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死斗无限 > 正文 295 董香的变化

正文 295 董香的变化

 热门推荐:
    一区,库因克实验大楼;

    “呦!是断辰准特等啊。 ▲∴,”顶着一头蘑菇发的地行甲乙吊儿郎当的从实验室中走出,胡子拉碴的脸上满是不修边幅的贱笑:“怎么?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你的新库因克了吗?哈哈哈哈!”

    断辰没有理会地行甲乙那自来熟的热情,把手里的库因克箱子往地上一放,开口道:“这是我临时使用的库因克,现在归还给了,我的新库因克在哪里?”

    “哈哈,不用着急,我早就准备好了,跟我来吧。”地行甲乙说完转身朝存放库因克的地方走了过去。

    断辰跟上他的脚步,来到一个规格明显高出一般实验室的房间里,正中的那座试验台上,静静的躺这一柄长枪,正g特批给断辰重新打造的库因克。

    “试试看吧,这可是我花费很多心血才打造出来的超级库因克。”地行甲乙指着试验台上的长枪,一脸的自豪和狂热。

    断辰走到跟前,将长枪拿了起来。一入手,断辰就明显感受到长枪身上传递而来的脉动,如同一颗温热的心脏,充满了活力。

    笔直的枪身上布满红黑色的银灰色的纹路,精美的就像艺术品,但却是一件不折不扣的杀器,充满冰冷的寒意。

    这件新的库因克长枪,使用了大量的赫子精华制作,而且极具活性,可以说这就是一只活着的赫子武器,威力比起断辰之前的离凰强了数倍都不止。

    断辰手握长枪挥舞了两下,心中感到很满意,于是伸出手指在枪刃上轻轻一划,任由长枪吸食他的血液,直到整个枪身都变成红黑色。

    “非常好,这件武器我很满意。”断辰笑着将新的长枪收起来,至于名字依然还叫离凰。

    地行甲乙一脸得意:“那是自然。为了制造这件库因克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杀了那么多强大的喰种,我也不回有机会使用这么多高级材料制造这件我最满意的作品啊。”

    “库因克我就收下了,至于这多余的东西,就算了吧。”

    断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却不怎么好看,他从库因克箱子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扣下来一颗极小的球状物体,手指一撮碾成了碎末。

    地行甲乙面色一僵,随即不太自感的干笑了两声。

    断辰没有理他,转身走出房间。一刻不停的离开了实验大楼,前往一区本部。

    “哼,居然在箱子上安了信号发射器,和修吉时那个蠢货对我还真是忌惮呢。”断辰心里想着,开始考虑脱g的事情。

    断辰继续g,不过是为了有机会多打探一下关于秘密实验人造喰种的情报,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g的高层一定对他非常防备,想要查到些什么。基本上已经不可能了。

    不过断辰也不是很在意,反正古董咖啡屋那里已经在准备了,只要把势力初步建立起来,他也就不用在呆g了。等到这个属于吸血鬼的帝国真正成型g顶多就是个绊脚石,随意踢开就好了。

    断辰现在真正在意的,是雾岛董香。严格来说,他对于制造吸血鬼的初拥并不是很有把握。前两天初拥董香也是一时兴起才做的决定,不过断辰是下了血本,不仅用了很多血脉精华。而且还是他自身变异的血脉,也就是说,雾岛董香会成为一个跟他一样的变异血族。所以他对于董香能否成功变化,还是有些忐忑。

    “希望能够成功。”断辰如此想着,要是不走运失败了的话,他也只能把董香这个失败品毁掉了,即使她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之一。

    思虑间,断辰已经来到了一区本部的大楼前。停好车,断辰走进大楼,直奔自己的办公室而去。

    “断辰准特等。”

    还没进门,断辰听到有人叫自己,转过头就看到走来的有马贵将。

    “有马特等,有什么事吗?”断辰嘴角一撇,表现的有些不耐烦。

    看到断辰故意疏远的态度,有马贵将神色不变,只是眼神有些浮动,但也仅仅是转瞬即逝。

    “库因克箱子上安装信号发射器,是为了在意外发生后可以及时回收库因克所做的措施,你不要多心。”

    “切。”断辰面露嘲讽,“这么急着过来解释,只会更加让我怀疑吧。”

    有马贵将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不会相信的,但我只是例行公事罢了。”

    说完,有马贵将就离开了。

    断辰眯着眼睛看着有马贵将走远,耳边回荡着刚才有马在自己耳边小声说的话:“小心总局议会,他们要对付你。”

    “有点意思。”断辰捏着下巴,“看来有马这个人还是有一些价值的,呵呵。”

    转身推开办公室的门,断辰顿时楞了一下,因为屋里站着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晓?你怎么在这里?”断辰有些讶然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你不是应该在13区吗?”

    真户晓看着断辰,展颜一笑:“我现在已经调来本部了,而且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部下。”

    “我的部下?难道?”

    “没错。”真户晓笑的很得意,“我就是分配到你手下,并由你带领的搜查官。”

    断辰脸色一僵,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当初开会的时候,和修吉时还问过他对于部下的要求,可断辰真的没想到来的居然是真户晓。

    “可是总局下达的命令,不是让一等以上的搜查官都要负责带领一部分人吗?你现在也是一等搜查官了,为什么会成为我的属下?”

