,几乎没有得到任何的强化,而驻防此地的贝拉卡瑟要塞师,也一直是弱于标准战斗师的兵力编配。

    弱旅强势,无疑是战场的一处亮点。在官方的刻意推动下,贝拉卡瑟要塞防御战成了宣扬联邦军队钢铁意志、展现军事变革成果的素材。年逾六旬的梵洛将军和他统率的第1国防师,也得到了大篇幅的报道,这支朝气蓬勃的部队得到了“青年铁军”的光荣称号,一大批官兵凭借战功获得了荣誉嘉奖。

    联邦军队在莫纳莫林山脉一线的防守顶住了狂涛骇浪的侵袭,国人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北线却又出了大麻烦。经过一个多月的休整和补充,盘踞在威塞克斯的诺曼军队突然发威,他们在正面战场集中了数千门大炮和千余辆装甲战车,一天之内对联军的马洛戈斯-塞尔西洛防线发动了四次大规模进攻,纵使残骸遍地、血流成河也不退缩,终于在黄昏时分击穿联军防线。夜幕下,骁勇善战的诺曼帝国皇家第1陆战师再次在联邦军队后方实施空降,会同主力部队前后夹击,再次炮制了联邦军的大崩溃。经此一战,联邦军队煞费苦心整顿编训的的北方战斗群不复存在,马洛戈斯-塞尔西洛防线以南各处据点,守军部队风声鹤唳,面对如洪水猛兽般涌来的诺曼军队,不少警备师、后备师一触即溃,导致第7和第8卫戍区到处是四散溃逃的残兵败将。在不到五天的时间里,联邦军在北方战场折损了33个战斗师、21个警备师、17个后备师,损失兵力达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数字。

    这场败仗,让整个联邦为之颤抖!

    这场败仗,使整个联邦为之哭泣!

    联邦总统亲临前线视察,最高军事委员会委员们亲临前线督阵,总参谋长亲临前线调度,大批生力军从联邦腹地开赴北方前线,即便如此,北方战场就像是被毒剑砍伤的创口,止不住的流血,止不住的溃烂。植被丰饶的沙泰尔联邦州在诺曼军队的铁蹄下沦陷,联邦军在亚克马伦联邦州沿维茨巴斯河布设防线,但新防线只坚守了两天便被诺曼军队突破。总参谋部下令撤退部队向该州首府海曼城集结,试图用一场城市防御战拖慢诺曼军队的进攻节奏,但许多部队还未抵达预定位置,诺曼人的装甲部队就已经绕道杀到了海曼城下,以非常规的战术方式发动攻击,守军部队勉强抵挡一阵,匆匆弃城而逃。

    亚克马伦联邦再往南就到了联邦中部的阿尔萨联邦州和帕布伦柏联邦州,这两地交通发达,资源集中,联邦近半数的电力输出、三分之一的冶金铸造工业以及大量轻工行业都分布于此,一旦有失,联邦引以为傲的工业体系将遭受重创。要知道在上一场战争中,诺曼军队只占领了阿尔萨联邦州西部,未尝占领其全境,更没有踏足帕布伦柏联邦州。这一次,诺曼人在东线牢牢牵制住了联邦军最精锐的部队,从北线大举侵入联邦腹地,战争形势已截然不同于前。

    西线尤固,但北线门户洞开,腹地已无险可守。

    危机空前,空前危机。阿尔斯特自由联邦不得不动员全部力量投入这场输不起也不能输的战争,年龄在17-49岁之间,处在非要害岗位的政府人员、工矿企业工人、手工业者等各行各业的的役龄男子全部应召入伍,年龄介于15-17、49-54岁的志愿者也被允许加入军队,年轻女性也被发动起来,代替男性进入工厂务工,劳动强度较低的岗位已基本实现了女性化。

    数以万计没有接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平民都已拿起了武器,各军校、学院的军队精英们岂能例外?总参谋部一纸命令,所有短期轮训班的学习时间减半,常规学员班暂停学业,以毕业生标准加入作战部队。

    这是饮鸩止渴之举,也是别无选择之举。

    进入戴勒菲格高级参谋学院刚满两个月,魏斯接到了属于他的那份派遣通知书总参谋部将其派往新组建的第11国防师担任师作战参谋。

    形势如此,魏斯一言不发地收拾行装,迅速踏上了前往部队报到的行程。

    第11国防师当下正在霍芬蒂斯军事基地接受作战训练。

    魏斯上一次在霍芬蒂斯军事基地逗留不过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当他再度来到这里,却已物是人非。

    从残酷的边境战役中幸存下来的巴斯顿学生团成员们早已奔赴前线,奋勇杀敌,或荣誉加身,或慷慨赴死,唯独他还在这里面对一群懵懂无知的新兵蛋子。

    梦想在此坠落,现实的脚步却不曾停歇。是好是坏,是祸是福,谁也无法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