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你我的天涯是时光 > 正文 第17章(一)

正文 第17章(一)

 热门推荐:
    李玥儿

    挂掉电话,我的心里踏实了不少。父亲说我意志坚定,其实并不是这样,从小到大能凭借和依靠的本就不多,除了强大自己的内心实在别无他法。但再硬的躯壳也终有疲倦的时候,如果身旁有一棵大树,谁又愿意在风雨中奔跑飘摇?

    此刻雾气已然散去,远处的高楼大厦在冬日里露出难得一见的真容。视野所及处,一轮金黄的薄日终于冲破云霭阻隔,倾泻下大团大团的柔光,扬扬洒洒如煦风卷动珠帘,罩在人身上仿佛能听见细簌的声音,织出密密实实的暖意。日影在格子间的地板与桌面上缓缓游动,我的心似乎也跟随着一起渐渐融化,渗出漫漫宁和与笃定。

    面对这个提拔的机会,只有陈然道出了我所有的担忧,道出了这个职场我最可能和已经遭遇的现实。虽然父亲与喜羊羊初衷一心为我,他们的话也无可厚非,换作另一个人这种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但我终归是我自己,忤逆自己的心意总是扭曲,让我既做不了自己也做不了别人,与其如此,不如从一开始便与自己握手言和,即便这样要走许多弯路。

    当然,在现实社会里,一个人坚持己见并不容易,尤其是面对名与利的时候,而陈然的电话,无疑让我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我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面对周遭的各样眼神也从容淡定许多。一眼瞥见从门口路过的陈然,想是刚从政府回来,他也正抬眼看我,遥遥相望,各自俱都会心一笑。

    陈然却停下了脚步,大声唤我,“小李,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倒是没料到他会突然叫我,怔了怔我答道,“好”。

    心底有丝丝甜蜜悄然流动,我自然明白他此刻叫我过去不是为了给我安排工作,而这样的默契与微妙却也只有我与他知道。他是我的陈大哥,他的好他的暖,在凯然这方天地里,我是唯一感受得最多的人,心底竟有小小骄傲和满足。望望身边众人,想起在洗手间里听到的刺心话语,突然也有了些赌气的心念——“你们皆道我如何如何,你们只会捕风捉影,以讹传讹,谁又真正明白别人,甚至连你们自己,谁也真正了解?我就是我,珍惜我认为值得的,远离我所不齿不愿的,这就是我,你们爱说说去吧!”再不多看他们一眼,我头也不回地走出行政部。

    陈然的办公室里却是一室美好。

    “这个给你,大哥给小妹的见面礼” 陈然的声音温暖如初,眨眼间一个紫色的精美盒子送到了我跟前。

    心中怦然一动,却也有些惊讶,“啊?大哥,不是上次的铁板鱿鱼吗?”

    “开玩笑!”陈然朗声大笑,“傻妹子,你该不会以为大哥真拿几串铁板鱿鱼当见面礼吧?那像什么话!”

    我的脸不自觉红了红,我竟是当真了呢,铁板鱿鱼虽然不值几个钱,但它所代表和包涵的岂是钱能衡量的?

    当然我明白陈然也并非以金钱来衡量礼物的价值大小,正因如此,他如此郑重地再次送我礼物,更叫我感动不已,我甚至觉得,即便要承受部门内一众人的冷嘲白眼,有他这份心意,我也心甘情愿。

    “快打开来看看”陈然微笑着催促道,他的眼睛明亮澄静,仿佛天边的星辰闪烁。

    我在满心欢喜中打开盒子,一只紫色的贝壳映入眼帘,静静地躺在白色绒段上,仿佛在蓝天碧海间惬意地宁睡,不问尘事,不染尘埃,美好得如一方紫玉,只为守候懂得的人;浅紫的缎带绕过壳面系出精美的蝴蝶结欲发衬得贝壳晶莹剔透,惹人怜爱。

    我越看越喜欢,紫色本就是我所钟情的颜色,静谧,唯美,孤独的哀伤与浪漫,像极了我一直以来的百结柔肠。

    “喜欢吗?”陈然温和地问道。

    我抬眼望向他,笑容在唇角如花般绽放,“太漂亮了,我非常喜欢,谢谢你,陈大哥” 声音里掩也掩不住的欢喜悸动,与泄了一地的日光融合在一起,如三月的甘泉,叮当作响透着醉人的芬芳。

