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赤兔记 > 正文 402 阿飞控场,羊棱指证

正文 402 阿飞控场,羊棱指证

 热门推荐:
    [夺魄]解符这句话说得甚是惊奇,众人都是一片哗然,便是那了尽和尚也是微微怔了一下。

    让他从这位动不动就撒泼的苦盟主手下活下来,以此作为条件来与净念禅院交换真相?

    这恐怕就不是[了尽僧]一个人,甚至是净念禅院一家可以做主的了。怎么都要看一下那位武林盟主的态度!毕竟他就在旁边站着,一不高兴就是一巴掌拍过来,这解符不死也残!

    毕竟旁边那趴在地上装尸体的风之萧萧,还有被两根筷子穿了膝盖跪着的不老神仙,都是活生生的证明。

    大伙儿都想看这么有趣的事情是如何解决的,却见那阿飞摸了摸鼻子,忽地一伸手,“啪”一下给了解符一个巴掌!不过这个巴掌并没有打到解符的脸上,而是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饶是如此,众人也都是哗然,那解符惊怒不已,涨红了脸扭头怒视着阿飞,眼珠子中的火都要喷出来了!

    “苦命的阿飞!”

    他堂堂一代高手,何曾受过这般侮辱?更何况这人还是一个玩家。却见阿飞懒洋洋道:“看什么看?你的命已经在我手里了。在我手里东西就是属于我的,没有人可以拿你这一条命和我做交易!”

    “胡说八道,我这条命什么时候算你的东西了?”解符大怒。

    阿飞却摆出一副负手而立,抬头看天的装逼姿势:“你、羊棱和都穆,如今都在我三步以内,且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任何人距离我三步以内,生死就已经不由你们自己掌握了。即便是你们在一瞬间把武曌、庞斑,把江湖上十大高手都请来也不行!所以这事儿你就不要妄想了!之前我出全力把你们三个都拿下,难道真是图好玩,穷显摆吗?”

    话说到这里,众人都是讶然。之前阿飞出大招将这三人拿下,三招两式,看起来是挺出风头的,不曾想还有这般打算!不少人忽然间意识到,这苦命的阿飞通过这一番胡闹,竟是已经抓住了这场中的主动权了!

    有这三人在手,今天这七星楼了几乎任何决定都无法绕开他。别忘了那风之萧萧和不老神仙也是如此。

    这个事实让所有人都是心理一动,便是那解符大怒也是愕然。但是高手的自尊让不甘心受戮,他咬牙道:“苦命的阿飞,你好!有本事就杀了我!”

    阿飞却嗤笑一声:“杀了你岂不会太过于便宜?你再怎么说也是一代高手,若是再说出什么拿你命交换的条件,我下一巴掌就是糊在你的脸上,这恐怕就不好看了!”

    [夺魄]解符气的发抖,但内心里却有一股掩饰不住的恐惧,真怕这阿飞当众一巴掌糊他脸上了!这样一来他解符也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即便是以后忽然间剧情反转,他解符说暴起发难,大发神威反杀了阿飞,怕是也是改不了这个屈辱的画面。

    当然大江湖系统也有很多机制防止玩家、NPC做这种无聊游戏,太过分的举动都做不了。只是架不住解符对阿飞的印象极差,总觉得这厮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现在想想,之前阿飞那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看起来简直就是温柔的调戏而已。

    阿飞见这解符不说话了,便又是一笑:“你明白就好。我今天说过要以德服人,只要你们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众目睽睽之下我自不会平白怀了你们的性命!”

    [以德服人]这四个字又冒出来,所有人都是直翻白眼。解符一咧嘴,想要说句撑场面的话,但一时半会竟是不知说出什么好。眼神却是瞥见那阿飞嘴角隐隐带着古怪的笑意,那模样说不出的可恶。人群中一人高声道:“嘿,要是人家不答应呢?”

    阿飞冷笑一声没有说什么。但看态度,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他肯定会用更简单直接的“德行”来处理了!此时那上官婉儿忽地笑了一声,道:“阿飞,既然净念禅院和我都在这里,更有江湖上的豪杰汇聚一堂,咱们不妨听听这几人到底要怎么说?我也想知道‘我’到底是如何偷走那禅念手抄的。这个秘密不说出来,恐怕在场围观的人都不会甘心的。”

    她这一说话,人群中也是传来“是啊”“正当如此”的议论,深觉这上官婉儿善于体察观众所想。阿飞沉吟一会,道:“既然净念禅院的大禅主和上官大人都发话了,解符,如果你们真不是平白栽赃,那就拿出理由出来!我给你这个机会。”

    那解符还是不言,沉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身后的都穆和羊棱却忍不住了,那羊棱大声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要隐瞒的。把咱们知道的都说出来,也让全江湖的人都听到,看我们是不是故意挑拨!净念禅院的手抄本,就在上官大人的手中!”

    那上官婉儿眉头一皱,旋即展颜一笑道:“我手里没有。这就是你们要说的话?也太让我失望了!”

