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盛世华归 > 正文 第039章 恶意

正文 第039章 恶意

 热门推荐:
    纪夭夭闻声,在拂风阁门前站定。

    江菁的这座院子已经被老太太划为禁地了,平日里极少有人来。

    二楼之上,江菁带着一只黑色的幕篱露出小半截身子倚在窗口,仿佛正恳切地盼望着她的到来。

    虽然看不清江菁的脸色,但纪夭夭却通过她身上的颜色瞧得出来,她这会儿确实病得不轻,而且还颇有些不怀好意。

    纪夭夭想起身后的李翌,心下一动。

    “大姐姐,翌表哥一直都很担心你,你可要快些好起来啊!”

    刚刚走过来的李翌闻言抬眸望着江菁,脸上重新挂起一抹温和的笑意。

    “是啊,菁表妹,你可一定要快些好起来,咱们还要像从前一样开开心心地一起玩呢!”说完,他看了纪夭夭一眼,可惜,她根本就没有回头。

    江菁轻轻咬了咬贝齿,手指无意识地抠着窗沿,声音幽怨中又透着一股浓浓的无奈!

    “我也想快些好起来,可是吃了这么多天的药都不见好转,我恐怕……恐怕……”

    “不会的!不会的!”

    李翌连忙劝她,“菁表妹不要多想,你人这么好,又漂亮又能干……老天爷一定会怜悯你让你快些好起来的!”

    纪夭夭暗暗冷笑一声扭头一脸不解地问:“翌表哥,听说附近的庄子上已经死了好多人了,他们都是坏人吧?”

    李翌:……

    江菁闻言脸色一变,胸中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她整个人晃了晃几乎站立不稳,侍立在一旁的春桃见状连忙扶住她。

    江菁伏在春桃身上渐渐缓过劲来,她凌厉的目光直直地射向纪夭夭,恨不得两个人立时互换了身体才好。

    她到底是来看她的,还是来气她的?

    “大小姐,您还是回去床榻上躺着吧?”春桃劝她。

    她勉强点点头暗暗咬牙,她现在被气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江颜,咱们来日方长!

    重新躺回床榻之上,江菁吩咐道:“你去把我娘叫来,我有话要说。”

    “是!”

    春桃下楼的时候纪夭夭还没有走,不过李家大少爷却不见了。

    纪夭夭凝眉望着春桃,却见她身上的那股青黑之气还在,不过其中却又有一股暗红之色隐现。

    怪不得她没有受时疫的传染,却原来还有那么一丝福运在里面!

    “奴婢给二小姐请安!”

    春桃规规矩矩地屈膝行礼,纪夭夭点点头,问她:“大姐姐这些日子怎么样?可有按时吃药?晚上睡得好不好?”

    春桃回头瞥了一眼楼上小声回道:“大小姐胃口比以前差了好多,不过药都有按时吃的,就是晚上睡得不大安稳,有时还会做噩梦……”

    纪夭夭挑了挑眉,“辛苦你了!紫汐,看赏!”

    紫汐极有眼色地从荷包中取出一小块碎银子塞到了春桃的手里。

    “这……”春桃咬了咬唇忙将银子藏好,“奴婢多谢二小姐!”

    纪夭夭挥挥手,“去吧,好好服侍大姐姐!”

    她可是对这个丫头抱着很大的希望呢!

    江菁在春桃的帮助下泡了一下药水澡这才出了浴池。

    “菁儿,你现在可有觉得好些了?”

    李氏见她出来,忍不住起身走过来要亲自扶女儿。

    “娘,我还没好,您……还是避一避吧!”

    江菁说完,眼眶微微红了红!

    李氏瞧着她的样子,心里也极是不好受!

    前天老太太还跟她说要让菁儿跟芸儿以及春燕三个人一起挪到府外的庄子上去,如果不是她坚持,怕是早就被送走了!

    “菁儿,娘没用,保护不了你……不过,你放心,娘已经给你姨母去信,托她给你寻个好大夫了,哪怕是请个太医也行,只要你能好,娘花多少银子都心甘情愿!”

    江菁由春桃扶着仍躺回了床榻之上,春桃抱了迎枕给她放在背后靠着。

    李氏瞧了瞧春桃,暗暗叹了一口气!

    女儿身边的丫头死的死,病的病,倒是这个丫头运气着实好了些,竟然服侍了菁儿这么多天都没事……

    “让娘费心了!”

    江菁调整了一下姿势,这才对春桃道:“你下去休息一会儿吧,我跟娘说说话。”

    春桃闻言一脸感激地道:“奴婢不累,奴婢多谢大小姐体恤!”说完,屈了屈膝慢慢地退了出去。

    李氏赞赏地看了江菁一眼,道:“春桃这丫头看着虽然老实了一些,不过她时运不错,日后你多倚仗着她些,恩威并重方是用人之道……”

    江菁听着默默地点头,末了才有些期待地问道:“娘,您说女儿真的能好起来吗?”

    李氏面色微变,忙道:“菁儿放心,你肯定能好起来的!”

    江菁眸色暗了暗,又问道:“娘,我爹呢?还没回来吗?”

    她爹江安于月前出门跟人谈生意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如果她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是不是最后连她爹的面都不能见了?

    这么一想,江菁心中越发的酸涩难忍,她的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看得李氏心里一痛,忍不住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菁儿,你别这样,你爹他过几天就回来了……”

    江菁伏在榻上越哭越伤心,越哭越难以自抑!

    “娘,为什么别人都没事,就偏偏女儿染上了时疫?为什么?难道女儿的命就这么差吗?”

    李氏轻轻抚着女儿的背,脑海中不由得闪过江颜和江柔那一张张健康而又明艳的小脸。

    是啊,为什么二房的人都没有事?为什么染了时疫的偏偏是她的宝贝女儿?

    她又想起了早上还在那里当着老太太的面假腥腥安慰她的白氏,她们大房过的不好凭什么二房就能逍遥自在?

    李氏忍不住磨了磨牙!

    “菁儿,你放心,娘怎么忍心让别人看你的笑话?凡是看你笑话的人娘一个都不会放过!娘保证!”

    李氏说完,眼中迸出一抹寒光!

    江菁心下一动,不觉抬起泪眼望着李氏:“娘,您……要做什么?”

    李氏拿出帕子来温柔地替女儿拭去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娘不过是想让她们也学学菁儿做个足不出户的乖孩子罢了……”

    江菁心头虽然快意,不过面上却恰到好处地露出一抹不安之色来。

    “娘,我怕——”

    李氏抬手止住了女儿的话:“乖,一切有娘呢!你且在这里好生休息,娘先回去了!”

    望着李氏匆匆离去的背影,江菁缓缓靠回迎枕之上,唇角微微向上勾了勾,露出一抹阴冷的笑意!

    娘亲一出手,江颜,你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