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正文 第七十六章终产者…托尼·斯塔克

正文 第七十六章终产者…托尼·斯塔克

 热门推荐:
    与此同时,在东南亚黄昏中蠢蠢欲动,准备出来捕食的吸血鬼……它们可比老欧洲和北美的同类混的凄惨多了。原本优哉游哉的日子,在隔壁的中国降临了人革联这么个庞然大物后,受共和国保护的东南亚地区,就有无数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分子和它们这些混迹于人类的怪物遭了秧。

    现在也只能混在曼谷的灰色世界,依靠吸一吸瘾君子和烂赌鬼,酒鬼的血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现在曼谷的穷人,惊恐的看着自己低矮的棚屋附近,那些一看就不好惹的烂仔在地上哀嚎打滚,留下一片一片血肉糊在地上,然后迅速脱水,身上的血肉还原为单质碳。在这些人烧完了之后,暗中窥视的穷人们,就撬开他们的家门,将里面的东西席卷一空。

    稍微不讲究的,干脆扫一扫地上的骨灰,搬来铺盖住了进去。

    欧共体保留了原本政府的一些机构,他们借鉴了共和国一种被称为政治协商会议的架构,把这些牛鬼蛇神都装了进去,于是在英国保留下来的上议院中,参加例会的上议院爵爷们,有好几位在大家眼中表演了一把烧烤活人的传统戏剧。

    可惜这种传统表演,没有了教会的主持,还是有一点不够传统的意思。

    在吸血鬼们骨灰蹦迪后,才有欧共体的相关人员出面把骨灰扫一扫,一群人装作没事的样子继续开会。

    底特律工业区,大片的废弃工厂和居民区组成了底特律工业区,这里萧条、破落,刀锋穿行在废弃的房屋中间,在他身边,一些黑人和白人青年精神不振的聚集在一起,蜷缩在街头巷尾,有些人还隐蔽的打量着刀锋。

    刀锋黑人的面孔带给他很大的方便,许多人看见他的脸后,都移开了目光。

    又是一个无所事事的黑人……这里最不缺少的就是这些黑人混混。

    刀锋朝自己知道的一个黑人吸血鬼的据点摸索过去……是的,吸血鬼也有黑人,而且普遍混的比较惨——谁说吸血鬼就没有种族歧视的?同样是吸血鬼,一张白皮就能混迹上流社会,最不济也能在大城市的灯红酒绿,颓唐青年中间混一个肚饱。

    对……就是斯塔夫所说,那种吸点街头滥交的吸毒仔含料的有毒血液的底层吸血鬼。

    但是黑人吸血鬼,属于吸血鬼中也被歧视的部分……他们的地位还不如一些白皮的血奴和哈鬼族,只能混迹于底特律这种破烂地方,偶尔袭击几个黑人混混和白人烂崽,血液质量倒是好了很多,虽然也嗑药,但至少体格精装。

    就是没钱,属于吸血鬼中的乡下人。

    刀锋因为肤色的原因,在他们中间还挺有威望的,毕竟他也算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勉强算起来,也是吸血鬼,而且还是吸血鬼中的稀有品种——日行者。说出去,还挺给黑人吸血鬼挣面子的!

    所以刀锋偶尔也能从这些人中获得一些情报,他也就高抬贵手放了他们一条命,毕竟警察也会偶尔养几个线人的。

    但这次,在找到他的线人聚会的场所的时候,刀锋敲了几次门都没有反应。

    他心里感觉不对,踹开房门,里面是一间低矮的客厅,一些乱糟糟的水烟管子和锡纸,手枪还有小额纸币放在桌子上,大沙发上只有一层黑色的灰烬,还有一个吸的人事不省的黑妹赤裸的躺在卧室。

    刀锋认识这些灰烬,事实上,他经常制造这种鬼东西。

    他脸色阴沉,房子里虽然有些乱,还有翻滚挣扎的痕迹,但刀锋却没有看到打斗的破坏,他试图脑补这里发生的事情……一群黑人吸血鬼在滥交嗑药,然后有人敲门,他进来了……在吸血鬼面前,忽然打开了紫外线灯。

    不……有什么不对。

    刀锋凭感觉察觉到自己设想中的逻辑缺陷,他必须调查清楚,是谁干的这一切。

    虽然他不在乎几个吸血鬼的生死……他早就看穿了,自己不是人类,也不是吸血鬼……甚至不是黑人。他是孤独的……

    刀锋拨通了电话:“惠斯勒,我发现了一些不对!”

    ………………………………

    乌木喉看着那几个声称掌握了埃博拉原始病毒的秘密,要和自己合作获得原始病毒力量的吸血鬼长老——死后留下的灰烬,有些发愣……这发展不对啊!

    他一眼就看出,和他在瓦坎达接触的吸血鬼都死光了。刚刚他去看了一下那些吸血鬼潜入到这里的暗线,全部都化为了灰烬,还有他派去监控的目击者声称那几个吸血鬼长老惨叫着,融化蒸发了。

    乌木喉心里盘算着他的诡计,事已至此,它不会后悔为什么不保护好它们在地球的潜在盟友,而是算计着这次事件,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

    …………………………

    “现在推特上到处都是视频,市民们拍下了至少六十人闯出房子,或者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燃,总统甚至亲眼看见了一名幕僚在白宫里化为灰烬。国会办公室里,两名参议员和他们的手下惨叫融化,在国防会议上甚至有两名将军遭受袭击。”

    “现在国防部声称他们受到了化学武器的袭击,国会和白宫让我们给他们一个交代。”