    像是早已料到我的欢喜,陈然款款而言:“无意中发现的,很漂亮,当时就觉得应该送给你,现在看来,我果然没给它选错主人。”停了停复又说道,“紫贝壳是幸福和爱的守护神,希望我的小妹能一生顺遂,一生幸福。”

    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悄悄集结,汇成一片茫茫水雾,缓缓漫上我的眼睛。我一直吝啬用幸福一词来形容人事体验,直觉太浅显直白,又虚无得空洞。但此刻,我只觉满眼满心的——幸福,是的,幸福,我再找不到其他能够准确表达此情此景的词汇,那样的心无旁骛别无所求,幸福到不真实不敢相信,世上原来真有如此美好的感觉。

    我的陈大哥,你如此待我,教我情何以堪。

    知足了,知足了,李玥儿,这紫色的贝壳,是陈然牵挂的心,亦是我缠绵的情,恋恋回响,悠悠无绝。哪怕此生与他只能是异姓兄妹缘分,我亦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一周后,王浩没有在竞聘申请表上看到我的名字。他有些生气。

    这次他没有再找我谈话,我因着辜负了他的好意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面对他,一时两人就这样冷了下来。

    而张小琦,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竞聘行政部副经理的最热人选,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走马上任了。

    虽然知道张小琦上任对我来说并非好事,但世上很多事情,都与个人喜好无关,我既坦然接受,也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这天下午,我将写好的报告传给王浩,正欲下班,桌上电话铃声响起,一看,是王浩。这是竞聘报名后他第一次主动找我,急忙接起,“王经理,有事吗”。

    “你进来一下”王浩说完便挂掉了电话,我对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一时有点发愣。

    但我很快便整理好心绪,和自己的直接上司一直冷场总不是个事,无论如何,这次的事情我还是应该给他一个解释。

    我深吸一口气,定定心神,进到王浩办公室,还没坐下,他便劈头来了一句:“晚上有事吗?”我见他问得突兀,以为公司有什么紧急事情需要加班,立马表示没有。

    “那晚上一起吃个饭”王浩头也不抬继续说到:“你稍等一下,我把你的报告看完咱们就走。”说完挥挥手便打发我出来了。

    我一时杵在了原地,王浩一向都是和颜悦色谈笑风生,从没这般表情严肃过,更何况这突如其来的饭局,不明就里却又不容质疑,仿佛并不是在征求意见而是给我下达一个必须执行的命令。

    回到自己的座位,我开始收拾东西。这一年多以来,撇开王浩对我的特意关照,客观地说,他作为部门领导,对下属的确包容也愿意提携,这次竞聘能破格推荐我,已是很大的照顾,我如此三番五次地拂他好意,换作任何人都会生气,我确实欠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今晚的饭局虽由他提起,对我却也算一个负荆请罪的好机会。

    我的情商确实逊色,遇到不知如何面对的事情第一反应便是逃避,这场迟到的饭局本应由我做东,却非得要王浩板着脸主动开口才打破僵局。唉,李玥儿,也是遇到像王浩这样宽容的上司,换作别的领导你都不知道被穿了多少小鞋了。

    我不禁吐吐舌头,心里也定下了许多,只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等他。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眼见部门同事都走得差不多了,王浩关掉电脑,走出办公室,对我说到“走吧,我去开车,一起下去吧”。

    我们便一同到了车库,因着心中歉意,去饭店的路上我无话找话活跃气氛,王浩见我一反常态却又显生涩,明白了我的心思,终究还是无可奈何地笑了:

    “真拿你没办法,小李同志,别扯那些有的没的,来吧,总该给我一个说法不是?”王浩把着方向盘,幽幽说到。

    我却一时语塞了,本想着吃饭时再找机会解释,冷不丁现在被他直接点名,只得硬着头皮说道,“王经理,其实早打算向您解释的,只是怕惹得您更生气,所以不敢轻易去打扰您,想缓两天再跟您说”

    “你这两天缓得可够久的啊,如果不是今天我叫你出来,你还打算缓到什么时候?”王浩鼻子里一“哼”,似笑非笑道。

    我咬咬嘴唇,很是尴尬,“王经理,真的很感谢您对我的照顾,您也知道,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也不太爱去争什么,这次竞聘,我反复考虑还是觉得自己资历太浅,还需锻炼,下次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全力以赴。”

    王浩听完我的话,没有再像之前一般和我争辩,只重重叹了口气,道:“先吃饭吧”

    我抬头一看,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吃饭的地方,捋捋耳边的碎发,我不再言语,默默地跟着他走了进去。