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死斗无限 > 正文 093 吴邪的成长

正文 093 吴邪的成长

 热门推荐:
    断辰打着狼眼手电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阿宁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看断辰就这么闷头直走,连忙开口说:“你这么乱走不行的,我有地图,先看看再走吧。”

    断辰回头瞥了她一眼,手电照向地面,沉声道:“这地面上有脚印,而且非常新,看数量是三个人和一只海猴子,一定是吴邪他们,之前在门口的石壁上还有他们留下的标记,综上所述,你还要说我这是乱走吗?还是说,你不敢去见他们?”

    阿宁被断辰的话噎了一下,气恼的看他一眼,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又换了一副讨好的笑容,说:“对了,断先生,我听说你跟吴先生认识还不到两个月吧?而且也是因为凑巧才跟他们干起了盗墓这一行,那么您有没有想过另谋高就呢?像您这样的人去做一个土夫子,实在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断辰眼睛眯了一下,心里暗道:“这个阿宁在倒真是个聪明人,从我的态度中知道我对于她陷害吴邪他们的事情并不在意,立刻就想到要拉拢我,真够精明的。”

    阿宁闻言,正想一展口才好好拉拢一下断辰,却发现断辰脸上戏谑的表情,便知道他这是在耍自己,顿时秀眉一簇,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心里则是不断暗骂:这家伙真讨厌,我咒你不得好死!气死我了!

    一向自诩精明的阿宁遇到断辰之后,连连吃亏受挫,心里的娇蛮劲上来,那火气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平息的。

    断辰呵呵一笑,也不理她,扭头专心赶路。

    另一边,吴邪他们三个已经跑到了暗道的尽头,看到一个向上倾斜的斜坡,一路升到头顶的黑暗中去,也不知道是通向哪里的。

    闷油瓶左右看了看,脸色兴奋道:“没错!就是这里!”随即加快了脚步,朝斜坡上面跑了过去。

    吴邪本想将他拉住问些问题,可是闷油瓶动作太快,他只抓到一把空气,只好和胖子一块追了上去。

    斜坡尽头似乎有点光亮,越往上走光线就越明显,三个正在奔跑的人只感觉脚下突然变得平缓,眼前就完全被一股荧光笼罩了。

    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四方形房间,整个房间由黄浆砖砌成,长宽都是二十丈,房间的每一边都有十根巨大的金丝楠木,好似天涯海角的撑天柱一样,周围的墙壁和十米高的宝顶上雕梁画栋,光是五爪金龙就有十条,极端的金碧辉煌。

    宝顶上镶嵌的五十星图,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鹅蛋大小的璀璨夜明珠,荧荧的夜光落在房间四个角落的四面巨大铜镜上,光线互相反射之后虽然不是很耀眼,但足够将整个空间都照亮。

    在房间的中央,坐落这一个巨大的石盘,龙楼宝殿,假山流水一应俱全,层峦叠嶂的束阁高楼更是数不胜数,一看就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宫殿模型。

    闷油瓶此时的眼神无比清明,整个人兴奋的都有些颤抖,不断的喃喃自语:“就是这里!就是这里!这就是云顶天宫!”

    吴邪和胖子根本没听进去,因为他们一个正处于震撼中,另一个则是被那宝顶上的夜明珠晃花了眼睛,正流着口水做发财的白日梦呢。

    吴邪最先回过神来,看到自己身旁的胖子口水都快流成河了,正要骂他两句,却突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一阵劲风。来不及多想,吴邪猛地向前一扑,顺手将胖子也拉倒在地。

    吴邪好像只看到一抹绿色的磷光闪过,左肩膀上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他的背上被抓了几道皮开肉绽的伤痕,一摸便是满手的鲜血。

    闷油瓶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那海猴子一样,连头也不回一下。

    吴邪见海猴子嗷嗷大叫的冲向闷油瓶,可后者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由心里大急,连忙翻身跳起追了上去,可是这海猴子速度太快,吴邪根本就追不上,情急之下抽出他的那把短柄古刀,奋力扔了出去。

    短柄古刀闪出一抹寒光,打着旋扎进了海猴子的后背,飚起一蓬腥臭的血液。

    嗷呜!海猴子痛极,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反身一爪子抓在吴邪胸口,将他打翻在地。

    吴邪胸口处的潜水衣被这一下抓成了碎布条,胸前也是一片血肉模糊。他伸手摸了一下伤口,顿时感觉痛彻心扉。

    看着眼前向自己逼来的海猴子,吴邪心中的那股恐惧感又一次升腾起来,拼了命的往后挪动身子,想要远离对方。

    叮!一声脆响,吴邪低头一看,原来自己一直戴在胸口处的玉甲片掉落在了地上。

    看着这染了血的黑色玉甲片,吴邪脑海里不由的回想起当时断辰在酒店里训练他的场景:

    吴邪不假思索,说:“当然可怕了,那东西能咬死人啊!”

