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佛系虐恋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闹事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闹事

 热门推荐:
    景夜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越走越远,从太阳西下到明月高挂,他没有一点感觉,他已经忘了时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沈姨知道了我对肖的感情,不再让我见肖。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哪个母亲会愿意他的儿子和男人在一起?这不是我早就想到了的吗?

    “哈,哈,呵……”景夜本来面无表情的在路上走着,他突然笑了起来,那是痛苦压抑的笑,听得路人一阵害怕,就像到了痛苦的万丈深渊旁,再走一步,就能掉下去。

    肖,你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好儿子,无论沈姨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她不让你联系我,你就不联系我;她不让你与我见面,你就不与我见面。

    “哈,哈,呵……”景夜又一次笑了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让人退避三舍。他身旁三步以内没有人靠近。

    他的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摊。那是一个大排档,一个大棚子,几张木桌子,桌子旁围着好几把塑料凳子,就成为了一家店。

    景夜想都没想就走了过去,坐在不太结实的塑料凳子上,将手放在油腻的桌子上,将沉重的头微微低下。

    “小哥,吃什么?”热情的老板娘赶忙走过来问。

    “十瓶啤酒。”景夜用压抑、冰冷的声音说着。

    “还有吗?小哥,不尝尝我们这有名的烤肉串,是新鲜的牛肉做的,配啤酒最好吃了。”老板娘不被景夜冰冷的声音所震慑,继续满怀热情地推销着她们家的食物。

    “十串牛肉串。”景夜说出了老板娘希望说出的话。

    “好嘞,小哥,这是啤酒,牛肉串一会就到。”老板娘将啤酒放下,就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琴琴,今天想吃些什么?”

    “老样子,老板娘。”一位穿着略显暴露的姑娘开心地跟老板娘说着,然后又和她的伙伴说着什么。

    “好的,就知道你识货。”老板娘笑着去准备食物。

    ……

    跟旁边的热闹相对的是冷清的景夜这一边。景夜一个人坐在最靠里面的角落里,灯光照下来,若隐若现,只能看到他隐约的轮廓,让人觉得不太真实。他拿起酒瓶,倒了一杯在透明的玻璃杯里,看着气泡慢慢地升上来,然后在瓶口破碎消失。他拿起杯子,一口喝完了手中的酒。

    肖,你为什么不见我?还要出国留学,可能永远都不能再见到我?只是因为沈姨的阻拦,你就真的不再看我一眼了吗?是不是,是不是你自己不想……

    景夜不敢再想下去,他继续倒酒,接着喝酒,一杯接着一杯,杯子都没有空闲的时间。

    “哟,小哥,挺能喝的啊!”老板娘放下刚烤好的肉串,瞅见景夜喝得这么凶,不禁开口提醒,“来,小哥,别一直喝酒,吃一口肉串,保证让你唇齿留香,怎么也忘不了这味道。”老板娘拿起肉串,递给景夜。

    景夜抬起头,看见老板娘脸上善意的笑容,放下手中紧握的酒杯,拿过老板娘手中的肉串,狠狠地咬了一大口。他对别人的好意总是拒绝不了,总是会被那一点点的关心打动。

    “味道怎么样?”老板娘期待的问着景夜。

    “很好。”景夜说出了两个字,又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咬着手上的肉串。

    肖,为什么一个小摊的老板娘都会比你在意我?你是不是害怕与我见面,害怕面对这样让你恶心的我?害怕对你有不正常心思的我?你是不是不知道怎么拒绝我才不见我?景夜想着想着,便觉得心痛得无以复加,痛得眼中都出现了红血丝。

    “我就说嘛,那小哥,你慢慢吃,还有需要叫我。”老板娘笑容满面地离开了。

    好几个看起来无所事事、没事找事的小混混走了进来,一来就占了两张桌子,总共八个人。

    老板娘赶紧去招呼,对他们稍显客气地说道:“这几位帅哥,想吃什么啊?老板娘的小摊的味道可是一绝。”

    “哦,是吗?那老板娘你把这最好吃的都上来,哥几个只要最好的。吃得哥几个高兴,什么都不用说,重重有赏。要是让我们不满意,你知道后果。”一个看起来像是狗腿子的混混说道,“你说,是吧?老大。”说完,他看着对面默不作声的人。

    “狗腿子”对面的人留着非常非主流的飞机头,还染成了暗红色。他懒懒地坐在那里,大声地吩咐着:“话不多说,快上菜!”

    “好好好,菜马上就来。”老板娘不敢得罪他们,她先把啤酒拿上桌,然后赶紧去拿烤串。

    “狗腿子”见旁边的桌子上坐着一个穿着吊带,露着肚脐,穿着略显暴露,长得还挺养眼的一个女生。他就忍不住去调戏那个女生:“哟,小妞,长得挺对哥胃口的啊!”