    “当然是我申请的。”真户晓满脸笑容,心情显然极好:“而且总局已经批准了,那么从今以后就请你多多指教了,断辰准特等。放心,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断辰无奈了,他怕的不是真户晓拖后腿,而是怕这个女人粘着他呀。

    咬了咬牙。断辰板起脸:“我说晓,我不是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你了吗?我们之间不可能。”

    “我知道你说过,但我不会放弃的。”真户晓一脸坚定,灼热的目光让断辰都不敢直视。

    “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难道非要我骂你才行?”

    “你骂吧,不管你怎么骂,我都不会改变心意!”

    “你!”断辰一噎,在真户晓的目光中败下阵来,转身走到一边去了。

    断辰这是不准备管了,反正到时候他就会离开这个世界,犯不着为这种事烦恼什么。现在麻烦点就麻烦点吧。

    看到断辰败退,真户晓心中很是振奋,心里开始计划着以后如何与断辰相处。

    清巳高中,三年二班;

    现在正是午休时间,教室里的人三三两两,都在吃着各自的午饭,或者和周围的同学聊天,整个教室闹哄哄的。

    雾岛董香坐在靠着窗户的座位上,眼望着窗外的景色发呆。两天前的事情不断回荡在她的脑海里。让董香一阵烦躁。

    雾岛董香在醒来之后,就一直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奇怪,具体是什么她也搞不明白,总之就是怪怪的。跑去询问芳村功善自己是怎么回到咖啡店的。后者却含糊其辞,尤其是问到关于断辰的事情的时候,芳村功善怎么都不肯说,反而一个劲的问她对断辰有什么感觉。那八卦的作态让董香想起来都浑身发毛。

    “该死!那么混蛋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啊?”雾岛董香恶狠狠的在心里咒骂。可一回想起自己当时重伤了断辰,心里却又变得复杂起来:“那个家伙,应该...死了吧...”

    想起自己在昏倒前和断辰脸贴脸的一幕。董香的脸有些发烧,连忙晃了晃脑袋将那些画面驱散,心情更是变得乱七八糟的。

    “喂!董香酱!”

    听到这个声音,正在沉思的董香吓了一跳,视线转回到面前,就看到自己唯一的好友小泉依子正气鼓鼓的看着她。

    “怎么了吗?依子?”董香有些歉意的问。

    小泉依子怨念道:“什么嘛董香酱,你刚才在想什么呢?叫了你好几声都不理我。”

    “没...没什么啦,只是有些走神。”董香干笑着,眼神有些闪躲。

    “真的吗?”小泉依子却不依不饶,“我刚才看你的脸色不太好看,而且脸色最后还变的好红呢。”

    “才...才没有,我很好,放心吧。”董香尴尬一笑,试图蒙混过去,但事情却没有像她希望的那样发展。

    “诶?!”小泉依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一脸惊讶的叫出了声:“难道说董香酱你刚才是在想某个男生吗?这...这...”

    “才不是!”董香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样瞬间就跳了起来,极力辩解道:“我才没有想那个混蛋呢!”话一出口,董香就后悔了,一时激动不小心就吼了出来,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嘻嘻,那个?那个人是谁呢?”小泉依子笑的像只狐狸,随即瘪了瘪嘴:“太狡猾了董香酱!居然有了喜欢的男孩子都不告诉我,我们还是不是朋友啦?”

    董香无奈抚额,吐槽道:“依子,能不能不要满脸八卦的表情却说出这种义正言辞的话啊。”

    小泉依子却紧抓着她不放:“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快点告诉我那个男生是谁!”

    “不是谁,依子你就别问了!”董香脸色涨得通红,拼命的否认起来,但某人的身影却在她脑海里一闪而逝,让她的底气明显不足。

    “哦~~好吧,那我不问了,反正以后我一定会知道的,嘻嘻。”小泉依子别具深意的发出一个长音,让董香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眼看董香到了快要暴发的边缘,小泉依子岔开了话题:“好啦,董香酱,我们还是快点吃午饭吧,不然一会就要上课了。”

    “哦...好的。”董香松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坐回到位子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面包。

    “又是果酱面包啊,董香酱。”小泉依子不满的埋怨,“我们现在可是发育期哎,要多吃营养丰富的食物才行啊。”

    “没什么关系啦,这是最方便吃的食物。”董香敷衍道。

    “不行啦,光吃面包很容易会饿的。”小泉依子从自己的便当里夹起一块炸鸡,举到董香面前:“董香酱,这是我自己做的呦,我还特意改变了一些调味料呢。”

    董香早就知道会是这样,自己的这位好友从以前就很喜欢和她分享食物,尽管那些食物对她来说比毒药还要难吃,但为了不辜负依子的好意,董香还是张开了嘴。

    “都怪那个家伙!”心里有苦说不出的董香,将一肚子怨气都毫无理由的撒到某人的身上,强忍着将眼前的炸鸡块咬到嘴里。

    然后,一种异常陌生的味道,在董香的舌尖上缓缓绽放开来。

    ......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bkhl1515456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