    “嘿,上官大人手里或许没有。但大人有一个徒弟,名字唤作百灵鸟,这个百灵鸟与你关系最为密切,净念禅院的东西其实就在她的手里!”

    这羊棱直奔主题,众人听得都是一惊,便是那上官婉儿也是面带讶然。她沉吟一会,与阿飞相视一眼,然后提声道:“好徒儿,你过来吧!”

    声音在七星楼里面震荡着,传出老远,即便是飞出了门窗也依旧不散。这显示了说上官的深厚功力,众人都是四处看着,好一会儿才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远远传来:“师傅,这么快就召唤我啦!我还没有玩够呢!”

    声音笑嘻嘻的,一开始还在远方,等到最后一个“啦”字落下,一个穿着鹅黄色衣衫的身影轻灵的从七星楼正面飞了进来。小姑娘也不落地,只是一路用脚尖踩着凳子、桌子以及挂在半空的吊绳,转了几下便是从一楼直接窜到了七楼。

    似乎是学着师傅的习惯,她也找了一个凸起的栏杆柱子,有模有样的落了上去。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整个人刹那间由动转静,黄衫飘飘,两条辫子在空中跳跃着,仿佛是精灵手中跃动的小皮鞭。

    站稳之后她才摸着头发笑道:“师傅,你喊我过来做什么?是不是已经把这群贼人都打趴下了?”不过等她目光转了一转,当即撇嘴道:“原来这群讨厌的大和尚们还没有倒下啊!反倒是这几个人……这么惨,看样子一定是那位苦盟主出手了!唉,今天有你们俩人在,这群人在还真是掀不起风浪呢,真是一点儿悬念都没有!我还以为今天能够大战一场,把这七星楼给拆了呢,无趣,无趣!”

    她自顾自说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似乎都对这位姑娘方才的表现印象深刻。尤其是那七星楼的楼主,脸色暗自难看,对这群江湖人动辄就拆别人的楼房深感无奈。

    苦命的阿飞却暗暗点头,发觉这百灵鸟身上的魔女气质越发浓烈了,不为别的,只看她也赤着双足就知道了。看来这种赤脚大仙的习惯,与左手刀吃干粮来练习拔刀术有异曲同工之妙!

    上官婉儿见了自己心爱的徒儿,脸上也露出一丝甜甜的微笑:“玩的怎么样,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吗?”

    百灵鸟轻声哼道:“不过瘾,不过瘾!师傅你要找到人我已经看到了,但是我想找的人还没有看到。”

    上官笑道:“你要找的那个青头想必一会儿就会出现。只要你找到了师傅要的人,今天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别的先不管,师傅喊你过来,是想要和有些人做一个对证。你手里有没有净念禅院的手抄本?”

    百灵鸟愣了一下,道:“什么东西?”

    “净念禅院的手抄本,据说是当年天僧所著。里面有一些天僧当年的感悟,或许还涉及到破碎虚空的秘密呢!”

    “……什么意思,这样的好东西在我手里,我怎么不知道?这是谁说的?”百灵鸟讶然的摊了摊手。

    谈话说到这里似乎要截止了。

    大伙儿一时不知道如何说下去,上官婉儿和净念禅院等人的目光又都落到了羊棱等人的身上。那羊棱道:“这是我们起眼所见,可不是胡说。百灵鸟,你手里有一个麻衣包裹的布包,是也不是?”

    那百灵鸟微微惊讶,道:“麻衣的包裹?你怎么知道?”

    羊棱盯着她,神色淡然道:“你只需要说‘有’还是‘没有’就是了!”

    “有!不过这包括是旁人送给我的一些食物酒水,与那禅院手抄有什么关系?”百灵鸟瞪着她。

    “自然是有关系,你敢当众拿出来吗?”

    “有何不敢!”

    “嘭!”百灵鸟也是一个直性子的人,话没说完那包裹就已经掏出来了,直接往旁边的桌子一扔。那包裹果然是用一层麻衣包着,方方正正的一个盒子模样。百灵鸟冷笑道:“这里面装着我买来的食物酒水,旁的就没有什么了。你们若要看,尽管看个够就是!”

    说着她轻轻一抖手腕,一根白色的带子飞出,仿佛是伸出了一条手臂般将那包裹一裹一抖,干净利落的打了开来。里面的东西也都是骨碌碌的散出来,散了满满一桌子。牛肉、清酒应有尽有,唯独没有什么秘籍手抄。

    百灵鸟冷笑道:“这就是你们要的证据?不过我更想知道,你们是如何知道我有这样一个包裹的,是有人在监视我吗?”

    在众人怀疑的目光之中,那羊棱却冷着脸,缓缓道:“为什么你不打开那件麻衣的夹层呢!”

    百灵鸟一愣,道:“什么夹层?那只是一块包裹箱子的麻布而已!”

    那羊棱却嘿了一声,缓缓道:“有时候,越是不起眼的东西,才可以藏的下宝贝!不是吗?”说到这里他还看了一眼阿飞。那苦命的阿飞眼睛微眯,仰起头看了看头顶,不知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只想要叹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