    “狗腿子”想搭话的养眼女生没有理他,继续与自己同桌的女生聊天。

    “小妞,脾气挺大啊,不理人。”“狗腿子”见“养眼女生”不理他,就越想跟她说话,他拿着一瓶啤酒和一个玻璃杯,坐在了她旁边的凳子上。

    他倒了一杯酒,放在桌子上,说道:“小妞,你今天要是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养眼女生”见这个人纠缠不休,顿觉郁闷,跟她旁边的女生示意了一下。然后撑着可有可无的笑对“狗腿子”说着:“帅哥,今天日子不对,我不舒服,没法喝酒,真是对不起了。”

    她又继续喊道:“老板娘,钱放桌子上了,我们先走了。”她和她一起的女生站起来就想走。

    “狗腿子”想了一会,在离大排档几步处,他拦住她们的去路,有点生气意味地说:“你当老子是傻子啊,日子不对还吃烧烤,桌上的串难道是假的?今天你要不把这杯酒喝了,你就别想走!”“狗腿子”开始不依不饶了,他觉得“养眼女生”扫了他的面子,他一定要把这口气给挣回来。

    “唉唉唉,这是干什么?”看到情况不对的老板娘赶紧小跑过来,站在“养眼女生”前面,她希望调解一下,保护她的这位小熟客,让她别受伤。

    一起的女生在老板娘耳边小声地说:“他要让琴琴喝酒,琴琴不想喝,他一定要琴琴喝,然后他就拦着我们,不让我们走。”

    “这位帅哥,她不能喝酒,要不你给老板娘一个薄面,老板娘替她喝了。”老板娘笑着说着折中的办法,将手伸了过去,就想拿过“狗腿子”手中的酒杯。

    “狗腿子”将手抬高了一些,毫不客气地说:“这可不行,今天这杯酒,就非她喝不可了。”

    “这……”老板娘朝后看了一眼“养眼女生”,她依然保持之前的态度,一点也没有要喝酒的样子。

    老板娘见她这个样子,她不想勉强她,站在他们的中间,还想帮帮“养眼女生”。她见“狗腿子”不注意,立马拿走了酒杯,快速地喝完酒,然后对着“狗腿子”讨好地说道:“好了,这位帅哥,酒呢?老板娘代替她喝了,你今天的酒钱,也算老板娘我的,你看这样,行吗?”

    “行,行什么行。”“狗腿子”气到说不出话,这老板娘出来搅什么局,说着就伸出手推了老板娘一下。老板娘一下子没注意,摔在身后的“养眼女生”身上。

    “没事吧,老板娘。”“养眼女生”眼疾手快地抚住老板娘,紧张地问道。

    “没事没事,我没事。”老板娘立马站了起来,说着自己没事。

    “狗腿子”还想要再教训一下老板娘,让她以后懂点事,知道哪些人不能惹。他站在老板娘面前,抬起手,用力地挥下。手在空中被强大的外力固定住,无法动弹。他转过头,想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管他的闲事。碍事的男人留着短发,微微有些刘海,皮肤白得在灯光下发亮,眼神非常冰冷,紧紧地盯着他,好像随时要把我他冻死。

    “小,小子,看什么看,赶紧把我放开,不然有你好看。”“狗腿子”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强作镇定地说道。

    抓住“狗腿子”手的人正是景夜,他本来坐在一边,独自承受着心脏破碎无法补救的巨大伤痛。他还用酒精来自我麻痹,希望能够有所缓解,可是用处好像并不大,痛还是这么明显。他的不远处,突然传出一阵骚乱,他看着好心的老板娘赶紧跑了过去,与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说着话,说着说着,那个男人竟动起了手。虽然只是小小的关心,但他也不想欠别人的,今天这个忙,他帮定了。他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用力地抓住男人正要放错地方的手。他将男人的手使劲往旁边一拉,男人也跟着他的手往旁边踉跄而去,他再握住男人的手往自己身后一扔,男人随着手的惯性摔了个狗吃屎。

    “狗腿子”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不甘心地喊道:“你小子好,你也不看看你打的是什么人,一会我老大过来了,要你好看。”

    他说着的同时,他的老大看到“狗腿子”吃了亏,带着他的兄弟,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狗腿子”一见他老大来了,立马诉起了苦:“老大,你可要罩着小弟我啊,这可是在你眼皮底下,你小弟我被狠狠地揍了。”

    他的老大看着“狗腿子”一身狼狈,生气地转过身,说道:“是谁啊?敢在我的地盘上打我小弟。”转过身看到的第一眼,他就看到了那一如既往的尖锐眼神,他就知道了这是他的老熟人——景夜。他扫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几个人,带着有些得意的语气说道:“我倒是谁这么嚣张,原来是老熟人啊,景夜,你还记得我吗?”

    景夜用冷冷的目光看了看对面的人,没想出来他是谁。他静静地站着,一直看着对方,不说一个字。

    “呵,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哪!我是李凡,跟你打过一架,你记起来了没?”李凡有些气急反笑地说着。

    景夜点了点头。他记起来了,是在初中的时候,帮任毅教训过的小混混。

    “记起来了就好,不然不好跟你算账。”李凡咬着牙说着,“上次你趁我不注意偷袭了我,这次我可一定要好好教训你。”景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这是你自找的,你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