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九零俏甜妻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谁说要离婚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谁说要离婚

 热门推荐:
    十二月初,华夏国大西北的泊乐市,天空已经飘起了雪花。

    林铖身着冬季迷彩作训服,领着他的一行队友们,迎着风雪,回到了营地。他们刚结束了一场艰苦的野外生存训练,好不容易回来了,就纷纷往宿舍跑去。

    林铖跑了没几步,就听到了响亮的男声,自他身后不远处传来了。

    “铖儿。”

    他赶紧回头,只见是他那从文城探亲了归来的大伯林晟楠,正在往他跟前跑呢。

    他赶紧转身朝他大伯身边跑去,笑着说道:“这么冷的天儿,大伯还在半路等我啊?是要请我吃好吃的?”

    一见到归来的大伯林晟楠,让林铖倍感亲切。

    林晟楠温和的眼神看着林铖,只见林铖的一双剑眉,还有睫毛和头发上,全是白I花花的霜。就连作训服上,也落下了一层白白的霜。

    他伸手为林铖拍打了下作训服上的霜,说道:

    “还好吃的呢。那我问你,你媳妇儿小虞不是在你回去后,变着法子给你做了好吃的了么?你这会儿得空了,可有给她打过电话关心过她?”

    林铖听后,尴尬的伸手轻I抚了下额头,说道:

    “大伯,好冷啊。我先回宿舍洗个热水澡。”给虞婧瑶打电话,不是要打扰她看书学习吗?他只要一听到她声音,就想着法子要和她聊天。

    可她,不还要考试吗?

    林晟楠一把按住了林铖的肩头,命令道:

    “你小子赶紧去我办公室,拿大哥大打电话去!”

    办公室的座机电话是公用的,他和林铖都很自觉,从来不拿办公室电话往家里打电话。

    林铖的肩头被按的生疼,他只得点头,“额。”

    林晟楠听后,这才松开按紧了林铖肩头的右手。声音稍温和的说道:“打个电话不就是几分钟的事?又耽误不了你多少工夫。”

    “嗯,不耽误。”

    林铖说着,就乖乖的跟着林晟楠回了办公室。他接过林晟楠递给他的大哥大,熟练的拨打了他让林寻为虞婧瑶选择的电话号码。

    电话号码他倒是早就铭记于心了,他也不知在背地里,用自家宿舍的电话偷偷按过多少回电话号码了。

    可也就仅限于按按数字键,却并未打通过电话。

    林铖在按键时,林晟楠说道:“小虞今天考试,应该考完了,你主动关心下。”

    “好。”

    响了两声之后,就有人接听了。林铖欣然一笑,说道:“……”就问了下她考的如何了。

    其实他在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怕变得温婉了的虞婧瑶,会被跟她一起去培训的异性们追求着。

    这种事,她肯定是不会跟他讲的。

    可他……却还是会忍不住往那方面去想,一想,就让他的心里感到异常的纠结。

    那滋味儿,委实很难受。

    结婚这么几个月了,他还是头一次体会到这种思念的痛苦。

    他在听到虞婧瑶婉转悠扬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时,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他走近窗前,打开了林晟楠办公室的窗户。他想让他的妻子虞婧瑶听听祖国大西北的风声……

    屋外的寒风呼啸而过,宛如野兽的咆哮声。

    透过敞开的办公室窗户,林铖见到了在雪地上秀恩爱的一对夫妇。那位男士,跟他是战友。

    林铖只见他战友站在妻子面前,正在细心的为她系围巾。

    狂风掠过她如瀑的发丝,让她的青丝与她丈夫的脸部肌肤,来了个亲I密的接触。

    林铖的战友在为妻子围好了围巾后,就把她的双手,为她放进了衣兜里。她缩着脖子对身旁的丈夫笑,那笑容犹如是绽放在她脸上的娇俏花朵。

    她笑容纯净,似冬天的雪花,不掺杂任何的杂质。

    林铖见到了战友的妻子的笑容,脑海里也很快浮现起了,他妻子虞婧瑶在和他相处时,脸上露出的纯真笑容了。

    电话那端传来了虞婧瑶关心他的话语,还让他记得保暖。他在脑海里想象着她说这句话时,脸上的笑容有多温暖,有多纯真。

    因为他和她相处时,知道她是率真的人,是一点都不虚伪做作的。

    他很想对她说,“我不冷。有你的关心,我就感到很暖和了。”

    可是,他都到了嘴边的话。却在他听到了郭柔嘉的怒吼声后,就被他自己给咽回到肚子里去了。

    他不知他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才导致他的岳母在他妻子身边问:

    “说,你们这婚怎么离?”

    天地良心,他可是从未想过要和他妻子虞婧瑶离婚的啊。

    他眼底的不耐一闪而逝,迅速恢复了镇定后,他问虞婧瑶道:“我好像听到妈I的声音了。她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那你把电话给她。”

    虞婧瑶一听林铖这么说,就赶紧拿着大哥大说道:

    “我和我妈坐在寻哥哥的车上,一会儿就要到长途车站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啊,再见。”

    郭柔嘉一听,慌忙抬起右手拍打着虞婧瑶座位的靠背,有意提高了声音的分贝说道:

    “再个什么见?你该问的话,都问林铖了吗?问他什么时候回文城,或者什么时候方便,你们好离婚。”

    林铖在电话里说道:“你把电话给妈,我想问问她,为什么让我们离婚?”

    “林铖,不……不是你想的这样的。”虞婧瑶连连摇头,求助的眼神看向林寻,说道:

    “这话不是我说的。”

    她只见郭柔嘉已经伸手要来抢她电话了,就赶紧挂机了把大哥大握在手中。这一下,就把郭柔嘉惹急了,怒道:

    “停车!”

    林寻只好靠边停了车,劝郭柔嘉道:“郭阿姨,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为我婶婶所说过的那些话,向你道歉。但你劝婧瑶妹妹和我弟弟林铖离婚,这事儿就……”

    郭柔嘉冷哼一声,嘲讽的道:

    “是你婶婶说的,我们虞家人把瑶瑶嫁到林家,是有企图的。图了林铖是年轻的军官,前程大好;

    图了林铖的母亲是军医院的外科主任,能帮我们瑶瑶找份儿体面的工作。

    可你是知道的,林寻。我们究竟图了他们什么啊?嗯?!”

    除了宁媛姝给瑶瑶买了块名贵的手表,给过瑶瑶几千块零花钱而外,还有什么?那谁家娶媳妇儿,还送不起一块手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