    尼克·福瑞暴怒道:“我们为什么要给吸血鬼一个交代?国防部那边混进了吸血鬼他们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这次针对吸血鬼的袭击从何而来?”尼克·福瑞问道,神盾局的局长,毫无存在感的科尔森在他对面,尼克独眼龙现在是世界安全理事会派往神盾局的代表,前局长亚历山大·皮尔斯在没有暴露九头蛇卧底身份之前,就是这个职位。

    科尔森道:“刚刚圣盾兄弟会发给我们一封文件,表明此事和他们有关。”

    “在原神矛局的圆环基地中,他们将全球的紫外线物理性质改变,使其能穿透常规阻碍,而不发生衰减,我们实验室刚刚检测也发现,太阳光中的紫外线发生了被称为暗化的性质改变,它们成为了一种暗能量,只有在遇上有机生物的时候,才会因为我们目前所不明的原理发生接触。”

    “所以……现在无论在那里,都会遭到紫外线的辐射。”

    “人革联在地球打开了一盏紫外线灯。”尼克·福瑞道:“他们在灭绝吸血鬼,或许会有个体因为特殊的原因幸免于难,但吸血鬼作为种群已经灭绝了!”

    “他们前些日子,有来问过我们对吸血鬼的态度,还要了一份调查文件回去。”

    “政府在制定法律之前,在涨价和收税之前也会问民众的态度……所以他们是我们的政府吗?谁给他们的权利在美国搞种族灭绝,别忘了就算他们是吸血鬼,也是美国公民,人革联没有权利杀死他们!”

    “要来,也是我们神盾局自己来!”

    尼克怒吼道:“他们在侵犯我们的权力,在侵犯美利坚的主权!”

    “可是……”科尔森犹豫道:“他们是以圣盾兄弟会的名义做的,圣盾兄弟会名义上是东西方共同建立的,在世界安全理事会备案的组织。人革联虽然控制了它,但它名义上也有我们的一份。我们很难就这个抗议人革联的行为。”

    “就像美利坚打着联合国的旗号那样?”尼克冷笑道。

    他说完就沉默了,然后道:“是我想差了!我们必须承认圣盾兄弟会的行为是受到我们支持的,现在神盾局在美国和世界安全理事会的影响力都很低,我们要借此机会,重新强调我们的影响力。”

    “这件事不能是人革联自行其是……而是我们同心协力。”

    “我忽略了圣盾兄弟会的力量和影响力,它以前或许名存实亡,但人革联真正支持它的时候,披上它的皮,圣盾兄弟会就有了真正惊人的力量和影响力。灭绝吸血鬼不但不会受到谴责,反而能宣告它的正式复活。”

    “我们已经无法冷处理圣盾兄弟会了!”

    “如果不想在抗击外星人侵略,保护地球的行动中被边缘化,神盾局完全失去影响力,我们就必须和人革联争夺对圣盾兄弟会的控制和权力。我们要扭转我们对圣盾兄弟会的策略……向世界安全理事会和国防部报告,这次事件是神盾局和原神矛局,在圣盾兄弟会框架下共同合作的结果。”

    “全力支持圣盾兄弟会,渗透进去,只有矛和盾合在一起,才是圣盾!”

    “不能再让队长控制圣盾属于西方的权力了。他在政治上太天真了。圣盾借外星人乌木喉在地球的行动,激化各个组织和地球本土力量的矛盾,将世界划分为明确的两个面,一个是他们的盟友,一个是他们的敌人,然后团结盟友,铲除敌人。”

    “现在他们以吸血鬼参与外星人的阴谋为理由,灭绝了它们,就是这个战略的显现。”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正确而且有效的战略,有时候你不但需要消灭你的敌人,你还需要他们暴露出来,特别是当你占据优势的时候。这时候政治上沉默的大多数不是默许,而是潜在的危机……这么好用,我们也应当利用这个战略。”

    “吸血鬼只是一个开始,我们真正要做的是……”陈昂在圣盾兄弟会集体会议上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地球上一切潜藏的小丑和臭虫,全消灭!”

    ………………

    安东尼·斯塔克在自己的豪宅里看着报表,上面满满的都是巨额支出,在混乱的财务书数据,保证联邦国税局来了摸不着半点头脑的复杂资本游戏中,托尼以自己超高的智商理清了其中高的脉络。

    星期五道:“先生,那些企业已经被我们控制……。”

    在吸血鬼灭亡的这场资本狂欢中,托尼凭借着超绝的洞察力和智慧,还有斯塔克集团的政治影响力和实力,吃下了最大的一块,关键是,其他财团还不知道是他干的,他们知道斯塔克吃下了一些实验室和专利,但不知道托尼吞了多少。

    那是斯塔克集团资本的二十倍……虽然斯塔克集团并非凭借绝对资本运营,而是以科技和专利,工业技术和生产力为立身之本,所以规模远远小于金融集团。

    但现在金融集团最大的山头,属于斯塔克了。

    “我年轻时曾经退演过一个很有趣的理论……”托尼端着红酒道:“资本总是向高处流动,趋向于集中,也就是说资本总是向更多的资本集中,钱会投靠更多的钱,最终……它们会汇集到一起,贫富差距彻底拉开。”

    “一名巨富,会占有社会上的一切资本!”

    “那或许就是资本主义的终结,那就是终产者!”

    “我原以为这是一个疯狂的臆想……现在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人类终究需要一个人来理性的运营这些资本,需要一个人为他们安排一切……那个人,应该是我!”托尼的脸藏在阴影之中,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萨格拉斯在他脑子里留下的东西,终究让他发了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