    啪!戒尺落下。

    吴邪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说:“扭头逃跑?”

    啪!!

    吴邪犹豫了半天,颤颤巍巍的说:“因为…粽子能咬死我。”

    啪!!!

    扔下戒尺,断辰面无表情的看着吴邪,说:“刚才那三个问题,你所有的回答都没错。”

    吴邪一脸苦大仇深,控诉道:“没答错你还打我?你有病啊!”

    断辰横了他一眼:“你虽然回答的没错,可是你的思想上一开始就错了,对危险事物的惧怕是人之常情,但也是人类的劣根性。从今天开始,你需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忘记恐惧。”

    断辰笑了笑:“很简单,只要克服那些让你恐惧的原因,你就不会再恐惧了。”

    思绪从那限制级的‘爱死爱慕’画面回到眼前。

    看到那海猴子被前来搭救的胖子拿着一面大铜镜狠狠敲飞,吴邪刹那间突然顿悟了:“如果这些怪物杀不死我,如果我可以凭借自己的本事打败这些怪物,我又何必要害怕它们!”

    胖子一击打飞了海猴子,气焰顿时嚣张起来:“草你娘的!老子粽子都敲死不知道多少个了,就你一只破猴子还敢在我面人五人六的,简直不把你胖爷爷当回事情!”骂完,扭头正准备问问吴邪怎么样,就见吴邪一挺腰从地上跳了起来,脸上漠然的神色让他看了觉得分外陌生,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吴邪没有理会胖子怪异的目光,伸手夺过他手里的铜镜,趁着那海猴子还没爬起来,冲上狠狠照着脑袋砸了下去。

    邦的一声响,那海猴子脸直接被敲的变了形,不受控制的滚出去好几米。吴邪得势不饶猴,紧跟上去又是狠狠一下,差点将那海猴子的脑袋都给拍扁了。

    胖子目瞪口呆:“我草!天真同志怎么也变得这么生猛了?”

    那海猴子倒是真的十分健壮,连续遭到重创居然还没有死掉,反而发起了狂,趁着吴邪攻击的间隙一下将他给掀翻了,大叫一声压到吴邪的身上,朝着脖子张口咬了下去。

    吴邪面不改色的偏了一下脑袋,让海猴子咬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剧痛的刺激让吴邪有些发狂,却没有半点害怕和慌乱。他伸出左手用力扣住海猴子的脑袋,避免它突然发力将自己的肩膀咬下来。随后右手一探,抓住插在海猴子后背上的短柄古刀将其拔出来,紧接着横刀用力一捅。

    短柄古刀非常锋利,轻易刺入了海猴子的颈部。吴邪不等它反抗,握住刀柄向上一拉,顿时将海猴子的脖子切开了大半,红绿色的腥臭血液猛地从它的颈动脉喷了出来,染了吴邪一脸。

    从吴邪被扑倒到海猴子的脖子被割破,时间仅仅过去了几秒钟而已。

    闷油瓶和胖子还没来得及跑过去帮忙,就看到那只海猴子松开了咬着吴邪的嘴,挣扎着站了起来。

    然后他们发现,这只海猴子此刻正惊恐莫名的捂着脖子上的刀口,拼命想要阻止血液的流失但却毫无用处,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就一头栽倒在地,抽搐了一阵后彻底死去。

    吴邪捂着肩膀处的伤口,满脸血污的站了起来,脸上淡漠的神色就好像他杀死的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臭虫一样。

    胖子看了看海猴子几乎断了一半的脖子,再看看吴邪那扶平淡的样子,和闷油瓶对视了一眼,张口冒了一句:“他真的变了。”

    吴邪将气息喘匀,抬手抹掉脸上的血迹,然后看向手中握着的古刀,脸上露出一丝浅笑。

    ……

    &今日三更结束,明天再接再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